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的区块链末途:玩客云遭弃,CEO 出局

10 月 8 日,迅雷发布公告,称迅雷前 CEO 陈磊等人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深圳市公安局立案调查。

迅雷公告指出陈磊涉嫌挪用公司数千万资金炒币、安排亲属在公司内部编造合同套取公司资金。

数千万资金炒币,在许多迅雷员工眼里,与链克(玩客云)离不开关系。 这个诞生刚满 3 年的发明,一度让迅雷股票翻了 6 倍,见证了公司 CEO 与创始团队的内讧,被其他互联网公司争相模仿。

而今,这个揉杂了去中心化意义和共享精神的物件,化作“绝育老母鸡”,随着他的发明者被驱逐流放。

正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无论是玩客云还是他的创办人,都在 3 年时间内目睹了自己被追捧、受冷落、又被迅速抛弃的全过程。

绝育老母鸡,曾让迅雷股票翻了 6 倍

谁也没想到,曾经炙手可热的下蛋母鸡,沦为绝育老母鸡。

“不加入挖矿也无法休眠硬盘,太恶心了。“ 链客(玩客云)玩家胡星表示。他介绍,所谓“绝育老母鸡”就是关闭了挖矿功能、只能下载的玩客云,如同鸡肋一样。

此刻玩客云的挖矿收益上已不能弥补电费损失。“玩客云挖矿会频繁读取磁盘,老司机们都说伤硬盘,一般选择绝育。”

“绝育的玩客云(50 元)要比未绝育的贵上 20 元。” 胡星不无讽刺表示。

时间拉回到 2017 年 10 月,那时,鸡蛋还不叫链克,叫玩客币。 “母鸡与鸡蛋“,这是用户曾经给“玩 客云”和它产生的数字资产“玩客币”的昵称。

陈磊于 2017 年 8 月推出借鉴比特币 POW 算法的玩客云,利用玩客云“挖矿”产生数字资产玩客币,总量为 15 亿,产量每 365 天减半,挖矿量每年递减一半。

这是一个共享 CDN (内容分发网络)+私人云存储设备。 迅雷本身就是 CDN 厂商,曾在 2015 年 6 月推出以“能赚钱”为卖点的智能硬件迅雷赚钱宝,当时迅雷采取策略是直接补贴现金来鼓励用户共享 CDN 资源,相当于赔钱获取带宽资源。

两个月后,2017 年 10 月 31 日,玩客云正式发布,陈磊宣布向所有普通个人用户开放共享计算服务,玩客云正式推出“云盘挖矿”和玩客奖励计划。玩客币可以在迅雷整个生态中,换取更多增值服务,比如可扩充存储空间、迅雷会员等 200 多种服务。

当时区块链概念炙手可热,玩客币的价格扶摇直上。在一些交易平台上,玩客币从非官方发行价的 0.1 元涨到 9 元,上涨 90 倍。

而玩客云被视为矿机,每台价格从 338 元炒到最高 3240 元。 玩客云也让迅雷的股价在 1 个月内上涨了 5 倍——2017 年 10 月,迅雷股价从 4.28 美元飙升至 24.91 美元 ,而后一度达到 27 美元的高点。

“玩客云,一台 599,抢到净赚 1500。”有玩家介绍,早期参与玩客云淘宝众筹的玩家,初期通过抢单软件、雇佣实习生方式大量囤货的矿主通过玩客云赚到了 2017 年第一桶金,甚至有参与玩客奖励计划的个人用户,通过挖矿每天收入十几个玩客币, “几天时间就回了本”

玩客云也给迅雷带来了巨额收入。 “我们当时玩客云设备,最高一天流水超过一亿。“ 迅雷一位员工表示。

据统计数据,玩客云一共销售 3000 余万台,迅雷整合的共享节点突破了 150 万个。当时链克不仅能在三方平台上进行交易,买卖链克,而且还能进行场外交易,已经存在二级交易市场。

