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Libra 在项目的启动初期并没有同金融监管进行足够的沟通,这应该是它的一个非常重大的失误。

最近龙博士发表了《美元的 Libra, 美元的未来》一文。但我认为其中的一些观点值得商榷探讨。但首先要声明的是,在稳定币的兴起和对全球金融格局的影响方面,我同龙博士的观点是一致的。我同意他文中总结部分的观点。但其文中的其它一些观点我认为值得讨论。

首先,Libra 的初衷并不是基于美元的稳定币,而是作为一个跨主权货币的流通性货币来设计的。认为 Libra 稳定币是一个扩张美元法币影响的工具,我认为这个观点并不准确。尽管 Libra 公布了目前它所对标的一揽子法币中的法币种类和各自比重,但目前的这个设计是否能真正落地,还有待观察。这显然是涉及的相关主权货币国家关注的焦点。

其次,在对现有金融市场的影响方面,Libra 并不是现有金融市场结构的维护者。恰恰相反,它是现有金融市场格局的颠覆者。我认为 Libra 稳定币只是一个特洛伊木马,其中隐藏最大威胁是 Libra 区块链。因为这个区块链一旦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普及应用,那么很多金融产品和金融业务可以都在这条链上进行。这就完全脱离了现有的金融市场的底层基础设施。所以 Libra 冲击的并不只是货币,而且还包括商业银行、清算公司和中央银行(见我此前的相关文章)。我认为 Libra 稳定币也是对现有法币的冲击。设想一下,如果 Libra 稳定币在全球范围内收到欢迎,消费者不断地将各种法币兑换为 Libra 稳定币,那么市场中流通的法币一定会减少。这肯定不是现有法币的发行者乐见其成的事情。

第三,在治理机制方面,Libra 协会作为一个私营机构的联盟组织,它的组织机制和运行机制必须受到联盟成员的集体认可。因此,它的治理机制是足够民主化了。

第四,在 Libra 同全球金融监管机构的沟通方面,Libra 肯定会按照金融监管的要求作出必要的调整,以满足监管的各项基本要求。所以确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像 G7 这样的监管机构是在帮助调整 Libra 的运行规则。认为 Facebook 在白皮书发布之前已经同美联储有过沟通,这个猜测过于牵强。Libra 这个项目从一开始时候就未必思考得那么全面。这个项目本身也经历了非常大的改变。从最初的 Facebook 一家经营到由 Libra 协会来经营,而且协会的最终状态 Calibra 只是成员中的 1%。这样的一个经营调整是非常重大的。我倒认为,Libra 在项目的启动初期并没有同金融监管进行足够的沟通。这应该是它的一个非常重大的失误。在 Libra 的白皮书一公布,我对此的分析文章中就指出,这个项目范围过大,因此导致的风险就非常大,就很可能导致这个项目的延期甚至整个项目的失败。现在看来,合规方面的风险已经成为这个项目的最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