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le 成长之路遍布荆棘,做过钱包支付、OTC、交易所,最终在稳定币 USDC 上找到了长期使命。

原文标题:《多次转型,入华受挫,USDC 发行方背后的资本局》
撰文:Moon

「一个人生命中的最大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生活的使命。」

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如此写道。

每个人一生中总要翻过几座山,淌过几条河,才能找到相伴一生的使命所在,公司同样如此。

2021 年 7 月 8 日,USDC 发行方 Circle 宣布,它计划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上市,估值 45 亿美元。

回顾 Circle2013 年创立以来的发展历程,一路坎坷,做过钱包支付、OTC、加密货币交易所、稳定币……付出过沉重代价,熊市估值一度下跌 75%,大幅裁员,割肉出售核心资产,最后终于找到了长期使命与方向所在——USDC。

Circle 是幸运的,危机时刻,总有贵人相助,Jim Breyer、 General Catalyst、IDG 资本一路扶持,才有 Circle 的今天。

这是区块链世界中一个关于成长与资本的故事。

揭秘 Circle 八年成长故事:多次转型,终寻使命 USDC

连续创业者拥抱比特币

2013 年,杰瑞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和 Adobe 首席科学家肖恩·内维尔(Sean Neville)共同创立了 Circle,总部设在波士顿,这是他第三次正式创业。

在此之前,他分别于 1995 年和 2012 年缔造了两家上市公司,软件公司 Allaire 和在线视频平台 Brightcove,并积累了深厚的人脉资源。

Circle 成立之初,便获得 900 万美元 A 轮融资,创下了当时加密货币公司有史以来的最高融资额。

投资者包括 Jim Breyer、 Accel Partners 和 General Catalyst,都是阿莱尔上一家公司 Brightcove 的投资者,与此说是投资 Circle 这家公司,不如说,他们就是投资杰瑞米·阿莱尔这个人。

当时的 Circle,被誉为「美国版支付宝」。

Circle 最初的产品形态就是一个数字货币钱包,主要提供加密货币(比特币)的储存及法币兑换服务,利用比特币实现资金的快速转移。

比如,国际间转账使用 SWIFT 需要 3-5 个工作日的确认,但使用 Circle,可以依靠「现金——比特币——现金」的路径快速转账,这个过程中,比特币成为了中间通道。

此时的阿莱尔是一个坚定的比特币信徒,认为实现跨国界的支付系统只是时间问题。他想让用户像使用邮件,短消息一样,没有太多阻碍就能实现转账支付。

随后,Circle 一路高歌。

2015 年 8 月,Circle 获得高盛集团和 IDG 资本领投的 5000 万美元融资,从此,IDG 资本成为了 Circle 的成长路上的「贵人」。

为什么 IDG 资本会参与领投 Circle?

这离不开 Circle 的早期投资者 Jim Breyer,以早期投资 FaceBook 闻名,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IDG 在美国的投资合伙人。在 Jim Breyer 的推荐下,IDG 资本参与投资 Circle。

9 月,Circle 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局颁发的第一张数字货币许可证 BitLicense,这意味着 Circle 可在纽约州持证提供数字货币服务。

同样在这一年,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战火四起,微信依靠微信红包快速挤占支付宝的市场份额,大洋彼岸的 Circle 不止于观望,也在年底推出了社交支付。

当时来看,这是一次大胆的创新尝试,如今来看,这或许源自自身定位不清晰,为后来的多次转型埋下了伏笔。

揭秘 Circle 八年成长故事:多次转型,终寻使命 USDC

入华

2016 年,Circle 命运转折的一年。

4 月,Circle 拿到了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颁发的电子支付牌照,这也是英国监管机构首次向经营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业务的公司颁发许可证。

6 月,骄阳似火,Circle 成功牵手中国资本,宣布完成 6000 万美金 D 轮融资,由 C 轮的领投方 IDG 资本继续领投,此外,百度、光大、宜信、万向、中金甲子等中国企业纷纷跟投。

