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人正在用他们的方式,融入这座城市的进化浪潮中,不论变化还是颠覆,都是趣店人带给厦门裂变的印记。

文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作者丨斯芬克斯

2018 年夏天,趣店搬迁厦门,新总部启用

每一次城市格局洗牌,都伴随一场大规模的人才迁徙。

趣店南迁,像一面棱镜照出这一轮城市洗牌与产业竞争过程中,厦门越来越激进的姿态和蓬勃的野心。

趣店人也在公司变化的地理位置版图中,平衡着自己的职业前景、生活方式和家人的期待。

如今,趣店人在思明区中航紫金大厦办公,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海滨环岛干道,远眺被蓝色海洋包围的金门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大部分员工被问及“搬到厦门什么感受”时给出的答案,言语间全是对厦门工作、生活状态的幸福感。


01

白色机翼迅速掠过错落有致的楼宇群,你可以看到这座海滨城市山海般蔓延的灯火。

推开厦门高崎国际机场候机大厅厚重的玻璃门,海就在不远处,熙攘的人群逐渐随着车流隐入各个角落,开启了一个漫长的夜晚。

出租车最终停在了一家海鲜排档门前,下车之际,老板已经上来和张超打招呼。

厦门的海鲜排档,人声嘈杂带着人间烟火气,路边七八桌,鱼虾扇贝依次摆开,脚边半米,就有汽车驶过。

“我们第一次团建就在这儿,海鲜特别好吃。”说着,张超已经熟练地帮他老婆拆开餐具的塑装袋。

张超是趣店一名测试开发工程师,是 2018 年 7 月份最早那一批到厦门体验环境的员工,过完年就把老婆孩子也接到了厦门,准备在这儿定居。

这半年,他对于北人南迁的态度发生了 180 度大转变。

2018 年 4 月,各部门主管们跟员工一对一沟通搬家事宜时,张超第一反应 : 太扯了。

再三确认消息属实后,他悻悻的开始找新工作机会,因为从一个城市搬家到另外一个城市,并不是一件小事,让他离开这个生活了 12 年的城市,放弃现有的社交圈、人脉以及生活习惯几乎不可能。

张超上一家单位是美丽说,到趣店后发现这家公司干活就像打仗,“我觉得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原地踏步的人也会被带着跑起来”。来的第一年十几个新项目压上来,对个人适应性挑战非常大。

“适应公司脱了一层皮,好歹是我自己的事儿。但是我和媳妇两人这么多年在北京打拼,突然去厦门从零开始有点太疯狂了,到时候不适应,又灰溜溜回北京吗 ?”

但考虑到当时手里还有正在推进的项目没做完,张超硬着头皮想来厦门先看看能不能适应。

结果来了之后,不想走了。

对很多人来说,在一线城市的状态只能叫生存,到厦门才发现生活真的可以丰富多彩,这才能叫生活。

“我刚去北京那会没多少钱,租房能选的余地非常有限,就只能在通勤时间上做妥协,住在五环外。”话还没说完,张超举起了酒杯示意干杯。

当时,公司在立水桥,张超家在通州,单程两个多小时,上班超过一个半马 (26.4Km), 张超感慨那时候的状态 : 只是从家到公司,已耗尽我所有力气。

“你想想,常常半梦半醒间,在拥挤的地铁中摇晃两个小时,再阳光乐观的人心里都会有愤怒、烦躁。”

而到了厦门,每天通勤时间可能只是一脚油门的事,“你可能没有概念,这么说吧,在厦门从岛这头打车到那头也就 30 多块,在北京我从立水桥回通州,没有低于
150 块过。”

