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向区块链肖风:世纪疫情点燃数字化迁徙最后⼀级⽕箭

大家都一致认为这次疫情会改变我们很多东西。确实,我们能看到疫情之后人们生活很多方面的变化。于我而言,我把疫情与人类社会的数字化关联在一起了。

现代火箭动力一般有三级,点燃、发射、运行,最后把火箭推向预定的轨道。疫情就可以看作是人类社会数字化迁移的三级火箭,把我们带入一个数字世界,开始进入预定的轨道,然后开启一场数字化之旅。

在这场疫情中,凡是数字化做得比较好的个人、生活、企业甚至国家,反应和行动都会更及时更迅速,也会更有效率。

比如中国的本地生活早就已经数字化了,所以我们才能像武汉那样封城,即使不允许大家下楼也没有关系,有快递小哥和外卖小哥帮你做这些事情。在数字化程度不够的国家,不可能做到武汉那样。

说到数字化迁徙,有一本极具标志性的书:1996 年出版的《数字化生存》。我把这本书看成是人类社会数字化迁移吹响的第一次号角。在 1996 年之前,可能我们为数字化迁移做了很多准备,但是真正开始吹响这个号角是从 1996 年开始,1996 年算是一个元年。

看过去 30 年全球市值最大的前 10 家公司的变化,就可以看得出来数字化已经给我们造成了非常非常大的变迁。到 2019 年,全球前十大市值的公司是互联网和软件公司,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变迁。

而这次疫情,可以说是三级火箭中的最后一级,它会把整个数字化进程推向预定的轨道。让我们在数字化生活里面开始正常的运转。

过去三四个月里,一个活生生的案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那就是 Zoom 这家公司的变化。在 2019 年年底之前,Zoom 只有 1000 万用户,1000 万增加到 2 个亿花了三个月时间,增长 20 倍。过去两个星期,用户数又从 2 个亿变成 3 个亿。

这就是数字化的一个火箭,尤其是在人类社会的数字化迁移过程里面,它是让我们完成数字化迁移的最后一步标志性事件。

疫情期间发生的预示性事件

很多名人和研究机构都在讨论,疫情会重新定义什么事情?

比尔盖茨发布了一封信,这样一场流行病将会重新定义这个时代,他说的主要不是数字化迁移,但也讲到了这个内容。

前几天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写了一封给股东的信,讲到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边界正在模糊,一个新的世界正在走来。

高山大学的梁信军班长也在一场“高山夜话”中提到,不要浪费疫情的机会,危和机并存。

任何一个变化都有一个标志性的事件、预示性的事件或者启示性的事件,不断暗示我们这些人。

就我个人观察,在疫情期间有这么几件事情是非常带有预示性和启示性的。

第一个,中国政府在疫后重建的核心,提出了一个口号:“新基建”。 这场新基建对未来历史的意义堪比 1993 年罗斯福总统在美国大箫条之后,政府出手所做的美国交通基础设施和电信等等建设,也可以媲美上世纪 90 年代美国克林顿总统所倡导推动的“信息高速公路”建设政策。中国的新基建基本上可以看作数字化基本信息的建设,比“信息高速公路”再上一层。5G、AI、区块链都将是帮助完成数字化基本信息建设的工具。

第二个,埃隆·马斯克宣布 Starlink 未来三个月会内测,6 个月之内会公测,可能这个星空互联网会在部分地区运行。 Starlink 可以帮助整个地球重建物理空间,未来大家都用同一个网络,这 1.2 万个卫星会把我们 70 亿人都搬迁到物理世界里面去,这是非常伟大的事情。

在疫情期间,最最重要的一个事件是石油价格的暴跌。当它跌到-40 美元,这是金融市场发生的踩踏事件,但是这样一个极端事件是很有预示性的。它预示着什么呢?它预示着经济动能、经济能源模式的一个正式化。工业文明时代,石油是我们的一个能源动力,驱动工业文明的进展。但在信息文明时期,数据取代石油成为新能源和新的动力。

