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ig Wright 的支持者自认为心智和阅历成熟,年长优越感膨胀,形成一种「权威效应」,反而轻视了更有技巧的营销策划,忽略了更深层的心理暗示。

原文标题:《造神计划:区块链历史上最大的骗局》
撰文: 哈希值

本文的主角,是比特币世界中「大名鼎鼎」的假中本聪。作为最著名的中本聪冒充者,他将支持扩容的 BitcoinCore 首席开发者拉下神坛,又以扩容的名义分裂 BCH 社区,同时他还是极具煽动性的 KOL。本文将通过一些心理学解释 Craig Wright 及其支持者行为背后的心理动机。

近日,CSW 在 Medium 发文公开「承认」自己是中本聪,澳本聪首次发文自证:「我曾是中本聪」,文中提到比特币的目标不是「无政府主义」系统,对其偏离发展方向感到痛心。他回应了为何不通过「签名」的方式证明自己是中本聪:这是他的隐私,他不在乎别人的质疑,即使出示了签名也不会被认可。

以「百口莫辩」的姿态和「个人隐私」的理由拒绝签名,又通过「辅助证据」增加可信度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文章发布不到一个小时,Reddit 出现一篇新帖子,指控 Craig Wright 用来自证的论文抄袭造假。如果造假水平不够高,那你当不了中本聪。

著名的非盈利互联网媒体「维基解密」甚至在 GitHub 上建了一个库,其中收录了 CSW 伪造证据的文章有 6 篇,被揭穿骗局的事件有 2 篇,不同领域的专家指出 CSW 错误的文章有 13 篇,露出马脚的视频音频 5 条。详见 https://github.com/CultOfCraig/cult-of-craig

心理学解释年长者为何更愿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聪心理学解释年长者为何更愿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聪

心理学解释年长者为何更愿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聪

「维基解密」曾发布大量的被作为头版新闻报道的极其重要的存档,早期发布的文档包括美国军队在阿富汗战争中的装备购置和保养支出,以及其在肯尼亚的腐败事件等等。2010 年 4 月,维基解密在一个名为「平行谋杀」(Collateral Murder)的网站上公开了一段 2007 年 7 月 12 日美国军队在巴格达空袭时,美国空军飞行员在巴格达利用阿帕契直升机攻击机杀死包括数名伊拉克记者在内的无辜平民的视频。同年 7 月,维基解密发表阿富汗战争日记,内容包含逾 76900 份关于阿富汗战争文档,在此之前这些文档都未曾公开。同年 10 月,维基解密和主要商业媒体公司合作,又公开了逾 400000 份文档,称为伊拉克战争纪录。这使得每起在伊拉克,以及跨越伊朗边界的死亡事件的地点,都可以在地图上找到。2011 年 4 月,维基解密开始公布与被关押在关塔那摩海湾拘留中心的囚犯有关的 779 份机密文档。

中本聪光环效应

光环效应是一种影响人际知觉的元素,又称晕轮效应。明星效应就是一种典型的光环效应,Kris Wu 在 2012 年作为 EXO 组合成员正式出道,主要作品不太清楚,以 Freestyle 见长,对节拍的定义有独特的见解。我有一个朋友这样评价: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实力吃屎。

Kris Wu 粉丝又是另一种声音了:Wu 的音乐一直走在乐坛最前端,有着非常高的造诣,是首个进入 billboard Hot 100 的华人歌手。

这就是「光环效应」,人际相互作用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夸大的社会印象,这种爱屋及乌的强烈知觉的特点,就像月晕的光环一样,向周围弥漫、扩散,所以人们就形象地称这一心理效应为光环效应。

明星散发出的光环效应,除了本身具备的外貌条件和才艺,还离不开经纪公司的包装和定位。

Craig Wright 获得大量的信徒,除了他本身的「个人魅力」,也离不开 Calvin Ayre 和 nChain 对其的投入和包装,制造「光环效应」。

在《Calvin Ayre 团队的来龙去脉》中详细的描述了 CSW 与 Calvin Ayre 的关系:专利公司 nChain 的首席执行官 Jimmy Nguyen、CSW 曾就职的在线赌场 Centrebet 的网络负责人 Stefan Matthews,都在为 Calvin Ayre 工作。

2013 年开始,CSW 对比特币发生了兴趣,开始在门头沟炒币(交易了 50 个左右),同时 CSW 创立了一些比特币相关的公司如 DeMorgan、Hotwire、Panopticrypt,甚至计划搞一个比特币银行 Denariuz Bank。

