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

通观 是由通证通研究院推出的区块链领域深度优质调研访谈栏目,针对区块链项目或特定专业领域,对话项目负责人及行业大咖,评析项目价值,挖掘投资机会,探索通证未来。社群用户能够深度参与探讨分析,获取最有价值的一手信息。《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以下为《通观》第 1 期文字整理版(仅代表嘉宾观点,不代表通证通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大家好,谢谢通证通的邀请,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作为《通观》栏目的第 1 期嘉宾和朋友们交流。 今天是教师节,在这里我也想向区块链行业的各位师长和前辈表达敬意与感谢,区块链没有专业教师、专业教材,是一个因为参与人数越来越多,而自我发展起来的行业。《论语》有曰,博我以文,约我以礼,前辈和师长们用自己的知识与文章开阔我们的见解与思路,用自己的道德规范做为表率约束我们的行为,区块链才能够有如今的繁荣与昌盛。我在 2013 年读 BTC 的白皮书产生了兴趣,2016 年的时候开始自己在交易所炒币,2017 年和 2018 年分别创立了 BKFUND 投资机构和临界 Hashgard 公链这两个品牌,带着团队经历了一轮大熊市的激荡与洗礼,到现在仍不忘初心、坚守在区块链行业为理想而努力。本次,我们的主题是区块链的未来,鉴以往而知未来,我们要先回顾一下过去的十年,尤其是 BTC、区块链逐步从极客世界走向传统行业、主流行业的这两三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我们才好说未来可能会发生哪些事情。《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第一个现象是我们发现“被死亡”、”被归零“了上千次的 BTC 依然顽强地活着,并且逐步成为类似黄金一样,公认的价值储存工具。**早几年在大熊市周期时候传统财经媒体天天在喊 BTC 归零、新数字郁金香泡沫要破灭,但过去的 2018 年 BTC 经历了 80% 以上跌幅的时候,有意思的是我们发现几乎很少再有传统媒体像以前那么去写了,事实上也证明 BTC 的价格还是要回来的。 到了 2019 年行情开始回暖之后,国内外很多主流金融机构也开始悄悄地入场了,把 BTC 做为价值来储存、做为避险资产来配置,以对抗通货膨胀、政治经济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风险。我相信在未来,这个共识还会不断扩大,直到成为全球所公认的数字黄金。相比黄金,BTC 具有防伪、便携、易分割这样一系列的优点,类比黄金七八万亿美金市值来算的话,BTC 以后还有几十倍的价格增长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资产,包括虚拟资产、更多的实物商品、甚至包括各个国家的法币以后将以 BTC、或者用 BTC 的最小单位聪来定价,这本来是一篇微小说里面的描述的场景,但我觉得在将来很有可能成为现实。大家也能看到,在 94 之后已经有很多的交易所支持币币交易对,很多老韭菜炒币的目标就是赚更多的币,BTC 或者 ETH,当然很多人的币本位信仰,在 2018 年因为大熊市亏的太惨而破灭了,不过有句话说的好,韭菜的记忆只有三秒种,行情再次好起来或者共识群体足够大的时候,这个信仰还会在某个时间内重建起来的,毕竟各个国家的法币也都不稳定,那还不如未来统一都用 BTC、用聪来定价。《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第二个和大家探讨关于未来的话题是 Token 的发行。我们先抛开政策方面的监管、合规不谈,单纯地去想,经历了 Crowdsale 的大繁荣、大破灭之后,发行 Token 还有没有可能会是一种对创业者而言的融资方式,和对普通人而言的投资方式。 我们认识到的是,区块链行业正在不断做自我调整、自我规范、自我进化。今年最流行的融资方式是 IEO,项目方在交易所向散户融一小笔钱,但同时要把更多的钱放在交易所里面去稳定价格,这种方式就比过去那种项目方随随便便发空气币,然后一声不吭的在交易所全部砸下来收割散户要好的多,因为散户的利益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有保障的。