这个驱动力什么时候转换,或者新能源什么时候登上舞台,逐渐成为主角呢?这次石油价格的极端性事件,虽然有偶发性,但是它对未来的启示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我有一个朋友王川,他从 2014 年开始分析,预测石油的价格会逐渐逐渐往下走。当然,他分析的主要依据是从电动汽车开始的。大家知道,电动汽车,把一辆传统汽车 3 万多个零部件的组装降到 3-4 千个零部件,在这之后,所有物理上的改造、制造变得不重要了,那什么变得重要了呢?在电动车时代,软件变得重要了。

特斯拉主要的价值就是他开发了一套很好的管理 7000 多块电池的软件系统,它像硅谷一样,用软件重新定义一切。将来造车最核心的因素从原子结构变成了比特结构,如果 10 年之后,变成电动车之后,油价只能是往下跌。那么这个跌的过程,什么东西变得重要了呢? 软件变得重要了,数据变得重要了。

王川有一句话写得挺好的:石器时代的结束并不是因为石头没有了,石油时代也一样。所以,石油时代的结束并不是由于石油没有了,而是数字时代的开始和信息时代的开始替换掉了这些东西,并不是由于它不存在。

数据化迁移的工具有哪些

驱动经济的能源逐渐从化石能源变成数据,这样的变化在过去五年里得到了非常大的加强。数据之所以成为数字经济的一个能源,我觉得跟过去 5 年很多数字化迁移的工具逐渐地成熟有非常大的关系。

主要数据化的工具有四个:

一是互联网和物联网。互 联网和物联网解决了大规模、高效率、低成本收集数据的问题。

二是区块链。 从过去 10 年发展到现在,也逐渐能够应用。那么区块链能解决什么呢?分布式数据库、分布式总账这样的记账方法,使得我们能够大规模、高效率、低成本地信任这些数据,数据必须可信,不可信,AI 也没有办法。

三是云计算。 能够大规模、高效率、低成本去处理这些数据。

四是 AI。 AI 可以大规模、高效率、低成本去使用这些数据。在过去 5 年中,AI 第三次进入了更高的一个阶级。这些数字化的工具使得数据由量变形成质变,形成了信息经济的一个新能源来源。

从能源角度,我把数据分成三类:

一类是个人的数据。在互联网上的行为数据以及作为一个生命体所具有的数据:基因、医疗等等。

二类数据是机构间的数据。政府、社区、商业组织。

三类数据是基于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的机器数据。IBM 的互联网白皮书里的预测,到 2025 年全球超过 1 千亿台机器联网,分分秒秒都在联网,人类社会到 2025 年大概到 100 亿人,100 亿人到 1000 亿台的数据。

数据将成为新的经济能源,但实际上我们现在用到什么程度呢?非常少。

机器数据的这些潜力还没有被挖掘出来;机构间的数据碍于法律、产权和商业秘密的保护,也没有很好地运用起来;个人数据,除了互联网上的行为数据得到了很好的运用,其他的生命数据、基因数据、个人医疗的隐私数据也并没有很好地被利用。虽然数据并没有很好的应用,但是大幕已经拉开,已经引起了社会经济的巨大变化。

2019 年市值最大的 10 家上市公司,互联网和软件占了 7 家,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出现了几家万亿美元的公司。未来 10 年、20 年,基于数据驱动的数字经济或者信息经济的到来,可能是一个非常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

数据能源的特点

数据能源与化石能源有非常大的不同。石油这种化石能源本身有物理结构,一箱汽油加在你的车里面,你用车消耗了,它就不会存在了。但是数据不一样。数据有非常多特点是我们以前所没有遇到过的,也是在工业经济文明里面,我们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

第一,数据确权非常难。数据流动非常大,像水一样。你很难在网上或者系统里面说明是你的,或者你对它做产权上的确认和保护。

第二,所有权无法转移。你把你的基因数据交给某个科学家去使用,难道这个基因数据就不属于你了?你发送一封电子邮件,对方收到了这封邮件,但是这封邮件还是存在。你很难把数据的所有权卖掉,即使电商数据的所有权也很难卖掉,完全不属于你是不可能的。

第三,越分享价值越大。数据作为一种生产要素,它的特点是越分享,价值越大。更多的人在使用这个数据,这个数据的价值才能够更大化。物理结构的东西,比如说一瓶水,你喝完了,我就不能再喝了,无法分享出去,它一定是独占的。

