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老的江河流域,正维护着最前沿的区块链文明的运行,所以说这是最酷的生意。

原文标题:《矿工的春天》
作者:广庚

矿工的春天正在悄然降临,今日,新闻报道发改委从「淘汰产业」名单中删除「淘汰虚拟币挖矿部分」,瞬间这条新闻成为朋友圈刷屏一景,币价也因此略有上升。

那么,是什么时候被列入「淘汰产业」名单呢。这也是不久的事,就在今年 4 月 9 日,那一日,矿工的心里蒙霾,原本不确定的产业,有一种被定罪的感觉,那一晚,我在微博上为之呼吁为之不平:「比特币矿场无烟低碳绿色环保,不用质检,没有残品,不用售后服务,没有三角债,现款现货,不喝水不费油,给点电就行,恰好可以消耗大西部地区的费水费电,促建当地就业,生产最先进的区块链资产,增加国家外汇。如此完美的生意模型,竟然被规划为产能落后的淘汰产业,emmm... 」

其实,在此之前,政府对于挖矿的限制已经足够多了,从内蒙古、四川到新疆,工信部联合本地电力部门,纷纷对所辖地区发文,限制比特币挖矿,或禁止卖电给比特币矿业,在此期间,我记得嘉楠耘智、币信和一些有志之士对政府做过一些普及工作,分析利弊,但大势之下,无济于补,该限制还是限制,该禁止依然禁止。

这个对当时很多矿工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矿工朋友们,收到下达的通知时,不得不落泪含恨,下架矿机,到处打听可安放之地,再装车周转于中国大地,这情景,让我想起当年西南联大,一个学生大声疾呼「偌大的中国,为何不能安放一张安静的书桌」。

其中有一个矿工朋友尤其命运多舛,他在内蒙古挖矿时,内蒙古下达通知,然后他去四川,不久又收到通知,精疲力尽无心再自己搞基建,于是搬去新疆石河子托管,没想到不久石河子也下达了通知,他悲愤交加,只好又在云南千辛万苦搞了一个自己的矿场,从新疆把那批机器运了过去。据说,后来云南也发了通知,但他没有收到,于是就每天心惊胆战地,怀着当一日和尚撞一日钟的心情在云南挖矿。想想他全国各地,坐在大卡车上运他的矿机,何尝不是一个岁月催人老的养蜂人,赶着他的蜜蜂,去寻找花期。

在这其中,也听闻了一个魔幻的故事,四川某地小水电站,和矿工签订了五年用电合同。在此之前呢,这家小水电站呢,原本就是勉强经营,因为四川的供电实在太多了,小水电站产出的电,是无法卖的出去的,西电东送早就是一个历史,一周只能发电一天或两天,然后卖给电网,其他时间都是闲置的。

后来矿工来到这片土地,和小水电站签订了合同,大家都知道,比特币是全天候挖矿,所以小水电站也是全天候发电,7*24 小时啊,收益几何级别上升。但随着币价上涨,还是小水电站老板见识了这个东西的魅力之后,老板的心思就活路了,感觉挖矿太尼玛赚钱了。四川下达禁止卖电给矿业后,这家老板赶紧拿着打印的通知,告诉矿工,让他连夜下架矿机并搬走。矿工仰天长啸,又不得不为之。

不久后,矿工再回那里看,发现那里依然机器轰隆隆,于是,趁着老板不在,问了一下矿场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小水电站老板在他搬离矿机后,迅速自己凑钱买了矿机,自家的电自己挖 ......

我对比特币挖矿有着无限的热情,圈内朋友最多的就是矿工朋友,对挖矿的故事有着无尽的热衷,写过的文章里,自认为写的《比特币挖矿的魔幻和现实》是第一好的,《特稿|深圳比特币之行:一场理想和现实之间的流水席》属于第二好,前几天写的《他归隐了,留下一个盛世》属于第三好。我在《魔幻现实》一文中写到:

文明,总是最新于江河流域诞生。河流是源头,滋养生命,繁衍生息,敬奉神灵,秩序建立,部落成文,开疆拓土,再有治国蒸小鲜,上善若水,子在川上,风和蒸汽机把船舶从江河驱动向海洋。

大渡河,长江流域岷江的最大支流。五月,我望着大渡河的河水,汹涌而澎拜,回忆起人类文明在时空中的逐渐成型又蓦然变迁。然而,此刻我不是望川怀古的历史学者,我是一位访客,在等一个人,以及观看新矿场,目前人类最酷的生意。

相比煤矿,比特币矿场无烟低碳绿色环保,不用质检,没有残品,不用售后服务,没有三角债,现款现货,不喝水不费油,给点电就行。在古老的江河流域,正维护着最前沿的区块链文明的运行,所以说这是最酷的生意。

矿工的春天:古老的江河维护着最前沿的区块链文明运行2015 年 8 月 18 日,我在四川矿场,鲜衣怒马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