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源于元道和胡捷的对话。Facebook 主导的天秤币 Libra 白皮书问世,激发了二人探讨相关话题的热情。天秤币 Libra 的发行逻辑虽然没有跳出传统货币学的框架,但上述两个技术层面的特点,仍可能导致值得关注的市场结果。

未来某一天,如果天秤币 Libra 真的在商品市场上(而不仅仅是在虚拟币交易所)占据了可观份额,货币史可能会赋予天秤币 Libra 里程碑的意义,因为它会是第一个由新潮的算法型账本支撑的成功货币。当然,这种乐观的结果是否会发生,目前尚难预测。

本文首先阐述支撑天秤币 Libra 的传统货币原理,进而梳理其算法型账本的技术特点,最后结合 Facebook 的市场优势,探讨一些大家关心的问题,特别是跨境监管的问题。

原文标题:《天秤币 Libra 的阿喀琉斯之踵:跨境监管》
文章来源:巴比特专栏
作者:胡捷,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元道,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长、BitTribe Lab (香港)首席布道师

元道是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专家,见证了互联网给全社会带来的革命性影响。他相信区块链的意义远超互联网,不仅会提升传统金融业的效率、降低其运营成本、改善其服务体验,而且随着区块链的深入应用,一种全新的金融业态、商业生态、乃至文明形态会应运而生。

胡捷来自于传统的金融业,曾以高级经济学家的身份,在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从事金融市场和货币政策的研究工作和实务工作,戏称自己是传统金融体系里正宗的「发币」专家。他也相信区块链将极大地改善传统金融业的运营效率,甚至改变金融业的部分运营模式。但对于区块链能否动摇金融业底层的一些核心基石,譬如国家货币主权、金融用户实名制、政府强制获取税收相关信息的特权等,他持开放但谨慎的观点。

对于天秤币 Libra 项目,二人都积极支持,但也持一定的保留态度。

他们认为:天秤币 Libra 项目在推进的路上,横亘着一个巨大的障碍,一个全球通用的货币,如何落地在众多经济主权独立的国家或地区。任何一个政府对其辖区内的任何一种货币,都将施行监管,因为这涉及到了金融消费者保护、金融系统风险、货币政策、政府税收、甚至国家安全等根本性问题。天秤币 Libra 要跨越这个障碍,远非易事。

但对于出路何在,二人看法不尽相同。

元道认为:天秤币 Libra 是基于传统金融理论设计的,无法彻底摆脱传统金融世界里老规矩的掣肘。即便白皮书提出的全球通用货币越过千难万阻得以实现,仍不过是传统金融框架内的全球通用货币,非常有意义,但想象力无法突破固有的天花板。基于中本聪论文的初心和比特币背后的技术、经济学逻辑和政治哲学思想,在天秤币 Libra 之外另起炉灶,塑造一个全新的货币和相应的金融世界,是可以想象的。在这个新世界里,也许用户身份从基于生物属性认定转为基于社交属性认定、加密数字货币发行从政府主导转为政府引导、进而充分发挥民间智慧和互联网世界的力量(对比:Libra 锚定的是一篮子政府主导的法币),金融行业治理与监管从自上而下的中心化模式转为自下而上的社区化模式(类似于著名的互联网任务工作组 IETF: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等等。他希望 Facebook 的小札(或者其他人)未来更上层楼,在天秤币 Libra 项目之外,再推出一个基于上述理念的新一代加密数字货币,其共识机制甚至连 Sophia 这样的机器人节点都可参与。

胡捷认为:天秤币 Libra 落地各个主权国家或地区,固然有很多障碍和困难,但假以时日,不是没有可能。区块链技术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算法型账本,为天秤币 Libra 实现其目标提供了一个相对平等、相对包容的平台,有助于减少推广中面临的监管阻力。未来的金融世界长什么样,或未可知,甚至与现在迥然不同。但基于传统金融体系来设计天秤币 Libra,不仅是合理的选择,更是现实的选择。可以想象,天秤币 Libra 等项目,从已有的金融世界出发,先迈出一步,取得部分成功,再逐渐演进到未来世界,也是一条可能的天演路径。因此,如果天秤币 Libra 能够依照其路线图,全部或者部分达成全球通用货币的使命,将是人类货币史上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二人对话的共识部分,形成如下文章,重点探讨天秤币 Libra 将会面临的监管落地难题。

