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的新的定位已经挺明确了,做一个全球的价值结算网络(global settlement nework)。大量的 DeFi 协议的锁仓及转 PoS 的质押需求,会远超 ICO 的需求。以太坊通过 Capser 2.0, 继续完善 layer1,后面的功能扩展应该全部放在 layer2/3 及应用层。大部分 DeFi 协议都在以太坊,开放金融在以太坊上的繁荣会加快他们网络效应的巩固,以太坊已经获取足够多的资产黏性,地位不可撼动,它是最不愁出路的。

原文标题:《大话以太坊:Vitalik 是以太坊的华盛顿》
作者:秦晓峰

从去年高点的 1400 美元,到如今不足 200 美元,以太坊价格跌幅超过 80%。

即便是今年的牛市行情,以太坊表现也远远不如其他主流币,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今年十月,以太坊将进行伊斯坦布尔硬分叉升级,以太坊 2.0 也将在 2021 年来临。关于未来,以太坊准备好了吗?

8 月 16 日,dForce 及 Blockpower 创始人杨民道、DDEX 及 Hydro 联合创始人 Bowen 做客星球超话社区,详解「以太坊路在何方」。

杨民道认为,以太坊价格低迷的重要原因是供给端增加,而需求端减少。「以太坊还叠加着早期用以太募资的项目方的出货的压力,以及新项目方用稳定币而不用 ETH 募资的取代效应。」

Bowen 认为以 DeFi 为主的链上交易场景会成为以太坊的出路。「现在一共有 3% 的 ETH 总量存在以 MakerDao、Compound、DyDx 为主的借贷市场。这个是我个人在 2019 年最看好的 ETH 使用场景。」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以下为社群提问环节

Q1:首先,我们的问题聚焦二级市场。相较于比特币以及主流币,今年以太坊价格走势并不好,几位嘉宾能否分析一下原因?

杨民道:今年除了比特币以外的其它币走势都不好,感觉这个牛市就是比特币的独角戏。

以太坊还叠加着早期用以太募资的项目方的出货的压力,以及新项目方用稳定币而不用 ETH 募资的取代效应,供给端增加,而需求端减少,应该是以太坊承压的主要原因。

不过,这个情况在 18 年下半年开始缓解。而最近这半年 DeFi 的崛起,开始抵消需求减少对以太价格的一些影响,后面我会解释。

Bowen:同意民道老师的看法,一些项目方在去年的抛售和落地项目成长速度没有跟上,导致 ETH/BTC 价格创 24 个月新低。

现在大部分的焦点都在明年的比特币减半上,吸引了交易者的注意力。

很多硅谷的机构都认为, 公链的估值神话在去年都已经破灭, 投资后起之秀的回报率很难高于投资龙头资产 , 就如同 A 股买茅台, 港股买腾讯一样。

Q2:刚刚两位老师都提到 ICO 项目方抛售 ETH,这是不是导致 ETH 价格长期低迷的主要原因呢,能否详细解释一下?

Bowen:去年至少 1100ETH 被项目方出售。10% 的 ETH 总量被换手,同时 ETH 在 18 年一直是下跌趋势, 踩踏行情时有发生。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随着换手不断完成, 价格探底, 和 DeFi 的普及, 下半年的行情还是值得期待的。

杨民道:这个是一部分的原因,但是就如 Bowen 说的,实际上,这个因素在 18 年下半年基本已经缓解了,该卖的都卖差不多了,或者也都换成稳定币。

我个人觉得对以太坊价格影响另外一个因素可能更重要,那就是稳定币在新项目募资的取代作用,另外作为跨境的资本流动,之前主要是比特币、以太坊,现在大部分是稳定币,特别是做跨境的资本套利,这个是很大的需求,现在是稳定币主导,在这方面,稳定币对比特币、以太坊都有取代作用。

大家可以看一下比特币的市值占有率(bitcoin dominance)指数, 比特币的市值占有率最低跌倒 34% 左右,那一波是以太坊崛起的时候,最后比特币经过漫长的反弹,回到 68% 的高位。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这里我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这个问题,市场整体下降,但是稳定币的铸币量却是不断新高。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大家看看上面 USDT 可怕的增长曲线。USDT 经历了高速发展(铸币量从 2017 年 9 月到现在翻了 10 倍),并且取代了大部分公链项目最核心的功能:支付和募资功能,这种取代性的影响是全面的,任何以支付主打的非稳定币原生代币(比如 Ripple 等)已经被完全证伪。

