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 :这次我们校对了阿剑在 2019 年 7 月翻译的 Nick Szabo 名作《The origins of Money》。主要是修正了其中的错字并将参考文献补充完整,翻译本身并无大的改动。校对完成后,原来分章刊载的文章得以合为一篇;然而,完整的译文有两万四千字,并不适合在公众号里阅读。于是我们按章节节选了一些段落,发布于此。完整的文章,可点击原文到 EthFans.org 网站上阅读。

Nick Szabo 此文所涉范围极为广阔。从人类学角度看,此文是在与功能主义学派宗师马林诺夫斯基对话,挑战了(或者说完善了)后者关于原始社会中耐久物品主要承担社会功能而非经济功能的看法。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作者不仅使用发端于卡尔·门格尔的学说(“物物交换需求的双重偶合”)来解释货币的起源(一种较为主流的货币理论),还在其收藏品定义第三点中提到,此类物品的价值必须易于验证,与阿尔钦的 “判质费用货币理论” (一种非常小众的货币理论)可谓英雄所见略同。无论从哪个学科来看,这篇文章讨论的都是最根本的问题,也因此具备最深沉的冲击力。

摘要

货币的前身,连同语言,帮助早期的现代人种解决了其它动物所不能解决的协作问题,其中就包括如何实现互惠互利、亲属利他以及减少攻击性的问题。这些货币先祖与非法定货币同样具有非常具体的特征 —— 绝不仅仅是象征性物品或装饰品。

货币

……

这些蚌类在大海里才能找到,但这些串珠却远播内陆。美洲大陆的各个部落中都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贝壳货币。易洛魁人(Iriquois)从未到蚌类栖息地去搞过事情,他们所收集到的串珠财宝却冠于所有部落。只有少数几个部落,比如 Narragansett 人,才精于制造串珠,但几百个部落(大多都是 狩猎-采集 部落)都以串珠为货币。串珠项链的长度有很大差别,而串珠的数量与项链长度成比例。项链也总可以剪断或串联形成与商品价格相应的长度。

……

收藏品

……

12000 年以前,在今华盛顿州所在地,克洛维斯人(Clovis)制作出了一些令人惊叹的长形燧石刀片。唯一的问题是这些刀片太容易断裂 —— 也就是说根本不能用来切东西,这些燧石 “完全是为了娱乐” 而制作的,或者说是为了某些与切削东西完全无关的目的。

……

在 1990 年代晚期,考古学家 Stanley Ambrose 发现,在肯尼亚大裂谷的一座石头掩体中,藏着一些用鸵鸟蛋壳和贝壳碎片制成的项链。他们用(40Ar/42Ar)的氩测年法,将项链的年代确定为至少 4 万年前 。在西班牙发现的动物牙齿串珠也可以被追溯到这个年代。在黎巴嫩(Lebanon)也发现了位于旧石器时代早期的穿孔贝壳。最近,(预备作为串珠)的完整贝壳,在南非的 Blombos 洞穴被发现,可以推前到距今 7 万 5 千年前!

……

基本上,所有人类文化,甚至那些没有参与大规模贸易或使用形式上更为现代的货币的文化,都制作、欣赏珠宝以及那些艺术或传承价值远胜于实用性的东西。……更直白一点,问题是 —— 这种愉悦给了人类怎样的演化优势?

……

演化、合作与收藏品

……

评估问题,或者说价值计量问题是非常广泛的。对人类来说,在任何交易系统中都存在这个问题 —— 无论是人情往来、物物交换、货币、信用、雇佣,还是市场交易。在勒索、征税、进贡乃至司法处罚中,这个问题也很重要。甚至,在动物的互惠利他主义中,这问题尤为重要。想象一下猴子之间的相互帮助 —— 比如用一片水果来换取背部抓痒。互相理毛可以驱除自己不能看到和抓到的虱子和跳蚤。但是,多少次理毛对应多少片水果才能让交易双方都觉得 “公平” 而不是敲竹杠呢?20 分钟的理毛服务价值一片还是两片水果?多大的一片?

