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pDAO:从以太坊到 Nervos CKB

昨日在 Nervos 的双周报 中,宣布了最新获批 Nervos Grants 的团队:LeapDAO

LeapDAO 将为 Nervos 构建一个 EVM 兼容的侧链框架通过该框架,开发者可以基于 Nervos 底层安全性和灵活性之上,利用现有的 Ethereum 合约和工具来构建侧链应用

该侧链框架,会包括一个代币桥接实现(用于在侧链和主链之间移动资产)和一个 UDT 平台。LeapDAO 团队认为这项技术在未来可以应用于支付、DEX 和游戏等领域。

LeapDAO 拥有丰富的 layer 2 经验,在 2017 年建立了多方状态通道,并在 2018 年至 2019 年之间构建了基于 Plasma 的以太坊侧链 —— Leap Network。LeapDAO 团队还曾于 2019 年初成为了以太坊基金会的第五批资助项目。

很高兴,Nervos Community 在第一时间采访到了 LeapDAO 的成员 Mwaa,让我们深入来了解一下 LeapDAO 这个基于 DAO (去中心自治组织)的团队,以及他们是如何与 Nervos 结缘的吧。

LeapDAO:从以太坊到 Nervos CKB

wode

Q:Mwaa,首先我非常开心,恭喜 LeapDAO 团队获得了 Nervos Grants 项目的支持!

**
**

Mwaa: 我们也相当兴奋,非常开心这个 Grants 可以获得批准。

Q:Mwaa,您能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吗?你是什么时候进入到区块链世界的,这些年你都在做些什么呢?

Mwaa:我叫 Mwaa Joseph,一个对新技术充满热情的程序员。我目前居住在东非的心脏 —— 肯尼亚,我也是 laravel 社区(注:一个 PHP 语言的框架)的核心贡献者。

我在 2012 年就听说过比特币了,但是直到 2016 年,MaidSafe (注:一个去中心化存储项目)发布的时候,我才算正式加入到加密世界中来。我觉得 MaidSafe 网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与我当时正在做的数字身份和安全保护方面的工作十分契合。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探索不同的区块链技术,比如 EOS,但是由于生态系统发展等问题,我现在又退回到了 EVM (注:以太坊目前所采用的虚拟机)。

Q:我希望在未来你会觉得 CKB 会是一个不错的方向。我听说 LeapDAO 和其他团队非常不同,LeapDAO 是一个基于 Holacracy (全体共治)的开发式的社区。你能简单地向我们介绍一下你们是如何协作的吗?哪些人可以加入到你们中来,你觉得这样的团队架构相比于传统的公司组织有何优劣势?

Mwaa:LeapDAO 与其他团队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不同。它在信息共享和运作形式方面的开放性吸引了我,这也让我最终成为了 LeapDAO 的一员。

最简单地说,Holacracy 的组织形式意味着这里没有老板,也没有管理者这样的等级架构。每个成员需要承担起对整个 DAO 组织发展有益的角色,并且对自己负责。这促进了整个团队的激情,你可以根据你所担任的角色来调整自己的兴趣方向。

DAO 组织对任何热爱技术研发和我们目前所做的工作感兴趣的人开放。团队基本上是自我驱动的,你每天都需要和不同的人进行互动,而他们每天都在研究不同的技术。

Q: 这也太酷了吧,据我了解,你们会通过悬赏的形式来分配任务,这是任何人都可以加入的吗?你们是如何平衡团队工作和悬赏的,还是说所有的工作都是悬赏形式的?我很好奇,这一切是如何运作的。

**
**

LeapDAO:从以太坊到 Nervos CKB

_LeapDAO 的悬赏任务 _

Mwaa:是的,当涉及到悬赏时,悬赏是有一个标准的。悬赏奖励是对所有人开放的,偶尔你会看到一些外部的开放人员通过这种形式参与贡献,他们最后也可能会成为 DAO 组织的成员。

悬赏系统里面的团队合作要比你想象的更复杂一些,每个悬赏都需要 3 个角色。

*园丁—— 负责研究,园丁需要确保悬赏任务中包含了所有需要完成的工作细节

*工人—— 负责项目的实施

*审阅者—— 审阅工人提交的文件,并确保其提交的内容与当初发布的任务细节是一致的

所有伟大的项目都是由一个充满热情的成员发起的,他会向 DAO 组织介绍项目的资源分配。一旦被批准的项目将会制定一个路线图,DAO 中任何成员都可以担任园丁的角色,提出符合项目路线图的悬赏任务。悬赏任务需要经过审批程序,如果悬赏任务与项目要求不一致,成员可以提出反对意见,这确保了对所有团队资源的合理利用。

Q:现在 LeapDAO 成员有多少个?其中程序员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Mwaa:目前 LeapDAO 社区大约有 120 人,核心成员为 24 人,其中 19 人是程序员。

Q: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比例了。就像你上面提到的,你们团队中会有一个人来向大家介绍新项目和资源分配,当初是谁介绍的 Nervos?LeapDAO 成员们第一次听到 Nervos 的反应如何?其中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Mwaa:是 Grant 提案的共同作者 Johann。他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向团队介绍了 Nervos,Nervos 的定位白皮书引起了大家极大的兴趣。我记得在决定我们应该专注于为哪些链提供 Layer2 的链下扩展时,我们就曾经多次讨论过 Nervos

