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的熊市是一个非常熬人的阶段,尽管在 2013 年的牛市之后出现了很多的相关创业项目,但也有很多与比特币相关的创业公司没有熬过这个冬天,随着币价越来越低,团队成员出走、分裂、公司转型成为行业的常态。归根结底,比特币作为一个全新的概念出现,在当时并没有足够的经济规模去支撑,所以,大量的相关创业公司与 2013 年的比特币高价一样,是泡沫的表现,进入挤泡沫阶段,市场发生变化是必然的。

少数能活下来的团队,最起码具有以下两个要素之一:

  • 对比特币这个事情真的有信念;
  • 有足够的资金能度过这个冬天。

有人问,这么多相关的创业团队消失于 2014 这个事情是不是很可惜?

其实不可惜,这是自由市场的自然选择,市场本身就是最好的过滤器,所有被筛除的项目,一定是本身有问题的,所谓“天地不仁”,市场不会照顾一个没有在适当时机出现的存在。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2014 年,尽管比特币市场阴跌不止,但我自己的电商事业却开始步入了一个比较好的阶段,我签约了一个著名的民营体检品牌的天猫店运营,在甲方没有投入一分钱的广告费,没有做一单假交易的情况下,逐渐做到每月有数万的收入,并且,我的团队缩减到只有我和我的助手两个人,成本很低,这让我手头相对宽裕,生活状态也进入了一个比较稳定的阶段,这时候的我,开始有了更多时间去关注比特币行业的本身,上一篇说过的菠萝集市也是这个时候的产物,但是,我自己很清楚,波罗集市这个东西,就是个玩具,在时间不值钱的情况下,大家闹个开心,在微博上刷刷存在感,也就仅此而已,真正要在比特币的世界里做点什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菠萝集市给我带来的,不止是在微博上的一点知名度,也让我有机会在比特币中国三周年的聚会上,以一个“市场主”的身份主持了一场混乱的拍卖会,最后,把一个当时国内各行业大咖签名的足球拍到了 30 个比特币,也许正是这个事情本身,让我突然在行业里面有了一点小小的知名度,也许是这个小小知名度,最终让我走进了这个行业。我在原文链接中放上了当时正式拍卖足球之前聚会现场的视频链接,这可能是我这南方普通话第一次在行业中被记录(这个足球目前依然被当时拍下的赵东收藏)。

当年我看到一篇关于全世界很多金融机构里面的资产,随着用户本人的逝去,无人认领,而且这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于是,当时我想,有没有办法,用比特币技术来实现一种可以在某种条件下触发给“权益人”通知的资产传递方式,当时觉得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为此兴奋了好几天,还写了封邮件发给李笑来,希望他能看上这个项目,并且表示,如果他有兴趣这个项目,我可以放弃我的所有手头的事情,来参与这个项目。

这个没头没脑的邮件,当然是不会收到回复的,不过,这个不重要,我依然在很热衷的关注着这个行业,甚至,我开始在巴比特更多的投稿了,甚至,写着写着,巴比特给我开了专栏,也就是说,我自己有了在后台编辑文档并发表的权力,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荣耀。

2014 年,是阿里巴巴宣布上市的一年,作为电商从业者的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绝不是欢欣鼓舞,而是知道自己该想办法离开这个行业了,道理很简单,这个行业的红利期结束了,马同学要开始收割了,事实也是如此,后来几年的电商运营日子过得滋润的,几乎凤毛麟角,当然这是题外话。

此刻我已经认定了比特币相关的行业,但是想进入这个行业,于我而言并不容易,我那时候已经知道这是一个需要高强度技术才能有竞争力的行业,我也没有可能半路出家去学习写程序,自己有多少斤两还是知道的,但发现这个行业里,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运营”,也许自己会有机会进入一个需要靠“运营”实现价值的项目。于是,当时有想法和国内某个持币大户(当然不是李笑来),合作做一个用比特币抵押借贷的项目,当时只是谈了意向,本来约好北京会议期间,约见某个交易平台负责人,一起聊这事,但一件意外的事情,让我突然在此拐了一个弯。

