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要将区块链与多技术融合形成合力,并且能够在垂直行业 Know-how 中构筑自己的护城河,才有潜质成为产业区块链的独角兽。

创业邦专访陆扬:在区块链圈走最难也是最踏实的路

本文转载自创业邦:https://mp.weixin.qq.com/s/MzwoP1WxJbXn6rzs25YvKg

在奢侈品行业有这样一组数字:电商渠道的退货率相当之高,达到平均 20% 以上。甚至某一线奢侈品品牌上线天猫第一周的退货率高达 68%。

那么这就有一个问题来了,卖出去的货是正品,但是这些大量的退货到底是真是假?很多时候由于高仿技术的日益精湛,商家也难以辨别真假,这也成为了他们最大的痛点。

这还仅仅是退换货一个场景,实际上,在奢侈品行业,溯源防伪手段很容易被模仿和复制,一直没有找到有效的办法。

在委托第三方供应商生产时,也无法精确管理供应商生产数量,容易出现超量生产的情况;渠道管理上,品牌方更是无法有效监控各渠道,很容易出现窜货和假货的情况;对于金融机构来说,这些高价值商品在金融抵押时也会受到很大制约。

一家奢侈品公司在尝试了区块链技术之后,在中国跑了几个 SKU,一年之后发现退货里面假货率居然为 0。

提到区块链,往往人们脑海中首先浮现起以比特币、挖矿等为代表的币圈,但其实随着今年 5 月以来国家对于虚拟货币监管的加强,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提升企业业务的产业区块链赛道正在快速崛起。

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产业区块链市场规模超过 1400 亿元,这个曾经隐秘的赛道彻底火了。

01 做艰难而正确的事:放弃 LV 高管, 在区块链圈做应用

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与通信工程专业的陆扬,已经拥有了 15 年 500 强跨国企业 IT 高管经验。

2013 年,在担任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大中华区首席信息官时,他就接触到了比特币。对于新技术强烈的好奇心,也让他在当时几乎是最早一批接触和研究区块链这个新技术的人群。

错失了互联网这个创业机会,他认为区块链将引领下一轮行业变革。“我总觉得区块链是一项社会经济运行的基础技术,可以应用得更广泛一些,而不仅仅在于一些纯粹的挖矿炒币上面。”

「当时,我发现在区块链行业,90% 的人都是搞技术的,码农或者黑客这样的极客,而最缺少的就是拥有垂直行业 Know-how 的人。」

他认为,要想把区块链技术真正应用到实体经济,就需要一个桥梁,拥有既懂业务又懂技术的人才能够把两者融合在一起。

而这正是陆扬在路易威登担任 CIO 时的日常工作:要么找到对企业业务有用的好技术,要么企业业务遇到了问题,需要找到相应技术来解决。

陆扬的长项,也是产业区块链行业中最为稀缺的。

「法国总部要求我到香港去做亚太区 CIO,如果真去了,我可能就再也没机会创业了。」这也成为了陆扬下定决心创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 年,这位 80 后工科男正式成立了唯链。

创业邦专访陆扬:在区块链圈走最难也是最踏实的路2019 年陆扬在 Seeds&Chips 现场

相对于币圈的「暴利」和在路易威登安稳的高管职位,产业区块链作为 ToB 行业还是一个周期长、回报慢的「苦差事」,陆扬显然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

当时,陆扬也做出了两个决定,一个是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更多行业和场景中去,将技术价值真正转换为商业价值。

但在区块链技术发展早期,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首当其冲就是技术的局限性。在 2015 年前后,国内就流行过彩色币等不同的技术路线,但无奈都以失败告终。

另一个决定就是先待在这个行业中,行业始终会向前发展,再抓准时机加大投入,后来也证明了当时的这个判断。

直到以太坊智能合约的出现,一下子打开了陆扬的视野,企业应用才开始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方向。陆扬在和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维泰里克•布特林 (Vitalik Buterin) 的一次聊天中,更是坚定了他做区块链企业应用的想法。

那么方向有了,客户从哪里来?

