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 项目动机中,突破 Facebook 自身的创新者窘境成分,远比其白皮书中各种 「连接世界,拯救人类」来的真实。Libra 对整个世界的投下的「Facebook 发币」炸弹,最大的意义在于让世界最大的体量的科技公司之一的焦虑,转换成了世界级别的数字货币科普连续剧。

原文标题:《Facebook 的创新者窘境:Libra》
作者:Dovey Wan,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非盈利比特币开发基金 Hardcore Fund 执行董事、Coindesk 顾问委员会董事、前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

关于 Libra 的文章一直拖了很久,因为实在提不起兴趣。

和国内群起激昂全民讨论学习 Libra 不同,国外行业人士大多对 Libra 葫芦里卖的药在其宣布之前早就略知一二,Libra 对监管的挑逗性远远大于其创新性,对其表示悲观。另一方面,国外核心加密数字货币圈子对 Facebook 出来发币这件事情非常反感,因为 Facebook 作为一个「窃取用户数据来形成垄断商业」的玩家,早就是加密朋克们心中邪恶的代表。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数字货币行业里面最大的误区就是用互联网类比去线性、平行地理解数字货币或者区块链,认为这是一个技术或者是一个「产品」。就好像我们总是认为生物进化过程是线性且连续的,我们和北京猿人之间似乎还有什么其他猴子亲戚。进化是过程是离散、不连续且随机的。高举高打,生态化反,一顿操作猛如虎的,往往最后的下场犹如当年的恐龙。

关于 Libra 设计分析或者白皮书深入解读这里不会多写,毕竟 Facebook 自己都没有拿捏好 Libra 是什么,要做什么,很多外部分析其实更多是作者自己的脑补。要知道 Libra 是除了 David Marcus 带领的四小组前后匆忙调研了一年半的产物,系统性和周全性全可能远没有一些稍微靠谱的稳定币项目和公链来的可靠。

Libra 不是什么

Libra 不是一个「加密数字货币」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真 · 加密数字货币,三个重要的特征是去信任(trustless),免许可 (permissionless),抗审查 (censorship resistant)。

Libra 从设计开始,就决定了其以 Facebook 的品牌背书且需要信任早期的创世节点的强信任基调。这也是 Libra 在民间,媒体和国会听证被反复质疑的最大原因之一:究竟 Facebook 以及其代表的利益集团,能否被信任?「Trust」这个词在两天的听证会上被提起了至少小百次。两党的多位国会议员直接了当地说 「Facebook 不值得美国人民信任」,从过去 Facebook 的侵犯用户隐私和数据的斑斑劣迹来看,Facebook 是不值得信任的。Why facebook 基本是第一天听证会上被反复提起的问题。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免许可这一点也是在国会听证会上被反复吊打的一个点,好几位听证议员直接发难「为什么我没有被邀请成为节点,为什么节点的产生是邀请制?「并且 Libra 在自己白皮书上黑纸白字地写明 「只有被授权的经销商才有权向 Libra 协会卖出 Libra 代币以换取抵押资产」。好吧,不仅账本的操作是邀请制的,连代币的回购销毁也是邀请制的

至于抗审查,就更无须期待了,David Marcus 在听证会的第一天就双手投降,反复表示拥抱审查的忠心「Libra 会把一些与国家安全相关,以及现有的美国制裁对象放在最高审查优先级」

Libra is what Bitcoin is not. 比特币是什么,Libra 就不是什么。

Libra 不是一个「超主权货币」

Libra 一不锚定任何货币汇率,二并没有 100% 法币储备金。Libra 的做法和 100% 美金储备,能够保证 1:1 美元兑换的合规类稳定比 TUSD 或者 USDC 不同。Libra「印钞的过程」其实是一个把对应的法币入金,转化为一篮子的各类外汇储备以及有主权风险的各国国债。其后端作为一个货币基金(譬如余额宝),是将用户的法币入金转手投资,通过投资低风险资产来保证 Libra reserve 的价值稳定。所以 Libra 本身的价值也会和背后的资产价值波动而波动,并且 Libra 的升值贬值取决于外汇市场的波动。