阳光下无新事

犹太人说:阳光下无新事。这来自圣经旧约《传道书》:「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眼前的时代,早已有了。」

众人议论纷纷的天秤币 Libra,在一个金融人眼里,并无货币逻辑的创新。这样直言不讳地说,似乎有点扫兴,旨在让大家回归冷静,透过舆论泡沫看穿支撑 Libra 的货币学原理。这些原理早已为金融人熟知,并应用于实践。

当然,这并不是说天秤币 Libra 没有值得一提的特点。其特点有二:1)支撑其发行和流转的账本是新潮的算法型账本;2)其主要发起者 Facebook 在全球拥有 27 亿用户,为天秤币 Libra 的应用推广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天秤币 Libra 的发行逻辑虽然没有跳出传统货币学的框架,但上述两个技术层面的特点,仍可能导致值得关注的市场结果。未来某一天,如果天秤币 Libra 真的在商品市场上(而不仅仅是在虚拟币交易所)占据了可观份额,货币史可能会赋予天秤币 Libra 里程碑的意义,因为它会是第一个由新潮的算法型账本支撑的成功货币。

当然,这种乐观的结果是否会发生,目前尚难预测。

Libra 没有脱离传统货币发行逻辑

据其白皮书,天秤币 Libra 的使命是为全世界数十亿人提供:1)一种全球通用的货币;2)及其相应的金融基础设施。其核心是一种全球通用的货币。

支撑天秤币 Libra 发行的逻辑并无创新,仍在传统金融框架之中。我们先来梳理货币发行的传统逻辑。

一个经济体中,任何能够充当交换媒介的对象都可称为货币。一种货币的发行有两种操作方式,一种称作基础发行,一种称作派生发行。前者发出的货币称作基础货币,后者称作派生货币。

基础货币的发行有两种方式:

  • 无中生有
  • 锚定发行

无中生有,是指基础货币的发行者在自己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栏和负债栏上,依据自由意志凭空填写同一个数字,资产一侧称作基础货币,负债一侧称作永续无息债券。然后将基础货币注入经济体,注入的方式有两种:

  • 购买资产
  • 借给他人

注入后,发行者资产栏由基础货币变成了购买得来的资产和放贷形成的债权。这种方案得以成功实施的基础之一是立法。如:美国的联邦储备法案(1913)和中国的人民银行法(1995)。这样的发行者通常称为中央银行。如何填写这个数字,受其维护物价稳定的使命约束,是专门的学问。而币值相对于商品的稳定,则支撑了经济体中机构和个体接纳这种货币的信心。法律与信心,两者共营此类货币的成功。

锚定发行看上去无需如此武断。这种方案的要点,是发行者将自己拥有的某种资产托管给具备公信力的第三方,然后基于托管凭证、按照约定比例为自己生成基础货币。即将自己资产负债表的某种资产依此机制转换成基础货币。以港币为例,三家拥有发币特权的商业银行(中国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将自己持有的美元托管给财政司下属的金管局之外汇基金,然后基于托管凭证以 1 美元兑 7.80 港元的固定比例发行港币。规则约定,任何商业银行可以随时从外汇基金用港币按照同一汇率换回美元。

一种货币是否支持派生发行有两种约定的情形:支持或者不支持

在支持派生货币的情形,经济体中有一类特许机构,通常称作商业银行,可以按照不完全储备的方式放贷。即,当商业银行持有一定数量 X 的基础货币时,它可以向他人放贷的上限是αX,其中α是一个大于 1 的数字。以中国为例,α通常在 4 附近。借款人将所得贷款存回商业银行形成存款,而存款就是一种交易媒介,其支付功能形同基础货币,故称为派生货币。规则约定,存款持有人可以将存款提现或者转走。因此当一个商业银行的所有存款人同时提现或转走时,银行需要提供数量最多可达αX 的基础货币。然而它所持有的基础货币数量只有 X,这时就会形成不敷支应的状态,称为挤兑。这是不完全储备的方式放贷的结构性风险。

在不支持派生货币的情形,派生货币不存在。当然也就不存在挤兑的风险。(当不支持派生货币时,就不必区分基础货币与派生货币,笼统称货币即可。)