我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电话说貔貅的邱亮要到上海来找多个客户回访,问我有没有时间去聊聊,我反正是自己的时间,好安排,再说,我也对貔貅的邱亮早有耳闻,也想见见这位“名人”,于是我们约在上海美罗商城的星巴克见面。

第一次见到邱亮,其实我是有点害怕的,又高又胖又壮,感觉像一只大熊,不过,好在他一口京片子非常好听,聊了几句也就没有什么紧张感了,于是,我就开始吐槽貔貅的各种不好用,他很认真的一一做了笔记,后来,可能是无意中,他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做电商的,但正准备到比特币行业去发展,并且已经计划和某交易平台负责人去沟通比特币抵押借贷项目的事情。这时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发现他眼睛亮了一下。

他说,你等等,这个事情啊,我也有这个想法。说着,拿出他的 MAC AIR,于是他给我看了一个 UI 做得非常好的比特币抵押借款的平台,那 UI 的设计,非常洋气,完全不逊色于当时知名的“币付宝”,他说:你看,我们也要做这个项目,网站都做好了,就缺个人过来做,要不你来我们这里吧。

当时我就凌乱了,老人们都知道,当时貔貅的规模和三大的规模是没法比的,我本来计划合作的某个平台是三大之一,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貔貅是笑来的项目,这对我来说,是无法抵御的诱惑,希望能在笑来团队中发展,是尘封已久的愿望,而且,平台已经做好,时间成本很低,这对我也有吸引力。当时我突然感觉有点不知所措,于是我提出一个问题,我问我是不是要去北京工作?那时候,毕竟我上海还有正经的电商项目要做,很多事没有了结,如果立即要去北京,可能也为难,没想到邱亮告诉我,他们团队全是远程工作,我可以继续在上海,定期到北京碰头就可以,这让我打消掉了最后的顾虑,而邱亮也直接邀请我参加 9 月份的北京会议,甚至给我安排好了行程(感觉被包养了)。

只是后面我再也没有看到那个抵押比特币借贷的网站,好悬疑。

9 月份到北京,参加 OKcoin 的北京一夜的会议时候,尽管我已经穿着貔貅的 T 恤了,但那时候我还只能算身份未名的圈内朋友,当时因为貔貅域名给客户带来不便的问题,我参加了团队的讨论,并且发微博邀请朋友推荐域名,有个做域名的朋友推荐的列表中有个 yunbi.com,被我我选中了,云币这个域名,当时对方开口的价格是 20 万,而且,不还价,没想到邱亮和笑来一说,笑来一声不吭的把钱给付了,然后,我就再也没话可说了,我相当于还没入职就花了公司 20 万,我怎么还能好意思去别的地方?乖乖的就办理了入职,自己买的域名,再怎么,也不能给做砸了吧?

后来我和笑来非常熟悉的时候,我曾经问过笑来:当时貔貅不赚钱,要拿出 20 万买这个域名,相当于是一个月的团队费用,你都还不认识我,竟然就一声不吭的就给了,这是出于什么原因?他的回答是:既然做事,肯定要付出成本,我只是考虑下这个价格我是刚好是可以承受的上限,就认了。

好险!是不是如果卖我域名的朋友多要个十万,是不是有可能就没有云币的存在了?谢不杀之恩!

这次全篇没有特别的提醒,是因为我想放在最后,下面的话,送给希望在这个行业找到发展机会的朋友。

如果想进入这个行业发展,你必须要相信这个行业未来相当长的时间是在成长的,如果对行业没有信心,而只是因为行业火才进来,那不是赌就是混,没有太大意义的。

如果想进入这个行业发展,你必须要有一技之长,我的所谓“运营”也许并没有像运营的教科书一样专业,但审时度势,做出各种相对靠谱的选择,谁也不能否认这是我的强项。

如果想进入这个行业发展,你必须全身心的做好准备,机会永远是留给做好准备的人的,我在进入貔貅之前,已经对这个行业的各种资源了如指掌,所有的媒体资源都已经有连接。

有想法没有什么错,关键是要行动起来,正确的方向和正确的方法,永远是个人成长中稀缺的部分。

顺便说一句,上面说的和笑来写邮件的项目,已经在云币中基本实现,它的名字叫“众托”,还有一个签名文档的部分因为赶别的任务还没做完,但不影响这个功能的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