……

如果贝壳可以是货币,皮草可以是货币,黄金也可以是货币,等等 —— 如果货币不仅仅是硬币和政府在法定货币法下发行的票据,而可以是很多不同的东西 —— 那么货币的本质是什么呢?

而且,为什么人类,还经常处于饥饿边缘的那种,会花费那么多时间来制造、欣赏那些项链呢,他们本可以用这些时间来狩猎和采集的呀?

……

换句话来说,以物换物需要供给(或者说技能)、偏好、时间、低交易费用的巧合。这种模式的交易费用增长会远远快于商品种类的增长。物物交换当然好于完全不交易,也曾广泛出现过。但与使用货币的贸易相比,它就是个弟弟 它还是相当局限的。

……

选择 “收藏品” 而非其它术语来指代原始货币的理由会在下文逐渐显现。收藏品有非常具体的属性,绝不仅仅是装饰。虽然收藏的具体物品和有价属性在不同文化中有所区别,但绝不是任意选定的。收藏品的首要功能,也是其在演化中的终极功能,就是作为储存和转移财富的媒介。

贸易之所得

……

不是只有自愿的现货交易才能从更低的交易费用中受益。这一点对于理解货币的起源和演化来说至为关键。家庭的传家宝可以用作抵押品,消除跨期交易(delayed exchange)的信用风险。能从战败部落中收取贡品,对胜者部落来说是莫大的利好;而这种能力与贸易一样,也可以从同样的交易费用技术中获益;仲裁者评定违背风俗和法律的行为所造成的实际损害,乃至亲属团体安排婚姻,都是如此。

……

作为新来者,智人的脑容量与尼安德特人相当,骨骼更软,肌肉也没那么结实。他们的狩猎工具更加精巧,但在 3 万 5 千年前,工具基本上都差不多 —— 甚至连两倍效率都没有,更别说 10 倍了。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由收藏品创造出来乃至提高了其效率的财富转移工具。

……

饥饿保险

……

食物对饥饿者的价值比对饱食者的价值更高。如果一个饥馑绝望的人可以用他最有价值的东西来拯救自己的生命,为那件宝物花掉的几个月劳动不也算物有所值吗。人通常会认为自己的生命比那件传家宝更有价值。那么,收藏品就像脂肪,提供了对抗食物短缺的保险。本地的粮食短缺所造成的饥荒可以通过至少两种方式来补救 —— 食物本身、觅食和狩猎的权利。

……

这一点也在不同程度上适用于我们要了解到的其它制度 —— 它们是演化出来的,而不是被有意识地设计出来的。没有哪个参与其中的人会用演化功能的角度来解释这些制度的作用;相反,他们会用许多不同的神话来解释这些行为,并且,神话更像是这些行为的直接激励措施,而不是关于其起源和终极目的的理论。

……

跨越死亡的亲属利他主义

时间和地域上的供求巧合是极为稀少的,少到我们今日习以为常的大部分贸易类型和基于贸易的经济制度都无法存在。要说能够满足供给和亲属团体大事需要的三重巧合(比如新家庭的建立、死亡、犯罪、战胜或战败)那就更不可能了。所以我们会看到,宗族和个人都深深受益于在这些事件中的及时财富转移。而且,这样的财富转移更少浪费,因为其中只涉及可长期保存的财富储存物的价值转移,而不涉及消费品或用于其它目的的工具。这些制度对耐用且通用的财富储存物的需要,往往比交易对交易媒介的需要还要迫切。进一步地说,婚姻制选度、遗产、纠纷调解还有朝贡,也许比部落间贸易还要更早出现,也比贸易牵涉到更多的财富转移。因此,比起贸易,这些制度更强有力地促进了原始货币的出现。

……

能将生存资本转移给后代,是智人对其它动物的另一种优势。进一步地说,技能丰富的部落成员或者宗族可以用过剩的消费品换来可持久留存的财富(尤其是收藏品),这样的交易只能偶尔发生,但他们可以在一生中不断积累。一种暂时的适应性优势,就这样被转成了留给后代的长久适应性优势

