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alk | 为什么以太坊需要去中心化预言机?点击上方“Unitimes” 可以订阅哦!

unitimes.io

Unitalk | 为什么以太坊需要去中心化预言机?

全球视角,独到见解__

Unitalk 是 Unitimes 重点打造的微信群线上问答系列活动,每周举办一期。 我们邀请发展较成熟的区块链项目的创始人、CEO、CTO 或核心开发者等嘉宾做客社群,与群成员就该项目的突出技术亮点以及用例等进行高质量互动问答,旨在学习交流区块链最新技术和应用。

期数:第 44 期

特邀项目:Tellor

特邀嘉宾:Brenda Loya, Nickolas Fett, Michael Zemrose

主题:预言机——智能合约与外部的接口

Unitalk | 为什么以太坊需要去中心化预言机?

问答精选

1

Unitimes: Brenda, Nick, Mike,欢迎做客 Unitimes AMA。 跟大家打个招呼吧,也讲讲你们是如何进入区块链行业并开始做预言机项目的吧。

Brenda:我是学经济学的,我很喜欢经济学,它让我从另一个有趣的视角了解这个世界的运转方式。 价格动态、贸易、博弈论都清楚地表明,我们不愿承认的自由意志、社会工程缺乏问题确实存在。所以,真正吸引我进入行业的是以太坊。我被以太坊的技术和它可能实现的自由所吸引 (甚至有点着迷)。
作为一名统计学家或经济学家,我有多年编写代码的经验,因此转用 Solidity(以太坊编程语言) 编程过渡地也不算太差。我开始学习 Solidity,是想搭建一些概念证明。直到 Nick(CTO) 启动以太坊的衍生协议 Daxia 时,我才完全进入加密领域。
我和 Nick 之前就在一起工作,他已经在加密货币领域钻研好几年了。跟随他加入 Daxia,我很兴奋能成为努力向更加自由的世界迈进的一份子,以及转变交换方式的第一批见证者 (因为我错过了从物物交换到用黄金购买物品,和黄金与法定货币的交易😉)。

我们在加密货币领域的第一次尝试是 Daxia,一种做多 / 做空通证的协议 (例如做多 / 做空 BTC) (类似于 dy/dx 或 Market 协议)。很快遇到的问题就是预言机 (如何获取价格)。
目前很多公司都是自己输入价格,这样既不安全也不符合去中心化精神。我们希望有更好的价格获取方式,于是开始在内部创建 Tellor。其他项目和投资者对 Tellor 的兴趣渐渐比 Daxia 更浓,Tellor 也就变成了我们的全职工作。

Nick:大家好,我是 Nick,Tellor 的 CTO。 我是一名受过专业培训的经济学家,把我们的平台构建得新颖且安全。美联储集会结束后,我重新回到加密货币领域,搭建交易机器人,后来进入了 CFTC(美国加密货币监管机构)。2 年前,我离开了 CETC,进入一家衍生品创业公司,并且很幸运地让 Brenda 也离开了政府机构,加入 Tellor。

Mike:我是 CSO,管理公司的战略发展、创意设计和业务开发。 我之前是一位电影 / 视频制作人,在创业公司和小型企业担任顾问。2012-2013 年时与一家名为 Bitsie 的小型加密货币初创公司合作,他们用比特币支付我报酬,所以我很快就对加密货币感兴趣了。后来遇到了 Nick 和 Brenda,并加入他们的行列,建立了 Daxia。

2

Unitimes: 为什么以太坊需要预言机呢?

Brenda:简单来说,是因为区块链是孤立的系统,无法自主从互联网或任何其他链中访问数据。要真正落地区块链的用例,就需要网络外部的信息来执行交易并提供人们真正可以获利的服务 (例如对冲资产而不是区块链上的资产)。