场外交易、币币交易币对、支付网络一定是稳定币的天下。我个人认为,这个也是过去这一年多实际对以太坊价格影响比较重要的原因,但是这部分需求减少被最近崛起的 DeFi 协议带来的抵押需求增加所抵消,后面我会详细解释。

Q3:就你们观察,以太坊在投资者心中的地位到底是怎么样的?

杨民道:首先申明一下,我是以太坊 ICO 的参与者,所以观点不可能中立。

我觉得以太坊无论是定位调整(由世界计算机到价值结算网络)、开发者社区、资产沉淀(特别是链外资产沉淀,比如稳定币)、扩展性(layer 2/layer3)都是最强的,最后大家发现最被诟病的 tps 问题,貌似对以太坊本身的影响并没那么大。

做一个价值结算网络,现在的 tps 对于核心的 DeFi 协议,影响并不大。

比如参与我们稳定币 USDx 铸币的,一般来说铸币的额度都比较大,0.1-0.5 美金的 gas 费用,对协议本身的影响并不大,同样的,DeFi 上的借贷(比如 Maker 的 CDP 或者到的 dForce 社区的 Lendf.Me 协议借贷)单笔额度比较大,gas 费用和网络拥堵似乎对这类型的协议没有太多影响。

我一直还是觉得,除了比特币之外,以太坊已经是最能证明自己价值的公链,而且通过实际落的应用,而非用简单粗暴的信仰证明自己的价值。

最近一个例子就是 USDT 的大搬家,年初以太坊上发行的 ERC20 USDT 占比不到 5%,现在看基于 ERC20 的稳定币的发行总量,已经超越基于比特币上的 Omni 协议的 USDT 的数量。这个完全是市场竞争的结果(确认速度、网络费用、DeFi 协议扩展等方面的考虑)。

回到我前面提到对以太坊价格影响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各种 DeFi 协议涉及的以太坊的锁仓,由于抵押需求,以太坊的锁仓量不断增加,这个无形中像是做 staking, 会吸收大量市场上流通的以太,对价格提供比较大的支撑。

下图可以看见,DeFi 锁仓资产大部分 80% 以上是以太(PETH+ETH),而且增长的势头比较明显。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Bowen:从 BTC/ ETH 24 个月比值新低, 可以看出市场对比特币主导的市场更加偏好。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在普遍投资者心中, ETH 作为融资渠道的价值在 18 年的时候被过度透支,有一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畏惧 。

现在在市场上有两方不同的观点, 一方认为在 POS 之后大量的 ETH 会被 stake 在 ETH 2.0 导致 ETH 1.0 的总量减少, 在同样的需求下, 价格也有上涨趋势。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反方投资角度认为, POS 在失去了 POW 算力和电力消耗成本的价格支撑,会导致 ETH 的 价格更加难以预测。

Q4:以太坊接下来的阻力位和压力位会是多少,价格何时会复苏?

杨民道:阻力位和压力位这方面我不是专家。但是,在基本面的市场动力要素,我倒是可以分析,这些要素从中期、长期都是利好以太坊价格的,主要是这几点:

首先,大部分的新的公链已经迅速被证伪,加上很大资金消耗,已经失去建立生态的最好时期。现在市场上,看不到比以太坊综合优势哪怕是有两倍以上提升的公链,以太坊打着天文望眼镜都找不到竞争对手。

第二,公链的生命力判断,主要在于看链下资产沉淀的数量(比如稳定币沉淀),以及 DeFi 重要的协议在哪个公链部署,这点上看,以太坊是毫无疑问的霸主。那些用游戏或者一些 DAPP 的 DAU 数据证明自己有竞争力的公链,是混淆了 tps 在不同情景下的理解。简单说一个 DeFi 协议的单笔交易可能都是几万美金(比如用 USDx 生息),和游戏类的 tx 不是在一个水平上比较。