但大家同时也要明白的是,IEO 本身是违反客观金融规律的。就 IEO 这一轮而言,项目方所投入的资金要大于获得的资金。如果项目是分阶段融资的话,等于用前几轮机构投资者的资金去补贴最后一轮的散户投资者,散户是高兴了,但机构没有参与的动力。我们知道今年有不少项目为了要迎合交易所的 IEO 要求强行修改 SAFT 条款,跟自己的早期投资机构撕逼,闹的很不愉快,无论是不是出于本意,最终都是把一开始支持过你的这些机构给割了。所以很多机构都不愿意去投一级市场了,风险太高,不确定性太大。那如果机构投资者以后放弃在一级市场上投资,那谁帮助散户去给市面上这么多项目做专业化的审核与把关,谁又去为创业者们提供最早期的支持?从长期来看,发 Token 相对于传统 VC 股权而言依然仍然是一种效率更高的融资方式,但我觉得以后规则还是应该优化一些、改进一下。首先不能拿空气币融资,或者融资了以后该干的活都不干,上交易所面向公众交易的时候起码有个测试网,让别人能够验证在白皮书里面讲的故事到底能实现多少。其次,IEO 项目方用保证金托市的方式,是熊市里部分交易所、部分项目方的权宜之计,这不是一种真正的金融交易形态,市场价格还是要交还给市场参与的主体来决定,但 Token 的真实流通量必须要向公众及时披露,不能看着价格涨起来了就偷偷摸摸砸盘,损害散户投资人的利益。最后,模式币、传销盘币的项目离这个圈子越远越好,不要来玷污这个行业的圣洁,政府相关部门要对以技术创新之名搞诈骗的这些犯罪分子进行强有力的打击。如果能做到这几点的话,我觉得 Token 融资的方式在未来还是有希望逐步成为主流,为更多的人群所了解、所接受。《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第三个想和大家聊的话题是最近一直很火的 Defi。*不管叫他开放式金融也好,去中心化金融也好,行业里面几乎天天有会议在聊,但到底 Defi 是什么东西,每个人说的 Defi 好像都不一样。 有人说 MakerDAO、Compound 是 Defi,有人说 Libra 和 ERC20 的 USDT 也是 Defi。再后来,有人说在中心化交易所交易、理财也是 Defi,有人干脆说 Defi 是你们这些人没事干自己 YY 出来的,压根不存在,总之各种各样说法有一大堆。今年 5 月份我在杭州做演讲的时候提出过我们团队关于 Defi 的理解,从用户的感知出发有六大应用场景,按照去中心化的程度做了四级分类。这六大应用场景是Paying (支付)、Trading (交易)、Investing (投资)、Staking (抵押)、Lending (借贷)、Locking (锁定)。从字面上大家基本上就能理解,用 BTC 买汉堡王的披萨可以归为 Paying 支付这一类,在 DEX (注意不是中心化交易所)上面挂单、吃单可以归为 Trading 交易这一类,用 ETH 参加智能合约荷兰式拍卖的项目可以归为 Investing 投资,把自己钱包里面的 ATOM 委托给验证人节点获得出块收益是 Staking 抵押,把暂时闲置的 DAI 或者 EOS 放到 Compound 和 REX 上面租借给别人收利息回来这就是 Lending 借贷,最后锁定自己的 ETH 以获得 Edgeware 的空投,包括前段时间 PCX 也搞锁定 SDOT 拿币的智能合约这个就属于 Locking 锁定的应用场景。按照去中心化程度来划分,我们所理解 Defi 的四级应该是这样的:一级 Defi 的特性包括去中心化托管、去中心化清结算;二级 Defi 是一级 Defi+去中心化发行、去中心化交易;三级 Defi 是二级 Defi+去中心化治理;四级 Defi 是三级 Defi+去中心化信用体系。《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现有的 Defi 项目,大多数是属于一级、二级的阶段,极少数勉强算三级,比如通过治理调整贷款利率等一些合约参数,最重要的四级,去中心化信用体系作为行业基础设施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要注意的是,我们并没有把“去中心化运营“作为这四级里面的任何一级的特性,因为运营天然就是中心化的,正如资本天然就是集中化的一样。去中心化的钱包、去中心化矿池、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背后都要靠中心、或者多中心去运营。现在钱包地址的背后是人,中心化运营的主体也是人,用人去服务人是没错的,以后钱包地址的背后是机器,中心化运营的主体也有可能会变成 AI。