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17 日,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 CEO 肖风在由杭州市金融办指导、巴比特主办的 2019 全球区块链(杭州)高峰论坛上,发表了题为《链内、链上与链外;技术、激励与治理》的演讲中,其中将区块链分为了链内、链上与链外三个部分。从近百年全球经济的发展出发,肖风认为,区块链的大规模商业应用不仅需要依赖技术,还需要激励和治理。

原文标题:《肖风:区块链的大规模商用必须是技术+经济激励+社区治理》
文章来源:巴比特论坛
整理:Wendy

肖风最新演讲:区块链大规模应用不仅要技术,还需激励和治理

演讲全文(有不改变原意的删减)

非常荣幸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最新的对区块链的一些个人的体会。

我们今天的主题很清楚,是「拥抱商用时代」,我作为一个创业过 3 次的创业者,将从商业实践的角度,来谈谈区块链,而不是从技术的角度。我的题目叫做《链内、链上与链外;技术、激励与治理》,我今天想表达的主题就是区块链如果要适配大规模的商业应用,仅仅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激励和治理。激励和治理,实际上最后会化为技术,落实在代码的层面上,但更多是一种制度设计,是经济学和机制设计等等。因此,首先要做一些制度上的设计,来对技术的不足做一些补充,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区块链治理的奥秘?从全球经济百年发展谈起

正式进入话题之前,我可以跟大家回顾一下过去 100 多年全球经济发展的现象,回顾人类社会过去一百年的历程。我们知道 1978 年中国改革开放,在 1978 年-1982 年之间,全球有 3 位杰出的领导者:邓小平、撒切尔、里根纷纷上台。这三个人干了同一件事,就是走自由市场经济,中国的改革开放其实也是走自由市场经济。撒切尔夫人在英国的改革,卖掉所有的国企,放松管制,走的也是市场经济。里根在美国也是一样,要知道在 1980 年代里根上台的时候,美国是什么样的状况?美国对经济的管制也非常厉害,我们知道在 80 年代、70 年代有一个叫欧洲美元。那个时候,外汇市场一定会谈欧洲美元利率,为什么会出现欧洲美元?因为利率在美国是被管制的,被管制的利率是最后在欧洲形成了完整的美元市场利率。我是从资产管理公司出来的,1970 年代美国创造了一个货币市场基金,它就是利率管制而来的。存款利率被管制之后,因此人们把存款变成了一个投资工具,货币资产基金运营而生,利率在投资工具上,是被不管制的。

1979 年前后,这种现象为什么会出现?你可以再往前找,到 1930 年代,苏联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是 1928 年,「五年计划」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一个国家要通过政府之手,强制地来干预经济,规划经济的发展。1930 年到 1934 年罗斯福在美国实行罗斯福新政,也是想运用政府有形之手来补救无形之手的大萧条,也是政府干预经济。

30 年代的美国大萧条又是怎样产生的?要追溯到 1900 年前后,那时候各种各样的新技术,大规模的供电网络、无线电、福特的生产线流水线,导致生产的效率大幅度提升。于是那个时候,有一个叫做「柯立芝繁荣」的现象。柯立芝是上个世纪 16 年前后美国的总统,当时的总统都说政府根本就不需要存在,经济会自由发展的。因为对效率的过分追求,最后导致了大萧条。大萧条之后,所有人反思说我们不能过分追求效率,于是政府就来了。当追求公平走到极致,就极端没有效率,于是就出现了 1979 年、1980 年,中国、苏联、美国、英国等这样的状况。于是,人们又反思,说我们要追求效率,我们不能只讲公平的事情。于是从里根经济学实施之后,美国市场一直非常好,到 2008 年又玩过分了。2008 年美国的金融危机实际上也就是一个追求效率,最后造成了极大的不平等、贫富悬殊,也导致了 2008 年金融机构完全追逐利益为唯一目标,把款借给完全不具备贷款条件的人,导致了 2008 年的金融危机。

我们为什么要回顾历史?我们可以从这些历史去看区块链。

共识算法是一个区间的概念。我们在强调去中心化,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去中心化也是在强调公平。去中心化强调公平,中心化某种程度上是强调效率,所以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区块链才有,过去一百年、两百年,整个人类社会一直在这之间摇摆,不可调和。所以我说我们要明白的是当区块链要真正落地到不同的商业应用场景的时候,不同的商业应用场景对公平和效率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如果这个场景需要极端的追求公平,那么我们可以用极端的去中心化的方式帮他实现;如果他是极端追求效率,那我们就必须用中心化的方法来帮助他实现,这只是商业目的而已。