所以综上所述,Libra 的发行方根本不能与任何央行相提并论,做的连类似香港金融局通过锚定外汇汇率的货币克隆的工作都算不上,而且极大程度上依赖现有的银行体系和主权类资产。「超主权」更无从谈起了

Libra 不是一个西方支付宝

说 Libra 是支付宝,真的高估了 Libra 的完成度和野心。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若不是受限于一些我们都知道的原因,估计早也有多国外汇结算通道,早也买下 MoneyGram 走向全世界了。支付宝背后是全世界最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虽然回报不高,但是能够在如此大的资金体量下持续在给用户创造稳定收益收益。

与货币基金吸收民间闲置资本,基金收益分配给本金主体不同,Libra 储备资产的任何收益与 Libra 的用户不会有任何关系,花真金白银购买了 Libra 的用户,浪费了自己现金的机会成本不说(譬如现在存在美国银行每年可以有 1%-2% 的利息收益),且并不享受储备金的投资回……汇率波动的风险用户承担,收益与用户无关,这个真的很 Facebook 了。并且退一万步说 Libra 作为一个支付机构,不要说纽联储的准备金账户(美国联储是由 12 个地方联储组成,纽约联储充当了央行的很多职能)的资产负债表,估计连旧金山联储的清算账账户都摸不到。要知道支付宝好歹也是在我国行业里有清算账户的主(央行会跑路吗?第三次世界大战吧),这意味着 Libra 连蹭主权资产的信用都无法蹭上。至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白热化竞争下建立起来的线下高度可用性,是 Libra 在很长时间内都无法企级的高度。

Libra 是什么

Libra 是一个小札一个未完成的支付梦

2014 年小札邀请时任 Paypal 主席的 DavidMarcus 吃了个晚餐,当时 Marcus 以为只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聚餐,结果没想到小札给他画了一个「让 10 亿用户没有难用的支付」的大饼。一年后 Marcus 不仅在职位上连降两级,从一个 1000 亿美金市值的上市公司到 Facebook 去做一个副总裁。从一个手下有一万五年人大军的国际企业,到 Facebook 去带一个不到 500 人的 messenger 团队,核心业务还是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即时通讯业务。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从 Instagram 和 Oculus 的收购开始,Facebook 早就掩盖不住在产品创新和新业务拓展上的颓势。强势和激进的收购往往是企业最后一道突破自身天花板的路径,譬如一直在核心业务上反复突破我的 Amazon,就是以谨慎收购著名。Facebook Messenger 的用户增长在拆分成独立应用后已经突破了 13 亿的月活用户,被小札定位为下一个商业化大金库。David Marcus 上任后,前后推出了 app 内的点对点支付和群支付,以及商家接入(类似微信客服和定位等功能),还有 AI 智能助手。可惜每个 feature 都雷声大雨点小,用户反应平平,从使用频率和为 Facebook 的营收带来的增长都寥寥无几。2019 年第一季度,Facebook 的非广告类营收(以支付为主)也出现了大幅度下滑,并且支付业务在市场拓展受阻,远低于预期情况下退出了英国和法国。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Libra 是 Facebook 试图绕开美国商业银行的尝试

