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四年前对特朗普的评价 (几年前饶毅因此被骂惨了 , 如今再看饶毅观点当会佩服他的预判准确)

以上视频为 2016 年 11 月 17 日锵锵三人行的视频

四年后再看饶毅教授的观点,当会佩服他的预判准确

(结论第在 25 分钟)

饶毅,2007 年,时年 45 岁的饶毅从美国西北大学归国,他曾任该校讲席教授、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在 2008 年回国时年届不惑,已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席教授,并获得了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授予的 1000 万美元研究经费。两人的回国在当时都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并被认为是中国科技界吸引力增强的标志之一。

饶毅在全职回国前,就多次对中国的教育科技问题提出直言不讳的批评,在国内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在施一公回国后,两人开始联合发表文章,直陈中国教育科技领域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诸多建议。


饶毅四年前对特朗普的评价 (几年前饶毅因此被骂惨了 , 如今再看饶毅观点当会佩服他的预判准确)

相关阅读

本文为凤凰卫视 2016 年 11 月 15 日《锵锵三人行》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昨天在我们《三人行》18 年的历史上,第一次发生了嘉宾裸奔的事件,我见过的最有学问的一个网友评论是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当然,今天我们还有一位饶毅老师,饶毅教授,他不是准备来裸露身体的,我看他是准备来裸露灵魂,对吧。因为在美国大选之前,饶毅老师来我们《锵锵》过一次,引起广泛的好评。

饶毅:广泛的恶评。

饶毅锵锵再讨论美国大选

窦文涛:很多观众都表扬你,说好久没见过这么自信的嘉宾了。大选结果出来了,您的心情怎么样?

饶毅:我想我愿意再来一次,原因是美国大选对世界是一个大事,对美国是大事,对中国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窦文涛:您不用看镜头说话,看着我说话。

饶毅:目前如果你从中国人的反映来看,其实在有反映的这一部分,用文字表达反映的这一部分,我认为出现了认知的错位,感情的错投,出现大批的中国人要么认为无所谓,要么认为应该支持特朗普,为特朗普喝采,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无论他是什么政治观点,特朗普和他的主要支持者是明确的毫无疑问的种族主义者,从心底里恨死了中国人和华人,所以我们为他喝采,是我们感情的错位。

刘炎焱:我觉得这个,特朗普没有公开表述过这种观点。

窦文涛:我看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看我今天主要的任务是学一下美国总统大选辩论的那个主持人,主要是劝告您一定要给对方辩友说话时间。

饶毅:他也不是辨友,我们意见不一样,我们讨论。

窦文涛:炎焱的网站,他的这个一面压倒的你们的民意调查,就是中国孩子,也不能说孩子了,就是年轻人了,压倒性的喜欢特朗普,所以他也算是。

刘炎焱:大选前,而且是投票前,20 倍。

窦文涛:好,你们两位准备怎么聊呢?这样吧饶毅教授,我其实觉得很多人不喜欢他,但是我觉得他很可爱,他很有意思。我能说?

饶毅:你搞清楚,喜欢我的人都是好人,不喜欢我的人大部分是有问题的人,所以我不在意多少人喜欢我和多少人不喜欢我。

刘炎焱:我特别喜欢您。

窦文涛:他这个完了之后,大选结果一出来,饶毅教授我跟他通着朋友圈呢,里面就发告示了,就是说在我的朋友圈里面谁是挺特朗普,我就跟他断绝联系。

饶毅:断绝微信联系,因为避免两个人观点差的太远了,互相骚扰,并没有断绝所有其他联系。

窦文涛:不是断交。

饶毅:写的清清楚楚,断绝微信的联系。

窦文涛:而且饶毅教授今天早上发给我两张照片,很有深意,他说在咱们谈之前,你先要放一下我这两张照片我一看很佩服,你看看饶毅教授的这个书房,再看下一张。饶毅教授您为什么要我们先放这两张照片呢?