如前所述,货币的总量 = 基础货币+派生货币。二者可以简单相加,是因为不论基础货币或派生货币,它们在经济体中行使交换媒介的支付功能时,毫无二致。

世界上货币形形色色,有政府主导发行的,如美元、人民币、港币;有民间自主发行的,如饭票、购物卡、充值卡、比特币。任举其一,所用的发行方式有不外乎是:基础货币两种发行方式与派生货币两种发行约定的交叉组合。

一般经济体发行的核心货币都支持派生货币,例如:

美元与人民币:

  • 基础货币依央行主观意志无中生有;
  • 支持派生货币。

港币:

  • 基础货币由发钞行锚定美元发行;
  • 支持派生货币。

经济体中的一些补充型货币,通常锚定特定资产发行,且不支持派生货币。举一个例子:支付宝余额。

支付宝余额:这个对象大家应该很熟悉,但作为货币看待,是从货币原理上确认的,非金融专业人一般不曾深究。这个货币全名不妨叫「支付宝余额」(名字有点长哈),发行者是任何个人或机构。发行的过程如下:发行者将数量为 Y 的人民币充值到持牌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中,本质上是托管在那里,然后发行者会按 1:1 的固定比例获得数量为 Y 的新货币,称作支付宝余额。它不支持派生货币,因为任何支付宝余额的借贷,都必须基于完全储备,即任何个人或实体在技术上无法借出超过自己实际拥有的支付宝余额。大家可以想到,微信钱包里的零钱,或者其它第三方支付服务系统里的充值余额,都是同一类型的货币。

至此,我们列举了三类不同发行方式的货币例子。那么有无第四种类型呢?即:基础货币无中生有;且不支持派生货币。在上个世纪 30-40 年代、本世纪 2008 年金融危机后,发行这种货币的优劣势、可能性被反复地、认真地探讨(例:《金融炼金术的终结》2015,默文·金,英国经济学家,英国央行前行长),但现实中未曾落地推行。

2008 年出现了一个僵硬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发币系统,在某些特征上「接近」上述第四类型,这就是著名的比特币。

比特币:

  • 基础货币无中生有;
  • 不支持派生货币。

需要说明一点,比特币系统的无中生有机制与传统中央银行的无中生有机制,有一个重要的差异。在比特币体系中,无中生有不是依据发行者的自由意志,而是依据某种独立于发行者意志的随机规则。发行者(也是拥有记账节点软件的人或机构,俗称矿工)的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栏和负债栏,依据一定算法,会随机出现同一个数字,资产一侧称为比特币,负债一侧称为权益。这就是比特币无中生有的过程。比特币系统不支持派生货币,因为任何比特币的借贷,都必须基于完全储备,即任何个人或实体在技术上无法借出超过自己实际拥有的比特币。

多说一句:如果大家对于比特币的期望是一个成功的货币,那么一定会失望,原因在于其发行量逐步递减,很难匹配经济体不断增加的交易需求。相对于商品,其币值会呈通缩趋势。事实上,比特币的价值不在于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货币,而在于:

  • 成为了一个限量版的数字文物;
  • 示范了一种新型账本,称作算法型账本,其应用特征在下一节讨论。

以上是我们对于传统货币发行理论的阐述。在这个理论框架下,我们看看天秤币 Libra 的发行方式。

天秤币 Libra:其发行特点与支付宝余额类似:

  • 基础货币锚定一篮子法币(含存款和货币市场工具,都是法币统计指标 M2 的成分);
  • 不支持派生货币。具体发行过程:被授权的天秤币 Libra 转售商,将自有的、约定的一篮子法币通过天秤基金托管给授权的托管商,然后基于托管凭证在天秤币 Libra 账本系统中获得相应数量的 Libra。转售商可以在交易所出售和购买天秤币 Libra,出售和购买时的对手货币可以是世界主流货币之一,具体是哪种对手货币可能取决于具体是哪个交易所。

那么,天秤币 Libra 与支付宝余额就没有值得探讨的差别了吗?有的。最引人入胜的差别在于支撑天秤币 Libra 发行和流转的账本是全新的算法型账本,而不是传统的商誉型账本。