「第一单客户就是刷脸。」

路易威登就像整个奢侈品行业中的黄埔军校一样,这些人才会流动到各个品牌当中,这也成为了唯链首批的种子客户。

2015 年底,陆扬以前的直接老板正好是一家一线奢侈品公司的全球总裁。他索性直接飞到这家品牌的巴黎总部,跟前任老板花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来解释区块链的巨大价值和应用场景。

「我很想帮你,虽然不懂区块链,但可以尝试一下」,这位总裁说。

就这样,该品牌成为了唯链首个试炼场。

当时,这个品牌正好有一款女士皮包新品即将推出,全球限量 1500 件。陆扬带领团队花费了四五个月的时间,将自研的区块链加密 RFID/NFC 芯片在生产阶段就与皮包进行身份 ID 绑定以及物理绑定,借助区块链存证真实准确、不可篡改的特性,就可以记录这个皮包在全生命周期过程中的各个关键节点数据。从而,能够解决供应链上下游之间、品牌方与客户之间的信任问题。

带有区块链技术加持的皮包推出之后,这家品牌就发现,不仅可以用来防伪追溯,还可以用来管理供应链、第三方工厂、渠道甚至公共关系(PR)。

如今,这家奢侈品公司全球所有的皮具产品都在使用唯链的区块链技术。

02 「当你想创新又没人相信你,你就自己做出来」

没有单单主打区块链技术,而是巧妙地将物联网(IoT)和区块链两种技术结合起来作为切入点,这也成为了唯链早期最大的差异点。

如何做到提高效率且保证信用?很多时候也往往是多种技术共同来实现的。

陆扬认为,区块链本身就是一个基础性技术,一开始市场上有很多误解,觉得区块链特别厉害,能够解决所有问题。但区块链并不是「超能力」,一定是需要配合其他的技术共同来完成的。

这就好比,IoT 就像眼睛和手,通过系统化的方式感知世界,收集数据;区块链则好比心脏,保证信息的安全性、有效性;而 AI 就如同大脑通过处理这些数据,然后做出类拟人化的判断。因此,这三大技术缺一不可。

但在早期,陆扬的这一理念并不为很多人所理解。

他在一开始找了几乎所有的 IoT 厂商来谈合作,但因为很多人并不懂区块链,也不知道区块链具体是做什么的,因此并不愿意为此投入一些资源或者精力去创新。

在《史蒂夫·乔布斯传》中,有这样一个片段,由于乔布斯对于电脑硬件设计的要求非常高,当时全世界并没有供应商能够满足他的要求,于是他就给钱给资源投入人力自己来打造。

「当你想去创新,市场上没有人相信你的时候,而你有能力和资源,你就自己去创造一个出来。」

陆扬从乔布斯的故事受到启发,在公司创业初期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将公司一半的资源押注到区块链与 IoT 的结合上,并重金挖来了 TCL 担任技术总监的顾建良和他的团队。

后来,他也成为了公司的元老之一,担任唯链的首席技术官。

虽然当时遭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但像新零售、物流、汽车、农业等众多行业的落地,也证明区块链+IoT 是一个非常能够解决行业痛点的应用场景。

这也成为了唯链的第一次转型。

紧接着,陆扬开始了唯链接下来的转型:标准化、服务化。

从 2015 年起,唯链开始为企业客户搭建区块链应用,在链上融合企业的业务模式和流程构建不同的应用场景。

但随着项目做得越来越多,陆扬逐步越发意识到,区块链并不是私有的,如果把它变成一个私链,没有体现链上互信的价值。这些私链也可能会变成一个特别慢、效率特别低的数据库。

并且,在做了上百个项目之后,陆扬发现实际上很多项目都是重复造轮子,有不少通用的东西完全可以通过标准化的方式节省大量人力。

于是,从 2017 年开始,唯链花费了三年时间一直在做基础平台的改造,光大版本就迭代了四次,最终打造了一款名为 VeChain ToolChain™的区块链可信数据服务平台,为客户提供包含数据「上链」存证、溯源防伪、供应链全流程管控、数字化认证等一系列区块链综合服务。

具体来说,VeChain ToolChain™这个平台共分为三层:最下面一层被称之为 BaaS 层,区块链即服务。中间一层称之为低代码环境平台(PaaS)。最上面一层是 SaaS,被作为各种交互场景与用户的前端界面。

