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 | DeFi 协议政治家的生活

趋势 | DeFi 协议政治家的生活

撰文:__Cooper Turley

编译:Johnny

现在是早上 9:00。是时候开始工作了。

当其他人都在上班途中被堵在路上的时候,你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了今日份的竞赛。你打开了 Twitter、Discord 和 Reddit,以查看最新的讨论。

是的,这种形式的工作有些非常规,它需要专业的知识和激发变革的能力 — 协议政治家 _(protocol politician) _的生活建立在主权的基础之上。

[备注:本文中 “协议政治家”是指参与 DeFi 协议治理、对 DeFi 协议提出变更提案并进行公开投票的治理者,下文将进一步解释。]

正如在过去几周发生的事情那样,收益 挖矿 _(yield farming)_风靡一时。尽管很容易将之视为一种赚取盈利的手段,但支撑这种系统的前提和根基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治理,也即参与协议讨论并变更加密领域中最受欢迎产品的未来的能力,是其中主要的事件。

对于绝大多数 DeFi 协议来说,yield farming 主要是为了获取本地治理代币。不管是 Compound、Balancer、Curve 还是其他即将效仿的数十种协议,这些治理代币都是一种施加影响的手段

其中最好的部分是什么?是全世界任何人只要能上网就能获得这种权力。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展示自己持有的有形价值_(也即治理代币)_。

正如传统治理体系那样,数字立法的框架也是类似的。

针对特定 DeFi 协议的讨论会演变成工作文档,然后再演变成投票。相比于传统治理体系而言,DeFi 治理的优势在于,所有投票都是在链上发生的。投票是完全公开透明的,任何人都可以检验协议的立法者们是如何投票的。

现在,我们可以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轻点击几下鼠标就能委托投票权,我们不再作为不同的国家而相互竞争,而是在同一个无国界的生态系统中竞争。

什么是协议政治家?

协议政治家_(protocol politician) _是执行以下职责的某个人 (或一群人):

  • 监管其所熟知的特定协议的治理;

  • 定期参与治理,通过发起新的提案促成积极的协议变更;

  • 愿意公开地对受争议的事件进行投票,并以理性的论据来支撑他们的投票。

最后一点特别值得详述。正如我们所看到的,Dharma 在 Compound 的治理中扮演着重大的角色,很可能这些治理体系将被这些协议的关键参与者驱动

趋势 | DeFi 协议政治家的生活最近 Dharma 提交了一个更新 Compound 平台上的 cDAI 利率模型的治理提案

协议政治家能获得什么?

影响力是有价值的。人们愿意为此买单,特别是协议通过他们实现了越来越多的资本流入。与当今的政治形势类似,美国国会的竞选活动筹集的资金量正在达到创纪录的水平。2017 年 1 月,美国众议院候选人共筹集了大约 12 亿美元,比 2010 年竞选周期中扣除通胀因素后的 10 亿美元多出了 2 亿美元。

趋势 | DeFi 协议政治家的生活美国众议院的席位数增长趋势,来源:维基百科

同样重要的是,只有有限的席位数量。如果流通中有 370 万枚 COMP 代币,则只有大约 37 个可能的代理席位 (每个代理席位 100,000 COMP)。未来当所有 10,000,000 COMP 代币都被释放时,将有最多 100 个 Compound 代理席位能够提出协议变更提案。最终,个人和公司将开始竞争这些席位

[备注:在 Compound 治理中,只有当某个地址中被委托的 COMP 代币数量超过 100,000 时,也即有 100,000 COMP 代币委托给该地址参与 Compound 治理时,该地址的持有者才可以创建和提交 Compound 治理提案,比如上文中提及的去中心化借贷协议 Dharma 最近创建的提案,COMP 持有者可通过委托 Dharma 来投票参与 Compound 治理。提案创建后,COMP 社区有 3 天的时间进行投票,如果有至少 400,000 票支持该提案 (1 COMP 代表 1 票,任何 COMP 持有者都可以自行或者委托他人投票),则该提案将被通过,并在 2 天后实施。]

虽然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我们认为,协议政治家赚取费用的能力也将创造诱人的收入流。最突出的是 KyberDAO 和协议政治家赚取部分委托奖励的能力,我们预计个人和公司将能够完全通过参与治理产生可持续的收入

就 KyberNetwork 而言,按照目前的情况,Kyber 预计能够实现 340 万美元的年收入。即将到来的 Katalyst 升级计划把该协议收入的 65% 用于作为治理激励,也即 221 万美元将被治理参与者捕获_[备注:65% 的比例是最初的参数,后期可能因治理而改变,治理奖励来源于该协议收取的网络费用]_。

Kyber 的有趣之处在于,治理奖励将以 ETH 的形式发放。代理人___(指代表其他 KNC 持有者进行投票的人,也即本文中的所称的“协议政治家”)将能够从他们设定的收费结构中获得一定的收益,而被代理人(指将自己的投票权委托给代理人的 KNC 持有者)_ 将能够在任何时候选择将自己的投票权委托或不委托给代理人。

[备注:KNC 持有者可以自己行使投票权参与治理并获得收益回报,也可以将自己的投票权委托给代理人,但需要将部分的收益支付给代理人]