Libra 新潮的算法型账本

货币的发行与流转,操作层面所依赖的基础设施,就是账本。发行不过是账本中某个账户上多出了一个数字,流转不过是数字在账户间增减。

绝大部分传统货币,如美元、人民币、港币、支付宝余额等,其账本称为商誉型账本。其核心特征为:

  • 记账在本质上可受人工干预,即受账本控制人的干预;
  • 账本内容的真实性依赖于账本控制者的可信度,即一般意义上的商誉。

支撑天秤币 Libra 的账本,与支撑比特币的账本为同一类型,称为算法型账本。其核心特征为:

  • 记账由多个平等节点上同样的计算机程序独立地、自动地完成,人工无法干预;
  • 少量(譬如少于 3 分之 1)记账节点的损坏不影响记账的真实性。

两类账本体系的比较如下:

账本的真实:传统的商誉型账本的真实性,依赖于账本控制人的可信度,包括对于账本控制人的法律约束等;而新潮的算法型账本,其真实性依赖于确认每一笔交易的算法逻辑,这种逻辑已经内置于记账节点软件,其基础在于区块链数据结构、加密理论、概率论、博弈论等巧妙的组合应用。这就让账本的真实性摆脱了对于人的依赖。

账本的集合:传统的商誉型账本实际上是由许多机构的独立子账本组合而成的体系,内含央行、商业银行、支付服务机构、其它金融机构、以及清结算机构等各自的子账本。它们相互之间需要满足准确的勾稽关系,通常逻辑上呈金字塔结构。其维护有赖于复杂的管理、精密的协作、和严谨的督查。而新潮的算法型账本,通常只包含一个单一的子账本,即所有的利益攸关方共享一个账本。这就省去了子账本之间勾稽关系带来的麻烦。

账本的维护:传统的商誉型账本中每一个子账本,都需要有一个机构(或个人)来控制和维护,这就构成了一个庞大的记账机构群。由于子账本之间的勾稽关系,各机构之间的责任、权力不尽相同。以人民币为例,央行以无中生有的方式发行基础货币,商业银行基于基础货币以不完全储备方式发行派生货币,因而央行的子账本处于勾稽关系金字塔的顶端,这使得央行在逻辑上拥有对体系内所有子账本的正确性、合规性予以督查、认可或否定的终极权力。然而新潮的算法型账本,所有的记账节点的逻辑地位完全平等,它们各自独立地对每一笔交易进行验证和记录,各自拥有同一套完整的账本。纯粹从技术上看,每一个记账节点可以随时地、自由地加入或离开记账节点群体,而不会对账本的真实性和完整性造成损害。这导致了新潮的算法型账本在管理方面的去中心化。

账本的开户:在传统的商誉型账本体系中,用户开户只能选择面向一个具体的子账本,因而受制于是否有一个子账本的维护者愿意为他提供这样的服务。在新潮的算法型账本体系中,用户开户一步到位,直接面向全局唯一的大账本。且从操作层面上看,面向算发行账本的开户仅仅是一个下载、安装钱包软件、设置连接参数的过程,无需取得任何一个账本控制人的认可。这就大大降低了开户的门槛。

综上所述,相对于传统的商誉型账本,新潮的算法型账本的特点可以归纳为:账本归一化、真实性算法化、记账节点去中心化、开户自主化。

可见,尽管支付宝余额和天秤币 Libra 在货币发行逻辑上如同孪生兄弟,但各自的账本体系天差地别。因此天秤币 Libra 的应用特点值得探讨。

特别地,由于天秤币的发起者和主导者 Facebook 拥有 27 亿海量用户,且其用户横跨国界、遍布全球,天秤币 Libra 的应用特点可能会被戏剧性地放大和突显。

接下来,我们通过回答一系列问题,来展开探讨。

Libra 的全球化使命与优势

天秤币 Libra 与支付宝余额虽然在货币发行模式上同属一类,但二者诞生的时代、定位的使命、应用的场景,都不尽相同,这导致了它们在细节上的差异。将二者对照起来点评,便于读者理解天秤币 Libra 的新特点,并无贬低支付宝的意思。