第三,如前面说的,项目方的募资 ICO 基本上该出的或者该换成法币的也都换差不多,新的项目很大使用稳定币,因此新增的来自项目方的抛压会越来越小。

DeFi 协议在以太坊上的锁仓效应越来越明显,这个是类似在应用层面的 staking,锁定很多以太资产。

以太坊的 PoS Casper 2.0 大概率明年初部署,虽然会是一个 PoW+PoS 的混合模式,参考市场上 Cosmos、Tezos 的质押率(基本上 70%)以上,中长期看会有比较明显的流动性影响,我觉得这个影响会在 2020 年下半年开始显现。

我个人觉得对于除比特币之外的链,熊市其实还在继续,这一波行情,真正起来的是各种模式币和交易所的平台币。而 ICO 高峰时期的公链项目,最后到熊市结束不会有太多存活。熊市持续地越久,其实对以太坊越有利,因为竞争对手都没钱熬过寒冬。

Q5:此前,以太坊的一个重要应用场景是 ICO,现在大家为什么不用 ETH 进行募资,转而采用稳定币以及法币呢?

杨民道:这个是非常天然的选择。过去两年,项目方用以太坊或者比特币做募资,还继续保留数字资产,实际上他们是在对数字资产在做多方向下赌注。

作为创业项目和团队,成本大部分是锚定法币,如果你不去换取法币而保留非稳定币的数字资产,实际上是在用投资人给的钱去赌场开做多的仓位。

至于后果,大家都看到,持有以太坊及各类数字货币资产的项目方,都经历超过 90% 以上的跌幅。

我们看到最近几个大型项目募资都用稳定币和法币,我觉得这个是将来的大趋势。这个也是我们做稳定币项目的原因,市场竞争加速应用落地。

Bowen:最早 ETH ICO 融资的开始,是因为 ETH 转入 ICO 合约,就能自动分发代币。在 17 年初的时候都是,在一个区块高度融资开始,大家都是一样的起跑线,先到先得,公平公正公开。

2019 年以来的的募资行为更加集中在交易所和大公链项目上 。

对于公链项目来说,本身没有商业模式,稳定的现金流支持公链开发,同时有着庞大的组织结构需要日常开销。所以以稳定币融资 ,合理安排支出是合理的方式。

像 Algorand 的私募和 Coinlist 的荷兰拍,都是通过 Circle 结算,以美金做最后结算单位。

交易所的 IEO 主要通过平台币和 USDT 进行募资,因为在牛市用户币本位计算,熊市用户法币本位,更符合市场交易计算成本的需求。

Q6: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应该是什么?

Bowen:以 DeFi 为主的链上交易场景会是可预见的增长点。现在一共有 3% 的 ETH 总量存在以 MakerDao、Compound、DyDx 为主的借贷市场。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https://dapptotal.com/defi

矿场和矿池对于 ETH 来说 是运营服务商,像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版的存在。DeFi 对于 ETH 来说是商业银行、融资融券、生息服务商,像支付宝、股票交易平台。

借贷是 2019 年增长最快的赛道,在新生成贷款笔数、新生成贷款总价和被清算贷款量都是季度 100% 以上的增速,这些都是公开的以太坊链上数据。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在美联储降息, 美国 10 年国债 3 年历史新低 <1.5%,2 年和 10 年国债利率倒挂,这些潜在新一轮美国经济衰退的指标下。DeFi 产品仍然可以提供 10% 左右的年化利息在 USDC 和 DAI 上,在回报比上有产品优势。

ETH 作为世界运算平台的载体,本身的金融属性让以太坊智能合约做稳定币铸造、生息、保证金交易透明公开化,每个人可以随存随提,7x24 小时服务,100% 保证金,所有人都可查余额和抵押率。

这个是我个人在 19 年最看好的 ETH 使用场景。

杨民道:以太坊的出路是放弃 Casper 2.0,直接去搞一个波卡的 parachain。当然,这是一个笑话。

以太坊的新的定位已经挺明确了,做一个全球的价值结算网络(global settlement nework)。大量的 DeFi 协议的锁仓及转 PoS 的质押需求,会远超 ICO 的需求。ICO 对原生代币的需求只是一个过渡方案,现在有稳定币的存在,原生代币的募资需求完全被稳定币取代。

