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coin 矿机市场或已突破 200 亿元,未来几年将是 Filecoin 面向信仰者与公众证明自己的时刻。

原文标题:《百亿资金提前入场,Filecoin 姗姗来迟 | 链捕手》
撰文:龚荃宇

在今年的区块链行业,Filecoin 不可避免会成为最受瞩目的新项目之一。

链捕手了解到,在众多社区的预热与厂商的推销下,过去几年 Filecoin 矿机市场的销售额很可能已经突破 200 亿元,其生态规模已经愈发接近相对成熟的主流区块链项目。

不过与之相应,Filecoin 主网上线时间多次被官方延迟,令众多提早埋伏的矿工心生不满。事实上,相比 Filecoin 远大的理想与愿景,多数人可能更关心它可能带来的财富效应。

1 飘忽不定的主网

在区块链这块充满机遇的新兴市场,每年都会有新的重磅项目进入公众视野,并编织出壮阔的未来图景吸引大量资金与人员的参与,但多数项目的发展状况仍是团迷雾。

Filecoin 毫无疑问属于这类行业瞩目的项目,它自 17 年被提出以来就与另一个著名项目 IPFS 相绑定,两者的复杂关系一度令许多人感到困惑。事实上,两个项目都由海外的 Protocol Labs (协议实验室)主导研发,其中 IPFS 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区块链项目,而是一种分布式存储底层协议,与互联网时代标志性的 HTTP 协议相对应。

目前 IPFS 协议已经开发完成多时,部分项目或公司已经使用该协议储存信息,但由于缺乏具体的激励机制,存储节点多为个人爱好者,其存储规模与稳定性都不支持该协议获得更大范围的应用。另一个项目 Filecoin 则可以视为 IPFS 协议中的激励层项目,通过代币 FIL 对提供稳定储存空间的矿工进行奖励,进而解决 IPFS 前述应用问题。

正因为如此,Filecoin 凭借 IPFS 的光环成为行业人士眼中的焦点项目之一,乃至最大的财富洼地之一,其主网的上线时间对公众而言也由此显得迫切而重要。

按照早先的规划,Filecoin 主网将在今年 3-4 月上线,但 2 月中旬协议实验室更新项目路线图,并将主网上线窗口延期至 6-7 月。尽管延迟时间不算长,但考虑到 Filecoin 历史上的屡次延期,这不得不引起部分行业人士的质疑与不满。

从 17 年底开始,Filecoin 就在国内形成了许多规模性社区,大量市场活动围绕着 Filecoin 普及与矿机销售在多地展开,从最早市场流传 Filecoin 主网 18 年底上线,到此后官方至少 2 次延迟上线时间,该项目的开发进度消耗了许多社区爱好者的耐性与信心,「许多 18 年就开始运营的 Filecoin 社区早已经坚持不下去,转而去做其他项目了。」红岸智能 CTO 周雪松告诉链捕手。

特别是对于 Filecoin 矿机购买者而言,市场上最早从 18 年起就出现了 Filecoin 矿机且价格不菲,Filecoin 主网上线时间越晚,他们的资金压力与风险就会越高,故而市场一度出现许多 Filecoin 矿工们的抱怨。

不过在链捕手的采访中,多名了解 Filecoin 生态的专业人士都指出,Filecoin 多次延期有其必要原因。飞尔科 CEO 谢大炮向链捕手总结了三个主要因素:第一,Filecoin 的许多算法代码在不同客户端由不同团队开发,目前还需要对不同客户端的互操作性进行调试; 第二,Filecoin 的通证经济模型都还没有确定,包括保证矿工不会破坏数据的通证抵押模型;第三,主网代码的审计工作至少 1-2 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这其中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技术难题,都是正常的代码结构调整。」谢大炮继续说,「主网上线事关重大不能马虎,如果仓促上线很可能导致大量矿工资金受损,到时捅的窟窿就更大了,所以宁愿前期严谨一点,时间花长点,把细节都做足了。」

