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统风险投资者眼中,未来的区块链投资热点是什么?什么样的项目更容易获得投资者青睐呢?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三星 NEXT Ventures 董事 Patrick Chang、韩国投资合伙人执行董事 Min-Q Kim、Union Square Ventures 合伙人 Nick Grossman 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讨论,分布式资本合伙人 Remington ONG 担任这场圆桌讨论的主持人。

Remington ONG:大家早上好!我是 Remington ONG,来自于分布式资本合伙人,分布式资本是四年前在万向峰会上发布的,主要关注于区块链风险投资。非常荣幸作为今天 Panel 的主持人,看到有来自于世界的不同投资者,相信昨天下午已经听过了一些主要聚焦于区块链区域投资者的观点。

作为传统领域的投资者是如何看待区块链投资机会的?来聊聊我们所认为的未来区块链的投资趋势。首先希望每一位嘉宾可以给我们进行简短的自我介绍,以及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

邝子平:大家早上好!我是邝子平,来自于启明创投,启明创投是一家中国的风险投资公司,管理超过 40 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同时也在美国建立了医疗健康的基金。我们和许多中国的企业家都有合作,主要投资在中国。

关于启明创投的投资战略,我们关注包括技术、人工智能以及基于人工智能的金融科技等。三年前开始关注区块链领域,关注了这么几年,但说实话虽然我们对区块链非常感兴趣,对长期愿景也非常看好,我个人认为区块链将会成为非常有活力、非常强大的一项技术。但是目前还没有在区块链领域有所投资。我个人在区块链进行了一些投资,但不是代表公司。我也一直在研究区块链,希望可以更多介入到这个领域。

最近在研究一些项目,相信在不久之后会在 B2B 领域进行投资。总的来说,我们一直在关注着区块链领域。

Patrick Chang:我是 Patrick,来自于旧金山,作为投资人已经有 12 年的从业经历,主要做的是 B2B。一开始的职业生涯主要从事于债券以及边缘计算、区块链等等。公司是三星 NEXT Ventures,现在还是一个处于初期的投资公司,不进行硬件领域的投资。

区块链 2014 年就开始进行投资,其中的一个项目就是去中心化物联网项目,最近几年我们认为区块链是非常不错的去中心化云堆站。比较感兴趣的还是平台层、基础架构层。

Min-Q Kim:大家好!我是来自于韩国投资合伙人的 Kim,大家从我的名字可以看出来我是一名韩国人,目前是 27 亿的投资规模,主要是关注于 VC 以及 PE 的领域,事实上在上海也有我们的办事处以及北京、成都、新加坡、美国等等,在印度、印尼会建立办事处。

三分之一的投资是在韩国之外,比如中国、美国、东南亚、北美。有一家控股公司,这家公司在韩国是排名前三的投资机会。这家集团包括了韩国最大的证券公司,并且有银行的牌照。之前拥有 50% 的控股,目前控股为 20% 到 30%。

我自己交易比特币是从 2017 年开始,一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以我成为了区块链技术的狂热持币者,对我们公司来说第一笔投资是在 2016 年底和 2017 年初,这家公司已经被收购,收益非常不错。关于区块链项目会进行股权持有,然后公司销售了加密货币之后就可以来偿还我们,所投资的其他公司会从事加密货币,比如说 Eto (音),这是一个交易平台,在他们发布了加密货币之后,收益提高了 4 倍。还有一家支付解决方案提供方公司、信用卡支付。

Nick Grossman:非常高兴看到你们,我是 Nick Grossman,来自于 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合伙人,公司是 2013 年建立的,一开始主要投资于一些 Tiwwer 以及其他基础设施公司,随着比特币的不断兴起,区块链将成为下一代的计算基数。

在 2012、2013 年和 Coinbase (音)进行合作,之后投资了其他加密货币公司像 IPFS 等等,在这个领域非常火热,从一开始传统的投资机构逐渐开始关注区块链。

Remington ONG:谢谢大家的介绍。

大家可以看到嘉宾都是来自于非常有名的投资机构,启明创投是中国非常成功的,还有韩国投资以及来自于三星、美国的投资机构,在区块链领域有一些不错的举动。

第一个问题是作为相对比较传统的投资者,你们在适应、进入区块链创新公司的时候会不会遇到挑战?看待行业的时候会觉得有什么挑战的地方?

