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点点成本博一个 5 倍、10 倍的回报你愿意吗?对于散户来说,IEO 份额抢购是一个优美的陷阱和饥饿的游戏,告诉你抢到就是赚到,5 倍 10 倍不是梦。而事实上,幸运儿永远只是少数,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对于项目方而言,这是一次借由游戏热度和交易所背书的宣传营销;对于交易所来说,这则是一场形势所迫不得不为的,争夺用户和关注的「烧钱」战争。

原文标题:《IEO 份额抢购:抢钱狂欢与饥饿游戏》
作者:门人

看到别人赚钱,比自己丢钱都难受

21 点快到了,倒计时数字跳动着朝「目的地」进发。张伟屏住了呼吸,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右手的中指悬在键盘上的 Enter 键上。

抢购页面早已调成了英文,因为相比中文页面,英文抢购页面提前出现了「BUY」键,而且能够预设额度,这是同在抢份额的同事告诉张伟的秘密。

5、4、3、2、1,每一次的数字变动都让他紧张又兴奋,悬空的手指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

时间到,「0」这个数字如同暗夜中绽放的信号弹一样,迅速通过视网膜进入张伟的大脑,几乎是同时,「嗒嗒嗒嗒」的键盘敲击声响起,张伟的心也突突直跳,短促有力、迫不及待。

「the round is end」(本轮次结束),不到 2 秒钟。

张伟涌上头的血迅速凉了下来,但手指在不停地敲击键盘,如同难以刹车的摩托一样。

第二轮的抢购甚至更快,在张伟开始敲击键盘的一刹那,游戏就已经结束了。

张伟推开电脑,身子摔在椅子上。

「火币 Prime 第一轮抢购结束,3 亿枚 TOP 7 秒抢光」、「火币 Prime 第二轮抢购结束,4.5 亿枚 TOP 5 秒抢光」,手机弹窗闪出了快讯。

「这还玩什么,根本不可能抢到嘛!」张伟愤懑而又失落地盖上了电脑,收拾东西走出办公室,彻底放弃了最后一轮抢购。

就在当晚,像张伟这样守在电脑前参与这场抢购游戏的人有 13 万,但最终只有 3764 个人抢到,中签率 2%。

李丽就是那幸运的 3764 人之一。

「我就是试一试,但没想到竟然抢到了」。李丽告诉深链财经。

三轮抢购结束,TOP 上线,迅速拉升至 20 倍,李丽在 7 倍时抛了一部分,11 倍时抛了一部分。

投入 1000 美金,回报 9000 美金,短短一个小时就赚了 6 万多块,「抵得上几个月的工资了」。

FET 抢购失败、Celer 抢购失败,算上这一次的 TOP,张伟已经在两个平台参与了三次抢购,每次都毫无斩获,「看到身边的朋友赚钱,比自己丢了钱都难受」。

抢购是一个优美的陷阱和饥饿的游戏,告诉你抢到就是赚到,5 倍 10 倍不是梦。而事实上,幸运儿永远只是少数,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做假证

和张伟的遭遇一样,身为设计师的吴磊每次兴致勃勃参与抢购,但也都无功而返。对吴磊来说,参与到 IEO 抢份额这件事纯粹是一个偶然。

「1 月份有个哥们儿找我帮忙,说想让我帮忙做几张图,当时心想就做几张图,于是答应了。」

后来吴磊才知道,所谓的做图就是 P 假证件,目的是为了完成币安的 KYC 认证。

为了规避法律风险,币安等交易所对抢购者的身份进行了限制,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用户不能参与。所以,摆在投资者面前的是 KYC 这条拦路虎。

为了完成 KYC 认证,有的人找海外的朋友借用身份信息,有的人在暗网和黑市上买国外的 KYC 资料,还有的人通过 P 图来制造假身份……

在金钱的诱惑下,KYC 只是一只纸老虎。

断断续续一个周的时间,吴磊一共收到了 20 多张照片,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慢慢开始了解 IEO,并打算参与其中,「既然能赚钱何乐而不为?」