利诱之下,也带来了巨大风险,尤其是对于迅雷这类美股上市公司而言。

早在 2017 年 11 月 28 日,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就公开指出迅雷 CEO 陈磊开展非法发行的玩客云活动,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利用非法交易所变相 IC0。

据此,迅雷并未给出明确回复。2017 年 12 月 9 日,玩客币更名为链克。

然而随着参与者越来越多,玩客云挖矿效率日益下降,2018 年 1 月,中国互金协会发布风险提示,链克等 IMO 模式发行的虚拟数字资产,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 IC0。

“玩客云宣传的是给人闲置宽带挖矿,但其实基本就是比特币挖矿。“ 胡星告诉深潮 TechFlow,玩客云的大多数买家都是将其当作矿机来使用。

被互金协会点名当晚,迅雷网络股价开盘大跌 27.38%,链克价格应声下挫。

2018 年 1 月 16 日、17 日,迅雷连续在官网发布公告,称让链克彻底回归迅雷体系内积分功能的定位,决定将自 1 月 31 日起,仅允许用户在迅雷和迅雷合作伙伴提供的应用服务中使用链克。以此洗清 IC0 嫌疑。

随着迅雷公告发布,链克一度从 4 元腰斩至 2.5 元。 因为监管的点名,在咸鱼等平台搜索玩客云,界面显示违规信息无法搜索,所以硬件云盘被卖家用“wky”或“母鸡”指代。

2018 年 9 月 17 日,迅雷宣布将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等区块链业务打包出售给新大陆科技集团。

2018 年底,玩客云的官方售价为 599 元,但在二手商品平台上,大量玩客云遭转卖,价格最低为 40 元。 官方价格和二手价格的巨大差距,导致玩客云模式难以再续。

如今在网上搜索“玩客云”,投资者骂声一片。“玩客云真是我五年来买的最垃圾的一个东西。”有玩家在微博上表示,玩客云挖矿之前凉了,现在玩客云的下载速度“就像没开会员的百度云”。

10 月 12 日,链克的价格为 0.125 元,较巅峰跌了 98.6%。

陈磊在迅雷的 5 年

玩客云的兴衰遭遇或许正是他的创办者之一陈磊的缩影。

据官方资料,2014 年底,迅雷为了拓展 TO B 业务,成立网心科技,并从腾讯云挖来了陈磊做联席 CEO。2017 年 6 月,陈磊被正式任命为迅雷 CEO,而后的半年,创始人卸任、CFO 辞职、副总裁被免, 陈磊在第一大股东小米的支持下带领迅雷走上了“All in 区块链”之路。

“迅雷本质就是一个 P2P 技术起家的、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公司,从基因上讲,迅雷做共享计算才更有机会比别人成功”,迅雷 CEO 陈磊曾经表示,和其他企业 B2C 的路径不同,迅雷希望借助区块链技术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 C2B 路径。

在陈磊的推动下,迅雷赚钱宝的区块链版本“玩客云”破土而出。

在玩客云推出半年后,迅雷链应运而生,据称能达到百万 TPS,能满足大规模商业场景的需求。

至此,迅雷从下载软件向区块链公司过渡。迅雷摇身一变,成为区块链概念股。而这是在陈磊推动下完成的。

“迅雷是全球共享计算与区块链创领者,是中国拥有核心技术的分布式计算创新企业。“ 如今,在迅雷官网首页,赫然写着这一句话。

去年 10 月 24 日,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被讨论。受此消息影响,作为“区块链概念股”的迅雷暴涨 107.8%,创上市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而迅雷成为区块链的立身之本在于玩客云。 随着玩客云在 2018 年偃旗息鼓,迅雷其他区块链业务并没有补充上业绩的缺失。

据 2017 年 Q4 财报,迅雷总营收同比增长 128.5%,为 8240 万美元,其中在玩客云、星域 CDN 等明显增长刺激下,云计算收入同比增长 517.2%,毛利环比增长 149.8%。