我们可以想象,随着 Kyber 继续增长 (正如 Kyber 已经取得的增长那样),协议政治家的预期收入将只会变得更加丰厚。

趋势 | DeFi 协议政治家的生活

上图推文大意:“如果我们假设 (Kyber 协议的) 日交易额是 500 万美元,其中 0.2% 作为交易费,交易费中的 65% 作为治理奖励比例,且假设有 30% 的 KNC 被质押 (参与治理),那么这些被质押的 KNC 将会获得大约 3% 的分红收益。如果日交易量增长 5 倍,那么分红收益将是 15%。别做空 @KyberNetwork。”

Compound 是另一个例子。按照撰文时 COMP 代币的估值,这个借贷协议当前坐拥大约 1.66 亿美元的资金库完全用于治理激励(也即用于激励 COMP 持有者参与治理)。即便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以每年 1660 万美元的速度缓慢释放,以撰文时的 COMP 价格来看,这仍然是一笔巨大的资金。

我们当前正在看到 Dharma 在积极地参与 Compound 的治理,一些团队甚至可能开始专门分配资源用于对他们所投资的协议的治理。

不管参与协议治理因为这是最适合其自身产品的升级,或者仅仅是想要在协议的发展方式上发表明智的意见,DeFi 可组合性都意味着随之而来的是重大责任人们正确地行事很重要

我们还可以考虑的是,如果没有经济上的激励,协议政治家将是怎样的。尽管几乎 99% 的协议政治家都会被激励去增加治理代币持有量的价值,或者从参与协议治理之中获得费用激励,但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个治理“甘地”,他不持有任何治理代币,不抽取任何租金,但却拥有大量的投票权重。这位协议政治家的存在只是为了协议的更大利益和长远的发展。

随着 Maker、Aave、Kyber、Nexus Mutual、UMA、bZx 和其他协议都准备推出更新的治理框架,现在是委托投票权参与治理了

被代理人能获得什么?

由于经常会有很多关于协议治理的讨论,确保你的投票权被用于参与每一项投票是很重要的。你无须去深入研究如何进行投票,相反,你可以通过受信任的协议政治家带代表你扮演这个角色

我们预计,为了获得你的代理授权,协议政治家会提供一些服务,包括让你了解提案中的关键变更的综合概要,让你无须深入了解这些变化是如何实现的。

我们甚至可能会看到 James Waugh 所谓的 Proposal Farmers,即那些竞相制定最具影响力和最被广泛接收的治理提案的协议政治家_(也即相互竞争的协议政治家)_。除了作为吸引代理授权的信号外之外,这些提案还可能直接与代币的激励机制有关 (使协议治理参与者能与代理人共享这种奖励)。

趋势 | DeFi 协议政治家的生活竞相提出治理提案__的协议政治家

最重要的是,将投票权委托给一个好的协议政治家可能是相当有利可图的。适当的协议升级除了能够让作为利益相关者的你受益之外,还可能有其他的益处,正如我们在 Kyber 的社区投票和仅通过贡献最少的工作和知识就能赚取 ETH 奖励那样。

当前领先的协议政治家

截至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通常持怀疑态度的人成为了早期的协议政治家。虽然我们还没有看到治理代理行业的起飞,但我们完全相信,许多团队将分配大量的市场推广资源来聚集尽可能多的代理授权,尤其是随着其中的收益机会变得更具吸引力

尤其是,一些新兴的协议政治家包括:

  • 媒体: DeFi Rate 和 Bankless

  • 咨询公司:Gauntlet

  • 应用平台:Dharma、PoolTogether 和 InstaDapp

  • 意见领袖:Kain Warwick 和 Ric Burton

  • 风险基金:a16z、Polychain 和 IDEO CoLab

请密切关注这些协议政治家,我们预计他们将在来年在治理激励方面做出重大努力。

分布式未来

我们想象一下这些想法都成功了。我们将很可能看到的是,协议将通过由其社区拥有和运营的方式自我维持。协议积累的价值不再仅由少数人所有,而是按比例在生态系统的所有参与者之间共享

对于那些选择深入研究协议并积累专业知识的人来说将受益良多。可能是数十亿美元。

最终市场将需要那些深思熟虑、善于沟通和有能力进行协议治理的人,那些能够引领这些 DeFi 协议扩散到开放式金融基础设施中的人,这个开放式金融基础设施最终将支持数十亿 (如果不是数万亿) 的资金。

如果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我们需要工具来帮助我们抵达那里。从代理权的聚集到基于聊天的投票和代理授权,我们不仅需要使普通人能够轻松地委托他们的投票权,还要让他们能够看到自己的投票权是如何被使用的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传递治理的重要性。无论是实现新功能来推动协议的发展,更新价值积累机制,还是联合起来对抗那些拥有 10 倍资本的中心化参与者,DeFi 价值捕获的过程需要强调分布式治理能够带来什么

在那之前,请确保你自己诚实地工作。保持消息灵通,继续收割这些治理的果实!

Author Bio 作者简介

Cooper Turley__是__DeFi Rate__的主编,也是__The Defiant__活跃贡献者。他是 DAO 生态系统的坚定支持者,领导着__MetaCartel_、__Raid Guild__和__MetaClan__等项目。_

👇 查看本文链接内容,可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 Unitimes 立 场。翻译文章仅为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合作或授权联系请发邮件至 editor@unitimes.io 或添加微信 unitimes2017】

趋势 | DeFi 协议政治家的生活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