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市场的成长和加速成熟,加密货币乃至整个区块链行业都逐渐进入大众视野,不再仅限于密码极客这个小众圈子。而在这个过程中,也有越来越多其他领域的专家学者参与到了这个新兴市场中来,为这个曾经技术主导的行业带来了更多崭新的观点和思考。

近期链闻采访了斯坦福大学 The Future of Currency Program 联合创始人 Atticus Francken,同时拥有多年的消费、科技及能源等领域的从业经验,也曾供职于美国的金融监管部门。值得一提的是,Atticus Francken 还入选了 2021 届清华苏世民学者名单,将于今年来到清华苏世民学院交流学习。

对话斯坦福学者 Atticus:二层竞赛时代到来,监管反有望将 DeFi 推向更广阔市场

在本次采访中,Atticus Francken 针对当下加密货币市场热度最高的 DeFi、监管以及波卡等话题发表了很多颇具洞见的个人观点。

他指出,目前一层协议的竞争即将结束,大量新的二层项目代表了向前的积极一步。此外公链赛道上也出现了像波卡一样的一系列真正能够对以太坊产生威胁的竞争者,整个行业或将迎来新一轮的快速发展。

而去年大火的 DeFi 仍然拥有巨大的潜力,在巨大的财富效用下,虽然必然会带来监管的介入,但是这种良性的监管反而有望将 DeFi 推向更广的市场,为 DeFi 带来可观的新鲜血液。

以下是链闻对 Atticus Francken 采访的内容整理:

Q:您拥有传统金融机构中丰富的从业经验,并曾在美国政府的金融监管部门任职。您如何看待 DeFi 代表的「新金融」对传统金融市场的影响?以及如何看待加密货币市场与监管之间的关系,两者真的不兼容吗?

DeFi 具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极大地改变资本市场的状况,并给现有的金融机构施加压力,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长期以来,现有的金融机构一直没有对所有借款人做出反应,甚至对少数群体和有色人种都有内部偏见。 DeFi 是一套财务难题,可以完全重塑此空间的发展方式。

随着我们更深入地研究「新金融」,像 Konomi 这样的项目代表着巨大的努力来建立新的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将带来实质性的变革,这种变革具有成本效益,并有利于更具包容性和建设性的新金融模型。我们目前在市场上看到的一些疯狂收益肯定会受到一些监管,但也会将 DeFi 推向更广的人群。在大规模采用和法规之间需要权衡取舍。为了大规模采用和广泛使用这些新的金融工具,将需要更严格的监管环境,以确保更多人的资金安全。

Q:您在斯坦福大学发起了一个名为「The Future of Currency Program」的项目。启动该项目的初衷是什么?能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吗?

我和我的一些同事在 2019 年中启动了斯坦福「The Future of Currency Program」项目。不过在项目启动阶段为了获得政府的批准,我们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因此项目的启动过程比较漫长。不过最终项目成功获得了(美国)政府的批准。

我们项目的核心旨在帮助促进采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和其他数字货币。为此,我们着重于交互性和构建基础结构以使用我们的沙盒服务来测试 CBDC 模型。

我们的目标是确保各国政府能够获得一种安全的方法来测试这些模型,并确保行业能够尽可能快地确立一个足够好的标准,并能够提供足够好的服务,而这也将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Q:您何时开始关注加密货币市场?您认为,从那时到现在,整个加密货币市场或整个区块链行业发生了什么变化,哪些领域取得了显着增长?

我从 2018 年开始密切关注数字货币市场。我知道,我错过了 2016 年最初的牛市,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它淘汰了许多不良参与者。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看到了 DeFi 的发展以及许多新项目的诞生,这些项目侧重于基础架构的建设以实现真正的企业采用。我要说的是,随着这一领域出现更多伟大的项目,第一层协议的竞争即将结束。像 Polkadot 之类的项目已经展示出了不同于以太坊等成熟项目的技术多样性。而像 Konomi 这样的二层项目在建立新协议(如 Polkadot)的基础架构上已经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而除了 DeFI 之外,稳定币和 NFT 也已经取得了非常不错的发展。