其中,IDG 资本连续领投 Circle C 轮和 D 轮,并进入其董事会,IDG 资本创始人合伙人熊晓鸽曾如此评价该笔投资:

现在国内投资互联网公司,基本都在投应用,而不是技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目前国内看到在商业模式方面的创新比较多,而技术创新相对较少。IDG 资本所投资的美国技术,例如 Circle 的比特币区块链技术,基本都属于「美国能做,而中国目前做不了,或者说做得没有美国好」的类型。

然而,技术虽然投在国外,IDG 资本的初衷还是有一天能够将前沿技术带到中国,并获得落地的长足发展,这是我们投资一家美国公司的「中国角度」。

Circle 之所以引进众多中国顶级资本,和他当时的入华计划有关。

2016 年初,Circle 组建成立了独立运营的 Circle 中国公司——世可中国,主体为天津世可科技有限公司,意为「可以通行于全世界的支付」,公司 CEO 由 当时 IDG 资本的 EIR (入驻企业家)李彤担任,万向集团肖风任董事。

揭秘 Circle 八年成长故事:多次转型,终寻使命 USDC左起:世可中国 CEO 李彤、Circle 创始人 Jeremy Allaire、IDG 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

创始人阿莱尔表示,Circle 将在中国的监管框架下开展业务,在未取得政府许可情况下,不会贸然上线产品。

此外,Circle 一直在同中国的监管层、银行等机构进行沟通、分享信息。然而我国高度重视金融安全,在国内开展支付业务需要第三方支付牌照,因此,Circle 在华业务长时间处于停滞状态,有名无实。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2020 年 8 月 15 日,天津世可科技有限公司申请简易注销,并于 9 月 7 日正式注销,退出中国。

有意思的是,Circle 并未在中国开展实际业务,却一度影响了 A 股上市公司的股价。

或许是 IDG 对于 Circle 的影响力太大 ,2018 年,A 股市场一度疯传,IDG 要将 Cirle 注入其控股的上市公司「四川双马」,引来深交所发函询问,四川双马不得不澄清,此为无事实依据的猜测,公司不存在发展区块链业务的计划。

揭秘 Circle 八年成长故事:多次转型,终寻使命 USDC

转型:交易所和稳定币

2016 年,伴随着比特币分叉、扩容之争愈演愈烈,阿莱尔逐渐对比特币停滞发展不满,「三年过去了,比特币的发展速度放缓了很多」,阿莱尔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12 月 7 日,Circle 发布公告,宣布「放弃比特币业务」,保留比特币及美元等法币的转账业务,但用户无法进行比特币买卖,并表示,「Circle 会把业务重心转移到社交支付上」。

但事实上,Circle 的整体发展思路却是从支付转移到了交易,「阿莱尔淡化了比特币(支付)在 Circle 业务中所扮演的角色,开始做更多关于赚钱的工作」,Coindesk 曾如此报道。

在加密货币领域里,什么业务最赚钱?交易所。

2017 年,Circle 对外表示,尽管取消了 APP 中直接买卖比特币的功能,但其依旧为大型交易所做市,并推出为机构客户提供大额加密资产 OTC 服务的 Circle Trade。

2018 年 2 月,Circle 宣布以 4 亿美元收购加密资产交易所 Poloniex,正式进军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此次并购的融资由其大股东 IDG 资本主导。

5 月,Circle 继续公布融资消息,宣布获得 1.1 亿美元融资,由比特大陆领投,IDG 资本、Breyer Capital 等继续老股东跟投。

值得注意的是,领投的比特大陆同样由 IDG 资本投资,据深潮 TechFlow 了解,正是 IDG 资本出面联姻,才促成比特大陆领投,此时,IDG 已是 Circle 最大的机构股东。