在 Libra 的 28 个创始节点中,没有一家商业银行。有的持牌金融机构也是类似 Visa 和 Mastercard 这类的支付机构,持牌银行一家都没。Stripe 一直在努力申请银行牌照的路上,也是几经折戟。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在商业银行控制下的现有美国支付体系及其昂贵,下图以 Paypal 为例,基于银行体系的支付,特别是跨境支付对于商家来说手续费及其高昂。绕开商业银行意味着至少 3% 的商家利润提升,这个对于参与到 Libra 早期创始节点的商家来说,意味着每年上上百亿美金的利润。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美国商业银行长期以来积累的不仅仅是在支付体系内的话语权,甚至整个美联储体系都是在商业银行的巨大影响之下。当年美联储的发起就是由 JPMorgan 创始人摩根先生的号召,找了几个自己的银行业好基友号召大家在 1907 年一起拿出资金,帮助面临挤兑的银行,以免发生类似 1893 年的市场崩盘。而后 JP Morgan 当时扮演的角色正类似于 2008 年拯救金融市场的美联储。作为《联邦储备法案》前身和蓝本的《奥尔德里奇计划》,是由当时的议员提起,奥尔德里奇和摩根为多年好友,并且女儿又嫁给了美国历史上最有钱的人洛克菲勒唯一的儿子洛克菲勒 junior。所以不仅是支付,整个美国的货币体在商业银行面前,都要叫一声爸爸。

Libra 是 Facebook 创新者窘境下的早产儿

前面我们说到,在支付业务发展受阻,Messenger 新增功能反应平平下,支付这块大饼需要用其他方式得到实现。于是在 2018 年年中,Marcus 宣布离开 Messenger 部门,开始和其他若干位 Facebook 员工来调研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Marcus 本人从管理一万五千人的大公司,到管理一个公司内部的业务部门,到一个公司内部的孵化项目的转变,也从侧面反应了 Facebook 在创新者窘境中的困局。Oculus 的收购大半是败笔,Marcus 努力了 4 年的支付产品也与当时预期大相径庭。当无可再买,内部孵化成为了破局的唯一路径。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Marcus 离开 Messenger,同时带走了 Christina Smedley,成为了 Libra 项目前身的最早创始成一之一,Christina 是唯一和 Marcus 从 Paypal 跳槽离开的高管,原来在 Paypal 负责品牌与公关,在 Messenger 也是负责类似的职能。Christina 现在也是 Calibra 的市场营销与公关负责人。除了 Marcus 与 Christina,另外两个在 Libra 项目里充当了重要角色的是 Evan Chang 与 Morgan Beller。Mogran 是硅谷创投圈里的一早就认识的小伙伴,原来在 A16Z 做投资,Evan 在 2017 年的 ICO 热的时候认识,他自己时不时也会投一些项目。去年年中,大约是 Marcus 正式宣布离开 Messenger 开始内部区块链项目孵化后的一个月,我在 Zcash 2018 年的 Zcon0 上碰到了过来做隐私技术调研的 Morgan 和 Evan,那个时候 Facebook 区块链要做什么,怎么做完全没有确定。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Libra,Facebook 创新窘境下的早产儿

除了这几位核心成员之外,整一个 Libra 项目项目团队不超过 30 人,大多也都是在 2018 年年底加入,所以整个项目前后真正策划成型,估计也就是 1 年半的时间。1 年半的时间对于这个体量和影响力的项目来说,实在是过于仓促。在国会听证会上,这个也是被许多议员诟病的:Facebook 自己有一大堆问题没有解决,刚刚才因为用户隐私泄露的问题给 FTC 交了 50 亿美金的罚款,怎么这么快就有自信做好另外一个复杂度极高,监管门槛极严苛的「虚拟货币」项目?

人品决定底线,动机决定路径,格局决定结局。

Libra 项目动机中,突破 Facebook 自身的创新者窘境成分,远比其白皮书中各种 「连接世界,拯救人类」来的真实。小札在上市以后就一直受限于季度的财报,完全没有 Amazon 创始人 Bezos 给华尔街写信 20 年不盈利的讲故事格局。

在数字货币世界里,农村包围城市,自底向上由边缘渗透主流,远比高举高打来的扎实。货币的生意是一个信仰体系建立的过程,是一个信用主体被多方认可的过程。Libra 对整个世界的投下的「Facebook 发币」炸弹,最大的意义在于让世界最大的体量的科技公司之一的焦虑,转换成了世界级别的数字货币科普连续剧。

当历史的车轮悄无声息的碾过,车轮上的蚂蚁依旧勇敢前行。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