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DAO 要像海盗党为瑞典公民所做的那样为企业做事,那么我们必须找出如何以可扩展的方式来解决治理问题。

原文标题:《从瑞典海盗党学点 DAO 运动的方法论》(How to buidl a movement What the Swedish Pirate Party teaches us about scaling DAOs)
撰文:Seth Goldfarb
翻译:Emma、Shirley、Frau Yang

「 2006 年,瑞典约有 120 万公民(选民)共享文化知识,侵犯知识版权,并且没有发现此行为有何不妥,但该机构将此行为妖魔化。

进入议会需要 225,000 票。这意味着,侵犯知识版权人群中,只要有四分之一的人对此种行为被妖魔化感到愤怒,并且无法接受这种对待,那么海盗党将进入议会。那是我们的目标,第一天就已在网上发布:225,000 票。」

甲:大家好,我是甲,我刚刚听说了您的项目,并喜欢这个愿景!我是一位经验丰富的 [职业人],想知道如何贡献自己的力量?

团队成员:嗨,甲,欢迎加入小组!我们很高兴能邀请您来这里,并真的很重视您的意见,但我们并没有为此寻求帮助, 不过还是谢谢啦!

听起来是否耳熟?

有前景的项目和组织常常由于未能制定有效的策略得到社区支持,而限制了其扩展能力。

未能参与并利用早期支持,可能会损坏项目在有效资源管理方面的声誉,并最终导致项目无法获得其开发为实用产品所需的反馈。

在 DApp 上,UX 通常被描述为「大规模采用」的主要障碍之一,尚未引起广泛关注的区域是治理和扩展性的交汇。

如何扩展 DAO?看看瑞典海盗党总结的经验框架

扩展之路上的社会问题

本文旨在建立一个解决扩展 DAOs 和其他去中心化举措的社会问题的框架。

该框架大量借鉴了下文所概述的治理原则,即《 Swarmwise:改变世界的战术手册 Swarmwise: The Tactical Manual to Changing The World》。该文由瑞典海盗党的创始人里克·福尔克文(Rick Falkvinge)撰写,叙述了如何建立一个组织,

「……从外面看,分散而又相互协作的志愿者看起来像是层级分明的传统组织……获得利益之前不会有大量的人员,一小部分人组建了专业人员的框架,使大量的志愿者能够为共同的目标进行合作。」

瑞典海盗党组织改革了瑞典的版权和专利法,并提高了政府的透明度和公民的隐私权。

为了解决与扩展运动有关的治理问题,本文所述的框架将详述如何凝聚组织群体的力量,并提供如下建议:

  1. 吸睛宣传
  2. Buidl 和 Sclae 领导力
  3. 持续征询社区意见

需明确,这与如何建立社区无关。基于产品而建立社区时可使用该方法,但与运动相反,社区成员不一定需要拥有共同的目标,而需要拥有整体的幸福感。

理想情况下,一场运动是为解决一些问题或完成某些任务而产生的,在解决问题或实现目标后逐渐结束并继续超更好方向发展。

当要开启一场运动时,我们需要实现的第一个目标是组建运动任务的群聚效应,为此,我们需要讲好这个故事。

吸睛宣传

德里克·西弗斯(Derek Sivers)在其 TED 演讲中,播放了一条 YouTube 视频,人们在音乐节上不约而同、一起跳舞,以描述自我组织的发展过程。

如何扩展 DAO?看看瑞典海盗党总结的经验框架

视频开头是一个人在草地上疯狂跳舞。一部分人注意到了,但没有什么动作。然后,第二个人加入了,这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以前注意到跳舞的人们开始加入这两人,一旦其他人意识到别人都想一块跳舞时,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正如 Sivers 解释的那样,对于小组成员组建,影响最大的并不是第一个跳舞的人,而是第二个加入的人,这在人们看来就是赋予其合法性。

我们作为观众,并不知道第一人是否认识第二人,或者这二人是否是陌生人。就运动而言,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一个人做出了吸睛的动作后,第二个人做出了回应,人群也加入了进来。

