私营部门在央行监督下发行完全由央行储备金支持的数字货币或成未来趋势。

原文标题:《CBDC 的优势和挑战,公私合营或成未来趋势》
撰文:张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
来源:清华金融评论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能提供更有效的支付系统、增强金融包容性、增强支付系统稳定性、加强货币政策有效性和对抗新型数字货币的作用,但同时也会让央行和商业银行面临去中介化风险、挤兑风险以及带来信贷分配和成本方面的挑战。为应对这些挑战,本文提出了一种综合版本的数字货币。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简称 CBDC),是「可以广泛使用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国际清算银行对中央银行的最新调查显示,有 80%的银行正在探索 CBDC。

CBDC 的有益之处

第一,更有效的支付系统。在某些国家 / 地区,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管理现金的成本可能非常高,并且在那些没有银行服务地区的农村人口或贫困人口可能无法使用支付系统。CBDC 可以降低成本并提高效率。

第二,加强金融包容性。CBDC 可以提供公共的数字付款方式,而无须个人持有银行账户。

第三,支付系统的稳定性更高,新公司进入门槛更低。在某些国家(如瑞典和中国),有越来越多的支付系统集中在一些非常大的公司手中。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中央银行将拥有自己的数字货币视为增强支付系统弹性和增强该行业竞争的一种手段。

第四,加强货币政策。一些学者认为,CBDC 通过促进金融包容性也可以增强货币政策的传导。此外,在现金使用成本高昂的程度上,CBDC 可以用来收取负利率,从而有助于减轻「有效下限」对货币政策传导的限制。

第五,一种对抗新数字货币的手段。由受信任的政府支持的国内发行的数字货币以本国账户为单位,可能有助于限制私人发行的货币(如稳定币)的使用。这些稳定币可能难以监管,并可能对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传导造成风险。

CBDC 的风险

尽管有潜在的好处,但来自 CBDC 的风险还是会出现,需要采取措施,通过正确设计 CBDC 来降低风险。

一是银行业部门间的去中介化风险。个人可以将钱从商业银行的存款转移到 CBDC 持有的账户内;反过来,银行可能会感到压力而增加存款利率或者获得更昂贵(且波动较大)的批发资金,这对银行的获利能力造成压力,并可能导致向实体经济提供更高成本或更少的信贷。可以通过不付息的 CBDC (至少在正存款利率的环境中)以及对 CBDC 持有量的限制来缓解这种脱中介风险。

二是所谓的「挤兑风险」。在危机时期,银行客户可能会从持有存款转而持有 CBDC,这可能被视为更安全的方法,流动性更强。但是,可靠的存款保险可发挥继续阻止挤兑的作用。另外,如果发生挤兑,中央银行将更容易通过 CBDC 来应对银行的流动性需求。此外,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银行挤兑通常与货币挤兑一致。因此,与本地货币 CBDC 的存在无关,储户可能会寻求外币避难。

三是 CBDC 会对央行资产负债表和信贷分配有影响。如果对 CBDC 的需求很高,那么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可能会大幅增长。另外,中央银行可能需要向经历快速大量资金流出的银行提供流动性。结果,中央银行将承担信用风险,并且必须决定如何在各银行之间分配资金,从而为政治干预打开了大门。

四是 CBDC 也暗示了中央银行的成本和风险。中央银行提供 CBDC 的成本可能很高,并且可能对其声誉造成风险。要提供完全的 CBDC,要求中央银行在支付价值链的多个步骤中保持活跃,这可能包括与客户进行交互、构建前端钱包、选择和维护技术、监控交易以及应对反洗钱(Anti-Money Laundering,简称 AML)和反恐融资(Counter Financing of Terrorism,简称 CFT)问题。由于技术故障、网络攻击或仅仅是人为错误而无法满足这些功能中的任何一项,可能会损害中央银行的声誉。

