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年 9 月,被中本聪拒绝采纳其比特银行(Bit-Banks)提高比特币交易负荷提议的 BM,坐在家中,试图向自己的父亲解释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概念。那时,他把去中心化交易所(DEX)称之为去中心化的自动化公司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mpany, DAC)。

“比特币其实可以被视为股份,矿工就是雇员或是约聘的员工,而转账费用就是利润。我们的去中心化银行暨交易所应该如何运作?毕竟银行也不过是一家公司,基于抵押做出借款,而当抵押品价值不足时便要补仓。目前的银行使用你的房子做抵押,而我们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使用银行里的股份本身作为抵押。”他解释道。

这次亲子谈话,让他得到一个结论:比特币可以视为一家发行数码股份的公司,持股人把这些股份作为交易媒介在市场上买卖。

2014 年,BM 带着自己独创的 DPoS 共识机制技术以及开源的分布式交易系统--比特股出现在人们面前,并凭借令人惊叹的“秒级交易速度”一战成名。

以比特币挑战者之势降临的比特股,一边修复着自身不断出现的 Bug,一边解决着开发团队内部出现的分歧。最终,比特股因 BM 执意增发导致的信任崩塌而溃败。2015 年末,BM 发文离开比特股团队,他反思道:“我们曾经如何,我们做成了什么?我们又要去向哪里呢?...... 一个个短期的项目会让我们不知不觉脱离原先计划的路线图,并为此粉饰计划不如变化快。”

BM 并不担心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因为他转而投身至下一个项目--EOS,但他没有想到,7 年后,DeFi (去中心化金融或开放金融)起飞,而他和他的 EOS 都错过了风口。

Uniswap 输血记:DeFi 的起飞、宿命和未来

起飞

迈入 2020 年前夕,刚刚突破锁仓量 10 亿的 DeFi 突然遭遇了“黑天鹅”危机。3 月 12 日,加密市场出现两次大幅下跌,当时 DeFi 借贷协议锁仓量最大的项目 MakerDao 差点崩溃,DeFi 总锁仓量接近腰斩。

在沉寂了近 3 个月后,DeFi 借贷产品 Compound 凭借 “流动性挖矿”引爆市场。据欧科云链 OKLink 数据统计,在 20 天内 Compound 的借贷量翻了 10 倍,锁仓市值一度超过榜首 MakerDao,成为借贷版块最热门的项目。

Uniswap 输血记:DeFi 的起飞、宿命和未来

Compound 的走红,引发 Curve、Aave 等去中心化借贷平台相继模仿,先后推出自己的治理代币。“流动性挖矿”为项目提供了一个短期的冷启动开关,在高利率和治理代币的吸引下,羊毛党通过“借贷即挖矿”获取收益,从而快速扩大资金池的规模。

自 6 月起,DeFi 的总锁仓量呈喷井式爆发,连续四个月创历史新高,并在 9 月初突破 100 亿美元。8 月,DeFi 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总交易量比 7 月增长 160%,连续三个月创历史新高。其中,去中心化交易所平台 Uniswap 环比增长 283%。8 月 30 日,其交易量首次超过中心化交易所 Coinbase。

就在 Uniswap 还没稳居 DeFi 独角兽位置之时,Sushiswap (寿司)乘势崛起,寄生于 Uniswap,效仿 Compound 开创的“流动性挖矿”,在短短一周内吸血 Uniswap 上 75% 的流动性。

Uniswap 输血记:DeFi 的起飞、宿命和未来

寿司开启的“吸血鬼挖矿”,引发了新一轮的竞争和博弈。一时间,“DEX+流动性挖矿”像网游开新服一样,开一个池子吸引“农民”(参与挖矿的韭菜)抢头矿,待冷却之后,再开一个新的池子把流量引过去。

然而,没曾想滚服带来的强劲增长势头在 9 月 5 日戛然而止。寿司的创始人套现离场,治理代币市值蒸发 1 亿 3 千万美元。DeFi 投资人一片哀嚎,安全公司频频呼吁,DeFi 治理审计刻不容缓。

