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自由主义的崛起:《激进市场》与区块链

链闻看天下 2018-12-13

《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为 Eric Posner 和 Glen Weyl 共同编写的一本著作。在这部著作里,作者试图用一种新颖有趣的方式来探究市场和政治与社会如何相互交叉的重大问题,很多「政治经济学」的主题在本书中都会有所提及。以太坊创始人布特林(V 神)对这本书推崇有加,曾多次撰文介绍这部作品。

稿件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作者:何永赞

平均主义与自由主义

在《激进市场》一书中,Eric Posner 和 Glen Wey 向人们描绘了一种既能做到以市场为导向又可以兼顾公平的新型社会模型——平均自由主义。很多人听到这里的时候,第一反应可能是对此表示怀疑,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两者根本就是相互冲突的。总体来看,全书理论方面比较偏多一些,只有某些具体提议听上去还算比较有意思,所以读者在浏览过程中可能会觉得十分枯燥。不过,如果你能耐心把它读完,你会发现自己的认知会或多或少会被颠覆,原来被很多人认为是死对头的自由主义和平均主义居然也可以握手言和,和平相处,不能不说这是个了不起的成就。

实际上,如果自由主义和平均主义的结合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同,其背后巨大的政治意义将是不言而喻的。同样,这二者的结合或许也是区块链技术人员一直在寻觅的结果,不过具体的细节我们留到后面再说。

对很多人来讲,奉行自由主义意味着这个社会的公平性会大大降低。在这一思想派别里,Ayn Rand 算是比较突出的一个。她对自由主义的推崇简直可以用狂热来形容,其程度之深似乎只有她本人对平均主义的极力反对才能与之媲美。

在她看来,这两种思想观念在逻辑上就是彼此不兼容的,综合比较,她选择了站队前者并为自由主义造成的结果不公表示欢迎。她的诸多信徒们继承了她的衣钵并对她的理论进行了拓展。他们认为,市场本身就是一种筛选机制,只有最富有的人才有资格在社会中居于最顶层的位置。

而信仰平均主义的人们显然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市场经济的奖励机制十分不公,有区别的对待社会成员会对一部分人的人格尊严带来伤害。所以如果仔细观察各国的政党结构,你会发现这些人往往都是属于左翼阵营的。

不过,他们之中也有一小撮人表现出和别人不一样的特点。比如说,尽管同属于平均主义一派,这些人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排斥市场,相反他们对高效率市场表现出的强大力量表示欣赏。有些人可能在看待中心化的权力机构时会表现出怀疑的态度,这也是他们和其它成员相比与众不同的地方。这些人和那些自由主义人士其实是有很多共同点的,他们都认为平均主义不能过于膨胀,因为一旦超过一定限度就会严重损害效率,这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Posner 和 Weyl 向人们简单介绍了他们了解决方案,试图在保证社会财富充盈,高效运转的同时,也能做到财富分配公正合理,处理事情能坚持公平正义。

COST 与垄断

为了验证平均主义和自由主义结合的理论是否站得住脚,我们可以对 Posner 和 Weyl 的一些观点做一下分析。虽然这些观点还没有得到市场的检验,但有些内容还是比较有发展前景的。接下来,我会选取其中最具启发意义的「共有产权自我评估税」(COST)来进行具体阐述。

COST 借鉴了 19 世纪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亨利·乔治的部分观点,其工作原理大体如下:财产所有人对自己的财产价值进行评估,之后有关部门会按照他们提供的估值收取一定比例的财产税。财产所有人可以把报价尽量压得低一些,这样在交税的时候就能少花一笔钱。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他们对外宣布自己的报价后,一旦有人愿意以此价格收购他们的财产,他们就不能拒绝必须出售。这也是为什么二人的理论被冠以「激进」之名的原因。这种安排对传统的产权制度造成了一定的破坏,总是抱有怀疑态度的左派分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大概会高兴地手舞足蹈。