饶毅:因为我觉得有一些人不一定知道,我对于自己的不懂的东西,或者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发表言论的,包括每年都有人来问我,高考和中国教育的关系,我觉得我自己无解,我虽然做了这么多年的美国和中国大学教授我不谈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自己觉得无解,同样我也不谈核能、风能也有人找我也不谈,我敢谈生物,我敢谈科学,我敢谈教育的一部分和敢谈美国,是因为别人不知道我的一个背景,我这 20 多年不光是在美国生活,我从来这一段时间到回中国这十年,我是一直读美国的历史,每天读美国的新闻,每天读美国的主要的文化刊物。所以我这样说的时候,我是贴切的从代表着美国知识分子主流的,代表着美国教授主流这个观点是怎么来的?我是自己就有这种感受,我不是随便说话。

饶毅:特朗普不能代表平民

窦文涛:那我可不可以请教您这个读书多的一个问题,您比如说选民,美国的选民,我估计一大半人,肯定读您这书,不但一半都没有,恐怕有的人家连书架有没有,都是个问题。但是您认为这样的话,他们就没有资格或者没有水平来决定自己喜欢哪一个总统吗?

饶毅:我觉得人人都有一票的投票资格,这是毫无疑问的,只是说在不同的时期,有没有想清楚?比如说有一个误解,认为特朗普是代表平民推翻精英,这是错的。因为首先,伯尼·桑德斯他的主要支持者都是平民,伯尼·桑德斯和他这批平民跟我是最贴近的,而不是希拉里和她的支持者,所以说平民就是特朗普代表这是一个误解,另外特朗普你得看清楚他是怎么忽悠一部分白人平民的,他是说你们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工作和收入都受到了影响,我来帮你们。这句话刚说完,他帮的具体方法是什么?是为最富有的富人减税,他明明是忽悠了穷人,同时他马上是代表了最富有的富人。所以支持的特朗普的人里面,最大的一个力量是美国最富有的人,这批人才是权贵,才是精英,不是在大学里做教授,受过什么本科、研究生教育的人,这一批是中产阶级。

刘炎焱:我打断一下,我打断一下。

窦文涛:炎焱开始。

刘炎焱:饶老师看书很多,其实我的书不比饶毅老师少。

窦文涛:是吧,你都是武侠小说是吗?

刘炎焱:那倒不是。

窦文涛:连环画。

刘炎焱:但是呢,我觉得饶老师肯定有他擅长的领域,但是在减税这个事上,我觉得不是特别的准确。因为特朗普在减税这个问题上,他是传统共和党的,特别传统的这个路子,他们主张减税,不是说我为了富人服务,他这个减税的历史成因是,因为他认为我把税减了,才能鼓励大家更努力的工作,如果我的累进制的税太高,导致我越努力工作,我交的税的比例越大,像北欧那样最后变成一个福利社会养懒人,我不是说谁对谁错,这是他的一个根本的主张,不是为了富人服务。而且这一次大选,说实话,富人阶层,最有钱的财团这些都站在谁的一边,这还用说吗?希拉里募了那么多的钱,所有的媒体,所有的全世界的精英,甚至有很多国家这很少见,很多国家的政治领袖,在投票之前直接表述我支持哪个候选人,这样压倒性的碾压,都不能解决掉特朗普这样一个,你所谓受教育阶层看不上的这么一个德州红脖子的代言人,他代表美国的传统的德州的那些农场主,代表美国中西部的这些所谓传统美国荣誉的那种农民,盎格鲁-撒克逊清教徒的那种最正统的家庭。

饶毅:我觉得这个说法是错的,共和党里面这个理念您说的确实有,但是共和党里面代表保守主义的这些人,从布什家族到 kin (音),全是旗帜鲜明的实际是反对特朗普,因为特朗普不代表这个保守主义观念。保守主义观念是有它的道理,所以如果是布什和戈尔竞选,我也支持戈尔反对布什,但是它完了以后,我绝对不会有两天再想这个事情,因为这是可以接受的范围。特朗普代表的是流氓主义,而不是说保守主义。保守主义这些人现在天天担心他翻脸不认人,每一天改一个东西。

窦文涛:你同意不同意特朗普是个流氓?

刘炎焱:不同意。

窦文涛:为什么?