Uniswap 输血记:DeFi 的起飞、宿命和未来

宿命

“寿司”糊了,“三文鱼”焦了,进入 9 月,“流动性挖矿”初现疲软。

“新的世界打开了,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就在韭菜们迷惘之时,9 月 16 日,Uniswap 宣布发行治理代币 UNI。据 OKLink 数据显示,截至 9 月 18 日 11 时,已有至少 143808 个以太坊地址领取了 Uniswap 的 UNI 代币奖励,共计已申领约 8687.4 万 UNI,占 1.5 亿空投总量的 57.91%。同时当前约有 2465 个地址已经申请领取(Claim)但仍在等待交易确认。此次空投共有 25.17 万个地址有资格领取 UNI 代币奖励,即仍有约 10.7 万个地址尚未领取 UNI 代币。

全民领取 UNI 空投,让本已降温的以太坊 Gas 费再次暴涨。

据 OKLink 数据显示,截至 9 月 16 日 13:00,3 小时内以太坊上的实时 Gas 费一度突破 700 Gwei。同期 Uniswap 治理代币 UNI 的转账在近 3 小时贡献了 276.01 ETH (约合 10.48 万美元)的手续费,占近 3 小时以太坊全网手续费的 6.30%。

有观点指出:“如果不发行 UNI,被吸血的 Uniswap 会在竞争中愈发处于劣势。”

但值得注意的是,DeFi 的短时火爆依靠的是“流动性挖矿”引领的投机浪潮,而非用户真正发现 DeFi 的本身价值。“流动性挖矿”维系 DeFi 的繁荣得益于治理代币在二级市场的价格支撑,一旦治理代币在二级市场崩塌,就会产生多米诺效应,即收益耕作者的“挖-提-卖”体系崩塌,随之而来的将是大量“农民”离场,项目的流动性枯竭。

“DeFi 不是近期呈颓败之势,而是之前泡沫太高。待到泡沫破灭时,整个 DeFi 行业的发展将回归到其本身的价值。”OKLink 相关负责人表示。

事实上,DeFi 的火热也延申出底层公链的性能问题。例如,以太坊交易拥堵,Gas 费率刷新高,矿工交易费用收入过高进一步导致以太坊的安全性受到威胁。

Uniswap 输血记:DeFi 的起飞、宿命和未来

而第一时间跑出来蹭 DeFi 热度的 EOS,由于用户准入门槛高,在试水失败、项目落跑之后,不但没有上车还翻了车。

Uniswap 输血记:DeFi 的起飞、宿命和未来

未来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极大地冲击了传统金融业。金融业的搅局者—金融科技,刷新了大众对于理财、支付,乃至个人金融服务的认知,整个行业需要注入新科技进行变革。

DeFi 的初衷是为普罗大众降低准入门槛低、减少交易成本,免除群众到银行开户、支付手续费等繁杂的流程。例如,它应用超额抵押的模式去代替传统金融服务中的信用审查,这意味着那些尚不可使用传统金融服务的群体可获得加入金融活动的资格。

更重要的是,DeFi 将信任体系重建在机器和代码上,而不是我们现在所依赖的“中心化”机构上,这使得信任成本大幅降低。

如今,我们去银行开账户,是基于政府的信用背书;我们信任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是基于其背后雄厚的企业实力和信誉保障,这种建立在权威背书之下的“信任”,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的支撑。

DeFi 将“信任”建立在协议上,利用区块链不可篡改、透明等特性,帮助老百姓节省时间成本,简化了文件审核过程,而且在保证资产安全的前提下,提高了借贷的效率。例如,我们可以在链上清楚地看到资金流转的情况,理论上,可避免担心中心化机构的作恶的问题。

开放、无界、融合,正成为银行业变革的关键词,而对于 DeFi 来说,回归技术本质才是它的未来。

Uniswap 输血记:DeFi 的起飞、宿命和未来

Uniswap 输血记:DeFi 的起飞、宿命和未来

Uniswap 输血记:DeFi 的起飞、宿命和未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数据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