为什么我们刚才说去中心化的信用体系对 Defi 这个行业来说特别重要,是因为当金融业务的主体从实名实姓的自然人改为一串钱包地址的时候,在传统金融里面最重要的一个东西,就是信用的信息和数据丢失了,导致现在很多 Defi 的产品看起来好像是更安全了,但使用起来极其不舒服、不自在。比如去中心化借贷协议,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用同样的抵押率利率,超额抵押资产才可以借钱?互联网平台还可以通过银行卡、手机号、电商平台账号做大数据分析,信用良好的借款人可以有更低的借款利率、可以纯信用借款不需抵押,不都说区块链已经解决了信任的问题么,为什么在我们自诩更先进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开放式金融时代没有这些对不同用户提供差异化服务的金融产品了?大家肯定会说,区块链上面的地址是没有成本的呀,想生成多少个就生成多少个,要是都不抵押借款的话人家拿到钱就直接跑路了,然后换个地址再薅一遍。我们搞区块链的,本身就是要用技术来对抗人性当中的阴暗面。那我们假设一下,以后不同的区块链借贷协议、DEX 是否可以做到数据层甚至合约层的互通,以地址为基本单位,给地址在链上的金融行为去做分析和画像。如果地址在各个借贷协议里面信用记录良好,降低借款利率以提升他使用开放式金融工具的积极性,甚至如果地址在一个协议里面存有其他的资产,在其他的协议里面可以以免抵押的方式来借另一种资产,那如果违约不还,另一个协议会立即没收他的链上资产以作为惩罚。这就是我们所思考的,当去中心化的信用体系作为基础设施建设完成之后,未来 Defi 的大风才真正能够吹起来,服务到更多的小微个体,惠及民众。这个信用体系不光可以用于借贷协议的地址征信,也可以作为预言机的数据提供方,否则预言机提供出来的数据,别人凭什么敢用、凭什么愿意付费。《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第四个话题是关于跨链以及跨链后的应用。*我觉得跨链是区块链行业继零知识证明、智能合约之后最重要的一次技术创新,每当畅想起跨链实现之后的愿景,我会觉得非常兴奋和激动。 但是很不幸,这个概念很容易让人混淆,没有多少人能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跨链。比如有的项目做了一个中心化的东西叫网关,类似一个人拥有 BTC 和 ETH 上面的两个地址,在 BTC 上的地址收到一个真的 BTC,就从 ETH 这个地址打一个 ERC20 的假 BTC 出去,反过来也一样,ETH 的地址上面收到一个 ERC20 的假 BTC,就从 BTC 地址打一个真 BTC 出去。这是跨链吗?我看不是。要知道,这个风险是非常之大的,虽然钱包地址上面有多少个真 BTC 和假 BTC 能查得到,但这人随时可以带着真 BTC 跑路,把假 BTC 丢给用户,看起来“BTC“还在,但用户真正的财产是完全没有安全保障的。一个人管理的叫中心化网关,那三四个人管理的其实也一样叫中心化网关,或者管理的人再多一些,但还有那群固定的一拨人,仍然有可能串通起来侵害用户的财产,存在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后来有人想了一些新招,比刚才那个办法要好一些。我们拿一条 POS 机制的新链和以太坊来举例子。比如这个 POS 的新链有几十个或者 100 个节点,那么这几十个或者 100 个节点同时也维护了一份在以太坊上面的多签合约,以太坊上面的多签合约收到一个真的 ETH,这些节点就在新链上面铸造一个假的 ETH 出来。这样的跨链做法是要求维护新链跟维护跨链合约的必须是同一拨人,而且 POS 机制的新链可能因为投票或者受惩罚的原因导致节点和以前不同,所以需要当新链的节点有变化的时候,也要同步更换跨链多签合约上面的多签地址。从技术上面来看,这样去做两两跨链的方案是可行的,只要用户信任这两个公链就可以,但会导致开发的工作量非常复杂,而且还很难实现在多条链之间的资产跨链。《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Cosmos 的跨链是比较理想而终级的方案,大家都信任一个不容易被操纵、或者作恶的成本太高的中心链,叫做 HUB,其他的链都通过 IBC 协议连接到这个 HUB 上面来,这样形成一个网状的结构,需要在 A、B 两条链之间做跨链转账的时候,A 链在自己的链上面冻结一部分币,通知 HUB,HUB 再通知 B 链把相应的币给铸造出来就可以了。