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服务越复杂,进入的门槛越高,利润也越持久。

原文标题:《走向 Web3:新一代互联网参与者如何实现他们的「纳什均衡」?》(Keepers Reboot — Observations & Forward Looking Trends)
作者:Ryan Zurrer
编译:stake.fish

Less Trust More Truth 」是本周柏林 Web3 峰会最为醒目的标语之一,也是对新一代互联网价值的简明概括——以可靠的技术解决「信任」问题,探寻世界的真实样子。

人们曾从不同层面分析互联网的演进:内容生产和互动方式、信息获取的速度和便捷程度、商业模式等。而除了这些表现形式之外,Web3 时代带来的变革更为深层,将探索解决互联网价值传输、隐私、治理中的诸多问题。我们正处于 Web3 增长的拐点,也是时候了解这一新互联网范式。stake.fish 首先简要介绍一下 Web3:

人们为何需要 Web3?

Gavin Wood 最早提出 Web3 概念。Gavin 是 Web3 基金会委员会主席,有以太坊「隐形大脑」之称,后创建 Parity Technologies,专注 Polkadot 网络和 Web3 建设。

他从社会与互联网的演进角度解读了互联网发展,并曾撰文指出,当今的互联网需要从设计上进行改变。虽然通过包交换网络和超文本平台让网络触及每个角落,人们实现了 Web2 时代的非凡成就,但多种问题也随之产生。

Web1 时代 ,在 20 世纪 90 年代的人们运行着个人服务器和网站,网络培养了一批 学术研究与技术爱好者。 彼时互联网与社会结构并无关联,人们也尚未开始探讨「网络中立性」的话题。

Web2 时代 ,在随后的 20 年逐渐壮大, 巨头和中间人 把现实社会结构搬到网络上,让其变得更有社会特征。Gavin 指出:

随着全球经济网络化,我们复制了以前的社会结构,在一定程度上,网络造成了现代社会贫富之间、权利与弱势之间、开明与无知之间的鸿沟。

Facebook 隐私泄漏、棱镜门等典型事件的发生,让人们在享受便利的同时愈加关注 Web2 带来的问题。 互联网虽然更快、更坚固、更好用、更强大,但其模式带来的问题和分化也将更加突出

Web3 想要实现的是互联网的范式改变 。去中心化的技术得以改变科技巨头控制的局面,把权利还给 网络参与者个人

Web3 用一套兼容协议为人们提供建设模块,代替传统的网络科技,创建全新的开发方式。 」在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时代,人们将用区块链等技术手段,通过更多的参与者和新的治理模式,解决当前互联网数据隐私和个人数据主权等问题。Gavin Wood 提出 Web3 概念已将近 5 年。人们也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中逐渐形成新的网络治理概念, 拉近了「验证」与「信任」的关系

Web3 谁来维护?

如果新一代互联网不再需要科技巨头,将由谁来治理和维护? Ryan Zurrer 把 Web3 的网络建设者成为「守护者(Keepers)」。Ryan Zurrer 曾是 Web3 基金会总监,如今卸任并投入 DAO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建设中。他在研究去中心化网络生态时这样定义「守护者」:

区块链网络的应用层面由一部分追逐自身利益的参与者维护网络的稳定性,这些参与者很自然的获得网络原生代币的回报,也理应在相应网络发展治理层面保有一定的话语权。我愿意把这类参与者统称为 「守护者」

在加密经济模型下的不同分布式网络中,守护者维护稳定性,并发挥关键作用。Ryan 将守护者分为 信用维护者、套利者、资源交易者 三种类型。

当前,我们在区块链网络上常见的守护者负责 交易验证和网络安全 两个主要工作。但从 Web3 的长远发展来看,守护者不仅做这两项基本工作,而且参与全面的网络治理过程,并在其新的网络经济模式下实现 纳什均衡 ,即:

一个策略组合让每个博弈者平衡策略以达到自身期望收益的最大值,同时,其他所有博弈者也遵循这样的策略。网络参与者中,每人制定的策略都是对其他参与者策略的最优反应。

在去中心化网络治理模式下,网络参与者——守护者——正在寻找决策模式,找到各自的经济模式和位置。

Web3 治理在今后将有哪些形式?