距离 Filecoin 主网上线还有三个多月时间,矿工等群体在短暂的抱怨后,已经将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矿机测试,毕竟相比 Filecoin 远大的理想,多数人可能更关心它可能带来的财富效应。

2 矿机火热,门道纷杂

作为 IPFS 协议的激励层项目,Filecoin 发行了代币 FIL 用以奖励贡献者,但其奖励机制不同于绝大多数区块链项目,不基于算力、代币规模、投票比例等数据分配,而是根据贡献者提供的存储与检索服务规模确定奖励。

同时,贡献者只有购买专用的存储设备方能参与该协议的存储工作,即所谓的 Filecoin 矿机。由于此类矿机对硬盘等设备的要求较高,其单价较比特币等项目的矿机更加昂贵,几乎各类型号的矿机都需要 1 万元起,甚至有型号达到数十万的价格。

即便如此,Filecoin 矿机仍然受到了市场的热烈追捧。Filpool 矿池运营合伙人胡锋向链捕手表示,据了解国内 Filecoin 矿机销售商至少达到 200-300 家,据说也有数家厂商的销售额甚至超过 10 亿。同时他还估测,Filecoin 矿机市场上几年来的总销售额预计超过 200 亿元,这个数据已经超过多家主流比特币矿机厂商的近两年销售额。

但该数据实际上存在不少的水分,由于 Filecoin 带着巨大的光环却迟迟未能主网上线,18 年来市场上涌现出大量打着「IPFS 矿机」幌子的骗局,以多级传销的手法销售大量低劣的无效矿机。19 年初, 河南即被多家媒体曝光一起打着 Filecoin 矿机名头的诈骗案,据第一财经报道,河南链鑫科技有限公司以 Filecoin 挖矿名义在 5 个月 内,向数千人销售了近 30 万台所谓的「蜗牛星际服务器」,总诈骗金额可能高达 20 亿。

同时,由于 Filecoin 官方长期没有发布具体的矿机配置指导标准,特别是在 18 年项目代码资料甚少,许多急于销售或变现的公司即根据单方面对配置的预估生产了大量矿机并销售,但从如今的测试网数据来看其配置与实际需要相差甚远、挖矿效率很低。
早期那些采用 ARM 架构和英特尔低端芯片的矿机已经完全没戏了,只能当做存储设备给自己用。」谢大炮说。

随着 Filecoin 测试网在去年 12 月上线,各大矿机厂商得以接入该网络对矿机实际挖矿效率进行测试,进而针对性地对自家矿机设备的配置进行调整。从 1 月初开始,Filecoin 矿机的销售人员开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与范围出现在区块链行业人士的视野,宣称 Filecoin 矿机将是今年区块链行业最大的财富机遇之一,为 Filecoin 主网的上线造势,同时也是吸引更多矿工加入该网络生态。

不过考虑到 Filecoin 矿机厂商质量参差不齐以及币价模型的不确定性,矿工们的财富梦想可能没那么容易。

矿机硬件配置问题在前文已经有所提及,其 GPU、CPU、硬盘的配置先进性对挖矿效率具有重要影响,主流矿机厂商对同等配置矿机的销售及其定价如今在竞争中已经趋同,但仍有部分矿机厂商会以次充好,将用二手硬件制造的矿机销售给矿工,间接对矿工的挖矿效率造成负面影响。

同时,矿池对矿机的集群方案以及挖矿算法优化也对挖矿效率具重要影响。「集群方案的优化可以实现 1+1 大于 2 的效果,使得同等规模的矿机成倍地提升产币效率。」胡锋说,从测试网数据可以看出,前 5 名矿池的产币效率是 6-10 名矿池的 4 倍以上。

Filecoin 矿机对矿场运行环境也具有比其他项目矿机更高的要求,「如果矿机在提交存储证明时突然停电停网,那么存储的数据就会被破坏,需要重新花很多时间开始。」谢大炮告诉链捕手。

