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渴望救世主,渴望被拯救,因为我们向往自由。”

技术时代,谁是救世主

如果要评选最接近救世主的角色,那么发端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互联网一定可以获得高票。

而当下,区块链,似乎也成为一部分人的信仰,新的“救世主”。

归根到底,无论是互联网的“信息传递”,还是区块链的“价值传递”,人们的核心渴望,就是自由。从获取信息、知识的自由,到财富自由,再到自由掌握自身的所有价值,不被任何的实体“奴役”。可以说,对自由的渴望,是时代变革的根本驱动力。

《生于80年代》的作者程苓峰曾这样说过:

若想在互联网时代做点真正有意思的事,要么,你去带给一群人自由,要么,你就借助一个平台让自己自由起来。

首部入围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提名的中国动画电影《大世界》,导演刘健在片中描述了这样一个有趣的片段:

工地保安李二与朋友吃宵夜时问:上帝和佛祖谁的法力大?

对方则借机灌输起了“三重自由理论”,“第一层自由是——菜市场自由,想吃啥吃啥;第二层自由是——超市自由,想拿什么拿什么;第三层自由是——网购自由,想买什么买什么。”

尼尔·波茨曼说过

“不论是释迦牟尼、摩西、耶稣还是穆罕默德,路德,从来没有哪个伟大的宗教领袖会给人们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给的是人们应该具备的东西。”

政府、金融界、高等院校、科技企业、媒体,这场区块链引发的狂热,大家都在争先恐后,而同时,又保持了一份敬畏。

每个时代的先行者,往往同时也伴随着“骗子”、“疯子”等骂名,而他们与救世主,似乎只是一步之遥。

时间是最伟大的见证者。

2月8日,随着猎鹰重型火箭的成功发射,虎嗅网在报道中这样描述聚光灯下的马斯克——

“马斯克迎来了人生中又一个光辉时刻,支持者认为他才是真正能改变世界的人,甚至将他比作“上帝之子”。但是,人总是健忘的,他们似乎忘了在马斯克经历低谷时,自己曾送去的冷嘲热讽。在 Space X 前几次发射失败时,以及特斯拉迟迟没能实现量产时,人们认为马斯克就是骗子,在骗取民众的希望和投资者的钞票。但马斯克从那些失败中走出来了,这个男人还将继续改变世界。”

当年阿里巴巴CTO王坚高举“云计算”的大旗,08年开始,阿里内部就提出“去IOE”计划(IBM是服务器提供商,Oracle是数据库软件提供商,EMC则是存储设备提供商),主张“一切上云”。作为当时最前沿的科技概念,国际上除了亚马逊等少数公司在研究与尝试落地,国内相关领域一片空白,质疑与反对的声音,也铺天盖地而来。有阿里的员工就直截了当地对马云说“马总,你不要相信王坚,他就是个骗子”。

而最终,阿里依然坚定的拥抱新技术,从09年正式开始实施,到2013最后一台小型机在阿里巴巴支付宝下线,再到去年8月16日,阿里公布2018财年第一季度财报,阿里云收入超过10亿美元,付费用户超过100万。阿里云用显耀的业绩,“啪啪打脸”了那些质疑者。也正基于此,阿里CEO张勇可以底气十足地说——“对阿里云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我们认为100万付费用户只是起点。”

技术进步与财富,如影随形

正如《大世界》里描述的那样,许多人追求的自由,是财富。

上一次,互联网主导了财富自由之路,并赋予了许多先行者以显赫的财富回报。在过去的十年里,以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四家为代表的科技公司,拥有的经济价值和影响力,比历史上几乎任何一个商业实体都更大。截止2月27日收盘,四家公司总市值达到2.94万亿美元,这相当于法国的GDP,诠释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富可敌国。成百上千万的人也从中间接受益。

而人们似乎忘记了,通过技术实现自由,尤其是财富自由的历史,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