采用什么样的技术手段,并不是决定性的,并不是主要的,重点在于商业目的的实现。所以当你要追求 TPS 每秒 30 万的时候,请你用支付宝这样的交易确认机制。

共识算法的演变:区块链应用驱动需求的变化

从 PoW 到 PoS,是区块链应用需求驱动的变化。当你说「我们的商业要更多的强调公平」,那你可以用 PoW。从商业角度来说,怎么样合适怎么样来。所以共识算法,讨论来讨论去,无非是一个区间的概念,在极端的讲究效率和极端的讲究公平,就是在极端的去中心化和极端的中心化之间,不同的商业模式之间找不同的点寻求公平。PoS 就是这样,你寻求快,你可以找其中一个节点。如果你一个技术开发得足够好,你也可以选 101 个节点,这是我从商业应用的角度出发的看法。所以从 PoW 到 PoS,大家不要忘了 PoS 是怎么出来的?PoS 就是因为我们需要在公有区块链上要做很多的事情,要做越来越多的事情,PoW 支持不了,有很多东西对公平的追求不是那么强,它要取得一个平衡,于是 PoS 就出现了。

你可以把 PoW 看作是我们追求用一套数学的方法解决效率和公平的问题,PoS 有数学的成分在里面,但已经搀杂了很多制度设计,而制度设计是由人来制定和执行的,不管你是随机数抽出来的非特定的验证人,最后还是你在投票、都是你在决策。其实,区块链上我们追求的东西跟过去一百年人类社会追求的道理是一样的,底层的东西是一样的,就是一个规律。所以无形之手失灵的时候,我们需要有形之手来补救的。有形之手失灵的时候,也需要无形之手来补救。

区块链自下而上、分散决策的机制更像经济学上讲的「市场」。经济活动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由市场的方式来组织,一种是由企业的方式来组织。区块链带来很大的变革,相比较来说企业的价值不是那么重要。但是没有上帝,市场有时候也会失灵,因此如果你纯粹从技术和数学的角度来讲,区块链也会有失灵的时候。所以,PoS 的技术加上制度设计,加上规则的设计,这两个加一块,也许是解决我们所有的商业应用的一个最合适的方法。

链内、链上和链外:从商业应用的角度看区块链

从应用的角度来说,区块链已经不是区块链了,不是只有公有区块链才解决问题,所以我把它理解为链内、链上和链外。链内是一个技术的世界,由共识算法、密码学、博弈论组成,是去中心化的技术底层。互联网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信息机器,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器,这是区块链和互联网的区别 —— 在商业信任机制上用了去中心化的机制。

链上是 Dapp 的应用,我把它叫做分布式的商业世界,它也不一定是完全的去中心。任何一个商业,最后一定有利益者,无利不起早,如果你说区块链上的所有商业都不会有一个利益主体,那只是反人性的,最后一定玩不大。区块链一定要让大家更方便地在上面实现自己的商业目的,区块链才能玩大,所以这就叫链上。

链外是什么?大家也知道现实市场很有多上链,现实资产上链是否需要中心化的背书机制?你把房产 Token 化了,你不需要杭州市房产局证明你的产权,但当链外到链上的时候,需要 Token 化的时候,往往需要一个中心化的背书机制,所以逃脱不了中心化。

如果你是从商业应用看这个世界,而不是从区块链看这个世界,其实互联网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技术,互联网的底层技术是去中心化的。现在信息的传播还需要谁许可吗?你们在微博、微信等各种网站上发表言论,需要谁许可吗,最后只不过删帖而已,当你想发表意见的时候,没有人想办法阻止你,这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信息机器。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器,所以互联网上并不排斥在一个去中心化机制基础上长出 BAT,BAT 是垄断商业,但如果没有这样的垄断商业,互联网的价值在哪里,我们能仅仅通过发牢骚体现其价值吗?

真的要让区块链适配商业应用,它就不仅仅只需要技术,它确实需要技术,因为新技术带来很多东西,但它同时需要技术以外的东西,比如说经济激励机制,比如说社区治理机制。经济激励机制、社区治理机制,社区更多是用算法博弈论,用算法博弈论等很多方法来设计一套规则,让大家按照这套规则无组织地、去中心地行事。所以这三者(技术、经济激励机制和社区治理机制)要实现模型化、算法化、代码化,只有这三者同时完善了,大规模的商业应用才有可能发生。

大家也知道去年 7 月份,我参与发起了一个新的公有区块链项目 —— PlatON。PlatON 就计划按照我刚才讲的这样一个想法发展,我们在去年 7 月份发布了一个技术白皮书,接下来一个多月之后,我们会发布自己的经济蓝皮书,然后在今年之内我们发布一个治理的红皮书。这三者,都需要讲清楚,都需要设计好,区块链才能够在商业层面上运行下去。

这就是我今天的分享,谢谢大家!

来源链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