「海盗党建立了网站」

瑞典海盗党于 2006 年 1 月 1 日在一个文件共享中心「 Ancient Spirit」上发布了一个简单的网站和两行介绍:

大家快看,海盗党新年后建立了 自己的网站

如何扩展 DAO?看看瑞典海盗党总结的经验框架

到第二天下午,Falkvinge 接到了瑞典最大的报社之一,瑞典晚报记者的电话,该报纸当天晚上发表了一次采访及民意测验,调查显示有 61%的受访者会投票支持新的海盗党。

发起运动需要「时机,社交环境和信息……人群的焦点始终是每个人都能做的事,而不是人们不能或必须做的事。」

「你需要确定,那些受到你前瞻性想法影响的人是朝着积极方向前进,还需要预估人群规模,做出一定判断推测,以此判断哪部分人是在最低激励下参与的群体 。」

如何诠释任务

为了使人们在最低激励下参与,一场运动需要讲好一个故事。

写故事时,一个有用的练习是需要问「为什么这很重要?」 并不断提问,直到该小组磨砺提炼出自己想要体现的最深刻的价值观。一般来说,人们不会回应你所做的事情,而会回应你为什么这样做。

如果你无法想象此场运动在最低激励下获得的必要群聚效应并从而实现目标,请改进任务和背后的故事,直到你认为可以为止。如果你都不相信自己的故事,那为什么其他人还要相信呢?

「在一些你心仪的活动家经常闲逛的地方提到自己的想法和计划,这样就够了。如果一切顺利,人们经常会以此为谈资和朋友们交谈。…如果想法很好,并且人们乐于贡献改变世界,并知晓如何做到这一点,那么将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会有第一批几百名志愿者加入。

关于失败

失败会发生很多次。

一项统计数据显示,70%至 90%的初创公司注定要遭遇失败;被称为「二八定律」的帕累托法则,认为在许多情况下 80%的后果来自 20%的原因。无论是哪种情况,历史常常提醒我们要为失败做好准备。

俗话说:「当做好了准备的人遇上了机遇,这就是运气发生的时刻」。做好准备固然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要考虑到在好机会出现之前,可能要花很长的时间进行多次迭代。

当尝试发起一项活动时,创始人应与目标受众互动,并做好准备要迭代自己的信息,以吸引到对于发起一项活动而言所需的重要关注度。

我们可以想指出多少就指出多少有关受欢迎程度和采用率的有趣趋势,但归根结底,事情的真相是,流行趋势的出现通常被归结为好运。

建立并扩大领导力

一旦活动达到足够多的能量,团队的下一个目标将是提供一种结构,使支持者们可以有意义地参与该项目,并实现其愿景。

「最低激活水平」所需要的条件,随着活动的不同而变化。对于瑞典海盗党而言,最低级别的激活意味着收集签名:

「……为了使这个组织安定下来,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以瑞典海盗党为例,它的任务是从公众那里收集两千个签名,支持该党向选举管理机构登记注册。」

对于瑞典海盗党来说,有意义的是以地理为依据进行协调,并在小组变得太大时将其拆分。线上活动可能围绕筹款、营销和开发等不同功能进行协调。什么才是最适合该群体的?这仅仅取决于此。

为群体提供结构

为了有效地组织这些结构,我们可以洞察人们在不同规模的小组中倾向于如何相互交流以及这些小组所倾向的形成方式。

「最初,你最多可以协调三十个小组,所以要创建一个最多包含三十个子小组的讨论论坛。...…尝试选择你的地域划分,以使小组规模通常约为 7 个成员,并且每个子小组的成员都不超过 30 个。

7,30 和 150 这三个数字已成为公认的用于理解不同规模的社会复杂性的基准。

「在三人一组中,存在三组关系(A 到 B,B 到 C 和 A 到 C)。...…如果我们将团队规模扩大到关键的七个人,则该团队之间需要保持二十一组人的关系才能发挥工作团队的作用。」