简单地说,它们二者的主要差异,是由于应用导向决定的:天秤币 Libra 面向全球用户,支付宝余额面向中国用户。

海量客户全球化:支付宝余额的用户数有 10 亿,而天秤币 Libra 大可借力 Facebook 已有的 27 亿用户(将来在用户转换方面的效率,主要取决于天秤币 Libra 的应用场景是否吸引人。考虑到 Facebook 本身付费应用的丰富,业界多持正面的期许)。天秤币 Libra 的用户有一个特点,就是全球化。Facebook 在美国的用户不到 2 亿,仅占其全球用户的 7%。而支付宝余额的用户,应该绝大部分都是中国人或者在中国境内银行开户的人。

天秤币 Libra 自由兑换:按照白皮书的构思,天秤币 Libra 将进入世界各地的交易所,实现与其它货币的自由兑换。这有助于其渗透到全球各地的用户群。由于支付宝余额不能自由兑换其它货币(其锚定的人民币也不能),一个欧元区的居民不能向支付宝充入欧元,获取支付宝余额。这对于支付宝余额的国际化是非常本质的障碍。

货币治理去中心化:天秤币 Libra 的账本由 100 个平等的记账节点共同维护。(理论上,节点数可以随时增减,其白皮书甚至提到了 5 年后将节点完全开放的可能性。)对于记账节点的资质要求是公开的,全世界任何机构可以申请。其治理委员会由这 100 个节点一人一票构成,Facebook 也只是其中之一。这就让天秤币呈现了面向全球的开放性和包容性。支付宝余额是一个私人公司控制发行的货币,而天秤币 Libra 更像是一个全球化的同体发行的货币。这个特点也反映在天秤币 Libra 这个名字当中:公平。

锚定的资产国际化:天秤币 Libra 推出前,大家对于其锚定的资产到底是美元还是一篮子法币,有过很多猜测。它最终选择一篮子法币,我们认为有助于实现「提供一个全球通用货币」的目标。反之,如果天秤币 Libra 锚定的是美元(或者任何单一货币),都会使其成为所锚定货币的影子货币,对于其落地全球可能会有不利影响。相比之下,支付宝余额锚定的是单一的人民币,它的角色将被锁定为人民币的马甲。

Libra 能实现其全球通用的使命吗?

有一定优势,但挑战也很大。

优势主要在于用户的基础。如前所述,如果在 Facebook 的 27 亿 APP 终端内置天秤币 Libra 钱包,其开户推广速度应该非常惊人。同时,算法型账本的开户是自主的。操作上讲,任何一个人下载一个天秤币 Libra 的钱包软件、安装、自主设置好与任何一个或多个记账节点的连接参数,即算成功开户,即具备了接收、持有、支付天秤币 Libra 的能力。

但是,挑战来自于天秤币 Libra 落地一个经济体时,如何取得该经济体监管当局的认可。使用任何一种货币的用户,身份上和(或)物理上都属于一个国家或独立行政区。其能否、如何使用一种货币,将不可避免地受制于当地的法律和监管规定。

天秤币 Libra 如何影响一个经济体的金融监管?

对于监管者,仅当开户者和货币的运营方满足了进一步的要求,才算完成了监管意义上的开户。这些要求包括:

  1. KYC:Know Your Customer (了解你的客户);
  2. AML:Anti-Money Laundering (反洗钱);
  3. CFT:Combating the Financing of Terrorism (对抗恐袭相关金融活动);
  4. 货币的流转细节必须接受税务当局认为必要的稽查,已保障经济体的税收。

除此之外,很多国家可能还有额外的管制规定,包括:

  • 是否允许跨境支付,即支付和接收天秤币 Libra 的用户各自拥有什么身份、是否分处在边境的两侧等;这涉及到了资金出入境、交易关税等问题;
  • 境内居民(本地身份或者外来身份),可以用何种货币在交易所买卖天秤币 Libra:这涉及到了外汇管制的问题。

针对以上要求,天秤协会(Libra Association)需要与相关监管当局协商,并落地实现。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当局出于任何原因,不让天秤币 Libra 落地,简单的技术手段(如阻断对记账节点的访问情请求)即可助其达成目的,且不说还可动用法律的威慑。