值得注意的是,唯链将低代码这一概念首先引入到了区块链领域当中。其灵活高效、可连接、安全性和兼容性高等优势,可以提高产品上线速度至传统技术的 5 到 10 倍。

基于唯链低代码平台,苏州唯信作为一家小型创业公司,快速开发了「场安码」公共安全与公共卫生数字化管理平台。

简单来说,「场安码」就是把政府针对不同疫情等级的相关措施,结合防疫专家的意见,把它转化成一个数字化产品,并且可以实时的传递给不同的操作人员,比如说酒店、学校、社区管理,都会在不同的防疫情况下获得防疫操作指导。

目前,苏州市近 200 个酒店、写字楼、社区、学校等公共场所都已经接入「场安码」,可以真实地记录每一天每一次的防疫操作,最终将防疫状态呈现出来到底是安全与否。

创业邦专访陆扬:在区块链圈走最难也是最踏实的路「场安码」政府端数据呈现包含所有辖区内防疫情况 图源:苏州唯信

「场安码」的开发周期可以做到非常快。甚至在开发的过程当中,技术一边迭代,平台一边就在连接更多应用场景。利用低代码环境,企业可以快速地建立模板,甚至可能一天一个模板。

在整个开发过程中,企业完全不用管底层区块链是怎么开发的。因为最终都是通过统一调用 BaaS 平台的智能合约,来实现存证和结果返回的过程。

特别是对于大企业来说,拥抱新技术往往都会有 POC (概念验证)的阶段,整个过程下来就至少花费七八个月时间。

「很可能你的老板都忘记了,你一开始跟他申请的是什么项目。」

陆扬说到,我们希望任何一个想要做区块链应用的企业,都可以非常快速、简单、低成本地搭建出他们想要的应用。然后才能够拿到更多的预算、资源,不断迭代其应用以应对业务的变化。

2019 年,唯链就与普华永道一道帮助沃尔玛中国打造食品安全区块链追溯平台。令人吃惊的是,抛去平台设计、后期实施,利用唯链的低代码环境,中间的技术开发只用了约一个月的时间。

创业邦专访陆扬:在区块链圈走最难也是最踏实的路沃尔玛中国构建区块链溯源平台 图源:唯链科技

目前,已经有超过 100 种商品,10 多个品类上线到了该平台。消费者只要通过扫码即可得知商品供应源头、物流过程、产品检测报告等详细信息。

03 隐秘的 1400 亿新风口来了,下一个独角兽是谁?

实际上,陆扬所在的唯链只是这个赛道发展的一个缩影。

据创业邦不完全统计发现,目前已有约 30 个省市在十四五规划中提及要大力发展区块链技术。

北京、广东注重区块链在政务领域的应用,浙江、四川提出建设区块链基础设施,海南、重庆重点强调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

资本市场更是闻风而动。据创业邦睿兽分析统计,2020 年,中国区块链行业应用的融资事件 129 起,融资总额 74.7 亿元人民币。截止今年 8 月,融资事件就已经接近 2020 全年,融资总额更是高达 143.96 亿元人民币,几乎为去年的两倍。

创业邦专访陆扬:在区块链圈走最难也是最踏实的路

这其中,今年先有趣链宣布完成数亿元 C 轮融资,数秦科技、纯白矩阵紧跟其后,区块链基础设施之一的云象也宣布完成过亿元人民币 B 轮融资。

投资机构为何频频出手产业区块链?我们从其庞大的市场规模和增长速度可以看出端倪。

《中国产业区块链发展报告(2021)》显示,截至 2020 年底整个产业区块链的市场规模约 1463.8 亿元,而在 2016 年它仅仅只有 26 亿,增速迅猛。

创业邦专访陆扬:在区块链圈走最难也是最踏实的路

可见,这个以往被很多人所忽略的隐秘赛道正在快速崛起。

对于上半年产业区块链发生的多起融资,某产业区块链从业者就对创业邦表示,整个行业并不是一个线性的发展,当商业化积累到一定程度,资本就更容易看得到其价值。

例如,趣链、数秦科技、纯白矩阵、云象等这几家上半年宣布融资的公司今年都取得了数千万的营收,财务数据也都有了显著增长。

另一方面,以加密货币为代表的更广义的区块链热度正在迅速提升,特别是在马斯克的「推特治币」下,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都在参与投资虚拟货币。这也是国内投资机构更加关注区块链这个大赛道的原因。