这笔投资对于 Circle 非同一般,一方面这是按照投后 30 亿美元的超高估值进行融资,不到一年之后,其估值下跌 75%。

其次,18 年下半年即将迎来惨烈的大熊市,无论是 Circle 还是比特大陆都将面临生死考验,有了这笔钱,一定程度上帮助了 Circle 度过难关。

有了资本注入,Circle 开始四处出击,试图全面开花。

2018 年 7 月,Circle 推出了锚定美元的稳定币 USDC,回头来看,这无疑是历史性的一刻,Circle 做出了对于其而言最重要的决定。

除了最核心的交易所和稳定币业务,Circle 的布局也开始向外延伸。

2018 年 10 月,Circle 收购股权众筹平台 SeedInvest,并建立 Circle Reseach 输出加密货币行业消息和报告。

至此,在资本的推动下,Circle 成为了业务多元的加密货币集团:Circle Pay 提供转账;SeedInvest 用于筹集资金;Circle Trade 提供场外交易服务;Poloniex 提供交易业务;USDC 为美元稳定币。

一切看起来很美好,殊不知,寒冬已至。

灰色 2019,断臂求生

2019 年,Circle 灰色的一年。

2 月,Cointelegraph Japan 率先披露,在 SharesPost 的股票交易平台上,Circle 公司估值为 7.05 亿美元。9 个月前,Circle 获得比特大陆 1.1 亿美元投资后估值高达 30 亿美元,不到一年,估值大跌 75%。

5 月,Coindesk 报道,Circle 已裁员 30 人,约占员工总人数的 10%,后来接连又走了 3 位高管。

但最让阿莱尔头疼的或许还是重金收购的 Poloniex 遭遇滑铁卢。

2019 年 5 月 13 日,Poloniex 宣布将在美国用户的页面中下架 9 种加密货币。因为根据美国法律,这些代币已接近证券的概念,但它们却并未在 SEC 被注册,有违规风险。10 月,再次下架 6 种加密货币,损失大量利润。

为此,阿莱尔数次公开表示对美国监管机构的不满,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将 Poloniex 的业务主体转移至监管环境更为宽松的百慕大。7 月 23 日,Circle 宣布 P 网将获得百慕大数字资产业务许可执照。

但这依然无法阻止 Poloniex 不断丧失市场,从 2017 年一度接近 60% 的市场份额(合规交易所中),到 2019 年 9 月,市场占比仅有 1%。

揭秘 Circle 八年成长故事:多次转型,终寻使命 USDC

估值大跌、核心业务受挫、人才流失……Circle 再次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关键时刻,Circle 选择断臂求生,从 2019 年下半年陆续剥离非核心业务,专注于稳定币 USDC。

6 月,Circle 宣布从 7 月 8 日起,Circle Pay 服务将逐步取消对用户支付和收费的支持,并最终于 9 月 30 日完全取消对 Circle Pay 的所有支持。

9 月 25 日,Circle 在发布公告称暂停 Circle Research 项目。

10 月,在众人的惊愕声中,Circle 出售了交易所业务 Poloniex ,从属于一家亚洲投资公司运营的「Polo Digital Assets 」,背后的参与者为波场创始人孙宇晨。

