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开春以来,对于区块链发展和商业应用落地的关注和讨论正在积极地影响着整个行业。近日,比原链段新星应邀参加「了不起的中国公链」活动,并以《区块链:从三角假说到扩展模型》为主题接受访谈,阐述了对区块链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些思考。

以下是演讲访谈内容整理。

Q1:能否帮我们从某一个维度简单理一下区块链演进的脉络?

段新星:其实我觉得如果想了解一个事物的发展变迁,一个好的角度就是大众描绘它的词汇。从词汇的变迁我们可以看出区块链演进的大致脉络。

  1. 2013 年以前人们普遍提到的是比特币「bitcoin」 ,认为它是一项伟大的社会实验与革命性的技术,会促进经济的自由度与繁荣。此时的类比物:黄金/货币。
  2. 随着一轮牛熊的暴跌,在 2015 年前,报纸及刊物中的词汇变成了「the Bitcoin Technology」,关注于比特币技术,更直白的讲,它底层的分布式账本、分布式网络技术,许多基于比特币的衍生技术及山寨版本诞生。但这一期间主要类比物还是聚焦在:「数字印钞术」。
  3. 2015 年后以太坊的出现,促使人们关注到新的可能性,区块链这个创造已久的词汇又再度作为独立的一个名词频频出现。类比物:操作系统,合约平台,软件协议。

这个背后其实也是大众的认知与期待的变换。

Q2:确实,从词汇的演变,我们看到了区块链从 1.0 到 2.0 乃至 3.0 的演进脉络。那我们衍生第二个问题,想让段总帮我们解析下,不可能三角到底是什么,这仿佛是区块链 3.0 的一个重要羁绊。

段新星:总体来讲不可能三角仅仅是一种猜想,一种假说,并不是严格证明的科学理论,而是一种归纳性结论,解释性说法和辩论工具。

比原链段新星:区块链以技术力量,推动了资产数字化进程和商业运作模式的变革

我之前的一个演讲里梳理了从 2000 年至今的各个不可能三角版本。

Vitalik Buterin 的三角与以太坊的性能不佳,TPS 差,而且出现过 Cryptokitty 加密猫类 Dapp 造成全网拥堵,所以着重强调了「可扩展性」。

长铗的三角更多像是为比特币等 PoW 币种常被诟病的「耗费电力能源、不环保」辩论,所以这个三角中特别指出了 「节能环保」一词。(其实,如果考虑货币发行的国家相关机构以及流通机构如各级银行分支的能耗,谁能说纸币是节能环保的呢?)

Zooko 三角的提出者创立了 Zcash,早年还创立过 Namecoin,在 2013、2014 各种山寨币破灭期,他坚持认为 Namecoin 可以解决自己 2001 年提出的「命名系统的不可能三角」(既有意义、又去中心、又安全),并认为 Namecoin 在早期的山寨币中有顽强的生命力,可以长存。

唯一曾经有过理论证明的是 Brewer 的 CAP 三角,但二十年后又被分布式系统领域人员重新质疑。

但是无论如何,这些假说也的确给我们带来启示:即「代价」,一切性能指标需要代价。我在区块链产品三定律中提到过这一点。

如下的技术指标一致性、有意义、安全、分区可达、可扩展性都需要付出代价。比如我们要建立信任往往需要一片公地,它或者是一个公共认可的账本集合,或者是一个全局的状态集,每一时刻唯一确定的,这需要在全网达成共识,而这一点就与分散治理下的高效率共识形成一对矛盾。

比原链段新星:区块链以技术力量,推动了资产数字化进程和商业运作模式的变革

这是公链设计与研发的第一个挑战。

除了技术指标的冲突外,超越技术层面的经济模型也需要均衡处理。正如传统世界中,货币一度曾经以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为基底层,但随着经济活动的扩张,黄金的产量,白银的产量无法跟上经济中需要的货币量的增长需求,必然产生脱锚现象。