一种综合版本的 CBDC

考虑到各国自身的情况,世界各地的决策者都在积极考虑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方法。在所有选择中,中央银行在提供安全替代现金的同时减轻某些成本和风险的一种潜在方法是与私营部门建立伙伴关系,以提供综合版本的 CBDC (或 Synthetic Version of CBDC,简称 sCBDC)。私人部门将在中央银行的监督下发行完全由中央银行储备金支持的数字货币。

相对于完全的 CBDC 而言,sCBDC 的优势包括保留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的比较优势,私营部门可以进行创新并与客户互动,公共部门可以进行监管并提供结算服务和信任。这将是一个两层系统,与当前的安排不同,即银行向客户提供支付服务,但以中央银行的货币结算。

此外,sCBDC 对于中央银行而言可能成本更低、风险更低。考虑到中央银行不必进行客户尽职调查,也不必直接负责 AML/CFT 合规性。而且,中央银行将不负责技术故障、设计用户界面或回答客户问题的服务。

但是,sCBDC 将需要中央银行方面的额外监督,并建立明确的标准以获得 sCBDC 许可证并访问中央银行的储备金。

相对于私人发行的稳定币(包括全球稳定币),sCBDC 也具有优势。稳定币寻求通过以资产(包括全球使用的法定货币)作为储备支持,或通过使用算法管理其在市场上的供应来使价格波动最小化。全球稳定币是那些可以通过利用现有的客户网络来提供其他服务或商品而迅速扩展的币种。受到中央银行的储备支持并由中央银行直接监督,sCBDC 可能比稳定币更安全。

关注国际影响

以上都与 CBDC 的国内影响有关,但也有重要的国际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此也非常感兴趣。一方面,将 CBDC 用作国际交换手段可以提高跨境支付的效率,而跨境支付目前是昂贵、缓慢且不透明的。另一方面,跨境的 CBDC 可能会在通货膨胀率高和汇率波动大的国家 / 地区提高货币替代(美元化)的可能性,从而降低中央银行实施独立货币政策的能力。此外,跨境使用的 CBDC 也可能对资本流动和管理措施的有效性以及国际货币体系产生影响。

发布 CBDC 的决定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在进行下一步之前要考虑很多因素。利弊权衡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个国家的情况,并且还有很多国际溢出效应需要考虑。

对 CBDC 的探索

各国在积极探索数字货币的程度以及与发行此类货币的距离上有很大不同。

一些国家最近启动了试验,以探索 CBDC 的经验。一些国家已经运行或正在准备试点项目,以探讨 CBDC 的可行性和影响。为此,它们增加了在中央银行分配给 CBDC 和金融科技研究的资源,有时与私营部门顾问合作。还有几个国家正在审查和修订立法,为发布 CBDC 提供支持。它们正在积极研究竞争性 CBDC 设计的潜在影响。一些主管部门也在与公众及其立法机关合作,讨论发行 CBDC 的可能性。

其他一些国家也在研究 CBDC,同时它们也在探索替代方案。关于 CBDC,这些国家 / 地区大多侧重于进行分析并进行一些有限的技术测试。最后,还有部分国家没有立即发布 CBDC 的需要。相反,它们专注于改善现有的支付设计和加强监管。一些人正在探索合成的 CBDC,而另一些人则在考虑完全不发行 CBDC 的其他方式来改善支付系统(例如快速支付)。

最近,随着脸书(Facebook)宣布其天秤币(Libra)计划,我们看到央行对 CBDC 的兴趣有所增加。七国集团(G7)成立了一个稳定币工作组,该组于 2019 年 10 月发表了报告。

IMF 也一直在加大对 CBDC 乃至整个金融科技领域的研究、分析和整体思考。IMF 与世界银行共同制定了《巴厘岛金融技术议程》,该议程为指导决策者思考如何在其管辖范围内监管金融技术提供了框架。IMF 还定期发布有关金融科技和 CBDC 相关问题的金融科技说明、员工讨论记录和工作文件。例如,在 2020 年 1 月,IMF 发布了关于「金融科技监管机构安排」和「关于加密资产监管」的说明,还与其他国际组织和标准制定者合作,例如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和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IMF 还是七国集团数字支付工作组的成员。这是一个非常丰富的政策试验和讨论领域。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