最后,就是如果一个经济体允许天秤币 Libra 落地,当局还需要考虑对其货币政策的影响。见下一个问题。

天秤币 Libra 如何影响一个经济体的货币政策?
  • 由于天秤币 Libra 是锚定发行,我们先看看被锚定的法币受到什么影响。

为了便于讨论,假定 100 个天秤币 Libra 锚定 40 美元+30 欧元+10 英镑+10 日元+10 人民币元。每发行 100 个天秤币 Libra,就有 40 美元进入天秤币 Libra 的储备基金,不再进入流通领域。那么,对于美联储而言,考察美元发行量对于其经济体中交易的影响时,就需要假定被锚定的美元「消失」了。

上面说的是硬币的正面,硬币的反面是:美元经济体中的相当一部分交易,将会以天秤币 Libra 作为交换媒介,也就是说,经济体中交易活动对于美元的需求也会降低。

综上两点,发行多少美元才能匹配经济体的需求,就需要重新考量了。

上面说的是实际影响。对于货币统计而言,进入储备基金的 40 美元(存款或者货币市场工具),仍然被 M2 涵盖,故统计上美元的 M2 不会因为天秤币 Libra 的发行而减少。

再看看允许天秤币 Libra 落地的经济体受到什么影响?

这里并不需要假设这个经济体自己的法币进入了天秤币 Libra 锚定的一篮子法币。

允许天秤币 Libra 落地一个经济体,就相当于与允许两种货币竞争,一个是原本已有的法币,另一个是天秤币 Libra。二者此消彼长,对原来的法币需求量肯定要减少。在极端情况下,可以想象该经济体完全由天秤币 Libra 主导,即「天秤币化」。

由上面两点论述,可知考虑天秤币 Libra 如何影响一个经济体的货币政策是,需要看两点:一、其法币是否进入了天秤币 Libra 的一篮子货币;二、该经济体是否允许天秤币 Libra 落地,其所占交易量有多大。

天秤币 Libra 可以提升跨境清结算效率吗?
  • 由于天秤币 Libra 使用新潮的算法型账本,只含单一账本,免去了子账本之间勾稽关系的管理,清结算效率应该能够大幅提高。这一点在跨境汇款方面尤为明显。
  • 当然,多个记账节点共同维护单一账本时,对每一笔交易达成记账共识也需要耗费额外的资源和时间。当全世界所有的交易全部无差别涌向单一账本时,该账本能够吞吐的交易量可能成为效率的瓶颈。由于天秤币 Libra 只有 100 个记账节点,通过节点上的硬件增强和算法改善,让处理效率跟上实际交易需求,未来应该不是太大的障碍。

附录:一些坊间常见的问题

以下讨论一些坊间常见问题,我们遇到后记录下来,汇集于此。

天秤币 Libra 的发行体系中,有人获得铸币税吗?

如果货币发行者通过发行货币,获得了超过其所付成本的价值,则超出部分称作铸币税。纵览前述货币发行逻辑,仅当可以无中生有发行基础货币时,基础货币的发行者才有可能获得超出其铸币成本的资产,也就是铸币税。

天秤币 Libra 是锚定发行,发行者必须放弃一篮子货币,才可获得预定数量的天秤币 Libra。在这种情形,没有人获得铸币税。

同理,中国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等发行港币也没有铸币税。

(有人更加宽泛地定义铸币税,即不仅包含铸币换来的资产,而且包含这项资产后续产生的收益。如此,则基础货币换来的资产产生的利息、派生货币产生的存贷利差等都属铸币税。在此定义下,天秤币 Libra 的储备基金获得的利息收入可算为铸币税。但我不倾向于使用这个定义,因为资产的获得与其后续经营所得分开比较清晰。)

天秤币 Libra 相对于美元会有汇率波动吗?

锚定某种单一法币发行的货币,如果没有派生货币,相对于所锚定的法币,其汇率不会波动。

天秤币 Libra 锚定的资产是一篮子法币,而不是某种单一货币,故其相对于某种单一货币的汇率仍可能浮动。

再看港币,它锚定了美元这个单一货币,但由于其允许派生货币,故其相对于美元的汇率也是浮动的。只是由于香港金管局的精心管理,汇率波动不大;由此称为联系汇率。

天秤币 Libra 担心被挤兑吗?

不担心。天秤币 Libra 锚定的是一篮子法币,含法币的存款和货币市场工具(都是法币 M2 的组成部分)。这一篮子法币将会由高信誉度的托管商管理,不再转换成其它资产。因此,当有人要求用天秤币 Libra 换回约定的一篮子法币时,没有任何风险。

天秤协会能否成功治理 ?

