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俄罗斯的区块链项目爆棚啦,为什么?

链闻ChainNews 2018-05-23

没有哪个国家敢说自己是加密货币世界的中心,不过有几个国家倒是有底气可以显示出这种气势。以两种最重要的加密货币为例,比特币毕竟是被设计为无国界的货币,而掌握以太坊核心理念的则是一批散布在全世界、在 Airbnb 出租屋里打着游击的程序员们。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美国之外的俄罗斯,尽管这里面没有像硅谷那样的核心地带,但是行内人都明白,俄罗斯程序员是区块链这个神秘世界中分量最重的虚拟财富,尤其是他们与 ICO 关系密切。

部分乐观主义者认为 ICO 有朝一日能挑战风险投资基金,成为初创企业融资的主要方式,与此同时,现实世界的 ICO 也像打了兴奋剂的众筹狂欢,鲜有规则,远离监管。

如果你参加过国际上的 ICO 路演,你一定有同样的感受:俄罗斯口音司空见惯。不过,俄罗斯的影响在数字上还暂时没有体现出来。ICO 金额靠前的国家是分别是美国、新加坡、瑞士和英国。如果以项目注册地衡量,俄罗斯显然也不占优势。

但如果你仔细研究一下 ICO 项目创始人或者 CEO 住在哪里,据风险投资基金 Atomico 统计,去年排名第一的地点是:莫斯科!

俄罗斯生产数学、编程和加密学天才,部分原因应归功于苏联时代优先发展科学教育的政策。在国际奥数赛场,尽管苏联的夺金数量依然仅次于中国名列第二名,不过俄罗斯代表队最后一次派队参赛得追溯到 1991 年,之后,20 多年以来,他们就没有参赛。

在苏联解体后,大批科学家发现科研工作岗位已成僧多粥少局面。据 BBC 报道,科技初创企业成了部分俄罗斯科学家的出路。俄罗斯近年来电脑人才大面积普及,一个人能统治网络就成了某种英雄。与此同时,科技企业需要较少的启动资金,在俄罗斯面临国际社会制裁之际,科技企业将产品和服务卖到国外还相对容易。

「在俄罗斯,同一天在同一栋大楼里,同时有两个 ICO 会议」

数字领域信贷机构 Tinkoff Bank 董事长 Oliver Hughes 说,俄罗斯大量诞生加密货币创新是因为该国拥有部分全球最佳的知识资本。他表示说,甚至连俄罗斯最大的银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 Sberbank 感觉也像是一家金融科技企业。Sberbank 据报拥有 1.1 万名程序员,比美国科技公司 Snap、 Square 和 Twitter 的程序员加起来都多。 不过从全球范围看,以人口比例而言,荷兰的程序员比例是最高的。

缺乏传统资金支持也是俄罗斯盛产 ICO 企业的原因之一。俄罗斯有很多技术人员,但风险投资基金较少。ICO 是一种较快融资的办法。据技术咨询公司和投资企业 GP Bullhound 统计,区块链公司去年通过 ICO 融资超过 40 亿美元,比从风险投资基金拿到的钱多出三倍有余。

提供 ICO 评级的机构 DigRate 的首席运营官 Olga Smirnova 表示,ICO 是一种不用通过银行而募资的便捷方式。她表示俄罗斯有数百个跟发币有关的会议;她回忆称,有一次她走错了会场,因为同一天在同一栋大楼里同时有两个 ICO 会议。

同时俄罗斯也陷入经济疲弱、收入增长停滞状况,驱使部分俄罗斯人投入加密货币市场运作项目或者炒币。

俄罗斯政府对加密货币态度摇摆不定

在大麻合法化地区从事大麻产业的 Paragon Coin 的首席创意官拉夫罗夫 Egor Lavrov 近期访问了莫斯科,他说那里所有人都在讨论 ICO 和比特币,甚至当地类似滴滴的 Wheely 专车司机都在问,是不是应该投资买瑞波币 Ripple。

「他们都听过有人一夜暴富的故事。」

Paragon 自身在美国可能面临集体诉讼,称该公司 ICO 募集 7,000 万美元涉嫌销售非法证券。Paragon 发表声明称其「一直致力于合规所有适用法律条文,整个 ICO 过程中一直如此。」拉夫罗夫称该公司在乌克兰有 15 名雇员。拉夫罗夫本人出生在莫斯科,不过人生多数时间是生活在美国。

俄罗斯政府与加密货币世界的关系极为复杂。 去年据报有一名俄罗斯间谍曾吹嘘区块链世界将「属于」俄罗斯联邦。

区块链是比特币和其它加密货币背后的分布式账本交易技术。区块链网络中的电脑都拥有一份账本,查对和更新交易信息,以保证真实度。除加密货币外,区块链带来从匿名支付到梳理后台金融交易流程等诸多功能。区块链技术引以为傲的是,与它相比,传统银行业务极为臃肿繁琐。

ICO 是指项目通过发行代币募集资金。但很多 ICO 企业具有欺诈性,代币价格被人为操纵的可能性也很高。

外界担心俄罗斯政府试图影响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标准,以方便该国破坏这一技术社区,类似有人怀疑美国政府在区块链技术中安装了加密后门一样。媒体报道中的俄罗斯间谍屡屡提到区块链令人颇为惊奇,因为间谍不会去吹嘘国家计划。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会晤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过,该国需要加速发展数字经济战略,他也曾在去年 6 月会晤过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后者是生活在加拿大的俄罗斯人。普京政府也曾考虑过开发自己的加密货币,据报希望藉此绕过国际社会的严密制裁。

但在普京会晤布特林仅几个月后,俄罗斯政府开始打击加密货币,至少是对私营企业予以打击。普京批评了比特币,称比特币被罪犯利用,俄罗斯央行也开始考虑封锁加密货币交易网站。俄罗斯央行第一副行长 Sergey Shvetsov 称「这些加密货币是传销的象征」。不过之后,尽管监管政策依旧存在,俄罗斯官员对加密货币的立场趋于软化。

2017 年俄罗斯 ICO 募资中半数落入传销类项目

对俄罗斯金融当局而言,他们有充分理由保持警惕。当年在苏联解体后,多数俄罗斯人对什么是合法投资一头雾水,数以百万俄罗斯人被无处不在的庞氏骗局骗取存款。据俄罗斯报纸 Izvestia 援引俄罗斯加密货币及区块链协会的数据,2017 年俄罗斯项目通过 ICO 募集的 3 亿美元中,半数落入了传销类项目中。

加密货币是一种全球性疯狂派对,俄罗斯为其贡献了大批狂热的技术专家,另外与全球其他地方一样,还有超过半数的骗局和犯罪行为。

当然,看待这个问题,需要从大环境看起:整体民众在金融投资方面还很幼稚无知、监管机构保护不力,也掺杂着过去经济拮据幻想一夜暴富的因素。尽管世界各国政府都在想办法保护投资者、扫除金融骗子,不过他们还都鼓励创新,而这一过程在俄罗斯尤其面临严峻的挑战。

你可能感兴趣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发布
      使用微信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