据最新的 SPAC 文件显示,Circle 在其收购并随后出售 Poloniex 的过程中损失了超过 1.56 亿美元。

12 月 17 日,Circle 向交易所 Kraken 出售其 OTC 服务台 Circle Trade。

到了 2020 年,Circle 旗下的加密投资交易应用 Circle Invest 以股权方式出售给 Voyager Digital。

至此,经过一系列瘦身,Circle 从一个多元化的加密货币集团变成了专注于 USDC 的稳定币发行商,直面挑战 Tether。

终寻使命——USDC

在稳定币江湖,USDT 一直处于无可撼动的霸主地位,不过到了 2021 年,情况开始出现些许变化。

根据 TheBlock 数据,年初至今,整个稳定币市场增长从 289 亿美元,增长至 1094 亿美元,增长超过。

其中,USDT 发行总量从 216 亿美元增长至 642 亿美元,增长 296%,而 USDC 发行总量从 42 亿美元增长至 258 亿美元,增长 614%。

在 USDC 的冲击下,USDT 的稳定币市值占比从年初的 74%,降低至如今的 58%,而 USDC 市值占比从 15% 增长至 23%。

揭秘 Circle 八年成长故事:多次转型,终寻使命 USDC

在市场看来,这就是合规与 DeFi 的胜利。

根据加密货币专家 Ryan Watkins 的说法,Tether 衰落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由于 DeFi 协议越来越多地采用 USDC,用户可以通过使用 USDC 与 DeFi 协议互动而获得高收益。

今年,Circe 推出了 DeFi API,使得机构用户接入 API 即可访问各种 DeFi 协议,由此成为了连接传统金融市场和 DeFi 的桥梁。

Compound、Coinbase 相继推出 USDC 储蓄收益产品,收益率都在 4% 左右,远超传统金融市场美元收益率。

而这一切又得益于 USDC 的合规与透明,创始人阿莱尔引以为豪:

USDC 既受监管,又经过审计。这很重要,来确保稳定币和美元是一对一挂钩的。因此,我们有来自世界上最大的会计事务所的月度报表,这就确保了流通中的资金一比一地由美元储备,而且我们在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美元银行机构的独立账户中存储这些美元资产。因此,它可以给 USDC 持有者很大的信心。另一点不同的是,你可以去 Circle 和 Coinbase 随时把它转换成美元。

目前已有超过 250 亿美元的 USDC 在流通,阿莱尔相信到 2023 年底将有 1900 亿美元的 USDC 流通。

发行稳定币只是第一步,Circle 的壮志是利用 USDC 的普及来建立利用基于 USDC 的金融服务体系,为此,未来 USDC 将更加积极行动。

(1)多链扩展。

6 月 30 日, Circle 发布公告草案称,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内在 Avalanche、Celo、Flow、Hedera、Kava、Nervos、Polkadot、Stacks、Tezos 和 Tron 上发行 USDC,这将极大地提高 USDC 的转账效率,同时降低成本。

(2)扩宽商业应用。

据阿莱尔介绍,USDC 增长最快的用途是作为借贷资产,此外,USDC 也在用于数字游戏、网络游戏、电子商务等市场。2021 年 3 月,信用卡公司 Visa 表示,将允许使用 USDC 在其支付网络上结算交易,USDC 出圈正在路上。

2021 年 5 月,Circle 宣布完成 4.4 亿美元融资,吸引了来自富达(Fidelity)、FTX、DCG、Marshall Wace、Valor Capital Group、Pillar VC、Intersection Fintech Ventures、Atlas Merchant Capital 和 Willett Advisors 等机构参与。

此时,Circle 已然开始为 SPAC 上市做准备,临门一脚,静待钟声。

总结

和 Coinbase 从一开始就坚定自己的使命和方向,从一而终不同,Circle 在数字金融世界经历了一系列的探索,走过弯路,付出过沉重的代价,也曾濒临生死抉择的边缘,最终在「年富力强」之际,找到了自己的使命。

在遍布荆棘探索之路上,Circle 应该感谢它的贵人们。

Jim Breyer、 Accel Partners 和 General Catalyst 三家机构从始至终支持杰瑞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和 Circle。也是因为 Jim Breyer 的推荐,IDG 资本与 Circle 联姻,并成为其成长之路上的坚定支持者。

IDG 资本多轮下注,不仅成为 Circle 最大的机构股东,更是在其关键时分,多次出手相助,帮助收购 Poloniex ,吸引中国资本投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没有 IDG,就没有 Circle 的今天。

当然,这一切或许离不开杰瑞米·阿莱尔连续创业成功的履历以及人格魅力,毕竟投资的终点,还是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