待观察。金融业的多边国际组织有先例,如 SWIFT,VISA,MASTER 等,其运作、治理模式可以借鉴。

传统商业银行的业务会被取代吗?

传统商业银行的业务为存、贷、付。

可以想见,如果法币被天秤币 Libra 体系吸走、托管,其存、贷、付业务都会受到影响。其中,天秤币 Libra 的支付业务将与传统商业银行直接竞争。

至于吸走多少,取决于未来天秤币 Libra 的发展。

天秤币 Libra 会碾压支付宝、微信钱包?

如果中国允许天秤币 Libra 落地中国,其业务当然会与支付宝余额、微信钱包直接竞争。

但我们很难想象这个「如果」短期内变成现实。

目前,天秤币 Libra 对于主权货币的冲击尚未得到准确评估,很多国家对于让天秤币 Libra 落地都会持谨慎态度。

天秤币 Libra 会不会衍生更多金融服务?

可以想象,譬如直接贷款,特别是跨境贷款。

天秤币 Libra 会让金融服务更加普惠?

一个人有账户,是享受金融服务的第一步。撇开监管的因素不谈,天秤币 Libra 的开户在操作上更容易。

另外,天秤币 Libra 转账付款费用更低,特别是跨境支付时。据麦肯锡 2016 报告,当前一个美国银行通过代理行跨境支付美元的成本为 25-35 美元一笔。可以想见天秤币 Libra 的跨境支付可以降成本降低 1 到 2 个数量级以上。

天秤币 Libra 如果用于国际汇款,那么需要在目标国(比如印度)的银行放多少印度卢比 ?

天秤协会不必操心此事,因为这可由生态中的交易所解决。

天秤币 Libra 的白皮书所构思的生态如下:

  • 100 个记账节点;其控制人一节点一票组成百人管理委员会;
  • 一个储备基金,由百人管理委员会管理;
  • 均衡分布于全球的资产托管商,接受储备基金托管的资产;
  • 支持天秤币 Libra 交易的交易所;
  • 众多的授权转售商:他们交给储备基金一篮子法币资产,换取天秤币 Libra,然后在交易所中出售。他们也有权利随时将天秤币 Libra 出售给储备基金;
  • 天秤币 Libra 的普通用户。
如果 Facebook 建立自己的商业生态,那么假设天秤币 Libra 是 100 亿美元锚定,在 Facebook 商业闭环中,货币的流通速度是如何预估 ? 会比线下经济的货币流速增加很多吗 ?
  • 货币是交换媒介。一种货币的流通速度,主要取决于它所涉及的商业活动(以钱换物)、金融活动(以钱换钱)的频次。货币转账的操作效率对货币流通的速度有影响,但不是根本性的。
  • 对于天秤币 Libra 流通速度的估算,逻辑上与传统货币一样,即需要依据底层的商业交易、金融交易特征而定。在此基础上再考虑天秤币 Libra 转账效率产生的修正。如果脱离其(未来的)应用场景去预估其周转速度,逻辑上跳跃了。
  • 可以想见,天秤币 Libra 的操作便捷性(相对于银行账户)、很高的人口渗透度、跨国交易的便利性等,有助于提升其周转速度。
还想请教下天秤币 Libra 对于强化美元地位是否有正面意义,如果有,是通过哪些路径 ?
  • 所谓货币地位强弱,指的是其被经济实体的参与者(自然人和机构)接受的程度。具体来说,一个是在流通中的占比,即以其作为交易媒介的交易量;一个是在储备中的占比,即多少货币被自然人、机构作为存款保留。决定一个货币地位强弱的因素:首先是其价值的稳定,即能够兑换为实物 / 服务的稳定性;其次是其接受的范围;再次是其使用的便捷。上面三个因素的形成各有其自,但也相互影响,此处不展开。
  • 如果天秤币 Libra 是 1:1 锚定美元,那么它算是美元的另一种表达。这种表达可以改善上面三个因素的后面两个,对于强化美元的地位是由正面的意义的。
  • 但事实是,天秤币 Libra 并非 1:1 锚定美元,因而它对于美元地位的影响,仍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