以太坊通过 Capser 2.0, 继续完善 layer1,后面的功能扩展应该全部放在 layer2/3 及应用层。

大部分 DeFi 协议都在以太坊,开放金融在以太坊上的繁荣会加快他们网络效应的巩固,以太坊已经获取足够多的资产黏性,地位不可撼动,它是最不愁出路的。

Q7:我们观察到,以太坊的 DAPP 数量是 EOS 和 TRON 之和还多一倍,但 ETH DApp 的交易量却远远低于后两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

杨民道:这个现象非常正常,都是各个公链 PR 的时候,选择性偏见。

我一直认为,大家看这些流量数据一定要理解 tx are not created equal (不同类型的交易是生而有差异的)。

以太坊作为价值结算网络,承载着各种 otc 交易、交易所结算、跨境套利等金融交易,一个 tx 可能会包含上百万美金的交易。

公链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市场竞争,比如如果你要选择安全、可靠的公链(3-5 年内公链还存在),以太坊是毫无争议的选择,比如我们 USDx 选择以太坊作为主网部署,都是基于这个考虑;而如果你的 dapp 对 tps 的要求比较高,比如游戏类,或许其它的链是一个选择。

但是,其实以太坊在高性能上,也有解决方案。比如,可以选择高性能的以太坊 layer 2,如 DAI 就通过 POA 网络发布了 xDAI 作为小微支付的延展。

以太坊本身的演进能力是超乎很多人的想象的。一个公链,layer1 一定是足够简单和抽象,脏活累活都扔给应用或者 layer2/3/4 去解决,这个才是正解。

Bowen:我们同时部署了 ETH (ddex.io)和 TRON (tron.ddex.io) 网络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我们的观察是这样的:ETH 的使用用户,频次低、单价高、手续费高;TRX 的用户,频次高、单价低、手续费免费或者低。

EOS 和 TRX 上面的游戏以对赌性质为主,同时附带交易即挖矿功能,所以让很多链上交易变成了套利行为,早期矿工的奖励多,所以挖的越多赚的越多。这也间接的导致了短期交易量很大。

ETH 网络上很难做到交易挖矿,因为要使用 ETH 上的资源,需要更高的矿工费,所以也能间接的剔除一些无效交易。

所以单一交易量为单一指标去衡量公链是不完全的,因为每一个公链的账户生成成本,转账成本都不同。

Q8:DApp 今年无论从资本还是增长速度来看,都不及去年,部分追逐热点的开发者甚至舍 DApp 追 Staking,这样会不会对公链落地造成影响?

Bowen: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Staking 是为了对抗公链增发的通胀率,现在的 Staking 开发者也是一种服务提供商,对公链的落地是一种加持。

Dapp 和 Staking 的开发术业有专攻,都是为了更多用户使用区块链降低门槛。

以现有 Dapp 开发为主的 Solidity 开发团队和 开发 Staking 的团队有更多不同的技术分工。

这两者开发团队对于公链落地术业有专攻,一个是维护 POS 网络安全和稳定,另一个是为链上产经做开发,创造没有被发现的需求。

杨民道:公链落地也在寻找自己合适的姿势,dapp 是找错了方向。

Dapp 更多像是互联网时代的概念,其实 dapp 不是让渡给 staking,而是让渡给 deFi/open finance 的金融协议 .

App 还是相对比较重,讲究用户前端体验和效率 , 这个应该是在 layer 3 层面要解决的问题,而中心化在这方面是有极大优势的。

去中心化应该关注更底层一点的协议,而非交互层的应用 .

比如 Libra 公链是 layer1, Calibra 钱包基本上算是 layer 3, 这个对于类似 Facebook 这种巨头是由天然优势的。

今年的一个大趋势就是 DeFi 协议的发展,实际上这些协议 (比如我们的指数合成稳定币协议 USDx,或 Compound 的货币协议) ,它并不是一个 dapp,更像是一个灵活抽象的协议和基础设施,它离 c 端稍微远一点,应该算是提供给 b 端的基础设施。

这个基础设施,现在才开始大规模建设,有大量机会。打造高度模块化、可拆解组合、互通性好的通用协议才是现在这个阶段公链落地的正确姿势。

Q9:Defi 是以太坊开发者如今的重要方向之一,Veil 和 Dharma 等项目遭遇关闭或数据暴跌,也有人评价其为 DApp 失败后以太坊的自救概念,似乎并不看好,几位嘉宾如何看待 Defi 市场?它扩大或崛起需要什么条件?