不过,KYC 并没有吴磊和朋友想象的那么简单,「辛辛苦苦 P 的 20 多张图最后只通过了一个」,吴磊告诉深链财经。

还没开始赚钱,买身份照片的千把块钱就折进去了。具体为什么没能通过 KYC,吴磊和朋友也摸不着头脑。

经过大半个月的反复试错,吴磊终于摸清了通过 KYC 的秘诀。

「其实身份照片只是 KYC 认证的一部分,还有一些重要细节需要注意。」

吴磊发现,要想成功地注册账号并完成 KYC,网站上填写的信息一定要和照片信息一致,照片大小要在 1M 以内,命名最好以 1、2、3 或者 a、b、c 来命名。最重要的是,注册账号时 IP 地址要固定在海外的一个地方,不可随意变动。

就在吴磊琢磨 KYC 的时候,朋友圈、币圈社群、甚至连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都出现了叫卖 KYC 的信息,因为币安的第二个项目 FET 很快就要上线了,此前 BTT 的财富效应吸引了一大批人,之前尝到甜头的人希望延续好运,错过的人则期待能够补票上车,大赚一笔。

「不到一个小时我就能完成 P 图和账号注册,成功率 99%」,对于 KYC 认证这件事,吴磊已经驾轻就熟。

「别人 KYC 认证卖 1500 块,我卖 500 是不是能揽很多生意」,吴磊这样跟炒币的朋友开玩笑。

三分靠打拼,七分天注定

相比张伟和吴磊,李森的运气可以说非常好,只要抢,每次都能中签。李森参与到抢份额当中,完全是因为尝到了 BTT 的甜头。

不过在最开始,不用抢购的 BTT 份额摆在面前,对于投还是不投李森心里都犹豫不决。

「当时有一个朋友,他是『币安天使』,也就是币安早期的投资人和参与者,在推出 BTT 的时候,币安给了这些人每人 2 万美金的额度。我这个朋友也不知道 BTT 上线之后到底会怎么样,不敢投那么多,于是就把这些份额分了一些给了身边的朋友。」

在币安和波场宣布推出 BTT 时候,包括李森在内的很多人都不看好。在李森看来,一方面是发行量太大,接近一万亿,「这不就是割韭菜吗?」;另一方面 2018 年各种 lCO 项目破产跑路,给市场造成了很大阴影,「大家都跌怕了」。

不过李森反过来又想到自己之前错过波场的遗憾 —— 200 倍的涨幅。

另外,李森也在想,孙宇晨和币安都有钱,难道会在乎散户手里的这些筹码么?

机会和风险,投还是不投,一个摆锤在李森心里左右摇摆。

「投!就算它以后真的会归零也投。」李森打算搏一把。

「回顾 2018 年,不管我怎么分析、操作、买卖,我都是会亏钱,既然都是亏钱,我为什么不多换几种方式亏一亏呢,说不定还有机会呢?」李森告诉深链财经他下定决心的原因。

1 月 26 号李森把钱打给了朋友,一周后 BTT 上线,直接翻了 5 倍。

之后李森就问香港的朋友要了证件资料,完成了币安的 KYC,准备参与下一次的抢购。而等待他的不只是币安,还有火币、OKEx、KuCoin 等大大小小的交易所和项目。

从 2017 年的 lCO 到如今的 IEO,多次的抢购经验让李森总结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方法论」。

「首先电脑好、网速好,这是基础,抢份额一定要用台式机,我测试过高配的 MacbookPro 和台式,台式的速度要快很多;进入抢购页面千万不要刷新,刷新的名次就靠后了;抢购前校对电脑时间和网络时间;抢购前可以再开一个卖单的页面,一旦没抢到马上抛掉 …」

