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 35 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记住了双轨制价格改革,我希望 35 年后的今天人们能记住今天我跟大家描述的双轨制货币改革。币制改革从来都是大时代变革的节点,我们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币制改革,但是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重视。

原文标题:《金岩石:央行数字货币只要发行 所有野鸡币全得跑路》
演讲者:金岩石,经济学家、原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来源:新浪财经

9 月 20 日至 22 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举办第十届新莫干山会议(2019 秋季论坛)暨纪念莫干山会议 35 周年研讨会。本次研讨会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认识与应对」为主题,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判断,对新科技革命对人类影响、中国改革发展新时代等方面进行深入研讨。

20 日下午,分论坛「数字金融:趋势与挑战」举行。数字金融分论坛聚焦于当前的数字金融热点问题,围绕分布式数字金融、数字资产、开放金融等新型概念,实质性的探讨数字金融的潜力与落地方向。

经济学家、原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出席并发表主题为「数字经济的三个视角与币制改革」的演讲。他表示,币制改革从来都是大时代变革的节点,我们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币制改革。从事这个行业一定要坚守一个底线,上链不炒币,助推新实体。以下为演讲实录。

image (80).jpg金岩石,经济学家、原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35 年前,一些年轻人,包括我们在内,在这儿聚会,当时最热闹的题目就是「双轨制的价格改革」,以调为主,还是以控为主?这样一个思路是通过孔丹先生,再通过山下的张劲夫先生变成了中国过去 30 年的改革路径,所以我们今天在场的人应该给孔丹先生鼓个掌。

如果说 35 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记住了双轨制价格改革,我希望 35 年后的今天人们能记住今天我跟大家描述的双轨制货币改革。币制改革从来都是大时代变革的节点,我们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币制改革,但是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重视。

当年周小川行长很有远见提出了要研究数字货币,但是五年了一直在研究,而今天我们要启动的时候,姚前所长离任了,换了穆长春先生,穆长春代表的是另一个思路。很少有人看到姚前所长的思路和穆长春的思路是不一样的。穆长春非常明确的想把一个很复杂的事情变得很简单,所以刚才嘉明给大家讲的复杂科学,我们现在化繁为简,简化为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就是如果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发行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模式,我把它定义为两极双层架构,但是穆长春讲的是双层架构,他讲的是央行和发筹行的关系,这样一个解读没有直接涉及到用户,我就给它加上一点,这叫两极双层架构。这样的两极双层架构发行的原理是什么呢?中心化发行,分布式授权,点对点流通。

这个模式是最早央行数字货币提出的,但是却被脸书一个 26 岁的小女孩设计出来。脸书这么大一个公司真正主导这个项目的,写代码的那个团队的负责人今年 26 岁。为什么 Libra 一出来,各国央行都沸腾了?因为它打破了我们原来所有人从中本聪陷阱里面学到的一个东西「去中心化」,但是无论是脸书的 Libra,还是中国央行的法定数字货币都不可能去中心化。如果从中本聪论文原文看,它讲的也不是去中心化,既然有点对点,那么这就是去中介,去中介化。这就涉及到我们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发行还没有确定的一个问题,就是你是用账户系统,还是用账本系统。

如果用账户系统意味着商业银行体系仍然是一个巨大的中介机构。也就意味着它会抵抗,在这种抵抗的情况下,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显然是做了一个妥协,他说我们限定在 M0。货币 M0,M1,M2,M3,分别对应是不同的情形。今天在场的人,绝大部分你们的生活跟 M0 的关系很小,因为你们已经习惯于用手机支付。

M1、M2、M3 和 M0 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总量上看,一个国家 M2 的总量是真正流通中的货币,但是流通中的 M0 是多少呢?过去十年,我看了一个数字,大致就是 M2 的 8% 左右。

欧元流通这么多年了,我在普罗旺斯居住了三个月,发现当地仍然在使用法郎,所有商店都是欧元和法郎并行标价,德国的乡村小镇仍然在使用马克,所以今天我很明确,也希望孔丹以他的影响力传递到高层,就是说 M0 不能够被数字货币所替代,因为它是很多人的共识群体。今天我们在座的人都是中国的 1 亿人群体,我告诉大家,中国 14 亿人,我们很多问题是 1 亿人的问题,它和 10 亿人的生活毫无关系。但是货币 M0 恰恰是 10 亿人的生活要素。

时间的关系,我仅提出双轨制法定数字发行方案,即启动的时候,把 M0 作为双轨制自愿置换,重点能够打通银行间的市场,创设银行间的通证,让我们的数字资产通过票据数据化加持 M3,这时候我们会想象出一个场景,老百姓的生活没有变化,但是以大机构为代表的信托和各类机构都可以在他们的生态圈中去创设数字化通证,创设数字化资产,然后直接进入银行间市场,这样就把分布式授权的体系直接转化为机构与机构之间的分布式流通。

为什么要走这一步呢?是因为我们不要去想象,现在中国 10 亿老百姓能接受这个东西,你就是塞给他,他也不用。这时候我们先把 1 亿人的市场数据化了,为什么这个市场必须尽快的数据化呢?讲宏观经济,在座的人每个人站起来都能讲上两小时。

但是今天数字经济中的领军人物也都在这儿,在座的都是这个圈里赫赫有名的人,我相信他们已经认同了我的观点,我们今天做得数字货币是中本聪陷阱。中本聪绝顶聪明,消失之前留下了两个东西,一个开源,一个挖矿,其结果就是谁也不做研究,然后就看到了挖矿进交易所去炒币,最后一定是跑路。因为中本聪带头跑了,这就叫中本聪陷阱,让数字货币从诞生的第一天就只能去炒,只能去交易,只能去骗,只能去跑,现在还没跑的快点跑,央行数字货币只要一正式发行,所有这些野鸡币全都得跑路。

回到主题,我们讲三个视角。一说数字经济有三个视角,骗子看到的是韭菜,政府看见的是货币,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新大陆。新大陆就是资产数字化的大陆,在资产数字化大陆中我们必须回到本源,回到账本,人类文明三本账,当年中国牛就是因为我们发明了算盘,流水帐算盘。

那么欧洲崛起,就是因为威尼斯商人创造了复式记账,我们今天的现代化,公司、银行、政府用的都是当年的复式记账(700 年了),但是当我们看到康美药业 300 亿失踪了,证监会给了一句判词,长期的、有组织的、系统性的财务造假。这是复式记账本身的制度缺陷,我可以告诉大家中国从企业到银行到政府,没一个账本可信。因为你用的就是复式记账,因为复式记账是允许你通过技术处理把负债变成资产,这就是一个账本本身的概念。

比特币为什么一出来就创造了 2700 多万倍的记录,是因为它把 700 多年累计财富让你们看到了,一旦你打开这个账本,另一个账本,你就会看到现在这个账本包含着一系列的骗局。所以数字货币真正的功能就是通过区块链技术,让造假只有一次机会,也就是链下你还是可以造假的,一上链你就不能再造假了,这就形成了我们要通过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直接进入这个渠道,这就是实体区块链,所以我再次重复我们这个行业一定要坚守一个底线,上链不炒币,助推新实体。

来源链接:financ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