来到 2018 年,这是迅雷营业收入最高的一年,实现营业收入 2.3 亿美元,到了 2019 年,迅雷营业收入开始萎缩,全年公司营业收入 1.8 亿美元。

迅雷 2019 年全年财报显示,陈磊负责的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为 8410 万美元,同比下降 31.3%,订阅服务收入为 8150 万美元,同比减少 0.4%,在线广告收入为 1560 万美元,同比下降 43.7%。

云计算和区块链业务给迅雷带来的光芒十分短暂。 数据的下滑或许是陈磊被驱逐的导火索之一。

据相关报道,从 2018 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员工对陈磊产生了质疑。有员工回忆,公司氛围变了,业务上没有出彩的东西,大家发现做的事没有获得市场认可,有些业务在缩水。

“区块链的崛起并没有给迅雷带来实际的回报。网心是更重要的,迅雷很多业务暂停了,或是没什么动静了。” 有迅雷员工表示。

陈磊在刚加入迅雷时,名义上是担任迅雷 CTO,实际重心在于网心科技上,负责 CDN 和区块链业务,赚钱宝和玩客云正是其主要产品。

“链克是整个 PCDN (P2P 内容分发网络)生态最重要一环,提升链克价值做好了就是功劳,人走了就是炒币。” 脉脉上有迅雷员工表示。

今年 4 月 2 日,一行白衣保镖冲进办公室,直接接管了网心公司,陈磊等高管团队被清洗出门。

“我可能犯了很多职业经理人的大忌,得罪了一些人。” 陈磊复盘自己在迅雷的经历时表示。他曾多次表示,迅雷积重难返。

在 2017 年 11 月,陈磊接任迅雷 CEO 不久,由于担心关联公司迅雷大数据旗下的 P2P 业务伤害迅雷平台,于是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公告,澄清了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关系。

迅雷的区块链末途:玩客云遭弃,CEO 出局

迅雷大数据(后更名为深圳市摸金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背后代表着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等迅雷创始团队成员的利益 ,陈磊作为没有股份的职业经理人,并不占据优势,此时,祸根已经埋下。

在盛大做过总裁的唐骏曾经感慨,“职业经理人与企业家是有差别的:前者永远是处在公司利益与自己利益相平衡的点上;而后者永远是把自己放在公司利益里面。”“服从是职业经理人的第一操守。”

迅雷的区块链末途:玩客云遭弃,CEO 出局

玩客云的没落、数据的下滑、触碰老员工的利益……一步步地,陈磊彻底被驱逐出局,远逃海外。

而在陈磊离开后,以原迅雷技术负责人李金波为代表的创始团队开始了对陈磊团队的清洗。

陈磊介绍,据他所知,仅仅一个多月,就有约近 200 名网心员工被迅雷裁员,而网心员工总共也就 400 多人。

根据脉脉职言上的爆料,陈磊离开后,大老板不看好,把区块链业务裁完了,干了不到一年的应届生全面被裁。

随着陈磊离开,其埋下的区块链基因慢慢从迅雷抽离。而离开了区块链,迅雷还剩下什么?

迅雷弃子

十年前的视频三巨头,快播、迅雷和暴风影音,如今只剩下迅雷还在风雨里飘零。

在历经数次官网宕机、实控人被批捕、高管全部离职后,暴风集团终于在 9 月 21 日进入退市整理期,股票简称更改为“暴风退”。

曾经迅雷的对手网际快车、QQ 旋风、比特彗星等一众下载软件,如今只剩下迅雷一只独苗, “再给迅雷 5 年,我相信可以做到腾讯的规模。“ 迅雷创始人邹胜龙在挡住 QQ 旋风的攻势之后曾意气风发表示。

