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如何通过投资为自己创造财富,在 VC 身上我们可以学到什么?以色列知名风投 Collider.vc 创始人 Ofer Rotem 讲述从一名开发者到投资人的故事。

原文标题:《对话以色列风投创始人 Ofer Rotem:比起开发者,我的内心是一个投资人》
撰文:胖车库之喵比 ter

距离上一期播客,对话以太坊 MarketingDAO 的 Alex,已经过去了 2 个多月。上个星期 Daniel 找到我说,有个以色列做区块链早期项目投资的朋友,一起聊一期吧。

想聊的话题有很多:早期投资的哲学?犹太人的致富经?何时与比特币一见钟情?还是一切关于我并不了解的以色列?

我开始翻 Ofer 的 Twitter,以了解更多些。Ofer 的简介很短,以色列知名风投 Collider.vc 联创,在做天使投资人之前是一名程序猿。记得在「胖车库」第一期播客 的时候,我和 Stefan 探讨过从开发者到企业家的进阶。从开发者到投资人这个身份的转变,同样引发了我的好奇。

专访以色列风投 Collider.vc 创始人 :从开发者到区块链投资人Ofer 的 Twitter

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成为 VC,但是很多人一定希望通过投资为自己创造财富。看过胖车库文章的朋友应该熟悉关于「财富创造」的话题,这里说的投资不是指投资股票、债券、基金、衍生品这样的二级市场标的(一般来说这个市场的信息已经足够市场化,大家比拼的是获取信息的能力),而是针对早期项目和市场趋势的感知和行动。之前也总和做专业投资的前辈聊:这个时代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诞生了很多改变世界的独角兽,那下一个时代会是什么?

这世界需要理性又乐观的「赌徒」,Ofer 在一条推特里说,你应该经常预测未来,因为错了也没人记得,对了你就酷毙了。这种财富的创造是一种眼界和对未来预判的能力,可能我们现在还没有,但或许可以从拥有更丰富经历的人那里获取一些蛛丝马迹。

如果要给这期播客定一个主题:

「普通人如何通过投资为自己创造财富,在 VC 身上我们可以学到什么」,Enjoy

2013 年的时候,当时大家对银行业很愤怒,他们到大街上抗议:为什么自己存的钱利息越来越少,购买力在不断下降。在 11 年的时候以色利发生了示威游行,当然美国华尔街以及世界的其他地方同样出现了金融动荡。比特币的出现,第一次使得财富可以转移到银行体系之外,改变现有低效的金融系统很难,而且很明显这个领域缺乏竞争。

尽管比特币不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一种可选项(alternative),但就带来金融的市场化竞争这一点,就足够具有颠覆性。

这就是我当时也是现在依旧看好比特币的原因。我开始买比特币,13 年下半年的时候创立了以色列第一个比特币社区--以色利比特币协会(Israel bitcoin association),后来和 yang 一起创立了 Israel bitcoin embassy,一个为区块链创业者和加密货币爱好者们提供活动场地的组织。

这在今天看来是一件性感的事,但在当时,人们就觉得我们很奇怪。大部分人只是好奇,于是他们看看就走了。「比特币能干什么呢?我也不能在超市使用它」这些都是至今我们还在听到的评论。但是你和他们坐下来好好的介绍比特币,为什么比特币有价值,他们就会发现其中的意义。

「是啊,银行体系没有在为我服务。」

2013 年比特币达到 1200 美金的时候,我决定拿一些出来用来投资初创公司。我参与的第一个 1CO 项目是 mastercoin,随后投资了 Bits of Gold,它目前也是以色列最大的场外交易所 (OTC),给以色列人提供了购买比特币的渠道。后来我辞掉了开发者的工作,逐渐转向并专注于早期投资。

2017-2018 年是比特币历史上又一个高潮的时期,媒体的目光开始大量聚集。那些在 14/15/16 年下行时坚持屯币的人们突然得到了巨额的回报,骗子此时也成群结队的出现。项目方融到的资金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反而是撒在了没有效率的 PR 上。更多的人开始抛售代币,他们只想着怎么一夜暴富,而不是怎么为世界创造价值。

对我来说,当我投资一个团队的时候,我需要和他们相处很长时间。但在当时,大多数人的心态是:在一天之间要做决定,是不是要投资,如果不投会不会错过 ... 我干不了这事儿(笑)。

2018 年时我遇见了 Adam Benayoun,他是 500 startup 的以色列合伙人。我们开始在一起工作,一起投资,19 年 4 月时一起设立了 Collider ventures,专注投资区块链领域早期初创公司。

Q:从开发者到天使投资人的角色转变,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开发者更多专注于一项很具体的任务,或一个产品。天使投资人需要对一个生态 / 行业有整体的认识。我当时以开发者的身份供职于一家小型创业公司,因为规模不大所以我可以对公司业务有整体的认识,但你仍然是在专注一个产品,一个细分的需求。但做 VC,你需要去了解整个市场。

追问: 转变角色对你来说困难吗?

对我来说不难,因为我觉得自己内心是一个「投资人」而不是「开发者」。我在想,如果我一直做开发者,很小的概率我能成为最厉害的那个,好的情况也许我会做到管理的岗位。对于投资和创业,之前我有一些投资房地产的经验,用我自己的积蓄,虽然数额不大;我还有一些活动组织的经验,也算是小型的创业实践。

Q:从事天使投资至今,你觉得能让你作出正确判断和投资决策的特殊知识或指导思想(specific knowledge),或者说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我们从最初开始说,我自己内心,一直很想做一些对世界有用的事。几年前我的朋友给我发了一个叫做 Ikigai 的韦恩图,我看了之后很兴奋,「这简直就是我做事的方式啊」,我一直在想:什么对世界来说是有意义的?

