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迷恋猫的 Dapper Labs 又开发了为 NFT 量身订做的公链 Flow 。

原文标题:《一文读懂以太坊如何推动 NFT 繁荣》
撰文:keluoge
翻译:分布式资本

2017 年底的三个月里,Dieter Shirley 和团队在温哥华一家初创铸造厂角落的小房间里,开发了以太坊代币标准 ERC-721,使数字艺术可以「验证其稀缺性」。这个名为加密猫的项目在启动后不久被病毒式地传播,使以太坊濒临崩溃。加密猫的成功助力数字艺术产业的诞生,而行业总价值预计今年将达到 3.15 亿美元。

以太坊推动 NFT 繁荣,但 NFT 需要更经济的基础设施

NFT 最大的创新是将稀缺性引入了加密货币:每一枚比特币之间是无法区分的,但 ERC-721 代币却是独一无二的。Shirley 和团队用技术创造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

他们在每一只代表卡通「德比」猫的加密猫上(也就是 ERC-721)植入了类似于基因密码的东西。每只加密猫都有独特的「猫性」,包括它们各有各的父母以及脾气个性。

「团队将生命注入进了无聊的东西里,而这些东西本质上只是一种金融代币。他们予以它关注,赋予它特殊气质。它变得如此亲切可爱,以至于人们对自己的猫咪情有独钟」一位来自洛杉矶的艺术家,后来在加密猫背后的 Dapper Labs 工作的 Franky Aguilar 这样说道。

主人可以饲养加密猫培育出新的猫出来。稀有的加密猫价值数千美元:比如说 2018 年,一只名为「龙」猫的售价高达 17 万美元。

一个 NFT 的创意

随着人们铸造属于自己的 ERC-721 代币(也称为 NFT,即不可替代代币),这股热潮开始席卷各地。随着市场的开放,游戏开发者整合了基于 NFT 的数字对象,数字艺术家们也开始围绕 NFT 进行创作。几年后的今天,法国游戏巨头 Ubisoft 围绕 NFT 打造了一款游戏,NBA 也在网上交易卡上盖上了 ERC-721 的印章,优秀的艺术家们则以数千美元的价格出售自己的作品。

Shirley 看着他帮忙打造的世界,感概道:「做出能让人任意在上面发挥的东西我感到非常自豪,这种创造力并非凭一己之力。我乐在其中。」

但是,时过境迁:有人说,由于 NFT gas 费高昂、表现疲软,市场太大而以太坊承载不下,人们开始把目光投向别处。在过去的两年里,Shirley 团队已经发展成为 Dapper Labs,打造了专门为 NFT 而构建的 Flow 链。Dapper Labs 载誉而来,最近还签署了一项根据 Flow 链上为 Seuss 博士等角色创建 NFT 的协议。

如果以太坊不能解决自身问题,我相信 NFT 会弃之不用。

以太坊推动 NFT 繁荣,但 NFT 需要更经济的基础设施

做市商

Devin Finzer 是总部位于纽约的 OpenSea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 OpenSea 是最大的 NFT 市场之一。在加密猫走红的时候,Devin Finzer 和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 Alex Atallah 一起创办了公司,并于 2018 年初走向市场。

「这只是另一种交易加密猫的方式,」他告诉 Decrypt。他补充说,因为加密猫有自己的市场,所以一开始它并不是特别有用。但是他们仍将其他的 NFT 游戏在定制市场尚未明朗的情况下推出。「这就是 OpenSea 有用的地方:在游戏没有市场的情况下,拥有这些 NFT 的人仍可以连接他们的 MetaMask 并立即开始交易。

Finzer 说,在加密猫推出后的几个月里,几十个质量低劣的项目进行了模仿。他们试图搭乘加密猫的顺风车,并在这次投机热潮中获利。其实 NFT 项目的成熟花不了太多时间。截止到 2018 年 2 月,市场已经吸引了不少合法的项目,而这些更高质量的项目相应地会有「更多的发展」。OpenSea 上现在已经有 600 到 700 个合法项目。