COST 最明显的缺点是它会给投资效率带来不利影响。试想一下,在得知自己的财产随时会被别人买走的情况下,换做是谁在做投资决定的时候都会很犹豫吧?不过这个问题也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举个例子,如果财产所有人认为对自己的财产进行投资会带来升值,那么他们很可能会增加自己的财产估值,这样买家强制购买就会为自己带来利润收入,但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会明显降低。同时,财产税也会随之增加,这对物主的投资欲望又会形成反向牵制的效果。在此种情况下,我们就有必要学一学备受中国人推崇的「中庸之道」,平衡一下 COST 的缺点,让效率可以最大幅度得到提升。在比较理想的状态下,COST 甚至可能会解决资本主义最臭名昭著的缺陷之一——垄断。

在我们的印象中,垄断就是指大公司利用自己的规模优势操纵市场谋取暴利,所以很多人都把它当做个例来看。事实上,垄断及垄断利润的现象可能要比我们想象中更加普遍。Posner 和 Weyl 认为,卖家都带有自私的性质,总是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带大化。一旦他们给不可替代的资产定价,那么垄断也就会随之发生。

比如说,一个想卖掉房产的屋主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急于行动,等到市场需求旺盛了他才会主动出击卖掉手中的房子,这个时候他就意外地获得了一笔垄断收入。再比如说,一个公司老板想转手自己手中的股份,他能接受的价格是 A,但由于中介机构十分给力,最后为他争取的价格高出 A 很多,这种情况也可称之为为垄断。像这样的案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财产所有者都从中获得了不菲的租金,但几乎没付出什么代价。总结一下我们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传统的财产私有制提升了投资效率,但却是以牺牲配置效率为代价的。

这在土地征用案例上会表现的十分明显。比如说政府想要修一条公路,某人恰巧拥有这条公路通过地带的一小片土地的产权。如果他故意坐地起价,把土地征用费定的很高,那么修建这条公路能为社会带来的价值也就被分食的所剩无几了。这样做不仅会损害效率,对别人来讲也不公平,所以美国政府是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不过,这种事放在私有市场上就变得很常见,最终往往造成大量资源的浪费。

为了更加形象地理解传统财产制度对配置效率的不利影响,我们可以想像这么一个案例。一位户主买了一片空地,之后就一直让它处于闲置状态。等到周边地区获得发展了,他再把把这片地高价卖掉。土地撂荒实际上是对其生产力的一种浪费,他这样做等于是把负担全甩给了社会,自己不出一份力的同时还把周边地区创造的价值据为己有。同样的案例也发生在知识产权、股票、基金和任何其他资产种类,甚至像汽车、服装这样的动产也存在这种现象。根据 Posner 和 Weyl 的估计,使用 COST 模型能够增加 5% 的经济产出,有些人估计该模型所带来的配置低效则高达 25%。

COST 水平的设定

如果将其定为 100%,财产持有人就不得不大幅降低对自己财产的估值,此时的财产就变成了烫手山芋,每个持有它的人都想尽快将其倒手转卖他人,投资效率就会变得很糟糕。要是将它定为 0%,财产持有人会将估值价格定得很离谱,以此获得垄断利润,同时强制销售机制的促销效果便会大打折扣,交易达成的概率也变得微乎其微。很明显,对 COST 的设定应该在 0%~100% 之间,那么具体应该是多少呢?

Posner 和 Weyl 发现,如果 COST 和「换手率」处于同一水平,财产持有人就会按照真实情况告诉对方自己能接受的最低销售价格。当 COST 和「换手率」相同时,过低或过高估值的优缺点就会达到一种完美的平衡状态。

举个例子,我有一处价值 100 万美元的房产,该房产大概每十年就会换一次手,那么它的换手率就是 10%。如果我在报价时多报 10 万美元,那么我能得到这 10 万美元的几率就是 10%,我的预期收益就是 1 万美元。但我还要缴纳 1 万美元的税款,这样我的收益就被抵消掉了。同理,如果我把报价压得低一些,在出售房产时就会面临价格较低的风险,但由于需缴纳的税金会比真实报价低一些,这样最后二者也是互相抵消的关系。因此,只有真实地汇报自己的财产估值才会对我最有利。尽管如此,将 COST 设为和转手率一样的水平会大幅降低投资效率,最好的办法是使它的水平略低于转手率但高于零。