那么在增长繁荣期,注意力和资源是倾向于向上涌动,产生泡沫的。但一旦出现变局,出现经济的崩溃和衰退,挤兑出现,人们倾向于回归到底层的基本储值体系避险。各国历史上的,法币信用崩溃期,都出现过此等现象。步入当代,从一个独立的货币基础层(贵金属/法币现金),在其之上拓展出了银行信贷以及各式各样的证券和金融衍生品。区块链世界也存在同样的结构。

比原链段新星:区块链以技术力量,推动了资产数字化进程和商业运作模式的变革

这两点是公链设计中都必须考虑到的。

Q3:比如我们要建立信任往往需要一片公地,确实,过往我们建立信任,需要庞大的大楼,这个大楼可能是银行或者某些担保机构,这是构建信任的成本。如今,在区块链世界需要某些代价,且定形成新的区块链经济结构。那么,比原是如何化解这些问题?

段新星:因为的确,区块链尤其公链不仅仅是一个软件系统,更是一个经济系统。除了性能上的权衡 ,作为一个经济模型,如何架构?作为基底层还是扩展层?如何保持基本的稳定性?又赋予充分的放大的流动性?

比原目前方案:主侧链多链模型。

比原的主链因为做的较早,在 2017 年做的白皮书,当时采用的是单链分层(账本、合约、应用三层),但分层只能采用一种共识机制,可插拔的共识从未真正实现。故而也无法解决单一共识模式的弊端。

近期主要做的是引入:主侧链多链系统,而非单链。

比原链段新星:区块链以技术力量,推动了资产数字化进程和商业运作模式的变革

主要有以下要点:

  1. 业务逻辑上的分区(分块/分链),而非仅仅是简单的单一主链外加单链分层模型(但词汇上为了保持和 2017 版比原技术白皮书技术词汇一致,仍使用了「分层」一词,但是指业务逻辑分层,而非真实的结构分层)。
  2. 主链上:PoW 以耗能确保安全、以计算共识保证不需许可的准入,物理上的去中心化,没有中心故障点。基于 UTXO 扩展的资产模型,而非账户式模型。
  3. 开放程度上:主链完全的开放 开源,各方共享,自由外挂。一个开放的技术公地。
  4. 功能上:比原的目标是「创造多样资产和可编程经济」,重要的资产的注册、登记、销毁等都在主链上完成。而复杂的业务及涉及到状态、逻辑切换的,则转移到 APP/DAPP,以及侧链上完成,实现业务数据的区隔。
  5. 侧链隔离业务,联邦节点桥接主侧链。
  6. 公共侧链促进多方参与,用 DPoS staking 等有效的经济调节模型的建立。

这是出于资产、数据隐私性的考量,以及业务场景考量。比如目前我们做的 Bystack 的共识节点的竞选,是需要有主链上资产锁定作为投票凭证,但投票及参选等都在一条 DPoS+BBFT 的侧链上完成。另外我们之前有帮一个地方政府部门做的数据管理的项目,出于业务敏感性的需求,需要隔离管控,则在单独的一条侧链上。

总体上比原链现在版本是一种模块、积木化的铆接模式,来解耦合,保证物理性能的高效,业务的完善支持和经济模型的灵活。我们也在不断的尝试。未来如何,不得而知,也许是一艘新的完全不同的特修斯之船,或者充满意外之喜。不论如何,希望共同合作、进步与获益。探索之路,也是成长之路。

Q4:2016 年您和 OK 徐明星一起编写了《区块链 . 重塑经济与世界》,这个应该是中信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区块链书籍,时隔 3 年,您觉得区块链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三年前和三年后的区块链行业有哪些比较突出的变化?

段新星:又提到这本了,因为这本书比较早,是中信的第一本区块链书,所以出乎意料的畅销,以至于至今印了 20 多次,并出了台湾的繁体版。

若看最近的三年的变化,我认为最大的改变是:区块链以技术的力量,推动了「资产的数字化进程」和「商业运作模式的变革」。比如:以往的代码、数据等虚拟之物成为一种个人私有的资产,其确权、不被侵犯、加以保护是比较困难的,但区块链使我们看到了曙光。以往跨越企业边界的大规模协作、开发、运营都是比较困难的,但区块链带来的加密经济体促成它逐步完善。

Q5:我的感觉是,现在的圈内的人看到了一个一切皆可比特化并高速交易流转的加密数字世界,但是,我们都还在门外,没真进去。您是怎么觉得?