2014 年 CSW 的公司遭遇了多重打击:门头沟倒闭、ATO 调查(骗取退税和偷税漏税)、经营不善等,CSW 背上了巨大的个人债务。

2015 年 nCrypt「帮助」CSW 度过困境,并要求 CSW 转移所有知识产权,宣称自己是中本聪。2016 年,nTrust、nCrypt、EITC 等公司整合成了大家熟悉的 nChain。CSW 不占有 nChain 任何股份,也不在公司管理层之列,同时也不拥有任何专利权。

2015 年 12 月 8 日,Wired 和 Gizmodo 同一时间发布的两篇报道,拉开了比特币世界第一次热点事件营销的序幕——「震惊!CSW 和 Dave Kleiman 共同发明了比特币」。BBC、Bloomberg、Reuters、Forbes 等主流媒体和 Gavin Andresen、Jon Matonis 等圈内大佬都卷入了进来,这场事件持续了半年,最终以 2016 年 5 月 2 日 CSW 拒绝签名而告终。

心理学解释年长者为何更愿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聪

这直接导致 BitcoinCore 首席开发者 Gavin Andresen 名誉扫地,失去了 GitHub 的访问权限。

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自称日裔美国人,作为比特币的创始人无疑是最大的 KOL。在无法签名的情况下,CSW 的幕后策划采取了非常典型的「艺人」包装方式:

一、建立人设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没有任何天才人物不带有疯狂的特征,假中本聪也应该如此。信奉「成功学」的人群非常吃这一套,当发现一个包装出来的「天才」是「偏执狂」甚至是「精神病」的时候,不仅会信以为真,甚至能引发共鸣。所以 CSW/BSV 的市场定位准确,精准的勾勒出容易产生「崇拜」群体的用户画像。

例如:

文章的人设是「好男人」……

翟天临的人设是「北大学霸」……

Kris Wu 的人设是「引领中国嘻哈走向全世界的实力 Rapper」……

CSW 的人设是偏执的「中本聪」……

二、作品高产

CSW 是一个高产的论文「作者」、小说家以及推特重度「使用者」。这位 nChain 的首席科学家没有什么实际工作,他最大的任务就是与网友互动,以及证明自己是中本聪。仅一周的时间,CSW 已经有两篇长文自称中本聪,伪造了新证据。

在作品上,nChain 储备了大量的科学家来「协助」CSW 进行「创作」,有 nChain 的科学家称 CSW 的大部分论文都只是挂上他的名字,实际创作者另有其人。另外,论文的论点也十分取巧,在「已有结论」的主题上再创作,围绕着一个大家都认可的结果反复论证,最后得到读者认为正确的观点,从而引起共鸣和认可。

三、制造话题

谁是中本聪是比特币世界中经久不衰的话题,人们保持着极高的求知欲。历史上已经出现了多位「假本聪」,为何「澳本聪」是最著名的一个呢?

原因有二,一是成功骗过 BitcoinCore 首席开发者 Gavin Andresen,二是坚持不懈的伪造新证据。

CSW 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发表一些非常夸张的言论,并利用高产的论文制造「对比特币理解深刻」的舆论导向,在人设上进行足够的铺垫,伪造出的新证据也就更有迷惑性。频繁自称中本聪并给出「新证据」是非常吸睛的举动,不仅能吸引媒体大量报道,还能引起社区的大范围讨论(Diss),以达到提高曝光率的效果。

补充一下,CSW 所有的宣传活动都包含一个经典的逻辑陷阱:「无法证伪即为真实」,实际的逻辑是「必须证实才为真实」。

澳粉证实偏见

塑造人设,制造话题,提高曝光率,达到了一种广撒网的效果,只要有千分之一的人接收了 CSW 的「光环效应」却没有求证更多资料或主动思考,那就会引发多米诺骨牌,陷入心理暗示的陷阱中。

这与 Kris Wu 粉丝有异曲同工之妙,但目标人群不同。Kris Wu 粉丝群体以少女为主,他们对爱豆的热爱始于颜值,「光环效应」与「证实偏见」交加,表现出强烈的维护心态,不仅会因为 Kris Wu 的某些优点而无限抬高,还会选择性的收集证据,选择性的解读证据。

证实偏见(confirmation bias),即人会不由自主地寻找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而忽视那些对自己或自己观点不利的证据。

