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攻特洛伊:BlockVC 的木马病毒

王峰一声讨伐,让特洛伊(Troy)浮出水面。

“Troy 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项目。”昨晚,火星财经和共识实验室创始人王峰在朋友圈表示,“让我们共识实验室赔惨”。

据悉,除了旗下共识实验室投入 100 万美金,王峰个人还投资了 30 万美金。

按照私募价 0.007 USDT,现价 0.0034 USDT 折算,TROY 私募投资者们的资产被直接腰斩。而今年 3 月,TROY 的价格跌至最低点 0.00133 USDT。

Troy 是一家加密资产经纪 商,其同名代币于去年 12 月上线币安 Launchpad,即所谓 IEO。

Troy 到底怎么了?币价低迷是其备受指摘是因为币价低迷还是另有原因?

“机构投资人自己换皮假装做项目,然后没人管。”在言语之间,王峰指出 T roy 和 BlockVC 的隐秘关系。

Troy 背后究竟由谁在操纵?深潮 TechFlow 采访近当事亲历者,力图展现迷糊背后的真相。

”最差项目 Troy“

昨晚,半个币圈都在声讨一个叫 Troy 的加密项目。

“Troy 是我投过最差的项目。”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 Kevin Ren 直言不讳。

“参与这个项目是我们进入区块链行业历史以来最傻 X 的决定。”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说,这是共识实验室去年唯一赔钱的大项目。

加密资本创始人张俊也在朋友圈表示,在 Troy 上亏了 70%。

MXC 交易所创始人 MX 称,去年也有投 Troy,也归零了。

Troy 是什么?为什么被认为“割了半个币圈”?

据官方介绍,Troy 是一家发起于 2019 年初的加密资产主经纪商,为机构客户和专业交易员提供全栈式加密金融和经纪服务。

去年 7 月,Troy 收到来自 BlockVC、NGC Ventures 和共识实验室的投资。

为什么大家都在围攻 Troy?

Kevin Ren 介绍,有以下几点原因,一是市场表现太差,在私募价 0.007 USDT 的情况下,上线之后直接破发到 0.005 USDT ,最低点甚至到 0.001 USDT。

据悉,Troy 于去年 8 月完成过一轮私募,每枚代币私募价为 0.007 美元,私募金额约 840 万 USDT。

去年 12 月,Troy 上线币安 Launchpad,每枚代币兑换价格为 0.005 USDT,出售总代币供应量的 8%。

“这是币安 2019 年以来最差的(IEO)项目。”Kevin Ren 还清楚地记得 ,Troy 在今年 3 月 12 日当天就暴跌了 57%。

据币安数据, 3 月 16 日,TROY 的价格跌至最低点 0.00133 USDT,现报价 0.0034 USDT (2020 年 5 月 27 日)。

“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们之前也问他们有没有更便宜的筹码,(不然)怎么可以破发到 0.001 (USDT)去呢?”Kevin Ren 语气疑惑。

其次,4 月 7 日,Troy 团队宣布解散中文社群,全部迁徙到 Telegram 电报群里,但也俨如死群,大家也不交流。

“就是说他们把交流通道关掉了。”Kevin Ren 说。

Kevin Ren 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在于“TROY 团队不作为”,“当初说的自己合作 30 多家交易所,资产沉淀几万个 BTC,运营数据多么好,结果我们去打听业内人士的交易所,都没有与其合作”。

在 Troy 的白皮书里,其创始人团队不凡来自北大清华、上海交大等名校出自中信信托、东方财富、老虎证券等名企。

这也是当初吸引 Kevin Ren 投资 Troy 的理由之一。

但为何来自名校名企的精英团队,“交易经纪商的风口项目”,结果做得这么差?,如今变成收割半个币圈的过街老鼠?

复盘 Troy 的投资,Kevin Ren 发现 BlockVC 与 Troy 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肯定是 BlockVC 自己的项目。”Kevin Ren 表示,当时是 BlockVC 合伙人徐英凯直接找自己募资。

“一定要诉诸于法律,不能让骗子继续。”王峰表示,BlockVC 这样做搞臭自己,败坏币圈基金影响。

“BlockVC 自己的项目”