刘炎焱:流氓这个东西是很主观的,这是饶教授给的定义。我是中国人,我不知道饶教授的国籍我是中国人。

窦文涛:饶教授,这个我得特别讲一下,饶教授也是爱国,饶教授多年前我跟你加插一个小八卦,多年前放弃了美国国籍,然后是美国大使馆还是美国领事就问他说你为什么放弃?当时饶教授您是怎么回答?上了《纽约时报》了都。

饶毅:我说因为我觉得在 9.11 之后,布什和切尼政府做的一些在国际上的行为,使得美国失去了道德领导力,所以当时我 2010 年《纽约时报》登这个时候的时候,大部分华人、中国人都笑我,第一他们不懂什么叫道德领导力,第二觉得美国挺好。我相信特朗普的当选使大部分人至少觉得我这句话是一个,我比别人意识的早一点的一个事实。

窦文涛:早就知道美国要缺德了是吗?

饶毅:因为他当时有一些事情做的不对,他用欺骗的方法做了一些事情。

窦文涛:好,咱们的插曲讲完了,炎焱接着表述。

刘炎焱:刚才饶教授讲到的这个,我觉得呢其实您说的特别对,为什么这次传统的美国共和党全都不支持特朗普?其实因为整个美国这次变化的,美国一直是世界警察,美国这次变化是世界整个巨大的一个新时代开始的,2016 年各种热闹,各种你想不到的事对吧?因为整个世界已经重新变格局。传统上共和党、民主党的那个划分,左右翼的阶层要划分,完全不适用于这次大选,因为美国的阶层,在过去的八年里已经发生了特别深刻的变化,就是您讲的传统的共和党精英全都不支持特朗普,恰恰为特朗普赢获得了优势,因为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精英已经被洗成了一个阶层。

饶毅:我们要退回去一下。

窦文涛:我突然发现你的这个发型,像是特朗普年轻了,染黑了。

刘炎焱:不,我不是支持特朗普,我只是说这个事实。

饶毅:对,我们得分析事实,事实是这次特朗普的选票低于希拉里的选票,所以他并不是美国的多数人。第二特朗普这次当选的选票,低于上一次 2012 年共和党得的选票,但是希拉里这一次得的选票比上一次奥巴马低的还要更多,是因为支持希拉里的人更少了,而不是支持特朗普的人,比上一次支持共和党里面的人更多了,这样的数据要搞的清清楚楚,然后才知道是因为是反对希拉里的声音是很有效,所以使得很多人认为希拉里有问题,所以对希拉里的热情降低了,造成这一次特朗普实际上是一个险胜,但是美国因为有个选举团,搞的他像胜的很多,他根本不是胜的很多。

刘炎炎:特朗普竞选所说更像一种选举语言

窦文涛:现在我有一个问题,能让我去一下广告吗?《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饶教授我有一个问题,就是说你为什么一定要把特朗普看死呢?选举前和选举后,这个人真当了,你看他现在一选上,这个话都在往回找补。你比如说要堕胎的这个女性,她可以到允许堕胎的州去,或者是什么?或者说我说的是驱逐那些个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

饶毅:我相信他有一部分会退回来,特别是他目前用副总统去主持他的内阁,那么就是说会用传统的一部分,只要用传统的一部分就会对他有所约束。但是,我们得看清楚两个事情,他那个 twitter account,有时候他忍不住又出来骂人了,骂过游行的大学生,然后又被收回去了,又说了一个反话。

窦文涛:说到这个游学大学生。

饶毅:然后他还骂《纽约时报》,然后现在关键的一个事情,他任命了一个种族主义者,做他的日本叫内阁官房长官,中国叫办公厅主任,美国叫 chief of staff,是史蒂夫·班农。史蒂夫·班农是一个赤裸裸的种族主义者,他的新闻经常骂他,支持史蒂夫·班农和支持特朗普的人,就有他们的一个朋友叫做 Richles (音),他公开宣称,要让美国变成没有有色人种介入,变成白人的天堂。

窦文涛:对这个炎焱怎么说?

刘炎焱:我觉得这个选举语言,而且特朗普从来没有公开地讲,他说过一些夸张的话,什么在墨西哥修个墙,或者怎么样,但是他从来没有公开地说我要一些特别种族主义的这种话,他其实并没有公开说过,更像一种选举语言。

窦文涛:但是他是厌女症吗?