Web3 的守护者正在并将会如何治理去中心化网络? 除了验证和确保安全,守护者们也在寻找更多的发展方式, 实现差异化服务,扮演分层角色,并实现网络系统内的自我调整, 并在此过程中,考虑「经济利润」、「会计利润」等经济学问题。

本周我们精选并编译了 Ryan Zurrer 一篇关于 Web3 守护者的文章,共同了解新一代互联网的更多治理可能。


守护者 (Keepers)是在 P2P 网络中应用层参与者的统称。他们提供重要的资源,实施关键行为以实现加密经济学的纳什均衡(Nash-equilibrium),他们是各个加密网络上的 基本建设单元和重要的潜能之源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曾对守护者进行过概述。Jake Brukhman 称其为「广义矿工」,Chris Burniske 把守护者称为一种「生产性资本」。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中,守护者被称为「矿工」,他们对交易进行确认并负责维护网络安全。但是,在加密 P2P 网络中,守护者能提供的服务和贡献的资源远不仅如此。

守护者中的新趋势

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有意思的参与者开始探索如何成为守护者,提供新一代相关服务。在投资和创业方面,我们也看到人们在「 staking 即服务(Staking as a Service) 」领域的热情显著提升,Jake 将其称作 StaaS 。几百个初创公司提供这样的「守护者服务」,通常在多个区块链网络上获取规模经济效应并从中积累经验。这股热情如浪潮般涌现,也让我与这些参与者打成一片,在交谈的过程中进行了许多思考:

差异化日趋重要

中长期看,逐渐细分、日趋复杂的守护者服务要求更高形式的智力投入,也会比提供单一「服务商品」守护者服务更具吸引力,过程中时机也非常重要。

staking 服务其实并非十分复杂,进入门槛也没那么高,但是,它需要相当琐碎的计算过程和行之有效的安全措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代币的 所有权 归属,因此 staking 的简单形式倾向于完全竞争市场——即便能有一定的会计利润,经济利润却将消失。 (注:会计利润可以理解为账面利润,会计利润减去机会成本得到经济利润)。

守护者服务越复杂,进入的门槛越高,利润也越持久。

第一个例子是,以严谨的技术形成优势,在网络治理中赢得强有力的话语权 。这样可以成为社区的专业服务者并获得回报,从而积累相当程度的投票权利—— 这种商业模式相比单一的 staking 服务更有自己的「护城河」 。有理由相信,社区需要对治理行为给予酬劳以吸引最具才能的人专注于关键协议决策;

第二个例子是提供差异化的预言机服务 。提供可靠的、可信的链上信息需要良好的声誉,这也并非易事;

在 DeFi (去中心化金融)中的套利交易者也可以看作一种差异化的例子 。这些参与者可以用算法的质量凸显差异化,有望逐渐积累出明显的竞争优势。

我们应该分清「 机器服务 」和「 人力服务 」的区别。任何机器服务最开始都需要人力去设置任务才能开始运行,但随着时间推移,机器服务会把会计收益商品化到最低程度;人力服务(特别是那些需要许多稀缺、特定知识的服务)还会继续在经济利润上捕获价值。

目前,我们多半已经进入了加密网络的「机器时代」。 但是随着不断演进,尤其是随着治理模式的出现,我们将向如 DAO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控制论群体等这样去中心化的、更有意思的人力服务时代演进。

我认为,最有魅力也最为持久的利润将由要求有机器和人力投入的这类服务产生 ——想象一下建立「加密界的 Palantir」这种商业模式吧。

守护者:实现 Web3 治理的多层纳什均衡

我们需要特别注意,staking 对于许多新一代网络的健康和安全是至关重要的,也会带来潜在的机遇,特别是在网络建设的早期。即便在长期,特定 StaaS 团队提供安全措施也会产生利润。在一些设定较为激进惩罚条件的区块链协议上,高度安全的 staking 服务也必定会产生更高的利润。

但是,staking 将逐渐发展为钱包内一键式服务的商业产品,或像 Vest 这样的 StaaS 协议。 尽管如此,先发优势对于开发机器服务的利润空间仍是关键因素。在一个网络上进行验证的最初几个月将有可能比网络成熟时候的数年内加起来更有利可图(对比第一个比特币的区块奖励和现在的区块奖励)。