合约屠宰

Troy 的投资人们,无一不说“这就是 BlockVC 自己的项目”。 对于 Block VC 和 Troy 的关系,共识实验室创始人王峰认定 Troy 就是 Block VC 换皮包装的项目,然而今天 TROY 成员公开发声撇清自己和 BlockVC 之间的关系,称两者是两个独立运营的机构。 深潮 TechFlow 发现,Troy 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孙诗皓同时也是 BlockVC 合伙人,并担任 BlockVC 二级市场独立品牌 BlockTop 的投资总监。 孙诗皓的 linkedin 信息显示,其同时任职于 Troy 以及 BlockVC。围攻特洛伊:BlockVC 的木马病毒基于种种迹象,Troy 和 BlockVC 有脱不干的联系。 如果上述猜测属实,那为什么 BlockVC 要包装一个项目出来融资呢? “为了圈更多钱。”业内人士迟彬(化名)告诉深潮 TechFlow,BlockVC 自 2018 年开始就经历数次爆仓,最大一笔高达数千万美元。 区块方舟创始人宿治在朋友圈表示,有朋友投资 BlockVC 的基金,被告知 312 极端行情爆仓净值几乎归零。 这不是 BlockVC 第一次面临与钱相关的丑闻。 BlockVC 在外名声不好。王峰此次公开批评后,声讨 BlockVC 的声音相继冒出来。 “BlockVC 本身就是骗子团队,2018 年坑我 2000 万美金还有股份,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聚链集团董事长张寿松告诉深潮 TechFlow,之前和 BlockVC 合作投资一个加密聊天工具项目,发展起来后不兑现股份,投资的 2000 万美金被转化为 BlockVC 基金,同时保留项目的 10% 股份。 “到现在不管是股权还是基金都没有任何说法。”张寿松表示。 BlockVC 曾是最大的 TokenFund 之一,为何至于沦落至人人喊打的地步?

左手倒右手

鲸交所创始人赵翼是 BlockVC 的 LP,投了 100 万美金,结果“亏成了渣”。 “行情不好投资亏损可以理解,但无耻的是他左手倒右手,将基金接近 30% 的钱投给了自己操盘的 TROY 这个项目。”赵翼表示。 赵翼介绍,自己投了 18 个月存续的基金,去年清算时,发现基金里比特币和 USDT 只占 40%,而其余 30% 全部是 Troy。 “徐英凯和 BlockVC 和我说有接近 30% 的基金投给了 TROY,我怀疑他利益输送,左手倒右手。”赵翼表示,到基金清算推出时他才被告知,并且强行换成 TROY,还是锁仓的。“真是太无耻了。” “左手倒右手”的操作还发生在 BlockVC 投资的另一个项目 NKN 上。 BlockVC 有一个名为 BlockGroup 的母公司。据官方介绍,2019 年 3 月,BlockGroup 宣布成立 2 亿美元规模的并购基金,主要用于在二级市场并购或战略增持优质区块链资产。 去年 7 月,BlockGroup 并购基金宣布投资去中心化网络基础设施 NKN。 而 3 个月后,迟彬曾听到 NKN 创始人李彦博说,NKN 被 BlockVC 割了 8000 多万。对此深潮 TechFlow 向李彦博求证上述信息,对方未给出明确回复。 迟彬介绍,BlockVC 和投资项目之间的合作方式往往是:自己做市,也就是说,大部分币和钱都在 BlockVC 手里。 也就是说,BlockVC 一面将 LP 的钱通过并购基金形式投给项目,另一面,自己又将项目的资金用于自己炒币。 而自去年项目被 BlockVC 相继“收割”之后,BlockVC 和所投项目之间的信任关系就被打破了。 “于是 BlockVC 只好出来做了 Troy。”迟彬称。
据此,深潮 TechFlow 向 BlockVC 求证上述问题,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然而, 对于行业大佬一齐围攻 BlockVC 一事,同样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不过只是破坏了“乡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帐”的江湖规矩,乡绅利益受损,所以才大动干戈。围攻特洛伊:BlockVC 的木马病毒BlockVC 的维权也不乏一些质疑声音

对此,不少维权者表示,认亏不认骗。 “说实话,数字货币投资风险大,大家对于项目亏一半这个事实也是见惯不惊的“,宿治表示,但是无法接受的是 BlockVC 作为一家专业机构,在行业里过去 2 年内,割过的项目方不计其数,对合作方与投资者各种“坑蒙拐骗”的行径,实在对不起 VC 这份头衔。
BlockVC 从曾经的明星基金沦落至“过街老鼠“,不禁让人唏嘘感慨,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交易所又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哪些项目方被精准“收割”?深潮 TechFlow 将持续为大家报道。

_深潮 TechFLow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本文所提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_*
- END -**
© Copyright TechFlow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请给我们留言,获取内容授权围攻特洛伊:BlockVC 的木马病毒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