具体来讲,以太坊就像一台运行程序的计算机。不幸的是,它是一台非常老旧、运行缓慢的计算机,无法访问互联网。因此,现在以太坊上的程序如果想了解外界的相关信息 (股票价格,利率,天气,体育得分或任何其他可能的数据点),就必须有人在计算机上输入相应信息。数据的输入者就是预言机。只有一个人输入数据显然是不行的,因为那个人可以撒谎、被贿赂、坐牢、甚至死亡,以太坊上的程序就会得到错误数据或无法得到数据。
Tellor 解决了这个问题。试想如果输入数据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让一群人竞争着输入该数据,这就是 Tellor。我们要求所有有兴趣竞争的人都拿出 1000 通证,放在一个罐子里,说谎的人就无法再取回罐中的通证,然后通过工作量证明来选择可以输入数据的那个人 (像 BTC 一样)。因此,现在,如果您的程序想知道比特币或石油的价格,您只需询问 Tellor 网络,我们的系统就会竞争将其提供给您。

3

Unitimes: 现在市场上的预言机项目有很多,竞争十分激烈。 Tellor 的竞争优势有哪些?如何在竞争中生存并强大起来?

**
**

Brenda:我觉得我们最大的竞争优势是我们是一支准备充分的团队,有丰富的产品交付经验。从设计到主网,我们用了一年的时间。我们的智能合约可升级,并且随着可扩展性研究的完成和测试,我们会继续进行升级和改进智能合约。Tellor 和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都在继续进行可扩展性研究,如果感兴趣可以点击这里关注。

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比我们更早开始做预言机,但在主网上仍然没有去中心化的产品。此外,市场上目前好的 oracle 项目并不多,尤其是在主网上且去中心化的项目。其他一些预言机项目有 Chainlink,Witnet 和 Band。

Chainlink 在主网上没有去中心化的产品,而 Tellor 这点已经实现。我们对预言机的问题采用非常务实的方法。Tellor 与 Chainlink 的相似之处在于我们试图解决同样问题,我们也都同意数据是 DeFi 继续扩展的必要条件。我们很佩服他们为去中心化制定的宏伟目标,但是要即时查询所有类型的数据仍然遥不可及,还要解决许多其他计算机科学问题才能实现这一目标。Tellor 使用了已知的可以实现去中心化的技术来开发 Teller,比如权益证明 (PoS) 和工作量证明 (PoW)。但我们用一种可升级的方式来构建,一旦技术到位,我们也可以随时更新系统。

Witnet 的预言机在自己的区块链上运行,这是一个很棒的设计,但现在还没有实现。除了预言机问题,他们还要解决跨链操作性的困难,这可能也很遥远。
Band 的设计也很棒,但是他们的激励机制有点不友好 (每条数据请求都要收费)。数据并不能真正地在以太坊上保持私有,并且会有搭便车行为,所以要成功实现这一设计,就必须解决区块链的隐私问题,而这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解决。

4

Unitimes: Tellor 获得了币安和 ConsenSys 的投资,恭喜,Tellor 当前的进展如何? 下一步的计划安排是什么?

Mike:我们有一些很棒的合作伙伴,我们很高兴能在这个领域拥有如此强大的联系网络。截至目前,我们开始着手提高安全性,因为我们开始在 Tellor 上运行合约。我们正在努力扩大矿工网络,通过提高通证的价格 (更多抵押品) 来提高 Tellor 的安全性,并吸引客户来推动需求。
我们一直在忙系统集成的问题。我们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团队,喜欢建造并投入生产,所以一直在不停地工作,现在甚至社区中的某些成员也在与我们合作开发 TRB,这使我们的开发者分红 (dev-share) 得到了充分利用 。

5

Unitimes: Tellor 是如何提供数据的?

Nick:类似于区块链如何在每个区块上达成共识。我们对其进行了延申,使矿工能够就“正确”数据达成共识。Tellor 使用有抵押的矿工,矿工必须存入 1000 个 Tellor Tributes(我们的通证) 才能进行 PoW 挖矿。每个区块,我们让前 5 名矿工提交 PoW 证明和所需的数据 (例如 BTC 的价格)。这 5 个数据的中位数成为官方价值,并且对其中的任何一个矿工都可以发起争议,并且如果 Tellor 通证持有者投票认为矿工是恶意的,则矿工可能会丢失 1000 个通证。

很快,垃圾邮件或“破坏” Tellor 的代价变得非常昂贵,因为用户可以再次发出数据请求,并在 10 分钟内获取信息;而一旦矿工提供的数据遭到质疑,矿工会丢失 1000 个通证,并且被锁定一次提供数据的机会。

6

Unitimes: 如果矿工提交了错误的数据如何处理?