闲聊间,突然来了一场雨,噼里啪啦地像断线的珠子落下来,灯光打在这位父亲侧面,柔和而又粗糙。海鲜排档,头顶的吊扇呜呜地转着,过往车辆此起彼伏地嘶鸣着。

张超选择随公司南迁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考虑到孩子上学。

他在北京工作了十年,孩子还是只能回老家高考,随公司搬到厦门,岛内落集体户,交个资料人力就会帮忙办好。

老婆才来厦门一周,就不止一次地告诉张超,她丝毫没有感受到新环境需要的人际磨合,就已经快速融入了。

“随公司一起搬厦门,要是女儿不习惯怎么办 ?”张超已经忘记有多少亲朋问过他这个问题。每次,他都陷入沉默无言以对。

女儿名叫张雯,今年 4 岁,喜欢唱儿歌,会一句句大声跟读,主动背给人听。哪天表现得好,就可以在睡前让爸爸讲个故事当作奖励。

台灯在桌上投下漫长又斑驳的影子,这是专属于父女俩的幸福时光。但在北京每周只有一到两次,每次不足半小时。更多时候,张超去上班孩子还没醒,回家,孩子已经睡了。

来到厦门后,公司每个月都会有各式各样的活动出来。家庭日会把孩子和家长聚到单位互动,孩子都会拿到小礼物,孩子回家非常高兴,就说“这是爸爸单位发的”。

“每次请同事到家吃饭,孩子就很开心,天天那个阿姨那个叔叔叫得很亲,舍不得人家走。”

下班后,张超每天都会抽时间陪孩子,给她洗澡讲故事,还会带着孩子一起去跑步。这边的海特别平静,是天然的避风港,海湾的沙滩外面是马拉松跑道,马拉松跑道下去就是趣店总部的大门。

趣店办公室外的海天一色

“你就这么理解,就好像北京有 24 小时,这边 28 个小时。每天不管多忙,你总感觉能多出三四个小时。之前没来过厦门就觉得这只是个旅游城市,现在发现这里比在北京更能感受到生活的意义。”

那晚,张超聊了很多,未来、生活、抉择。拖家带口追随公司南迁,他究竟从中获得了什么 ? 可能就是找到了家的感觉。

张超现在的状态,恰如日本小说家井上靖所说 : 沉静的眼,平和的心。除此之外,世上还有什么更宝贵 ?

02

傍晚的热风从漆黑苍穹中扑下,中航紫金广场大楼,阿烈叔回望一眼对面的写字楼,灯光撑了一整天也倦怠般稀稀落落合上了眼。

这位 32
岁的用户研发技术总监,工作到深夜是常有的事,困了就站到窗前伸伸懒腰,看着对面的灯一盏一盏灭下去,然后继续回身和部下头脑风暴,为了敲定一个方案,他经常凌晨回家。

主流观点特别没劲的一个方面,总是推崇成王败寇,没有人真正关心故事背后的普通人。

就好比一场足球赛,有纵情狂奔的带球,有漫长难耐的跑位,以及一个接一个的射门。大多数人看到冲锋射门后的狂欢,其实一个进球是多位队员在配合和接力中完成的,荣誉不该只属于进球者,我们要看到这只球队。

趣店有很多年轻人应该被看到,而阿烈叔就是趣店奇迹背后的年轻人样本之一。

2016 年 3 月,阿烈叔入职趣店。非常有缘分的是,他进来组建团队时候有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做招聘,而她现在是阿烈叔的爱人,可以说趣店是这个小家庭的见证者。

阿烈叔是一个富有激情的互联网老兵,刚加入趣店,一月内搭建完 30 人团队,一周内解决了各业务的数据需求。

在趣店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业务推进中,技术部门往往负责很多项目的实现,工作强度非常大。

“比如一天开发一个 APP,头一天晚上提需求,第二天直接做需求拆分,UI 做 UI,产品做原型,研发搭技术框架,下午两点都出来了,两个小时测试,晚上就能发版。”阿烈叔说,正是公司快速、团结、拥抱变化的基因培养出了团队极致的执行力。

趣店刚开始在厦门当地招的技术人员往往习惯按部就班,做客户端的只做客户端,做安卓的只做安卓,很少有跨端开发。

阿烈叔下了死任务 : 一天时间教,第二天立刻上手写代码,必须达到跨端操作的能力。

事实证明,这些新人很快就适应了趣店的节奏,跟上了公司的发展,并且有人成为了技术佼佼者。

2018 年 7 月份,趣店总部南迁厦门,阿烈叔老婆先来厦门出差,体会了一圈回去说这边非常好,后来他到厦门出差感受了一波,确实这边超预期太多。

“研发的性格就比较闷,普遍都进行户外运动比较少。来厦门之后,大家经常打个球跑个步什么的,公司各种各样的活动社群,有点大学的感觉。”