将 Nervos DAO 直接整合到 Nervos 网络中的设计十分有趣,如果一些 DeFi 解决方案,比如使用从 Nervos DAO 发行的 CKB 代币作为侧链验证者的激励措施之一,直接集成到网络中,那么 Nervos 网络的可能性肯定是巨大的。

Q:你对 Nervos 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Mwaa: Nervos 的 UTXO 模型与 LeapDAO 的 Plasma 实现有很多相似之处。这引起了大家开始讨论在哪些方面 Plasma 可以做的更好,以及 Nervos 网络能够提供哪些新方向。这个比较的过程加强了团队内部对于 Nervos 的兴趣,如果将 Nervos 中的 type script 作为 Plasma 网络开销条件(spending condition)中的第一个 input 内的字节码会怎么样呢?

Q:你提到了 Plasma,我们都知道,在今年早些时候,Plasma Group 刚刚停止了对 Plasma 技术的研究和开发。LeapDAO 现在还关注 Plasma 吗?你对 Plasma 有何看法,为什么看上去感觉 Plasma 要失败了?

Mwaa:Plasma 在设计上有漏洞,要么是无法大规模退出,要么是代币无法替代,两者无法同时克服。

但 Plasma 比其他任何技术(状态通道,rollups)在某些方面都要好得多。对于需要大量可伸缩性的、可替换性的或者被动安全性的利基市场来说,它是正确的技术。Plasma 并没有失败,但它只适用于少数比较特殊的用例

Q:在你们的 Grants 提案中,你们设置了四个阶段来建造你们提出的侧链框架,可以简单地给我们介绍一下吗?以及这四个阶段之间有何不同呢?

Mwaa:我们采用的是敏捷开发,需要确保在每个阶段都能交付一个功能性侧链。

*阶段 1:需要完成一个完整的功能性侧链,但会受到托管人的控制。

*阶段 2:会引入验证器绑定。

*阶段 3:需要完成在主链和侧链之间的交易验证。

*阶段 4:将实现主链和侧链之间的完全同步。

每个阶段都改进了相关的功能,使得侧链更加分散更加友好,从阶段 1 中的托管人完全控制,再到阶段 4 没有托管人,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Q:我们看到在阶段 4,侧链将会演变成一个 Rollup 链,据我所知,rollup 目前主要有两个方向,ZK Rollup 和 Optimisitic Rollup,你们会选择哪一个?

Mwaa: Optimisitic Rollup,它的优势在于它的技术总是在进步,并且具备多种实现路径和方式。

Q:你们的侧链框架是基于 UTXO 模型还是基于账户模型的?我看到最初在侧链上可以创建的代币依然是 ERC20 和 ERC721 代币,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设计呢?

Mwaa:我们选择的是账户模型。当然也可以采用 UXTO 模型,这一点在未来会得到改进。一旦生态系统围绕着 Nervos 发展成长起来,就需要提供更多的选择

目前,主要考虑的是需要保证侧链与 EVM 的兼容性,所以仍需要维护与 EVM 相同的标准。

Q:我们也看到 LeapDAO 将会开发一个辅助工具来处理所有的代币,包括 ERC 代币和 UDT 代币,这样标准的混合是会带来麻烦还是会带来一些新东西?

Mwaa:我对这部分非常感兴趣,尤其是 UDT 代币的结构。我们将会探索一些新功能,比如存储在 UDT 代币上的 ERC20 代币的接口。带有内置支持侧链代币的 UDT,确保侧链框架上铸造的代币始终与 UDT 兼容。

Q:那真是太棒了!那在你看来,Nervos 的 layer2 和以太坊的 layer2 有什么区别,特别是在侧链技术部分?

**
**

Mwaa:Nervos 的 layer2 可以更多地获得来自 layer1 的安全性,在 layer1 中加入了更多的可集成点,而不会像以太坊那样产生更多的交易开销。

Q: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目前在 CKB 上开发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以及对于 LeapDAO 团队在 CKB 上开发侧链框架,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Mwaa:我认为目前在 CKB 上开发最大的挑战是技术堆栈的学习曲线。可学习的内容还是很少,参考资料也比较匮乏。这是一个较大的挑战,我喜欢核心开发团队为更广泛的开发者社区提供熟悉语言的工具和支持。

对于 LeapDAO 来说,另一个较大的挑战就是一种新的思考方式,而不是沿用以太坊的经验。

Q:我明白你的意思,目前大部分开发文档你都可以在 docs.nervos.org 上找到,当然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希望我们可以在未来几个月内有所改变。在我看来 CKB 更像是比特币而非以太坊,希望你们在未来会爱上它。

Mwaa:当然,我们在今后也会制作一些相关的文档材料。

我也正计划着将自己的一些项目迁移到 CKB 上来。

太好了!非常感谢你,Mwaa,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期待未来我们能在 Nervos 的开发者大会上见面。

了解更多关于 LeapDAO 将要开发的侧链框架(点击阅读原文也可以哦):

https://talk.nervos.org/t/ckb-sidechain-framework/4722

**
**

**
**

LeapDAO:从以太坊到 Nervos CKB

LeapDAO:从以太坊到 Nervos CKB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