前几年上一轮区块链的投资热潮中,各家公司可能还是依靠想象来讲故事。而如今,这些公司普遍都已经到了 A 轮、B 轮阶段,其商业模式已经被证明是成立的。特别是随着区块链技术被列入“十四五”规划,很有可能诞生出面向 B 端、G 端做区块链解决方案的上市公司。

对于投资机构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可以获利的机会。

从更大层面来说,过去十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红利正在消失殆尽,新增互联网用户在减缓。

陆扬认为,在互联网下半场,产业如何转型、如何更加精细化、更有质量的发展就需要区块链这样的新技术提高产业效率和管理精度,这也是投资机构看好产业区块链的重要原因。

对于产业区块链的热潮,陆扬也有着切实的感受。

疫情之前,国外对于拥抱区块链的意愿更加强烈。在国内,尤其是 2019 年中央将区块链技术作为重要突破口后,再加上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陆扬明显感觉在国内的业务「变好了」,甚至「有客户给我们的生意从十几万增长到了 300 多万」,国内外正在完成这样一种「切换」。

随着近年来国家对于币圈的不断施压,部分矿企已经开始向产业区块链转型。

但这并不意味着币圈公司、矿企转型来做产业区块链就是一件水到渠成之事,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看重资源、资质的赛道。

例如,云象在金融行业就有着深厚的积累,中央结算公司、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等数十家机构都是其客户。

金融行业对于资历、资质的要求尤其苛刻,同时,在技术上也要满足客户的安全性、稳定性。上述从业者谈到,对于初创公司来说,往往连投标的机会都没有,因此和这些已经做过很多金融类项目的公司来竞争更是难上加难。

实际上,在产业区块链当中,区块链相关的内容可能只占到 20% 左右,80% 甚至更多的时间企业都在研究如何把技术应用于不同的业务场景中,结合企业的行业 know-how,改进不同客户的流程以创造新的价值。

「我们的合作伙伴——挪威船级社(DNV)、普华永道每年都会给不同客户在不同领域提供业务流程改造创新等咨询服务,而区块链只会作为其中一环加入而已。」陆扬对创业邦说。

某产业区块链资深投资人也曾对创业邦表示,行业发展到今天,仅靠区块链这一单点技术已经很难驱动行业发展。如果机构还在执着地投技术公司,其投资风险相对较大。

与其他赛道相同,投资机构在看产业区块链赛道的早期项目时,最为看中的是人。好的区块链公司要看一个关键点,就是混合编队。

该投资人说到,一家产业区块链的公司在人才架构上不仅仅要关注区块链技术,也不一定是 ABCD (即人工智能 /AI、区块链 /Blockchain、云计算 /Cloud Computing、大数据 /Data & Data Analytics)四类新技术的结合,而是针对它想专注的特定行业要拥有相应行业经验的人才。

行业巨头蚂蚁的打法上就是在找各行各业有深度经验的传统人才来跟区块链技术人才进行混合编队。

而陆扬则是借助本身在零售就积累了较深的行业 Know-how,再加之挖来的 TCL 通讯技术总监,进而将区块链+IoT 作为发力重点。

与印象中烧钱的区块链不同,陆扬没有选择激进的融资策略。「我们更偏向于企业服务领域,这与互联网早期大规模烧钱的发展模式和估值模型都是不同的。」

早在 2018 年,普华永道、挪威船级社(DNV)投资之前,唯链就与这两家机构共同利用区块链技术搭建数字化产品服务客户。也正是在合作的过程中,双方看到了未来整个产业区块链的巨大机遇,进而才达成了 A 轮投资。

陆扬谈到,公司目前更需要的是大规模发展的资源。「我们先把市场做出来,形成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公司的估值反而会更好谈。

可以说,如今的产业区块链公司正在变得越来越务实,更加关注在细分场景中,如何解决用户的真实痛点。

企业要将区块链与多技术融合形成合力,并且能够在垂直行业 Know-how 中构筑自己的护城河,才有潜质成为产业区块链的独角兽。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