Brenda:我们非常重视安全性,防止恶意数据成为官方数据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我们采用 5 个数据的中位数,因此即使矿工输入的是恶意数据,也很可能不是中位数。 不过,对于所有 5 名矿工,我们都有一个争端处理期,如果他们提交了错误的数据,将无法继续提供数据并获得奖励。然后,社区就该矿工是否恶意进行 7 天投票,如果是的话,该矿工的抵押权益将被削减。

7

Unitimes: 在 Tellor 体系中设计 Tributes 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Nick:主要考虑因素是为矿工提供正确的激励机制,来激励矿工提供正确的数据,让我们的用户持有 Tellor 的通证,从而创造可衡量的安全性。加入你想设计一种系统,在这种系统中,通证既稀少又有价值,但也以不昂贵的方式提供给用户。我们努力工作来正确构建我们的系统,并且肯定会继续在 Medium 上发布文章,围绕我们做出的一些设计选择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式进行大量讨论。总体而言,我很高兴我们这群经济学家能够一起建立 Tellor,并掌握一些相关的机制运行理论,使 Tellor 的系统正常运行。

8

Unitimes: 创建任何公司都无法回避用户和应用场景的问题。 Tellor 目前有哪些用例?未来还有哪些其他可能吗?

Brenda:目前,我们专注于需要更高安全性的用例,如 DeFi 或高价值数据,也就是打造一个优质的预言机。主要有两个原因:

1)“DeFi”目前尚未真正实现去中心化。现在大多数预言机依然是中心化的,像传统的金融系统一样,但速度要慢得多。Tellor 的使命是帮助 DeFi 实现去中心化的同时保证安全,并确保用户资金得到真正保障。

2)技术局限性。当前的去中心化技术只能在快速,或安全且中心化二者中选其一。我们的重点是帮助创建卓越的应用程序,传统的系统中已经存在快速且中心化的应用程序。但是,我们的智能合约可以升级,并且随着可扩展性研究的完成和测试,我们会继续进行升级和改进。

9

Unitimes: 各国对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的态度会影响 DeFi 的发展吗? Tellor 是否会受到影响?

Brenda:肯定会受到影响。政府对当前“ DeFi”态度的影响像对其他任何行业一样,会限制或帮助其成长。但是,如果 一个 DeFi 公司确实是去中心化的,即用户可以使用他们的智能合约和用来执行智能合约的数据,那么政府将无法左右其发展 (除非取消所有互联网访问权限)。
使用去中心化的预言机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几乎不可能被关闭。如果政府现在研究 DeFi 及其去中心化的的数据馈送方法,他们会很快意识到,消费者很可能将资金流失给一家无赖的公司,并且很可能会限制这类公司的增长,因为一旦用户的资金在区块链上丢失,就无法将其收回……而且没有法院系统能够帮助消费者。中心化喂价的 DeFi 是目前对区块链的最大威胁之一,因为 DeFi 是最大的用例,这些公司拥有的庞大资金很可能首当其冲受到政府的审查。

我觉得,如果政府真正开始研究 DeFi 目前的发展,Tellor 将大放异彩,并且可能会促使政府推动像 Tellor 这样的去中心化预言机项目。这些网络 (比特币和以太坊) 的建立是为了抵抗审查。我们很高兴 Tellor 在做的是真正有意的事 (即无法在数据库中完成)。

10

Unitimes: 您如何看待以太坊 2.0 对 DeFi 发展的影响?

Nick:应该是使其变得更好。以太坊的整个想法是一个抗审查的计算平台,并且这个想法已经得以实现。以太坊 2.0 要解决的唯一问题是增加其处理的交易量和交易速度。随着速度和吞吐量的提高,您会看到 DeFi 应用程序能够处理较小的交易 (大型交易仅在费用较高时才有意义),并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因为用户不需要等很长时间就能确认交易信息。不过 Tellor 是基于以太坊 1.0 的,现在也可以实现全部的功能。

【本文版权属于 Unitimes,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Unitimes 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合作或授权请联系 contact@unitimes.io 或添加微信 unitimes2017】

Unitalk | 为什么以太坊需要去中心化预言机?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