“你会发现居民楼下小商店水果店非常多,生活的味道很浓。”阿烈叔还说,在北京有家但很少做饭,这边有更多时间就天天自己回家做饭,自己从家乡邮了很多食材过来,“厦门有更多家的感觉”。

除了通勤、生活环境的改善,他还找到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趣店技术团队在大数据分析、用户识别体系、支付金融体系、研发整体架构方面领跑同行,现在定期会举办技术沙龙,向厦门当地所有的技术同行开放,把这些来自实战的干货分享出来,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当地的技术生态。

“技术沙龙这个事儿,就是想把趣店做成一个策源地,带起来这样一个技术氛围,技术圈子, 这事儿特别有意义。”


03

疾风穿越中航紫金广场,最后化作蒸腾的暑气。

趣店总部 29 层的咖啡厅,性格爽朗,说话干练的北京女孩王琳聊起了她被厦门这座南方城市改变的点滴。

2017 年春节前后,王琳准备转行,机缘巧合被前同事内推到趣店。她加入趣店时,正值趣店要冲刺上市的关键时期,每天都是新的东西,完全需要自己去探索。

新的行业,新的业务,待了一个月,王琳还是懵的。工作上的挑战性可以加班加点克服,但是心理上的压力却在与日俱增。

“锻炼的机会和成长空间非常大,新人也能进入核心的项目里,技术和运营多个部门可能都需要你的数据。我记得有一次工作失误压力大到崩溃,就一边哭一边去沟通,领导还会让其他同事来帮你,最后团队熬到凌晨一起重新推这个事情,挺感动的。”

到后来,项目压下来都没有时间做情绪反弹,“临睡前想到一个事情,就能一直想不睡觉,花大精力去想怎么落地。”

熬过一年后,王琳能力提升非常快,现在主管着一部分业务和员工关系的工作。

“我父母从来不会当面夸人,但会忍不住在别人面前夸。我记得刚来趣店,我爸从不主动和人说我工作单位。现在会说我女儿公司上市了,偶尔会把公司相关的文章链接发我,他们看那些养生谣言的文章减少了,挺好的。”

2018 年 7 月,公司开始分批搬迁厦门,王琳内心是抗拒的。和男朋友说起来,她态度坚决 :“我从小在北京长大,二十多岁没折腾,疯了嘛三十岁跑厦门去折腾。”

当时,王琳手里带着项目,出于工作考虑,她想先到厦门把手上的项目完成,不适应再离开也无所谓。得知她决定去厦门时闺蜜还私信给王琳 : 你一个人跑厦门,疯了啊 ?

第一批到厦门的趣店员工先要解决住宿问题,公司员工服务部的同事安排了酒店,还谈了很多中介,把公司附近 5 公里内的民宅做了攻略。

待了一个月,王琳发了个朋友圈 :“每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走在绿树葱葱的街道,抬眼就看到蓝天白云,可以随时面朝大海。”评论里全是羡慕。

搬家后,王琳也感受到独立的幸福,任何事情自己做主,生活的幸福感一点点提升,一边看海一边感受这座城市的风土人情。

“其实趣店员工普遍比较年轻,大多没有成家。很多人早有离开一线城市的冲动,换个地方从心里接受上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厦门的环境本身就可以打动人,通勤、住房、饮食这些成本低,公司给予的生活补贴、住房补贴也能覆盖很大部分,甚至搬家后一些人在职位上会有提升,拿着北京的薪资享受厦门的生活,帮助很多趣店人提高了生活幸福感。”

公司还特意组织了跑步、羽毛球、健身等运动社团,并定期组织和其他公司、银行等大企业之间的互动联谊,让员工认识新的朋友,尽快融入厦门,找到家的感觉。

公司搬家厦门后,王琳发现父母也改变了不少。

“他们会主动到厦门来旅游,春节,六月初都来了,中秋节又要来,他们现在常和我说,搬来厦门是一个特别好的事情。”