Nick Grossman:这样的行业可能会改变投资方法、投资战略。

过去会购买股权持有 5 到 10 年,卖掉就完了。现在所做的是要改变方法,在投资加密货币的时候首先会对加密货币进行背书,这是之前从来没有做过的。还有另外比较大的变化是加密项目、新创业公司有早期产品,发布它就会在全球市场进行交易。对投资者、项目而言还是有一定风险的,如果让项目成功的话必须跟整个生态系统相融合,所以作为投资人需要调整投资策略,同时作为投资者需要在市场上扮演更加积极的作用,而不是说像传统投资方式。
所以,这只是一个比较初期的看法。

Remington ONG:也就是说,现在你们在建立对冲基金以及其他基金?

Nick Grossman:是的,这取决于你能走多远,有些风险基金可以进行注册,在商业模式方面也更加灵活。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了加密对冲基金,它们还处于比较早的阶段,所以是把这两种的商业模式进行结合。

Remington ONG:加密货币和过去的股票是不一样的,刚刚你也提到了在资本流动方面会有不同,所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呢?

Min-Q Kim:过去我们是投资和政府相关的领域,比如说养老金等等。所以区块链领域是没有监管的领域,必须非常小心。

去年我们非常希望参与 Telegram,因为早期的时候他们投资了 Coin,我们也非常了解这个平台有魅力。估值可能比 Telegram 更高,这也是基于同行的看法。也就是说公司的估值可能会达到 10 亿,确实我们非常希望能够投资 Telegram,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进行投资,由于韩国银行不允许钱走出韩国来投资。其实我们自己认为这会是一项非常不错的投资,而且从投资中可以获得很多利润,但由于银行的监管制度我们没有办法来做。

Remington ONG:我们经常会提到机构的钱会进入到区块链领域,对于传统投资机构而言依然面临着监管方面的约束,他们想要参与但是有些时候由于监管原因没有办法参与到投资中来,Duane 你能否聊一下在你们进行投资的时候是否有这样的局限?困难?

邝子平:在我们看来还好,我们一直在犹豫,有些顾虑,之前有人提到比较早期的区块链项目没有实用的案例、应用场景。昨天讨论了网页 Web3.0,我非常受启发。需要有一些理念,从而有很好的判断,区块链能够带来什么?

我们只在中国做投资,所以中国消费者、中国企业是否觉得区块链是解决问题的,是提高效率的,以及提供其他的服务?我今天早上听到了 Renato 的演讲,他也提到区块链用于对实体经济进行转型。

我们在中国非常看好区块链,虽然还没有参与到其中来。

当然,目前有一些监管障碍,但是最大的障碍就是是否有可说服,非常让人相信会发生的应用场景?尤其是在发行代币的时候。但是技术现在被越来越广泛地应用,比如说在供应链、借贷,人们可以使用他们的产权作为抵押获得贷款。

虽然理论上希望去中心化,但问题是人民银行现在干涉了,作为监管机构干涉了,对于传统的 VC 来说是强大的力量。所以我们很乐观。

消费者方面也想要知道哪些项目利用区块链能够提升消费者使用产品的意愿,因为隐私等等意识在中国比较薄弱,通常不是项目的大的驱动因素。监管肯定是问题,但却不是最大的问题,主要还是回到了商业理由上,传统的投资者经历了因特网的泡沫,所以需要一定的纪律性才能确保不仅仅做炒作的事情,最终项目还是有自己存在的理由的。

Remington ONG:Patrick 我们谈到行业应用和商业理由的时候你代表了三星,能不能和我们讲一讲你们在投资项目的时候是不是看的也是商业理由?以及和母公司之间有没有什么共同的利益?

Patrick Chang:对于区块链主要是看是否可以改变世界,作为投资基金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有一点,我们集团和其他传统 CPC、公司、风险基金不同的就是一我们是早期基金,如果你投资的是种子阶段、种子到 B 阶段的公司的话,任何事情都会发生,所以要确保在做投资的时候公司是不需要三星支持的,或者并不需要三星帮助他们成长为大公司。因此,你要确保在投资公司的时候保证他们有自己的成长能力。

三星这家公司可以帮助他们,但我们也要看这家公司能不能帮助三星。区块链很多应用对三星会有很大的好处,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把三星的钱包和 Key Store 整合到设备中,现在的一些设备已经把区块链钱包整合前来了,我们希望它成为消费者日常使用的产品。

在此之上还有其他的应用对我们很有用。对三星而言,希望和 Google、苹果、Facebook 区别开来,不愿意保存用户数据,想建立去中心化、市场化的生态系统,让最终用户拥有最大的权利,所以区块链和我们的理念是一样的。

我们不仅仅通过卖设备来赚钱,下一步你们拥有你们的数据、拥有自己的身份还有其他的可能,实际上三星正在考虑很多很多机会。现在当然没有办法告诉大家,但我们都是很兴奋、很激动的,因为区块链和三星的理念、DNA 是一致的。

Remington ONG:谢谢!