凭借着这套秘诀,李森在抢购上「无往不利」。

虽然每次抢购都能抢到,不过对于这件事,李森十分清醒:「实力只占三分,更多是靠运气」。

饥饿的交易所们

抢购份额的故事是从 1 月份开始的,币安重启 LaunchPad,和波场联合推出 BTT,采用先到先得的限量抢购的模式。BTT 一上线就攀升了 5 倍,之后一度接近 10 倍,抢到 BTT 的人迅速尝到了甜头。

币安的 IEO 和 BTT 像是一针兴奋剂,让黯淡沉寂已久的熊市打了个「激灵」,不仅唤醒了那些不再关心币价和远离市场的投资者,也唤醒了沉寂蛰伏的项目方,更唤醒了低迷已久的交易平台。

4 月起,火币、OKEx、KuCoin、BGG 在内的多家交易所都先后推出类似 LaunchPad 的平台,上线各自的抢购项目,参与到这场关于 IEO 的游戏当中。

火币 Prime 首期项目 TOP Network 开盘暴涨 20 多倍;OKEx 平台币币价因为公布了首期项目积木云的预约时间,24 小时上涨 17%;Kucoin 份额抢购中,诸多脚本外挂上场,只为了提高抢中率……

对于抢购者而言,这是一场需要付出代价的赌博游戏,抢购需要平台币,如果抢购成功可以赚上一笔,如果抢购失败,则势必要承担平台币下跌带来的损失。

3 月 19 日,币安 Celer 抢购结束后,BNB 从抢购前的 15.8 美元跌至 15 美元;3 月 26 日,TOP 抢购结束后,HT 价格由 2.5 美元跌至 2.26 美元;4 月 3 日,KuCoin 份额抢购结束后,平台币 KCS 从 2.5 美元的高点迅速跌至 1.75 美元,之后一路下跌,现在维持在 1.46 美元,跌幅超 40%。

如果为了抢购份额,在 2.5 美元的高点买了 3600 美元的 KCS,那么现在的亏损额接近 1 万人民币。

对于项目方和交易所而言,这是分别是一场借由游戏热度和交易所背书的宣传营销,一场争夺用户和关注的战争。

自 2018 年下半年以来,寒冬和熊市席卷整个币圈,多数上线的项目遭遇上线即破发的境况,即使是站在加密货币行业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日子也不好过,小交易所纷纷倒闭,头部交易所日活和交易量也呈断崖式下跌,活跃用户开始沉寂,沉寂的用户慢慢流失……

「这本质上是一个圈内互抢流量的游戏,你抢了的流量不一定能够留存,但你不抢,你的流量就一定会被别人抢走。所以其他交易所的只好入局保住自己的用户。」

在黑池负责人程成看来,没有人会想到币安的 IEO 竟然掀起了热潮,大量投资者涌入币安抢购份额,这使得火币和 OKEx 等本身就面临困境的交易所感受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于是交易所与项目方「合谋」来抗击币安,期望在这场饥饿游戏中不落下风。具体的方式就是烧钱「补贴」用户,就像赌场送赌徒筹码一样。

根据黑池的数据分析,目前所有交易所中只有币安的流量较为真实,能够承接得了上千万的出货,对于其他交易所来说,如果交易所和项目方不出钱托底,币价表现会相当难看。

「对于项目方而言,如果是以挣钱为目的,会非常困难。如果是以市场宣传为目的,花上 2000 多万制造声势值不值也要打上一个问号。对于交易所而言,如果项目方不愿意花钱进来玩,这个游戏能持续多久?」

4 月 2 日中午 12 时左右,比特币开始暴涨,一度从 4188 美元连续攀升至 5000 美元,让人兴奋又怀疑:牛市要来了?关于比特币的暴涨,有一种声音是 IEO 炒热了市场,进而带动了比特币的上涨。

牛市是否由此开启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场关于 IEO 的饥饿游戏终究不会走远。

来源链接:www.shenliancaij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