第四,数据的边际成本趋近于零。数据的流动、传输、使用成本是趋近于零的。与股票市场、债权市场、外汇市场相比,从要素市场的角度来看,它们是完全不一样的。

数据市场交易的特殊性

从要素市场来看,要构建这样一个市场,它能交易的是数据使用权,不是所有权,你无法买断它。

而股票市场交易的是所有权,你拥有这个公司的股份,我把股份卖给你,我就不会成为这个公司的权益持有者。债权市场,我们大部分交易的是收益权,我持有这些债权,我有权利获得这个公司给我的某些利息。

数字信息是什么呢?我们交易的是使用权。一个科学家需要征集 1 万个某种病的病例做研究,他只需要买被许可使用的数据来做研究即可。所以,数据的交易组织形式不可能像股票交易所这样,有一个中心化的市场组织者,它可能更多像外汇市场。

外汇市场没有集中的外汇市场交易所,全球 24 小时交易外汇,但是它是集中化的交易形式,数字交易市场也应该像外汇一样,但是是去中心化的全球 24 小时组织交易形式。 这个数据市场,有以下几个特点

1、它是长尾市场、分散化的市场,你要从茫茫人海当中去找到所研究的案例。你要从所有权分散的机器当中(比如一万台行驶的汽车)找到数据,并开发一个场景。

2、由于你不可能把所有权转移,因此,它是一个多方许可、多次许可的交易市场。我的基因数据可以给 100 个科学家应用,这些多科学家研究出来的东西对于人类整体的福利一定是增加的,对于我来说,我的福利也是增加的,因为有 100 个人愿意付钱给我,给我兑换一个价值。多方许可、多次许可是数据交易市场的特点。

3、一定是自由市场的模式、点对点的交易、去中心化的交易。无法像股票交易一样集中在一个交易所里面去组织它。

4、它是一个非标准化合约的交易。每个人需要数据的目的不一样,你买股票和其他人买股票的目基本上都相同,但是不同人买数据,需要数据的目的是不一样的。即使同一个数据由不同的人使用,目的也不一样。所以标准不一样,只能通过智能和约的方式才能让数据去交易,它本身是一个跨境、跨界、跨主体地来从事的交易。

这个市场是一个崭新的市场,过往各种要素市场的经验无法应用到数据交易市场的建设。

区块链技术加速数据市场的到来

我从 2014 年开始对区块链、分布式账本等进行研究。区块链加上密码学和隐私计算的东西,在这个基础上,可能会构成一个数据要素市场。

首先,区块链可以带来数据的可信性。作为一个分布式账本,它不可删除、不可篡改、不可撤销的特点,可以一定程度上确保数据的可信度。

第二,区块链的链式结构作为可存证、可溯源、可审计以及每个区块链的时间戳(给数据定性)可以帮助我们给数据产权进行确权,保证这个东西是你的。只有保证是你的,你才有资格拿去交易。现在的状况是,不管多大的互联网公司都不断地出现隐私泄露的问题,所以我们应该使用一个非中心化的隐私保护机制来做隐私数据的保护。

第三,数据的交换。我们在隐私保护之后还需要数据的多方计算,否则这个数据不会由于保护就发生价值,通过交换才能发生价值。这时候可验证计算、同态加密、安全计算等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很好地解决隐私计算的问题。

第四,价值的交易。对于数据要素市场,我们很难用一个中心化的方式和中心化的组织形式来建,这需要一个成本合适、效率合适的工具。

最后,价值的分配。价值交易之后,如何有效正确地进行价值分配?简单来说就是,我怎么知道一个科学家能在收集到的一万个人的基因数据里,准确地将我的基因数据产生的价值分配给我?这时可编程货币,就可以来很好地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数字货币,由于它的可编程性,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高效、低成本地对数据要素市场进行价值分配的方法。

这是我对疫情之后人类社会数据化迁移的一些考虑,欢迎大家来到数据化的“平行宇宙”!谢谢大家!

万向区块链肖风:世纪疫情点燃数字化迁徙最后⼀级⽕箭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