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节这日子,特别适合谈谈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

愚人节是一个合适开开玩笑,轻松一下的日子,我猜大约是人们觉得,每天都说真话实话,太累了,最好说些开玩笑的话,无关大雅的逗乐的话,或者一些无伤大雅的假话,总之,全世界的人们可能都觉得:愚人节,一个放松的日子,因为:说真话真的好累!

以前我一直以为,以前苏联为榜样的国家地区,它们的教育绝大多数是愚人教育,反智教育,或者是螺丝钉的教育。后来发现原来腐朽的资本主义国家,那些皿煮,字油的国家,也 tmd 是愚人教育,反智教育,虽然没有那么强烈的螺丝钉教育。

所以愚人节 April Fool 这个节日,并非是指可以“愚弄”其他人的节日,而是我们全人类纪念我们自己是“愚人”的日子。

如果我们知道我们是被愚弄的人的话。但很多人既不知道这些应该知道的,也不相信即使应该相信的。正如我过去三年一直说我是宣扬抗量子计算机破解的布道者一样。虽然我告诉人们的这些话,马上要像圣经预言一样要来到了。

虽然几乎所有的证腐,都有意无意中采用了愚人的反智教育,但不幸或者幸运的是,很多机构,媒体,和个人也是愚人的媒体或声音。不只是前苏联的机构,媒体和个人,也包括绝大多数资本主义美国的机构,媒体和个人。

幸亏通过斯诺登,通过维基泄密,通过数字货币,我们至少知道了部分真相,即使这部分真相只是冰山一角,也有人怀疑那不是教科书告诉我的,那不是权威告诉我的。

绝大多数数字货币,有一个特别大的优点是:绝不增发。这至少是真实的一部分。数字货币的世界观,应该是一个至少部分真实的世界观,假设在足够安全的前提下。某哲学家说:如果说真实,那么什么是真实?如果没有任何事物是绝对的,那么也没有绝对的真实。

而只有相对的真实。

既然所有事物都只有相对的真实,所以我们既应该有质疑一切的勇气,和被一切质疑的包容,来追求至少是部分的真实,或者暂时的真实,即使是错误的。

所以在数字货币这一个千年的机遇面前,我们秉持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应该和愚人的反智教育下的乖乖仔有稍微不一样的三观。比如至少是极度质疑而追求真实。

几乎所有的数字货币,都没有证腐背书或者强权强制实施。而几乎所有数字货币在一定时间内都是安全的,那么这种情况剩下,表象下的高流通的高流动性几乎是表面现象下的第一要求,而实质上的安全几乎成了信仰的唯一来源。加上不增发的主流货币补充的性质。

一旦不安全将没有信仰,比如量子破解。那么我们相信量子破解带来的真实的价值观,普遍的价值观吗?绝大多数情况下,无论全球各个国家地区的人们,信仰,宗教,种族,教育程度,语言环境等,一般人们更多的采用的惯性教育路径。

惯性的教育路径也许是一种反智教育结果,比如过去的清华大学和京师大学堂,至少提到了独立思考,积极质疑。

在布道抗量子计算机破解的过程中,我一直希望能使得人们积极独立思考,积极地极度质疑所有人告诉你的判断,从而能得到真实,至少是部分真实,或暂时真实的情况。在所有的价值观层面上,“极度质疑”是一种独立思考的做法,而追求真实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至少这能保证我们即使在天天都是愚人节的日子里,能得到部分的真实。如果真实是我们想要的结果的话,那么和我一起: 极度质疑,追求真实!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