杨民道:大部分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要不是比特币死忠就是压根没有用过 deFi protocol。

我们跟 Dharma 团队也聊过,他们没跑路,只是在优化自己的产品。

Veil 和 Dharma 是非常正常在创业项目的试错和 pivot 的过程,传统的 VC 领域,比如 ofo 这样的试错还少吗?

我觉得市场应该给这些项目足够的耐心,更何况两个项目 Veil, Dharma 还没用 token 在市场募资呢,跟一些有的没的天天喊单的项目,我觉得他们已经足够 decent.

DeFi 的市场进一步扩大,急切需要增加上链的资产。

现在以太坊上有价值的可抵押资产只有以太,这个体量远远不够。

我比较看好把比特币以 ERC20 形式发行在以太坊主网的尝试,这不单是解决资产的跨链流通,也会给以太上的 DeFi 生态带来几十倍的抵押资产规模增加,另外容易高标准化的资产上链,比如黄金、国债和股票,我也比较看好。

从现在的发展看,资产上链,很大可能是一个比较中心化的过程(参考各个法币稳定币的铸币过程),而在 DeFi 的主要的落脚点是在这些资产 token 化之后的各种 programability 的改造。

Bowen:Veil 和 Dharma 都是转变方向,并没有关闭。

Defi 的尝试和创业公司一样,如果发现方向不对,没有数据增长,快速换方向。Dharma 之前做 P2P 借贷,发现成单效率太低,所以停止了贷款业务,最近在转型资金池借贷方式。Veil 发现 Augur 的用户体验太差,所以 Fork Augur 并且找其他的方向。

我同意民道老师更多优质资产上链的观点,之前 DDEX 和 Bitgo、Kyber 合作做第三方托管方式映射 WBTC 到以太坊网络,包括之后可能的 WXRP, WZCASH。除此之外还有法币入金的方式,DDEX 也和美国的 Wyre 合作,帮助用户直接从借记卡参与 DeFi 借贷生息。

DeFi 的本质是融资借贷加杠杆,也就是现在人人触手可及的商业银行。怎么能更好的服务用户。让持币用户持币生息,让交易用户可以以低成本融资融券,让矿工以低成本扩大产能。这些都是 DeFi 服务商要思考的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 DeFi 要与人有用,与人相关,如果和支付宝的体验一样,同时提供更高的利息。这是 DeFi 产品最终的诉求。

Q10:两位嘉宾觉得,以太坊 1.0 阶段出现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会导致这些问题?怎么破解?

Bowen:ETH 1.0 出过很多大问题:2016 年 DAO fork、2018 年 Parity 多签钱包 Suicide (事故)……作为一个 4 年历史的公链,任何没有把以太坊完全杀死的问题只会让以太坊更健全 。

很多的尝试都没有先例可循,包括一些低级的漏洞。现在越来越多像 OpenZeppelin 这样的代码库,可以让开发者避开之前的一些坑。

杨民道:以太坊 1.0 阶段的所有的重要阶段我都亲历过,包括投资 THE DAO,及后面导致的大分叉。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以太坊早期就出现这些问题,实际上是一种庆幸。

THE DAO 事件算的上是以太坊的遵义会议,凝聚了铁杆共识,加速系统和社区的进化,而且让社区对分叉心存敬畏,ETC 基本上把 btc 在以太坊阵营的反对者分离了出去。

1.0 没有考虑到的挑战是,大家都没想到, PoW 转 PoS 会这么难,都担心会不会因此错失行业机会。但是,这些问题都是成长的烦恼,每个长大的公链都会面临的问题。

技术问题先不说,Casper 更复杂是涉及到很大既得利益集团的博弈,其实一个难度炸弹的设计,不足够强迫参与者形成共识。

由于以太坊硬分叉依赖于社会共识,因此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市值大了之后,利益相关方越来越多,改变起来越困难。