随着群体人数的增加,现有的领导者需要继续将小组组织成适当的规模,并聘请新的领导者来管理这些小组。

「邓巴数字」这一术语是指一个人可以舒适地维持的最大关系数量,大约为 150。当群体接近 150 个成员时,核心领导者应该找到一种方法,开始将成员分成 30 人一组的小组。

每个由 30 人组成的团队都应拥有不超过 7 人的领导团队,并且团队应最多针对大约 30 名目标成员。

随着子小组的形成,子小组的创建人应该主动向新领导人介绍自己,并建立一个子论坛,这些子小组领导人可以在论坛上与创建人讨论问题。

「设置好初始结构后,你需要告诉每个人都去匹配的子小组……让成员相互做自我介绍,并在成员中为子小组之间选择一位领导者。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你可以安全地避免给出有关如何挑选领导者的说明;这些子小组将提出不同的办法,使每个子小组在各自归属的小组中都具有合法性。这就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如何赋予领导能力

「如果你想在团队中掌握领导权,你就站起来说:「我要去做 X,因为我认为这会成就 Y。任何想加入我做 X 的人都将受到热烈欢迎。」...…这很快就能建立了一个非正式但非常强大的领导力结构,人们可以在其中寻找可以最大程度发挥其作用的角色,以促进群体的目标。」

就像分叉区块链或「愤怒退出,删号走人」使人们能够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朝着类似的目标努力一样,支持多个子小组也使具有不同价值观和策略的领导者能够以自己的节奏来支持任务。

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绝对权力绝对会导致腐败」,因此经验不足的领导者轻易就会希望对活动进行微观管理,但是建立势头意味着学习如何吸引和授权有能力推进事情发展的领导者。

领导者绝对应该沟通,但不一定需要经常沟通才能完成任务。

活动创始人负有独一无二的责任,即对不同子小组的战略和策略保持灵活性,并致力于促进支持者之间有意义的互动,在领导人进步的同时促进晋升。

与令人沮丧的人打交道

每个活动都要处理内部冲突,不是现在就是以后。当活动开始获得动力时,人们借活动来自我吹嘘的并不少见。

我想起了一个人,我通过一个与占领运动有关的熟人与对方认识。这个人花了数周的时间来煽动争论,与子小组稍有分歧后就在小组聊天中不断地发布错误信息。

持不同意见并不意味着这人是麻烦精。这些人本可以加入其他子小组,或者也可以尝试获得足够的支持以组建自己的子小组,但该人将自己的兴趣置于小组的兴趣之上,然后小组就这样继续推进。

「群体的透明性是可想象的最佳解药,因为这类人通常依赖别人而不是比较听到的故事不同版本。」

提供输入机会

为了聚集力量,运动的领导者需要为支持者提供明确的方法,来帮助实现这一运动的目标。

「在建立团队时,必须使每个人都有权根据其认为会推动目标实现的方式来采取行动-但没有人可以限制他人,本人不可以,上司也不行。」

文化、组织结构和领导力,是为支持者创造机会参与运动时要考虑的三个因素。

文化

基础文件、口号、段子、主题曲,文化衫等所有这些都带表了一个组织的文化,而且文化很重要,因为它塑造了运动的标识,并鼓励人们忠于彼此,忠于所做的事情。

组织一次研讨会或一系列活动来确定活动的基本文件,并为第一个行动做计划,可能是吸引联合创始者们参与进来并互相熟悉的好办法。

组织结构

除了管理运动中子群的规模之外,组织结构还意味着赋予领导者权力,并时刻准备对热切的支持提出的问题(如 「我能提供些什么帮助?)作出回应。

对于较小的组织,准备好具体任务和领导人列表,并列出任务。较大的组织应将新的支持者定向到适当的小组,并让小组负责人推进参与性。

对于可能缺乏领导经验的个人或可能有经验但对这一运动不熟悉的领导者,也不要将他们排除在外。要了解如何能使现有领导者更加高效,并协作制定参与过程,以使新的领导者加入。