刘炎焱:我觉得有很多这种,你关于人的品德的这种主观判断,这个东西太相对了。

饶毅:这个事情已经有事实,第二他一定忍不住四年,我们还看着,以后还会出事。

窦文涛:忍不住。

刘炎焱:而且美国的制度设计,三横三纵,从联邦、州到地方横着,司法、立法,整个它的权全是分散的,美国总统能做的事情是非常小的。

窦文涛:刚才有一点跟咱们华人有点关系,刚才这个饶教授啊,我就发现饶教授是生活在他的体系里。刚才在录节目之前,他就问,因为炎焱是网站的主编,饶教授有一个问题觉得很费解,就是说为什么中国的年轻人,你认为跟美国的校园里的年轻人表现出了很不同的态度。我首先说你这样说是有事实依据的吗?现在美国的年轻人大多数都是反对特朗普当总统的吗?

饶毅:这个是多数,从前到后都有统计出来。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说,有人会说做调查的时候怎么调查有问题,调查有问题,我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说支持特朗普的一部分人不好意思,当你直接调查的时候,说他支持特朗普,他自己觉得支持他在道德上是有问题的,但是他又想支持他,所以投票的时候他一个人投,他就投了,但是你要问他,他就说假话,或者不说。

刘炎焱:所以我觉得教授说的特别好,既然投票的时候教授认为有这种情况,那现在美国年轻人在表态的时候,那么多之前支持希拉里的媒体一起说,年轻人,说我又统计了,所有年轻人都反对特朗普,我认为一样存在这种问题。

饶毅:美国华人支持特朗普是愚蠢

饶毅:我现在退回来,我认为我们更有趣的是讨论美国华人和中国的中国人,为什么会变成支持一个违反你根本利益的人?

窦文涛:这是他的一个主要问题。

饶毅:为什么很多人都说,纽约客是一个国际重要的文化刊物,纽约客就是,他一当选就说了,特朗普的胜利是美国的悲剧,是种族主义者的胜利。

刘炎焱:因为纽约客本来就是支持希拉里的。

饶毅:但是 3K 党同样出来说,这是我们的胜利,对不对?从反对特朗普和支持特朗普的都说这是种族主义的胜利,那么中国人很多人是不 care,因为不知道什么是种族主义,我们在中国国内。

窦文涛:你觉得中国人不知道什么是种族主义?

饶毅:因为我们这边没有很深刻的体会,在美国的华人第一代也不太懂,美国的华人第二代,现在不是有一些第二代跟第一代吵翻了?就第二代他生活在美国社会里面,或者第一代里面有像我这样的,经常读这些文化刊物的,就会知道什么是种族主义,什么不是种族主义。种族主义和你自己努力是没关系的,你只要是中国人,他就从根本上看不起,你如果有时候做的好他就骂你,对不对?所以这是叫种族主义,所以少数民族里面在美国的,大部分都是 70%、60% 的反对特朗普,只有中国人,华人是 50% 反对特朗普,还有 47%、48% 支持特朗普。这就是第一代的中国移民没有搞清楚特朗普是一个从根本上反对你,不是可以帮助你,提高你的小孩的入学率,不是可以帮助你来提高华人地位的,白人在对于偏左的白人,他要支持少数民族,是黑人,西班牙人在前面,但是也是支持中国人的。而种族主义的这批,他不会说支持有色人种的亚裔,反对黑人、西班牙裔。他反对的时候,可是一起反对的,中国华人在美籍华人里面有一批搞不懂,以为可以自己作为独特的少数民族,而趁机跟白人一起来排挤黑人和西班牙人,这从道德上有问题,从感觉上完全是判断失误。

刘炎焱:因为我有很多朋友,这次就在美国,就是所谓的第二代移民,他们华人如此的积极的参加美国的大选,以前不常见。他们为了让支持特朗普的人能多投票,专门开着租飞机在天上打广告,甚至到山区里去找那种从来不投票的,什么印第安人,反正有投票权,我拉你出来投票,请支持特朗普,为什么?