而如今,随着视频点播模式的出现和网盘的风靡,迅雷的下载业务已日趋萎缩。

根据迅雷 Q1 财报显示,迅雷第一季度用户数量降至 390 万,丢失了 70 万用户。 此前,迅雷会员数量最高峰是 2013 年的 510 万。

部分迅雷用户给出的反馈是“不办会员下载速度受不了,逼着你办会员”以及加了一些根本没有用的功能。

还有解释称,迅雷下载业务中相当一部分是盗版、黄色内容,随着版权法逐渐完善以及国家实行净网行动,相关网站越来越少,迅雷流量也在变少。

陈磊也曾表示,应该有序地、慢慢地把迅雷下载业务收掉,“当时我们下载诉讼总金额超过 1 亿人民币,2017 年赔付金额达 7000 多万,这部分业务对迅雷的价值越来越低了,实际上利润一年只有 7000 多万”,此外还有非常惊人的法务风险。

陈磊的提议遭到迅雷董事会漠视。重区块链轻下载业务,正是陈磊被驱逐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而陈磊离开后,迅雷的“痼疾”能得到缓解吗?

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云存储和“优爱腾”视频在线点播模式的出现,一步步步蚕食了迅雷的市场空间。据悉,阿里云网盘近日也进入内测。

迅雷正逐渐进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如果不是陈磊的出现,迅雷可能已经提前步入暴风、快驴的后尘。而陈磊开创的“玩客云”模式,也迅速被其他互联网公司搬运复制。

玩客云之后,迅雷随之在 2019 年初推出了赚钱宝 Pro,挖取水晶兑换人民币,但没多大起色。

但玩客云“闲置宽带挖矿”模式被迅速模仿,开启 NAS ( **Network-attached storage ,网络储存装置) 风潮**

除了迅雷赚钱宝之外,暴风播控云、京东无线宝、斐讯 N1、优酷路由宝等,被网赚界称为“矿车”。

与玩客云不同,京东无线宝在一开始就撇清了区块链、挖币的关联,给出风险提示。

迅雷的区块链末途:玩客云遭弃,CEO 出局

“实际用途就是我们理解的矿机。“ 玩家表示。挖矿兑换的京豆等同于现金(10 京豆一毛钱),可以在京东上消费。京东无线宝(加速版)内置 128G 存储空间,这个硬盘是用来挖矿的,就是所谓共享上传带宽。

这些“矿车”所依赖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在于“是否发币”和被轻易搬运的“闲置挖矿”,而是销售渠道、内容丰富度等,这些显然都不为迅雷所具备。

区块链概念股,如果撇开了玩客云之后,还剩下什么?

据官网介绍,迅雷的区块链业务包括网心云、迅雷链、星域云 3 个板块 ,网心云和星域云皆是服务分布式 CDN,主要应用则是赚钱宝 Pro,而迅雷链则提供智能合约开发、区块链应用落地等服务,与蚂蚁金服的蚂蚁链、腾讯区块链对位竞争,并没多大差异化。

根据雅虎财经去年 10 月报道,迅雷计划在海外筹划发行一只 1 亿美元的私募基金,基金主要投资领域包括但不限于创新区块链技术、区块链商业模式和数字资产。

但时间过去一年后,迅雷这只私募基金并不为大众所见。在抽离了区块链部分之后,短期内迅雷在区块链难有建树。

近日有玩家发现,玩客云(链克)出现在手机客户端找不到硬盘、但电脑可以读取的故障,官方论坛好几页类似求助帖子,但均未收到官方的回复。

“链克,迅雷和新大陆联手上演一出好戏,请问哪个对链克、对玩客云负责!“在玩客云的贴吧有人发出控诉。早在 2018 年 9 月 17 日,迅雷就宣布将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等区块链业务打包出售给新大陆科技集团。

迅雷的区块链末途:玩客云遭弃,CEO 出局虽然链克业务打包出售给新大陆集团,但一直是网心在处理对接玩客云的故障问题

“(玩客云)被放弃了。“ 帖子下一位留言称。此刻,就如同他的创办人一样,玩客云也变成迅雷的弃子。

*深潮 TechFLow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本文所提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 END -

© Copyright TechFlow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请给我们留言,获取内容授权

迅雷的区块链末途:玩客云遭弃,CEO 出局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