04

直接,理智,强势,是莫枫给人的第一印象。

莫枫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关键转变,发生在 2016 年。那个时候,他已经工作了七八年,开始盘算,自己应该去一家什么类型的公司。

当时,罗敏带着一帮高管亲自去面试,莫枫被招聘进 CEO 特战队,成为趣店的中坚力量。“每一次身份切换都是因为知道我能从这份工作得到什么,选择趣店是因为,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行业,这家公司在非常靠前的位置,对我阶段性成长非常有益。“

来趣店之前,莫枫做过 9 份工作,各行各业的事情都有接触,沉淀东西足够多。

“19
岁的时候我觉得人应该更好地了解这个这会,就去学了社会学,但是了解社会的方式有很多,无非面上和深度上。想要深入,就需要你沉淀在一个行业,其实换工作是比较简单的一件事情,剩下的就是深度的思考和资源的积累。”

加入趣店一段时间后,莫枫发现有很多和高管面对面的机会,罗敏是一个冲在一线的人,他总能在核心业务关节点上做准确的判断,真正置身企业甚至行业更迭的过程中,成长速度惊人。

“很多互联网公司金字塔管理,到最后高层中层基层都很痛苦,发现很多事情总是推不动。我来了发现,趣店是小团队的作战机制,大家每个人都像创业者一样,执行力强还有激情。”

一旦罗敏喜欢上什么东西,就会变得非常偏执,按莫枫的说法就是“钻研得很深很深”。

罗敏早前对游戏感兴趣,现在是足球。

在北京,只有夏秋两季天气好的时候能踢球,搬到厦门之后,公司球队每周踢两场,不去的还要交 50 元红包罚款。

莫枫调侃道 :“除了我们,你找不到上市后创始人每周雷打不动和员工踢球的公司。”

不光公司内部踢,罗敏还让公共事务部的同事联络厦门当地企事业单位球队,所有合作的金融机构球队也要拉来踢一踢。不久前,趣店刚刚跟厦门大学校工队踢过一场球。罗敏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刚搬到厦门的员工创造一些沟通的机会。

谈及南迁厦门这事,莫枫心态很平和 :“成年人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其实没必要纠结。”

05

直到订好机票,向海才真的觉得要来厦门了。

那天,向海喊了两个同事去楼下抽烟压压惊,平时也就一根,那一次抽了四根,心情依旧没有平复下来。

“当时真没想好去不去。”向海回家聊起搬家,反而老婆孔娟给了他很大支持,还安慰他 :“反正也说是出差,先去厦门看看情况呗。”

向海在北京生活了 11 年,有家有孩子,生活本来安稳踏实,这一趟南迁心里很没底。租房中介小王是向海到厦门第一个印象深刻的人。

“刚来厦门,我和小王说完要求,人家找了 5 套,我看完都不是特别喜欢,晚上 10 点他又找了 3 套发我,直到第二天看到满意的房子。”

公司为了解决员工租房问题,甚至找了很多中介与公寓签优惠协议,加上优厚的住房补贴,趣店员工基本三天内就能解决租房问题。

向海北京的家位于燕郊,每天四个小时的通勤,遇上堵车回家基本都凌晨。而在厦门骑电动车上班 10 分钟,走路也就 25 分钟。北京加班完经常后半夜,在厦门一看表才 10 点半。

现在向海两天去游一次泳,中午晚上都有时间,但是在北京,游泳这事儿都需要计划一下,有时候周末都不一定能游,人多,车堵,还有各种事儿。

比较内疚的就是,见到孩子的机会更少了。“有一次孩子生病了,老婆怕影响工作,每次视频说孩子睡了,出去玩了,回北京才知道孩子病了。”

年后,向海把老婆孩子都接到厦门,毕竟异地久了,对孩子成长不好。

“孩子天天能去海边,可以去抓小螃蟹,过得非常开心,他们幼儿园口号就是每天都是儿童节。”孩子喜欢厦门,孔娟也明显感觉到老公身上的变化 : 工作状态更积极向上,话也多了,下班能全心全意高质量陪伴孩子。