谈到区块链如何颠覆业务模式迫使三星这样的公司重新思考他们的角色。比如说出售设备还是管理数据。回到刚刚 Nick 所说的,VC 角色也在发生变化,成为对冲基金、基金中的基金、注册投资顾问等等。同时 Union Square Ventures 也是 Libra 协会的创始成员,你们不再是 VC 了,实际上你们已经成为了新货币体系的治理成员。所以我想问在座各位嘉宾一个问题,你们可以自由讨论。

我们面临的威胁是工作会被颠覆,可能 5 年后在下一次会议上还会不会邀请 VC 来参加会议?

Nick Grossman:有新技术、新技能要重现,这里当然是 VC 传统的工作之一,比如说我们会参加董事会,但现在又有了另外的意义,能够确保资产的安全,不管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管理资产的系统是价值的基础。所以每推出一个新系统总会关注于治理机制。硬安全和调整性适应性之间一直存在冲突,所以我觉得会有各种各样的数字资产,有不同的安全模型、能力、治理机制。投资者需要在某种程度上参与进去。以前我们只是董事会上的少数派,以后不管我们参与到哪个社区还是如此。

Remington ONG:其他人怎么想?你们也觉得我们作为 VC 角色未来会发生改变吗?

Patrick Chang:其实也回答了我们之前谈的问题,所有的监管会、股权投资、基金的基金、对冲基金,像我和 CVC 都会受到影响。虽然我们是投资者,但其实像三星这样的公司很难直接做代币投资,如何适应时代的变化?特别是三星想要做区块链友好的事情,与此同时我们又能够保证安全。三星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说团队可以购买代币,因为三星在钱包市场支持某种代币,宣布消息之后大多数代币都是投机性质的,如果三星宣布说支持某种代币价格马上就推高,实际上就会让监管机构马上注意到三星。所以我们会比较注意不想直接参与到代币投资,但是我们要考虑如果代币投资正常化的话怎么改变我们的角色?

早期 VC 角色确实发生了改变,有一点没有改变的就是成为长期有耐心的合作伙伴,因为加密货币很快会有流动性问题。所以投资者必须和社区一起合作,向他们提供长期的支持,这是 VC 非常重要的角色。

Min-Q Kim:不仅仅在投资界,加密、货币等角色都是模糊不清的。确实有些大基金把小基金配给不同的领域,比如说移动、医疗等等,所以我们是可以互相帮助的,他们更快、更专业,网络更棒,所以可以先投资,种子轮、A 轮,之后可以投资一起合作。

区块链是这样的,加密基金更快、更专业、网络更好,所以我们可以和他们一起合作,他们先期进行投资,我们再做 B 轮以后的投资,我们可以帮助加密基金、项目型公司的,因为我们是大型 VC,我们有很多组合公司,覆盖不同的行业,肯定不止覆盖一个地理区,实际上其他地方都有我们的业务,都有投资,所以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进行业务的发展。比如说向他们介绍客户,分享我们的经验,所以我们可以互相帮助的,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

Remington ONG:每一个人个字的机构都覆盖不同的领域,甚至科技底下很多细分的领域,有万向智能创新城、区块链和物联、自动化、无人驾驶汽车的结合。在谈到未来趋势,你觉得不同深度技术、新兴技术对区块链加密技术拉开规模推广会发挥什么作用?有没有哪些方面是你们正在思考的?