饶毅:从道德上极端低下,从判断上极端愚蠢的一批顽固的华人,这批华人显的不得了的一批人。

刘炎:饶教授知道,您现在有多么不尊重民主吗?您的发言?

饶毅:你搞错了,民主包括可以说对方是蠢蛋,这是没有关系的,这不叫不民主,民主包括我可以不跟他说话。

窦文涛:反过来别人也可以这么讲你呢?

饶毅:因为事实上这批人蠢,因为你支持共和党是没有问题的,你不能支持一个反对你的种族主义者,这是这一批华人的问题。

刘炎焱:这批华人没有问题饶教授。

饶毅:这批华人当然有问题。

刘炎焱:这批华人他们每天生活在美国,跟您不一样。

饶毅:他们全部搞错了,他们不懂,他们主要是两个事情,他们的诉求是两个事情。一个事情是说,如果他支持特朗普,会导致取消 Affirmative Action,然后学生就按成绩入学,那么黑人和西班牙人入学少,亚裔入学率高,这一点的判断是有问题的,因为从来他们不知道大学里怎么运营的?

刘炎焱:您为什么知道他们不知道?

饶毅:当然,因为我是大学教授,他们没有几个人做大学教授。

刘炎焱:饶教授,大学教授不是神啊。

饶毅:大学教授懂得大学怎么录取的对不对?大部分华人教授的观点跟我是一样的。

窦文涛:看来教授认为比大学生明白。

饶毅:这一批华人他不懂怎么大学录取,他以为压了亚裔,压了西班牙裔和黑人就会很行,没有的,所有的美国这个精英大学,它从历史上到今天,都专门给有钱人和有权人留了录取的路子,小布什本人成绩是很差的,以前一个白人副总统候选人成绩也是很差的,他们都是毫无阻力的上耶鲁,就是因为这套路一直是为他们留的。

窦文涛:你看现在这个饶教授。

刘炎焱:我觉得饶教授已经不是要讨论刚才这个问题了,在讨论另一个问题了。

饶毅:没有没有,我告诉你的就是因为这批中国人自己做了自己不懂的事情,害了自己,所以他们的孩子对他们意见很大。

刘炎焱:我现在特别相信饶教授一定是支持希拉里的,您知道为什么吗?

饶毅:你搞错了,你搞错了,我支持的是伯尼桑德斯。

刘炎焱:我也支持伯尼桑德斯。

饶毅:我坚决反对特朗普,因为特朗普,如果是布什我没有资格出来说话。特朗普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是损害我们利益最大的一个人,所以说是不能支持的。

窦文涛:饶教授我问你啊,虽然您是黄皮肤的,但是网上有人管您叫做白左教授,您承认这个称号吗?您觉得您是白左吗?

饶毅:我完全接受,但是白左一定要搞清楚,白人的左派就是世界进步的重要力量,白人的左派你一定搞清楚承接的是法国大革命,承接的是社会民主党,承接的是 1921 年到 1949 年中国共产党的起源跟白人左派是密切相关的,一定不能搞错,白左就是社会主义者,这批人。中国大部分人连白左是什么都搞不清楚,这就是一群蠢货。

刘炎焱:OK。

饶毅:大部分中国人和华人,蠢就蠢在这个地方,连白左是什么,变成了一个负面的词,这就是有问题的。

窦文涛:但是饶教授您怎么对自己是毫无怀疑呢?

饶毅:因为我是懂得,我跟你说,我不谈高考,我不谈风能,我不谈电能,我敢谈这个,就是我读了二三十年的美国历史,我读了到今天我是天天都要读美国的文化刊物,所以我对这个事情很了解,我认为一批这样不了解的人,居然去为种族主义喝采,我觉得这是个悲剧,这是很大的失误。

窦文涛:您认为他们是傻子吗?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利害吗?