……

战利品

……

藏起来的收藏品也提供了一种对抗贪得无厌掠夺者的保险。

……

因为上述理由,存在某个税率可以使得税收收入最大化。将税率提高到拉弗最优税率以上反而会使政府收入下降。讽刺的是,拉弗曲线常常被用来主张低税率,虽然它本身是一种关于政府税收收入最大化的理论,而非社会福利最大化或者个人满意度最大化的税收理论。

……

有了收藏品,战胜者可以要求进贡者在(战略上)最合适的时间上贡,而不用迁就进贡者的可供给的时间或战胜者需要的时间。有了收藏品,战胜者也能自由选择某个时间来消费这些财富,而不用在接受贡品的同时就非消费不可。

……

从那时起到现在,政府自己给自己垄断权进而铸造货币,而非私人铸币,变成了金属货币的主要发行方式。为什么不是由私营企业(比如私有银行,他们从未缺席这些准市场经济体)来掌控货币铸造?人们提出的主要理由是只有政府才可以强制执行反伪造措施。但是,他们可以强制执行此类措施来保护竞争性的私营铸币者,就像你可以禁止伪造商标同时使用商标制度一样。

收藏品是低流通速度的货币,只参与少数的高价值交易;金属货币的流通速度更高,可以协助大量的低价值交易。

收藏品的属性

自人类演化成小型的、基本自给自足而又相互仇杀的部落以来,对收藏品的利用减少了记录恩德的需要,并让我们在上文探讨过的那些财富转移制度成为可能;在我们作为一种物种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些制度解决的问题要比物物交换的吞吐量问题重要得多。实际上,收藏品为互惠利他主义的运行提供了基底性的提升,从而将人类合作的方式扩展到其它物种力所不能及之处。

……

要让一种特定的物品被选中成为价值不菲的收藏品,它必须具备下列属性(至少相对于那些不那么有价值的产品而言):

  1. 更安全,不容易遭受意外损失和偷盗 。从历史中的大部分时期来看,这一属性就意味着可以随身携带并且易于隐藏;

  2. 其价值属性更难被伪造 。这一属性有一个重要子集,就是那些极度奢侈、几乎无可伪造的产品,这些物品会因为我们上文解释的理由而被认为极有价值;

  3. 更容易通过简单观察或测量而估计出其实际价值 。即简单观察就可以获得更可靠的结论,而且更不用花力气。

……

仅仅因为一种物品是奢侈的就去制造它,似乎是非常浪费的。然而,这些无可伪造的奢侈物件可以通过媒介有价值的财富转移而不断地增加价值。每当它使交易从不可能成为可能、或从极为昂贵变为可以承担时,一部分成本就得到了回收。其制造成本一开始是完全的浪费,但会随着交易而不断摊销。贵金属的货币价值就是基于这个原理。对收藏品来说也同样适用,越稀有、越不容易制造,它就越有价值。对那些可以证明其中包含了技艺高超且独特的人类劳动产品(比如艺术品)来说,原理也是一样的。

结论

……

进一步地说,收藏品绝不仅仅是一种漂亮的装饰品。它必须具备几种主要的功能属性,比如可携带、易隐藏,以及, 凝结了无可伪造的奢侈耗费 。而且,这种奢侈属性是接受者能够验证的(验证技巧必须足够简单)—— 他们会使用今日许多收藏家仍在使用的相同技巧。

……

人类的这种收集欲望可以称为 “收集本能”。搜寻稀有的材料(比如贝壳和牙齿)、制作收藏品,占去了古代人类相当可观的时间,就像许多现代人把这些活动当成习惯、投入大量精力一样。这样寻寻觅觅、敲敲打打的活动,对我们的祖先来说结果就是为迥异于实用性的价值赋予了第一种可靠的表现形式,以及,我们今日货币的前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