前文描述过,成功学鸡汤喝太多的人群,对偏执人格会有好感,这个群体会将「偏执人格」美化成一种绝对的优点,以乔布斯为模版强加于自己和自己欣赏的人身上,认为「偏执」可以改变世界。忽略改变世界的是「能力」,而不是「偏执」。当能力不足以改变世界甚至周围时,这个群体就会把「偏执」这个「优点」运用在坚持自己的观点上。

「过分自负,若有挫折或失败则归咎于人,总认为自己正确」也是偏执人格的表现特征之一。当崇尚「偏执人格」的澳粉与「自我肯定理论」相结合时,会造成更加严重的「维护心态」。

自我肯定理论(self affirmation theory)指出人们天生有内在动力去保护自尊、自我概念的完整统一,所以当人们的自尊受到了威胁,便会形成防御反应以保护自我。

其中的机制可以从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 来解释 : 当有人来质疑我的偶像,这样的反对信息和我对偶像的崇拜态度是相矛盾的,使得我产生了一种不舒适的紧张状态,我必须选择修改其中一个信息来缓解我的认知失调。而由于偶像是我选择的结果,是我自我的延伸,这样的认知冲突威胁到了我自我概念的完整(self-integrity),于是我需要为偶像辩护,贬低反对信息的价值,选择性忽略它,或者反对他。只有这样,我才可以解决认知失调,保持我自己的尊严。

对 CSW 形象的包装和营销,恰恰容易吸引到这类粉丝,这使世界闻名的媒体「维基解密」也无法唤醒一个装睡的澳粉。因为澳粉会更加偏执的选择性收集证据,选择性解读证据,甚至为了缓解「认知失调」极力反驳这些证据。

澳本聪的悲哀

第一次见到 CSW 是在香港的 BCH 周年峰会上,原本他已经确定参加 CoinGeek 在伦敦举办的另一场 BCH 周年活动,但他后来改变主意来到香港,Jimmy Nguyen 一如既往的如影随形。我曾经思考过 CSW 是如何对 CoinGeek 出尔反尔的,那时我还不知道 Calvin Ayre 就是幕后操控者。

心理学解释年长者为何更愿相信 Craig Wright 是中本聪

他演讲的题目是《Back to the Future of Bitcoin》,台风没有传言中那么精彩,甚至有些乏味,可能是因为同传翻译的语气过于平淡造成的。后来我翻阅了他的 PPT 文件,才注意到他们在那时就已经为分裂社区做准备了。(甚至更早…致 CSW 和 Calvin Ayre:挖矿不是一项有限游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和 CSW 在嘉宾酒会接触,约在第二天上午面对面采访,这两天让我捕捉到很多细节。

他的眼睛有些涣散、忧郁,看起来很疲惫。

他的「自信」显得刻意,有表演成分。

Jimmy 与他形影不离,无论是在会议现场、酒会、还是接受采访。

前文提到 CSW 不占有 nChain 任何股份,也不在公司管理层之列,同时也不拥有任何专利权。他更像一个提线木偶,需要按照团队设定的人设、情节、甚至是「编造的记忆」抛头露面。

长期在这种环境下生活,非常容易产生心理问题。

偏执和狂躁是 CSW 两个非常显著的性格特点,这可能是 CSW 刻意的「印象管理」,保持团队包装的人设。「印象管理」属于一种主动心理暗示,被设计出来的强迫「印象管理」显然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这也是韩国艺人在工作高压下经常患有心理疾病的重要原因之一。

自我调控能力不够好的人,会向两个方向发展,一是产生严重的心理疾病,可能导致悲剧的后果。二是形成「这就是我」的心理暗示,逐渐接受被设定的角色,主动按照人物设定的习惯、甚至记忆去生活,把自己幻想成「主观意义上的中本聪」。

但我们都知道,他不是。

总结

本文描述的心理暗示,也适用于「艺人」。但不同之处在于,艺人的粉丝群体偏向年轻,在心智和阅历上不够成熟,心理防线较低,更容易受到「光环效应」的影响。澳粉群体偏向年长,是另一种极端,自认为心智和阅历成熟,年长优越感膨胀,形成一种「权威效应」,反而轻视了更有技巧的营销策划,忽略了更深层的心理暗示。

澳本聪成功的背后是一个缜密的造神计划,我也曾耳濡目染受到影响,避免「自我肯定理论」的心理效应,不选择性的收集和解读证据,可以有效免疫「洗脑」。

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曾说:如果有确凿的证据证明 CSW 是中本聪,不会改变我对 CSW 的看法,只会改变我对中本聪的看法。

好在,他不是,真庆幸。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