饶毅:他们很糊涂。

窦文涛:就您聪明。

饶毅:在这件事情上,我肯定比他们(明白),入学的事情我是大学教授,他们大部分都不是,是大学教授的人跟我观点是一样的,大部分人,我觉得这些人搞错了。

窦文涛:你得给对方一点时间。

刘炎焱:饶教授我插一句,饶教授是从大学教授谈,那我从据我所知的。

窦文涛:他也是大学教授啊,北京电影学院的。

刘炎焱:而且我实际认识的,在美国的,现在支持特朗普的移民,而且就是在大选之前,在北京我见到,岁数大概跟您差不多,当时在美国大军火公司工作。

饶毅:对,所以他不懂大学的入学的。

刘炎焱:他不是不懂,后来人家在华盛顿当公务员也是中国移民,我就问他,说你们支持谁?说我们都支持特朗普,我们周围的人都支持特朗普,华人。然后说但我们公开可能不讲,但是投票的时候我们会投,他说为什么?他说很简单,他说前一阵不是出了一个问题,就有几个黑人去抢中国华裔的一个女老板的小杂货店,三个黑人拿着枪进去。那段视频在网上特别开心传的。

窦文涛:对对,那个女的拿着枪。

刘炎焱:中国女老板出来一枪放倒一个,剩下两人跑了,然后这个事,我举个这个例子。特朗普是坚决主张,这是传统共和党他主张枪支要自由,那么民主党他有一些很理想的,他主张说要把枪废了,这是个老议题了,双方辩论很久了。我觉得呢,像那种情况,如果一个女的她没有枪,她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在警察来之前。但是这些人并不关心饶教授关心的领域的任何事,饶教授有自己的收入,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圈子,有自己的关注点,这些人是每天在美国讨生活的,我认为您不能说他们蠢,他们在为自己的生活做选择。

饶毅:所以造成了问题,他们大部分华人还是反对特朗普的,是 53 对 48,所以这个事实不要颠倒过来。

刘炎焱:53 和 48 是很接近的。

饶毅:很多华人是支持特朗普,是接近,就是在少数民族里面已经是问题很大的,因为其他是六七十。

刘炎焱:我觉得您不能这么说。

饶毅:另外我得退回来说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他们支持特朗普的第二点,说民主党支持男的到女的厕所,女的到男的厕所,这是纯粹一个造谣。这个造谣的背景在于。

窦文涛:他说的就是,可以选择上哪个厕所。

刘炎焱:我知道。

饶毅:这个本来民主党没有表态,是极端保守的一些州立法说你上厕所,要上自己出生证上写的性别,我们每个人上厕所,要带出生证吗?这是保守州立的法律。

刘炎焱:饶教授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

饶毅:这个州,这个法律就这样出来了。

刘炎焱:我举个例子饶教授,您假如您有个女儿,或者女朋友,您的女朋友在上厕所,说我也不了解美国的情况,我从北京到了美国,我坐在厕所里,进来两个黑人,然后说为什么呢?因为我认为我是女性,那请问,因为您不是女性。

窦文涛:这是政治正确吗?

刘炎焱:因为您不是女性。

饶毅:这是一个非常幼稚的说法,因为今天没有一个人上厕所要带着出生证对不对?

刘炎焱:我没有说带出生证啊。

饶毅:你没有搞懂这个事情,谁吃了饭没事干,天天去换厕所,他要抓的保守派就是故意要设这个圈套抓变性人,要不然平时你抓不到这个人,有这个法律以后,他就要派人蹲到厕所去,知道那个变性,天天跟着他,看哪天他上厕所把他抓了,这是一个设计陷害,现在有些人。

窦文涛:话至此,我必须得说嘉宾不代表本台立场。

饶毅:嘉宾代表自己立场。

窦文涛:我现在估计真能跟特朗普对着干的,也就饶教授了,您要是跟他辩论,您能比希拉里强,但是咱们这个辩论是有意义的,还可以继续,因为的确反映了当今世界两大矛盾,两大阶层。我本来很想跟饶教授谈谈在美国什么叫精英?是不是就是说你们都是傻子?你们都不懂。

饶毅:没有没有。

投稿邮箱

dalianpapapa@126.com

饶毅四年前对特朗普的评价 (几年前饶毅因此被骂惨了 , 如今再看饶毅观点当会佩服他的预判准确)

喜欢你就点个
饶毅四年前对特朗普的评价 (几年前饶毅因此被骂惨了 , 如今再看饶毅观点当会佩服他的预判准确)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