1999年底,一座8层楼高的数据显示塔在纽约时代广场竖立起来,打破了道-琼斯指数多年独占这一广告要地的局面。1999年底收盘时,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比市场成立之初上涨33倍。该年底纳斯达克指数首次突破4000点,2000年3月9日达到了5046点的巅峰,纳斯达克市场的总市值是6.7万亿美元。然而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2001年3月20日,纳斯达克指数跌落至不到2000点,纳斯达克市场和纽约证券交易所损失的市值是5万亿美元,相当于当年美国GDP的一半,是1987年10月华尔街崩盘市值损失的5倍。

nsdk

(纳斯达克走势图)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作为迄今为止区块链技术最成功的应用,比特币,从09年中本聪的短短256行代码写就的白皮书起,迄今短短八年的时光。而比特币的行情走势图,几乎与当年互联网泡沫时代如出一辙。

1111
(比特币走势图)

当年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根源在于,有的人在投机中实现了财富自由,于是刺激了更多,或者说太多投机的人涌入。当暴富的捷径近在咫尺,没有人还会循规蹈矩。以部分数字货币为代表的区块链技术当前的落地应用,更多扮演的只是财富转移的功能。

区块链不是救世主,起码现在还不是

高盛在16年发布的长达79页的《区块链:从理论走向实践》报告中,对区块链的技术发展做了自己的预判:

“预计在接下来的 2 年中见到早期技术原型,2-5 年后见到有限度的市场应用,而 5-10 年内会有更大范围的市场接受度。在资本市场上,预计在接下来 2
年内见到早期的原型产品,但范围有限、参与者数量也有限。更广泛的市场接受度可能需要10 年时间。”

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不久前也明确表示——

“我们肯定还处于区块链前商业期。大部分关于区块链未来伟大前景的讨论还只是猜想而已。”

《人民日报》日前也发布多篇专题文章,支持的同时也表达了对现状的担忧——

“区块链技术确实能创造很大的价值,但一些风险也不容忽视。更应警惕资本市场炒作概念。”并认为
“区块链未来的发展,更多的是与参与到与金融、公益、打假、监管等领域的融合中。”

从技术浪潮中脱颖而出,到获得上亿级用户的产品,从来都是一件道阻且长的过程。

而作为对新技术最敏锐的人群,互联网技术的从业者们,对这一可能的“伟大前景”也发出了完全不同的声音。

有人热烈拥抱——

“看好区块链的发展。如果拿来跟以前一些革命性的技术对世界的影响来做比喻的话,可能区块链会像互联网一样对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深圳力维网络
产品经理JIJI)

有人不屑一顾——

区块链没有和互联网一样改变世界的命,却有超越一切构建世俗新世界的心。我觉得这一波泡沫破了之后就会彻底凉凉。如果没有破,那么谎言者领衔主演的所谓“平等世界”可能将会出现。(上海某互联网公司产品运营兼前端开发
阿南)

也有人爱恨交加——

感觉区块链的现状太浮夸了,空气币割韭菜过度。区块链和虚拟币很多时候被划号这种现象并不利于区块链的发展。单纯说区块链技术的话,我认为很有价值。但是落地到应用还不是时候。我就先冷眼旁观吧。(杭州梦想小镇某创业公司
后端工程师 老源)

但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者,在于他们的交流中,却感受到有一样东西,他们都保持了惊人的一致,那就是——都对区块链技术的极大关注。
不能因为前方可能的艰难险阻,就放弃对新事物新技术的探索和追求。自由意识的崛起,已是大势所趋。如果“救世主”真的存在,它只会给我们,去探索,去争取自由所必须具备的品质。

历史不会争辩对与错,只会呈现谁留下了。文明之火、技术之光也从未因某些人的裹足不前而黯淡。相信技术的力量,时间终将为之正名。

这,或许就是从互联网再到区块链,最让人热血沸腾的所在。

来源链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