Q:今年您将在清华大学苏世民学院学习。您对中国区块链产业的当前发展有什么了解?您认为中美之间在加密货币市场环境中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美国在数字货币方面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我们在系统中需要承担更多责任,这会减缓增长并限制创新。我认为在中国这些努力得到了更多的接纳。例如,北京是除了伦敦和硅谷以外最伟大的区块链城市之一。我非常期待在这个社区中活跃起来,并将我在斯坦福大学的工作与清华大学及其在北京的杰出机构和创业社区联系起来。我从中国特定市场了解到的很多信息,都来自我在斯坦福大学的共同创始人乔纳森·帕迪拉(Jonathan Padilla),他在欧洲,美国和中国的区块链领域非常活跃。

此外,我认为中国市场冒险的意愿更大,中国政府对区块链的支持也越来越强,这将是开展强有力的技术努力的关键要素。

Q:DeFi 概念在大约半年前迎来了爆炸式增长。您如何看待 DeFi 的未来?您认为 DeFi 上哪些赛道和产品最值得关注?

DeFi 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了爆炸性增长,以太坊的市值增加了数十亿美元,并推动了以太坊生态系统的持续增长。我认为某些较大的项目(例如 Compound 和 Aave)值得关注,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认为,建立在其他协议上的新项目从长远来看将具有巨大潜力,因为以太坊区块链效率低下,而其他新的协议可以在实现更加性能的前提下同时节省成本。 Konomi 等项目在 Polkadot 上的项目将从降低的成本,良好的开发人员社区以及对这些新协议的总体兴奋中受益。

Q:您认为 DeFi 领域最大的风险点是什么?

DeFi 尚未经历真正的加密冬天。我认为,当市场长时间转向熊市时,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因为一旦出现集中清算需求,抵押品是否足额且项目本身是否稳定将面临挑战,我认为这是 DeFi 面临的中短期风险。从长远来看,由于项目被迫有更严格的要求和政府的更多监督,监管可能会导致新项目落地的难度大幅上升。

Q:DeFi 的前提是「去中心化」,这是否意味着 DeFi 不需要受到监管?而如果需要进行监管的话,您认为这种监管要如何实现呢?

我认为监管是有必要的,而可能性是设计一些基本要求和框架,这些条件和框架设计有助于公平竞争,并减轻某些参与者的信息不对称性。此外,许多法规集中在 KYC / AML 问题上,政府希望确保所有人良性地使用此系统,而避免作恶者利用这套系统进行洗钱等违法行为。只要建立标准的基本框架到位,市场就有很多自治权可以自我监管。

Q:几乎所有发展到最高水平的 DeFi 项目都是基于以太坊网络的,但是我们也已经看到,以太坊网络的成本高和拥堵的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哪些公链有望影响以太坊在 DeFi 领域的领先地位?

在这方面,Polkadot 是挑战以太坊的最有力竞争者。他们拥有强大的开发人员社区,以及来自 Gavin Wood 和 Bjorn Wagner 等人的领导团队。它们速度快,成本低,这将使基于它们的项目受益。其他协议,例如 Algorand,Hedera Hashgraph,Aave 和其他协议,最终将为以太坊提供更多竞争。但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它将迫使以太坊做出响应并加速 Eth 2.0 的努力,如果做得正确,它将成为更广泛生态系统的强大力量。

Q:Polkadot 平行槽拍卖在启动后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热情。您认为这将对 Polkadot 生态,特别是 Polkadot 生态中的 DeFi 项目产生什么影响?

我认为这会吸引更多尚不了解 Polkadot 生态的人关注到这个方向。随着更大的企业参与者对系统的了解,平行插槽拍卖将帮助确保平行链和相关基础设施来展露 Polkadot 生态系统的真正力量,以及获得底层上改变区块链游戏规则的能力。

Q:每个人都在谈论 Web 3.0,那么我们距离 Web 3.0 究竟还有多远?

我认为 Web 3.0 已经到来了,我们处于 Web 3.0 的早期。我认为,随着更多项目的开展,越来越多的公司采用区块链以及政府也支持区块链的成果,各方面的变化都会很快到来。我在斯坦福实验室( Stanford Lab )的工作重点正是加快这一进程,并向监管机构和政府展示区块链的力量和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