你需要有一些坚信不疑的东西,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你的 Ikigai,日语中的含义是找到你「存在的理由」。世界每天都在变,你需要不断学习,了解什么会对你坚信的事情产生影响。对我来说,就是为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可选项以及激励个体价值,所以围绕这个理由的事情我就会去做。

当然,投资人需要学习投资组合管理,如何「平衡」你的投资,实现风险对冲。学习如何估值也同样重要。

专访以色列风投 Collider.vc 创始人 :从开发者到区块链投资人Ikigai 是你的热情、使命、职业和专长的交集

Q:风险投资的区域性差异,硅谷 vs 以色列?

首先金融方面,企业的估值在以色列一定是低于美国的,尤其是早期初创。以色列创业者的突出特点是他们不在意排名 ,思维比较活跃,不怵做「不一样」的事。西方像美国和欧洲,人们的思维会更加商业化。以上讨论的都是早期初创。

历史上以色列都是在夹缝中生存,因为地方不大,资源非常有限,所以为了生存,我们只能 think out of the box。以色列是一个很不惧怕失败的民族,我们有鼓励试错的文化,失败没关系,重要的是你要在失败中学习,然后赶紧进行下一次的尝试。在以色列,创业者会受到很大的尊重,失败的创业者也一样。

追问:可以给一个例子说明以色列鼓励试错的文化?据我所知很多地方都对失败者并不友好。

我们总是会挑战自己的舒适区,做不一样的事,因为以色列太小了,人们需要创新出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和世界市场接轨。有一个说法是 Chutzpah (חֻצְפָּה)...

daniel:对,Chutzpah 也是我很喜欢的智慧哲学(解释)

Q:具有无限市场潜力的亚洲(中国、东南亚)已然成了世界的另一个重要的中心,你怎么看这正在崛起的市场?

在成熟的市场比如美国,他们一般会延续或更多的关注过去做过的事情,在此基础上进行创新。

亚洲(包括以色列)中产阶级的崛起带来很多机会,但语言的障碍依然存在,不同国家的人们交流仍是问题。

daniel:文化差异其实不仅仅是交流上的。我发现一些区域性的文化现象,比如中国的红包,理解它代表的寓意,在产品上进行创新可以有很多发挥的空间。比如 maskbook 最近在 Twitter 上发起的加密红包接力,你现在可以在推特上发加密货币红包了。

Q:我们来预测一下未来。你说过做预测总是好的,因为错了也没人记得,对了就酷毙了。

我常常会想自己当初进入这个行业的动机,是创造一个竞争性的金融市场。任何能够激励个体去做他们想做的,而不用受到中心化机构 / 系统的制约的事情,我都感到很兴奋。比如现在我们说到的 DeFi,使任何人都有机会享受到金融服务;还有一些组织形式上的创新,以前我们需要合同、以公司的形式运作很多东西,但之后需要更有效率、使创新能更快发生的形式出现 ... 说到 DAO,我觉得会是一个长期的事,因为很多情况下涉及到法规,但我仍投了一些 DAO 的项目,因为我觉得他是未来。

专访以色列风投 Collider.vc 创始人 :从开发者到区块链投资人naval 关于区块链将重塑公司形态的讨论

我记得之前 AngeList 创始人 Naval 有一条推文也说过,公司才是最需要「信任」的地方。「公司就是一个「合同的集合体」。与员工的工资合同、与股东的利润合同、与债权人的债务合同、与客户的交货合同、与国家的税务合同。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最终将重塑「公司」形态,其实很期待这方面的创新。

追问:你觉得哪里最需要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中国有很多 to b 的例子,很多企业在这个方向上创新,对此你怎么看?

坦白讲我不知道,所以我的投资组合设置的比较多元,to b 方向我们投了 QEDit,这是一个用零知识证明保护商业隐私的项目(QEDit 的上一轮,蚂蚁金服也是主要的投资者)。我觉得 to b 的业务相对比较保守,风险不大,就是哪里有需求,按照需求提供方案就好了。

to c 方面我觉得更有趣,我们可以期待颠覆性的惊喜和下一个独角兽的出现。钱包、底层、DAO 等等。

daniel:我和 Jessie 聊过一些关于「创造财富的智慧」类似的话题,Jessie 之前也写过相关的内容(翻译和讨论 naval 的播客:如何不靠运气变得富有)。这类话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加密货币想要完成的使命:让普通人可以参与 / 享受财富的创造。在未来,我们的角色将不限于是消费者,更是网络生态的积极参与者和贡献者。这里有一个 Jessie 之前提过的问题我觉得很有趣,你作为天使投资人可以回答一下:

Q:在未来,是否人人都可以成为一个「VC」,通过投资为自己创造财富?区块链(或说加密货币)怎样可以让这件事变得可能?

嗯,取决于你如何定义 VC,你问题的后面说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创造财富,答案是肯定的,为什么我在加密货币领域做投资,因为他使得普通人可以享受财富的创造,很多的工具被开发出来,很多开放的 API 你可以用 ...

daniel:对,就像当时的互联网革命,媒体变的民主化了,媒体从电视、报纸走向了社交媒体、自媒体、直播 ... 平民都可以享受、用它来创造。现在我们有了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金融不再只是银行、政府、金融机构和 VC 的专属,普通人也可以成立自己的区块链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有了 DAO,将来成立企业也会变得越来越简单 ...

是的,当 1CO 开始的时候,它是一种让投资变得民主化的革命,但很显然很多工具和规则没有跟上。它也说明了事实上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早期投资,现在的风险投资还是少数人的游戏,因为这需要获取资源、信息、需要做尽调的能力等等。这其中有很多的信息不对称,但也意味着机会。我期待有更多的工具能让普通人能够参与进来。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