多层守护者网络

人们正在不断实践,追求更加复杂的守护者创新格局。我注意到,许多令人瞩目的新一代区块链网络已经设计有 守护者层面的服务 ,并贡献了相应的资源,这着实令人振奋。

Polkadot 就是很好的例子,我也对其十分感兴趣。Polkadot 中,负责确认交易和执行消息路由的验证节点受到 Fisherman 的约束,这个角色类似于网络中的警察角色。通常,Fisherman 也是平行链(parachain)的核对人(collators),负责命令和准备交易,以便将平行链导入中继链(relay-chain)中。提名人(nominators)可以为验证节点提供资金(本质上是在协议层内构建的 StaaS,staking 中的委托方)。

这些不同的参与者必须找到彼此之间的 多层纳什均衡 。虽然这些看上去比较复杂, 而加密经济学上的设计可以通过治理机制进行自我调整,提供必要的灵活性,以确保安全,带动网络效应,最终呈现一个高性能的网络

缓和集中化趋势的方法:自我调整区块奖励

PoS 网络中存在一些内在问题。人们很自然的得出一个结论:PoS 网络中,staking 也将因为网络 增发通胀 导致力量的集中,因为任何非 staking 的网络行为都不免要受到通胀的影响。

而且,因为 PoS 比 PoW 更为复杂,我认为 人们对网络攻击的研究还不够 ,也将导致一些「创造性」的持币者为了个人利益,通过攻击自己所在网络的方式获取超线性的回报。

最后,如果诸多网络参与者把他们的时间、精力、代币 全部 投入到 staking 中,那么网络中其他领域的创新将会减少。因此,我们的风险在于,单一的 PoS 参与方式将会导致集中化的问题,我们应该思考出 应对方案 来。也因此,我倡导创业团队考虑如下思路:

希望看到更多在区块链奖励设计上的实验,比如一个网络通过链上治理来分配区块链奖励,不仅仅考虑奖励交易验证和维护网络安全行为,还要为应用开发者、协议开发者、有能力的治理参与者、预言机服务以及其他重要参与者提供报酬。

Polkadot 社区将会用 Edgeware 来验证以上的模式。该测试网络以现实的财务激励进行治理模式实验。在 Edgeware 中,一个 DAO 组织将控制大约一半的区块奖励,将激励各个参与者以加速创新,塑造一个活跃的、崇尚创新价值的网络社区,探索周全的链上治理模式。预计在这一模式下交易的验证将会保持健壮和安全——因为更强大的社区将会引领更具价值的网络和更具收益 staking 经济活动。这一实验性的平台所能带来的影响令人备受鼓舞。

另一想法是关于 DeFi 生态的(如去中心化交易所、稳定币等去中心化金融网络):

希望看到用这样一种区块奖励(以本地代币支付)方式,用基于资本承诺和资本质量的算法不断引导 DeFi 领域中流动性提供者和做市商参与到网络之中。

我们还没有看到大量去中心化交易网络或 DeFi 生态项目争先恐后建设网络的情况,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缺少持续的流动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把流动性提供者视为协议层的守护者,并用连续的、原生的区块奖励对其进行直接的激励。

比如,MakerDAO 每个月提供一定数量的 MKR 代币,以期实现持续的流动性和做市服务。这种措施会导致 MKR 的通胀,但相应的也能够减少稳定费,让其在需求方更具吸引力,从而不断拓展网络。这种设计能确保做市商在长期的治理过程中扮演合理的角色,因而也带来了附加效益。

加密经济设计的更多建模及研究

我对新一代加密网络正在进行的创新感到颇为兴奋,并且非常感谢与领域内不同团队广泛交流,能够共同通过博弈论和新型协议的加密经济设计进行推理和探讨。

通过这些探讨,我注意到,许多团队对于更先进的模式和加密经济模型试验非常感兴趣,也积极的寻找有才华的人们一同制造工具和数据驱动的模型,以验证文中的各种理论。你也无需迟疑,随时欢迎交流看法,分享新的数据、工具、优秀的实践与发现。

当前,我们已经处于通向 P2P Web3 网络创新迅猛增长的拐点之上,伴随而来的新世界,令人兴奋。

鸣谢 Chris Burniske、Jake Brukman、Jon Choi、Alok Vasudev、Robbie Bent、 Sina Habibian、Ali Yahya、Zach Lawrence 的深入探讨和对本文提出的反馈。

充分披露:我是 Web3 基金会董事会成员(注:时任,原文发布于 2019 年 1 月 10 日),Commonwealth Labs 顾问,也是 MakerDAO 的早期贡献者。其中 Web3 基金会负责 Polkadot 项目,Commonwealth Labs 负责 Edgeware 项目。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