邝子平:技术融合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分析边缘 AI、边缘技术、AI 在金融上的应用,所以我们做了几笔投资,效果是非常好的。在和创业者交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区块链作为创新的元素是经常被提及的,所以金融行业越来越数字化,越来越多的资产也被数字化。所以区块链所发挥的作用发生了改变,比如说推动金融交易的作用上肯定变得越来越重要。

我知道今天是全球性峰会,有很多国际性的嘉宾,可能我更应该从中国的角度来讲,因为如果讲国际角度的话你们比我更深,在中国必须要考虑到监管的限制,区块链概念是全球性的,如果你想要做全球性的区块链投资的话,大家就可以回去了。其实在中国已经有非常好的区块链投资机会了,而且不仅仅技术在融合,监管技术也在融合,所以我们才感到非常兴奋,我们在不断地寻找。

Remington ONG:我很好奇在中国监管的边界之下,区块链有哪些比较好的方向呢?

邝子平:比如说我是你上游的供应链,我给你卖芯片,卖给三星,三星把手机卖给客户。三星想要用你的应收账款做成数字资产给高通(芯片商)。人民银行确实在积极推动数字货币,移动支付在中国发展了非常成熟了,现在在中国人们都已经不再用现金了,大家都在用微信、支付宝支付,所有这些实际上都是在监管范围之内,已经有很多机会值得你去发现了。

Remington ONG:你是不是失去了区块链技术的关键因素?去中心化?

邝子平:是的,他们知道是去中心化的,跟踪和溯源非常重要,所以有很多场景是可以提升溯源或者可追溯性的,但去中心化、银行系统的去中心化、灾备的去中心化是可以的。比如说如果北京发生地震或许成都还有备份,可以快速地处理实现分布式存储,这是非常好的用例。

如果要发行新的 Libra 之类的货币,那人民银行不一定会愿意的。

Remington ONG:只剩几分钟时间了,想给在座嘉宾 1 分钟的时间跟大家介绍一下对未来最让你感到兴奋的技术是什么。

Nick Grossman:非常高兴能够参加圆桌论坛谈谈去中心化对中国的意义、对世界的意义。这方面最令人兴奋的其实不是去中心化,也不是货币,而是资产,完整性的资产。

比如说这个架构使我们有了数字资产,这是可以相信的,比如说比特币、支付资产、股权资产、艺术品资产,所有这些都可以转化为数据资产,最重要的就是有我们可以信任的数字资产,由此可以进行转移。

比如说储值、支付、供应链、消费者数据、身份都可以连接起来,使系统拥有完整性,这是最有价值的,所以我们的目标是越来越多有完整性的资产带入到生态系统中。

Min-Q Kim:今年我是非常兴奋的,因为会有很多平台推出,比如说 KAKUKA (音)马上会推出钱包,还有日本的 Line (音) 30% 由韩国公司持有,还有 Telegram,以及大型交易所也推出了 Dapp 的平台。就像移动时代的 App Store 一样,这会促进更多的服务和用例供消费者使用,比如说游戏或者其他的应用。实际上这是非常重要的驱动因素来推动更多用例的大规模落地,我非常兴奋,完整性资产,平台推动用例。

Patrick Chang:我同意你们刚才所说的。

但还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区块链能做的是给我们带来全新的业务模式、全新的概念,这是我们现在从没想到过的,就像因特网时代一样谁知道你可以在网上买东西?谁知道当时的网上世界是什么样的?所以区块链能够给我们带来一种新格局,和因特网带来的格局是一样的,这是令我感到兴奋的地方。

当然,如果大家有想法也可以告诉我们,我们可以一起合作改变世界。

邝子平:我同意新的业务格局,这是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具体而言区块链和隐私计算可以互动,应用在 B2C 的世界中,这样消费者就能够用数据做更多的事情。

Remington ONG:谢谢!看到大家都是非常乐观的,这些传统的投资者都认为区块链技术会给我们带来新的业务模式、新的商业格局。谢谢在座的嘉宾,谢谢你们的分享。

主持人:再一次谢谢邝子平先生、Patrick Chang、Nick Grossman、Remington ONG。

非常谢谢大家非常有意思的讨论,如果昨天大家同样参加了关于投资人的论坛就会发现今天的投资人跟昨天的投资人会有一些不一样。其实是依赖于他们背后的投资机构不一样,背后投资机构的不同还是来自于投资方的不同,你会发现传统的投资方和昨天新兴投资方在看待区块链及其背后技术、落地应用时的态度截然不同,今天显得相对保守一些。

不过还好,今天能够来到舞台上的投资人从个人的角度还是非常看好这一块儿的技术,相信他们未来也会投出更多更棒的项目,再一次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