公司定期举办的亲子活动,向海也总是带着孩子就去了。6 月初的亲子日,老罗也把孩子带来,那一刻他就是个幸福的爸爸,脸上总是堆着笑容。

周末,向海会喊同事到家里吃饭,同事都过来帮衬着做饭,一人一个拿手菜,慢慢都成了约定。

“在北京买个菜呛起来是常有的事,大家都急躁,而厦门本地人非常热情,市面上很多蔬菜水果与北方不一样,卖菜摊主就会告诉你怎么做好吃,搭配什么”,孔娟说,菜市场其实能看出一座城市人们的生存状态。她觉得,厦门可以让人看到对生活的期待。

向海的孩子有严重过敏性鼻炎,每逢 3 月、9 月就一直咳嗽身体不舒服,但 3 月来厦门后,就完全没犯过。

最近,向海把妈妈也接到了厦门。

向海妈妈对趣店的好感源于每年公司爱心基金发到老人卡里的一笔钱,就像他们多出来一份退休金,一直在发。

孩子在外面挣再多,忙起来可能会忘记老人,但是公司定期的一笔钱,能让老人感受到温暖。一起做饭,一起陪孩子玩,一家三代追随。趣店南迁厦门,让这个小家庭更美满。

“罗敏现在还拥有创业者的精神,他一直在做创新的业务,这特别难得。他一直在积极地去看行业的需求,我也看到一些互联网公司都在向这个城市融入。相信不出三到五年,趣店的体量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向海觉得,这么多年的工作单位比下来,自己跟对了人。

趣店创新园建成效果图

06

无论是前期的洽谈还是后期的搬迁过程中,厦门各级政府部门的诚意、开明和高效率,在各方面给予的政策支持,都让人耳目一新。

对接南迁事宜的负责人洪剑东说,方方面面都能感受到厦门政府办事人员的友好、热情,只要政策上有的优惠政策,政府都会不折不扣地执行,甚至还会主动提醒,“看看某某文件,能不能给你们用上 ?”

截止到 2019 年 6 月底,趣店已经有 38 人申请在厦门落户,其中 10 名员工已经走完流程完成了办理。

趣店之外,厦门还吸引了瑞幸咖啡、神州优车等新兴互联网企业入驻。

刘慈欣在小说《朝闻道》中写道 : 乱发披肩的原始人,第一次抬头凝望星空,黑暗瞳仁,第一次印出银色光斑。

厦门正抢在其他城市之前,提升城市的格局、品质和面貌,为迎接新的产业变革浪潮打下基础。

趣店人正在用他们的方式,融入这座城市的进化浪潮中,不论变化还是颠覆,都是趣店人带给厦门裂变的印记。

就像罗敏在趣店新总部开工奠基仪式上说的 :“二十多年前杭州还是互联网的荒漠,因为后来有阿里巴巴、网易等大大小小的互联网企业,杭州今天成了互联网重镇。他希望,趣店在将来也能够成为厦门互联网的一张名片。”

如今,罗敏被厦门市政府聘请为投资顾问,36 岁依旧像中关村 3W 咖啡厅那些二十出头的年轻创业者一样心怀梦想,在全国各地奔波。

人原本生活得很好,原本可以不冒险,但因为选择了梦想,而遭受到困苦和失败。虽然中国人讲究成王败寇,但为了梦想和理想而拼搏就值得所有人尊重。因为这个世界就是靠有梦想的人去推动的。

现在,他喜欢站在写字楼落地窗前,俯瞰这座巨大都市的车水马龙。

那些呐喊过的梦想,终于遥遥传来回声。

- END -

热 文 推 荐

全国人民为上海操碎了心,但垃圾分类赛道早已“千军万马”

搅局中国零售,Costco 面前的三道坎

大佬围剿“戏精”孙宇晨

离开启明引震荡,甘剑平屡押风口的秘诀

阿里重建物流

小黄狗穷途“弃卒保命”

东哥再见!我打算六月份离职

美团的赚钱压力,王兴的最优解

传统健身房的“中年危机”


移动互联网十年

2019
,摧枯拉朽式的 AI 洗牌之路

未 经 允 许 严 禁 转 载

授 权 请 后 台 回 复 “猎云网”


在看点这里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