段新星:是的,不仅仅是数字化和流动性。区块链联结的是「数字、资产与权益」。这是一个很大的事,我们力图为解决这个问题尽自己的一份力。

Q6:如果再写一本,您会写一本什么书?

段新星:创业还是比较忙,暂时没有写书计划。不过从理论布道到落地实践,近年区块链领域的著作现在也出现了专业化、细化的趋势。比如最近我们社区开发者倒以比原链代码的 V1.0.5 为例,写了一本将近 300 多页的《Go 语言公链开发实战》,下个月将有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这个是国内第一本的公链开发指南,在中国开源社区中也是第一次。

比原链段新星:区块链以技术力量,推动了资产数字化进程和商业运作模式的变革

Q7:Bytom 对于区块链金融的应用有着自己独特的目标,「创造多样资产和可编程经济」,按理来说独特的方向应该与 BTC、ETH 等相关性不那么太大。但整个区块链行业目前由于 80% 以上的纯粹投机,与 BTC 相关性过于大,以至于很多散户与投资者并不了解每个项目之间的区别,想问一下 Bytom 这边有什么未来的 education 计划与策略呢?

段新星:这看来是一个投资方面的问题。短期来看的确会有非常多的泡沫和噪音,但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经历这么多年的发展,资源与注意力也是逐步往头部集中的。针对某个问题,或开拓某个市场,某个领域的项目总会活的更为久远,因为它们创造了价值,引入了增量,是正和博弈而非零和博弈。我们一方面会继续推进我们的开发者社区和开源社区,另一方面我们也会开展针对企业级应用服务架构。

Q8:当下限制区块链发展问题根源在哪里?突破点在哪里?是技术不成熟,还是人们认知不够足,还是政策限制太多?此外互联网大厂在公链及稳定币有什么具体动态吗?

段新星:当下还是高速发展、无序竞争,各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时期。需要创业者灵活应对。之前一位大厂的高层原话「毕竟我们穿了草鞋也是鞋」,一个方面是对政策和监管的顾虑,另一个方面其实还是有担心颠覆自己现有模式的。

Q9:外界对比原链的创始团队,一直觉得很神秘,能否谈谈您和长铗的分工?以及,您对长铗的评价。

段新星:在分工上,我精力更偏重于公链,他除了公链操心较多外,同时还是巴比特创始人,所以其他业务也有涉及。他是业内的老人了,口碑不错,这个倒不需要我多加评价什么。

Q10:最近,比原有什么比较重大的计划?

段新星:

  1. 最近主要是因为我们海外开发者逐渐增多,去年 Bytom Devcon 1 中冠亚军分别来自西雅图和希腊的团队,所以今年的第二届开发大赛移到旧金山举办,正在筹备。
  2. 因为比原主链是 PoW 模型,我们想尝试 staking 业务和 DeFi,目前在侧链上进行实验。
  3. 为了推进大规模的企业级商用,推出 Bystack 框架,基于 DPoS+BBFT 以及 Byone Bystore,提供更强的扩展性和开发便捷性。

Q11:您最尊重和佩服的人物是谁?区块链领域最尊重的人呢?如果您推荐一位公链创始人参加《了不起的中国》,您会推荐谁?有什么推荐的书。

A:要说最尊重和最佩服的,应该还是早期的麻省理工加密邮件组中中本聪和哈芬尼那一代人,相对比较纯粹些。

公链其实更类似于互联网而非局域网,就像 Bytom 发源于中国,但离不开全球社区及贡献者的参与,比如我们的开发社区中就有很美国、欧洲的开发者,他们去年拿过比原全球挑战赛的冠亚军。比原的第一个商用的落地场景(一个跨境的海运物流结算类的伙伴来自于英国、俄罗斯)。如果真要推荐,可以推荐一个国外公链,比如 Stellar 的 Jed McCaleb

书籍的话,不错的也很多。比如「The Book of Satoshi」,记录了早年中本聪创立比特币时的邮件来往,值得一读。

比原链段新星:区块链以技术力量,推动了资产数字化进程和商业运作模式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