关于私有财产的题外话

人们在对待配置低效这件事上简直宽容至极,这种诡异的现象很值得我们思考。当看到身边有些财产未被充分利用时,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财产主人的固有权利,而且这样做对社会也没什么明显的坏处。我们都已经习惯性地认为私有财产是经济效率的朋友而非敌人。

但是,财产权并非从自然界演化而来,也不全然是现代思维的产物。事实上,奠定现代资本主义基础的经济学家当时建议采用土地占有制,这是一种更加古老、更加黑暗的封建特权制度,和效率以及共同利益没有任何关系。它所坚持的终极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国王拥有一切,而且他的权力是神授予的。其他的土地所有者不过是国王的租户或转租客,只有对土地的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当封建主义逐渐走向没落的时候,专制统治特权并没有因此被丢弃,而是被分配给了更多的人,这些人就是第一批现代地主。

我并不想专门写一篇论文来探讨产权的历史,我只是想告诉大家这个话题很复杂而且具有很深刻的历史性。它既不属于自然物,也不是纯理性的产物,而是很多和财产有关的权利的集合体,某些权利可视为古代专制主义的残留物。启蒙时代思想家们对原本属于中世纪的一些特权制度做了改进和补充,让人们得以进入现代产权社会,我们理应对此表示感激。300 年过去了,这些制度又将再次迎来修改,那些对前人成就夸口称赞的人是不是也应该对此表示热烈欢迎呢?

通过部署 COST 方案,那些生产效率更高的用户可以以公平的价格购入地产,原来那些阻止他们的因素——专制主义的残余将由此成为历史。

与加密货币有关的政治经济学

很多人都担心区块链技术本质上可能是反平均主义的。事实上,如果在区块链系统中经济实力高度集中于少数人手里,那么政治力量再怎么去中心化都会变得很没有吸引力。如果有钱人可以花钱购买大部分选票,我们为何还要向往流动民主呢?如果富人们可以通过攫取大部分收益继续确立自己的地位,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为金字塔底端的经济机会欢呼呢?

区块链之所以吸引人,最基本的原因是它可以实现权力的去中心化。不过去中心化是否会带来更多的公平仍然有待讨论。到目前为止,区块链技术大有将权力向少数人集中的趋势,如果这种趋势未来得不到扭转,那么大众之前所表现出来的一腔热情就要被彻底浇灭。

我个人对区块链技术比较看好,认为它可以打造一个更加平等的经济模式。不过,如果区块链社区里有关平等的呼声很微弱的话,这种经济模式就很难成为现实。因此,社区成员的意识形态就显得十分重要,很多人如果仅仅是以旁观者的心态加入的话会白白错失很多机会。

COST 显然是一种十分激进的思想,短期内应该不会获得国会通过。不过我们也不用过于悲观,技术改变社会的速度并不亚于政治,COST 仍然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发挥作用,成为当代社会产权制度的一份子。比如说,在基于以太坊的网络环境下,在设计由 ERC-721 代币代表的财产系统时就可以加入 COST。这样的生态系统可能会发生真正的经济增长,以一种公平高效的方式为所有的参与者提供奖励。而这种结果又可以为现实世界的法律改革提供概念证明。

写在最后

Posner 和 Weyl 提倡的平均自由主义很有可能会成为区块链技术人员所需要的政治模板,每个对政治经济学未来走向感兴趣的人都应该对他们的一些重要观点有所了解。

举报

链闻 ChainNews 信息平台,诚邀读者共同监督,坚决杜绝各类代币发行、投资推荐及虚拟货币炒作信息。如您发现这篇文章含有敏感信息,请点击「举报」,我们会及时调查,并进行处理。

你可能感兴趣

    App
    下载链闻 ChainNews Apps

    链闻 App

    扫码下载

    公众号 小程序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公众号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