一位来自新泽西州的数字艺术家 Connie Digital,在 NFT 概念出来之时就开始关注。他从 2013 年开始关注比特币,在推出加密猫后,就开始潜心研究以太坊:「在这个过程中,我养了猫,我买了猫,卖了猫,」他告诉 Decrypt。后来他学会了制作这些 NFT 游戏。「那是我真正开始改变的时候。」现在他正在主持 VR 画廊的展览,并出售自己的艺术品,来换取他自己的代币 $HUE。他说:「因为 NFT 还是一片未知领域,因此让人异常兴奋。」

Finzer 的公司现在有大约 20000 名交易者,每个月的交易额约为 100 万美元。他估计整个月的市场交易额在 400-500 万美元之间。「即使是今天,我们仍处于起步阶段。现在使用 NFT 的人数仍非常少。」

以太坊推动 NFT 繁荣,但 NFT 需要更经济的基础设施

问题的艺术

NFT 已经吸引了很多严肃的艺术家。摄影师 Lyle Oweko,涂鸦画手 Jon Burgerman 和 3D 数字艺术制作人 Perry Cooper 等十几位艺术家已经在 Nifty Gateway 找到了新家。Nifty Gateway 是一个 NFT 市场。几个月前,它由从加密交易所 Gemini 的创始人 Cameron 和 Tyler Winklevoss 创立。

这些作品可以卖到几千美元。Duncan Cock Foster 和他的兄弟 Griffin 共同创立了 Nifty Gateway ,他说:「对我来说,最让我兴奋的是这些数字艺术家在 Instagram 上拥有大量粉丝,他们此前从未有出售作品的途径,这次是他们第一次出售自己的作品来赚钱。」

Nifty Gateway 每周四都会推出新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在几个小时内就能销售一空。Jon Noorlander 是一名数字艺术家,在此之前他靠与 40 万名 TikTok 粉丝分享艺术作品来维持职业生涯。现在,他已经在 Nifty Gateway 上出售了自己的数字艺术品。「他第一次赚了那多钱。这真是太棒了,」 Cock Foster 说。此外,Cock Foster 并没有透露他从这些销售中获得的分成。

以太坊的成长之痛

以太坊对 Cock Foster 来说,它拥有「最多的收藏者,最多的工具,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即使 NFT 在其他区块链网络上也可用,Finzer 仍毫不犹豫选择了以太坊。他说:「在过去几年里,以太坊一直是加密收集品应用的主链。」

这大概是因为以太坊构建的基础设施可以支持 NFT 社区。例如,将你的 MetaMask 钱包连接到加密收藏品游戏 Decentraland 上,你可以将 NFT 代币转移到 OpenSea 或在另一个游戏中使用,比如 Cryptovoxels (类似于《第二人生》和《Minecraft》的虚拟世界游戏)。而在以太坊上所能做的事情你不可能在其他链上做到。

但 Finzer 说,区块链有「实质性的局限性」。最近,由于 DeFi (即去中心化金融)的兴起,gas 费用居高不下,这让依靠小额交易获取加密收藏品的游戏很难做下去。

他说:「现在你要想在 OpenSea 上买东西,几乎总是要花 1 美元左右的 gas 费才行。」「如果你想买每件可能只有 50 美分的游戏物品,那将是一个相当糟糕的用户体验,这意味着你还需要额外缴纳一美元的税。」

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几年里 Shirley 一直在实验室打造为 NFT 而构建的区块链。而这条被称为 Flow 的区块链仍在建设中。Shirley 想把加密猫搬到新的链上去。新链承诺不用支付高昂的交易费用,且能支持整个 NFT 行业。

Flow 链在发布以后不太能支持以太坊,这意味着基于以太坊的 NFT 以及相关游戏和市场将变得遥不可及。「去中心化系统之间的互操作性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Shirley 说:「这是一个我认为还没有人能真正解决的问题。」

那么,NFT 的以太坊社区会擅自离群吗?Cock Foster 认为没有任何理由将 Nifty Gateway 移动到另一条链上,因为以太坊的交易费用虽然很高,但不会让那些准备在 JPEG 上投入 1 万美元的人望而却步。尽管 Connie Digital 的代币 $HUE 依赖于小额交易,她同样认为人们不会急于离开。「尽管人们与以太坊息息相关。但在任何其他业务中,如果你提供的服务更快、更便宜,人们还是倾向于新服务的。」

Shirley 说道:「以太坊发展得越好,以太坊上的 NFT 就发展得越好。」那么,区块链领域是否能提供比今天以太坊更大的生态系统?「是的,当然。」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