Cosmos 提出的跨链愿景非常之好,但这里有两个不同角度的核心问题:首先 HUB 如何能不容易被操纵,因为所有的节点都只相信你,在 POS 机制的链里面,要想不被操纵,必须从筹码上面足够分散,否则一个大节点或者几个大节点联合起来就能控制这个 HUB,还有 HUB 本身的市值必须要大,要让别人试图做恶的代价足够高,不然花一点小钱就能控制这个中心,那整个网络就没有安全感可言;紧接的问题是跨链能实现到什么样的层次,如果只是把各个链上面的原生 Token 像 Cosmos 的 ATOM,Polkadot 的 DOT,以太坊的 ETH,EOS 的 EOS 在链之间转来转去,换来换去,意义也不大。但如果要支持除了原生币之外的其他资产跨链,那就涉及到一个不同链之间资产规范与相互转换,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因为在各个不同的链上面,Token 规范往往是开发者自己用智能合约编写的,除了标准函数还会有自定义的功能函数,而且还会不停的更新变化,两两之间协商尚且不容易,还要做到把 Token 的接口都统一到中央 HUB 形成规范这就是更加困难而漫长的事情,所以跨链的愿景确实非常好,但要走的路还会很长。资产转换还会涉及到应用层面的问题,比如说像证券型通证,可能根据相关法规的要求只能在白名单地址之间进行交易,那跨链转到其他链上面之后,得要求其他链的用户也得先进入白名单之后才能持有与交易,这个不光是要在链这一层面支持,在应用层面也要去做更改与适配,可以想想这个工作量会有多大。另外,如果跨链之后的用途还是只能用来交易,比如像现在很多项目在以太坊上面发了一个 ERC20 的空气币,然后又通过网关跨到币安链发了一个同样的空气币在币安 DEX 上面去交易,那当然还是没有什么意思。真正的跨链不但要能够实现资产的互通,还应该能够实现业务逻辑的互通:比方说在某条链用智能合约开发一款模拟经营类的游戏,用户把自己虚拟成为游戏里面的一个角色,从穷小子开始,慢慢打工赚钱创业然后当了老板,开了自己的公司,然后不断进行投资和扩大经营,链上的游戏真正要把游戏资产进行通证化,游戏业务逻辑进行合约化,在游戏可玩性的基础上,确保游戏资产的透明性、游戏逻辑的公平性。那么后续其他链想让自己的用户再去玩这个游戏,就完全没有必要重复的去造轮子,只需要游戏运营方在合约里面添加对其他链 Token 的支持就很容易实现了。业务跨链的最大的好处在于,每条公链可以在不流失自己社区用户的前提下,为通证创造更丰富的应用场景,而各个公链的应用之间也将更紧密地进行合作。比如在以太坊上面生出来的小加密猫,可以在 Cosmos 系的游戏里面去展示和使用,这样便可进一步整合不同的社区资源,促进整个区块链生态的繁荣,形成 1+1>2,甚至 1+1>10 的共振效果。《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

临界 (Hashgard)是由分布式资本、BKFUND 领投,80 家知名投资机构跟投的新一代数字金融公有链。公链基于 Cosmos-SDK 开发,自主研发高性能虚拟机以支持多种编程语言,并将通过 IBC 协议实现跨链交互,最终打造一个开放式、高扩展的生态体系。公链将通过技术创新和生态建设,推动数字金融行业健康发展。

《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
通证通研究院是区块链行业全球领先的研究机构,投研团队脱胎于传统金融研究的明星团队,创始人宋双杰是原新财富宏观第一团队核心成员,为投资者提供真材实料的投研信息。通证通与顶级区块链投资机构 Fenbushi Digital 有紧密的合作关系,双方联合出品“区块链技术引卷”、“区块链秘史”以及“通证估值”等多个系列专题报告,推出“BICS (Blockchain Industry Classification Standard)区块链行业分类”。

通证通已经发布 70+专题报告,60+项目评级,对市场的判断 精准,在研究的广度和深度上得到行业一致认同。

通证通在研究的过程中,与领先的金融数据平台展开合作,并以唯一区块链研究机构的身份入驻,逐步搭建起行业数据库的同时,推出 区块链指数T10、T10X 以及 20 个行业指数。

《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通观》 | 第 1 期文字稿:临界 Hashgard 创始人许超逸浅谈区块链未来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