而在矿机销售中,不少矿机厂商为了提高客户的购买意愿,会谈及矿机的产币效率以及回本周期,例如某矿机厂商就向链捕手表示其高配置矿机在一年内可以产币超过七千个,大致三个月可以回本,但实际上矿机产币效率由多因素确定并非固定值。

「 只有先设定全网具体工作机器数量,以及假设各矿机厂商技术水平一模一样,才有可能对矿机产币量进行计算,没前提条件的计算产币量和回本周期都是耍流氓。」周雪松告诉链捕手。

3 经济模型关键一环尚待验证

而在币价层面,Filecoin 亦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目前多家三四线交易所已经上线 Filecoin 代币 FIL 的期货交易,且不同平台间价差较大、流动性低,当前价格多在 27-44 元区间内,近 1 年最高曾超过 70 元,相比 FIL 公募价格都已经上涨数倍。

文储区块链 CEO 何辰锋在一次网络分享中分析指出,根据对 Filecoin 投资者、协议实验室、基金会及矿工的产币量进行的统计,前 6 个月每个月总产币为 3411 万枚,第一年总产量为 3 亿 6513 万枚。如果 FIL 在第一个月进入到加密货币市值排名前十,那么价格将突破 879 元人民币;如果用半年时间达到前十名,价格将有达到 146 元,前五名则是 732 元。

从 Filecoin 项目的团队、投资方与技术来看,此类乐观预估固然具有一定逻辑基础,但这并不能回避其经济模型存在的问题。

Filecoin 作为分布式存储项目,其代币 FIL 的根本应用场景在于商用存储客户的使用,以及矿工的挖矿抵押,但前者在近一两年内都相当不现实。

「在 Filecoin 存储网络还未完全完善的情况下,大规模企业商用资料存储会消耗大量的时间与硬件资源,这意味它在主网上线早期阶段大规模商用暂时还不现实,我们只有期待官方在上线后继续优化调整,等 2-3 年网络稳定后,自身在全球的共识度非常高的情况下,这些大规模的公司或者才会考虑使用这个网络。」周雪松说。

这也就意味着,在近几年 FIL 币价将主要由购币抵押的矿工以及二级市场投资者支撑,矿工与存储空间的增长情况以及二级市场的投资炒作热度会在很大程度决定 FIL 的币价走势。

凭借着自带的巨大光环,FIL 在二级市场早期大概率会受到投资者的追捧,但根据过往热门区块链项目的价格走势来看,在 Filecoin 商业化进度缓慢、矿工持续抛售的情况下二级市场很难支撑 FIL 的持续上涨,入场较晚的投资者与矿工将不可避免成为 「接盘侠」。

不过这种说法也并非绝对的,币价的大幅涨跌在比特币等任何币种身上都出现过,关键问题在于长期而言 Filecoin 究竟能否将其商业化路径走通,进而支撑 FIL 的币价模型。这个问题则关系到分布式存储技术与商业逻辑是否成立,摆在 Filecoin 前方的问题包括数据存取效率、企业的财务合规、存储内容监管政策等等。

多数行业人士对此也具有清晰的认知。「其实我们给客户讲得很清楚,不用担心前期没有客户来存储数据,Filecoin 的前期挖矿就是矿工自己在刷数据,通过区块奖励吸引矿工加入,扩大整个 Filecoin 网络的服务规模,扩大它的共识。」胡锋说。

未来 Filecoin 将如何开展其商业化行动,目前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未知数,未来的图景与可观的币价作为共识支撑着 Filecoin 生态的继续生长,但终须走向落地。在分布式存储的赛道上,已经有 Siacoin、Storj、Ultrain 等众多区块链项目在 Filecoin 之前开拓市场,但各自都发展得不尽人意,未来几年则将是 Filecoin 面向信仰者与公众证明自己的时刻了。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