我个人觉得以太坊最大的挑战是,怎么建立一个足够抽象和通用的 layer 1 的架构,尽量少在 layer 1 上再做修改,类似美国宪法,主体宪法 200 多年来没怎么动,大部分的修订通过修正案(layer2、layer3)做补充和延展解释。

从这点上看,我觉得以太坊 1.0 已经是做的非常不错了,2015-2017 更新迭代很快,后面就开始往 layer 2 以上去考虑扩容。在系统的整体性设计上,我觉得以太坊也是做的最好的,不蹭热点,眼光长远,扎实地把地基打好。

Q11:两位嘉宾觉得,目前以太坊最大的优势是什么?还是公链之王吗?会被其他公链取代吗?

杨民道:以太坊最大的优势在于有一个极强技术驱动的社区,开发环境、应用的网络效应及有一个极具野心但不展现权力欲的 Vitalik。Vitalik 就是以太坊的华盛顿。

公链最大的问题往往不是技术,而是生态、共识和文化。作为一个开源系统,任何好的技术会很快被吸纳,技术难以建立公链的壁垒。现在还看不到有任何公链能取代以太坊。

现在的大部分公链存活下去都是问题,手上没有一亿美金以上的公链,谈取代都有点天方夜谭。

Bowen:与其他已经上线和即将上线的智能合约公链相比,以太坊对于开发者来说,有 Truffle、Infura、OpenZeppelin 这样的开发支持工具,开发者可以相对容易上手,有例可循。

第二就是可交互性,一个公链就像一个小岛,在高度发达的小岛上,每个人都会有独立分工,一个人挖银矿,一个人提纯,一个人造银币。

以太坊的优势也在于开发者有独立分工,稳定币团队、借贷团队、流动性团队,不同的团队各司其职,有竞争也有合作。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们也见过短期用资金推起来的公链开发者,但是真正的良性社区是要靠时间来沉淀的。

第三就是可交易资产,现在有超过 15 亿美金的 USDT、4 亿美金的 USDC、2 亿美金的 TUSD、8000 万美金的 DAI 都是基于以太坊发行的。更多的资产被移植到以太坊上,同时有着不同的稳定币可供选择、不同的链上流动性,这是其他新的公链不能比拟的。

Q12:以太坊 2.0 目前开发进度如何?出现什么样的问题,2.0 的开发目标是什么?几位嘉宾如何看待以太坊 2.0?

Bowen:5 月份 Prysmatic Labs ETH 2.0 的测试网已经发布。对于 Dapp 开发团队,比较关心的问题还是智能合约和 EVM 相关的功能什么时候能上线。

Phase 0 的 PoW main chain 和 Beacon Chain 共存,以及单方向 stake 的功能上线到底结果如何,多少抵押率会到 Beacon Chain (PoS) 上,我们都拭目以待。

杨民道:如 Bowen 说的,以太坊 2.0 从技术和经济模型的设计及参数基本上都已经定型,预计明年初能上线。

2.0 如果完全实现,从现在的技术参数看,性能上应该会有 100 倍以上的提升。

开发目标从表明上看是性能提升和共识演进,实际上,是吸星大法,阶段性整合各大门派的最新研发精华。

相比性能提升,我更感兴趣的是共识机制变化产生的激励机制的变化,这个是比较难预知的。

2.0 在性能上提升,会给更多的应用提供空间和选择;而 Casper 更大的意义在于共识和激励机制的进化,如果成功,不亚于一场和平的公链政治革命,那将是最值得期待的历史性时刻。

Q13:最后问一下嘉宾,以太坊在各位的资产中,所占比重是多少?大家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杨民道:以太坊现在的市值(在资产中)占比 7.6%,最高的时候曾到 31%,我觉得应该要回到 30% 的水平。

Bowen:我是定投策略的倡导者,定投 ETH 和 BTC,挣被动投资的收益。我们在公司内部也有每周定投 ETH 的产品,可以大家选择投多少工资到 ETH。

目前 ETH 占到我所有加密资产的 50%,另外一半就是比特币。头部效应,强者恒强。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