领导力

有效的领导力意味着拥抱这个悖论:即优秀的领导者必须舍得放权,才能获得更大的权力。对领导者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体现这一运动的价值并关注他的组织成员。

实际上,这意味着积极参与决策过程,并确保小组成员拥有高效工作所需的资源。有时「资源」意味着金钱,有时则意味着小吃和手工艺品(小礼物)。

「这就是著名的「三海盗规则」在这里发挥作用的地方:如果三名自认为海盗的人同意某种激进主义对政党有利,那么他们有权以党的名义行事。只要合理,他们甚至可以报销与这种行动有关的费用(木棍,胶水和油漆是合理的;计算机设备和巨型飞机则不是)。」

对 DAOs 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理论上讲,DAO 可以用来协调一群人可以想象的无论什么事情,但是创建更有效的 DAO 的最大障碍之一是:

我们今天看到的大多数 DAO 倾向于提供以下两个功能之一:资助或治理。「资助类的 DAOs」负责协调赠款或投资的分配,而「治理类的 DAO「则有助于就项目治理的不同方面进行投票。

为以太坊开发提供捐款的 MolochDAO 是「资助类 DAO」的例子,而 MakerDAO 则是「治理类 DAO」,因为它使 Maker 代币(MKR)持有者能够对管理稳定币 DAI 的协议变更进行投票。

要了解在扩展 DAO 的背景下这意味着什么,我们需要在运动与其他组织形式之间划清界限。然后,我们可以考虑海盗党的见解如何适用于不同类型的 DAO。

运动 VS 企业

运动与商业之间的差异在于动机:如果是任务驱动型的,那就是运动。如果以利润为导向,那就是企业。

一场运动可能会产生企业或非营利组织来支持自己,但这些组织的能力取决于他们的资金和收入-甚至非营利组织也需要通过捐助以维持其活动正常运行。

使用这个框架,我将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的网络描述为运动,因为它们代表了矿工,开发者,搭建者这一生态系统,其使命是为有利益冲突的个人提供信任网络。

另一方面,企业依赖于员工和承包商,这些人希望从企业中获得收入以维持生计。谁来完成工作,以及资金(或至少收入)的金额对企业的成功影响比对运动的影响更大。

DAO 可能是什么

无论目的如何,七个,三十个或一百五十个都可以用作组织结构的基准人数。但是,当涉及到组织成员如何在组织内行使权力时,组织的目的应该首先是帮助确定其组织结构。

DAO 通常被设想为支持 Holacracy(一种分散式组织个管理方式) 或「扁平组织」,但是以太坊社区的 Holacracy 实验(如 ConsenSys,不同的 DAO)所证实的挑战向我们展示了组织结构(或缺乏结构)是如何影响组织的执行能力的。

灵活的权力结构可以支持运动,因为运动更注重的是(或应该)完成了什么事情,而并非是谁完成的事情,也不是组织可以从中得到多少钱。

另一方面,企业需要更多的组织结构来使人们对其所做的工作负责,并确保正常的资金流。

总结

「……启动三年后,2009 年,瑞典海盗党在欧洲大选中获得 225,915 票,获得第一。」

瑞典海盗党的成功表明,创建功能更强大的 DAO 不仅仅是意味着改善参与体验和界面的用户体验。建立未来的 DAO 意味着将人类组织的基本原理整合到 DAO 的力量中。

未来的 DAO 将需要支持持续的创造,包括可自定义规则的子群组,协作者可以发展其运动文化的更友好的界面,以及用于建立和扩展不同类型组织的模板。

在许多方面,我们今天看到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可以被认为是在以「远程优先」的精神,尝试着重建初创公司。

如果 DAO 要像海盗党为瑞典公民所做的那样为企业做事,那么我们必须找出如何以可扩展的方式来解决治理问题。

来源链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