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 现行的节点投票机制受到的争议很大,BM 提出了新的抵押池方案,但这个方案能否实施还是未知数。

原文标题:《EOS 治理机制:设计演变、缺陷及其解决方案》
撰文:郝凯

治理机制是区块链项目的重要设计。随着项目的运行,生态中的参与者需要根据实际运行情况对项目进行必要的更新和升级,以使项目持续良性发展。然而,不同参与者的核心利益并非完全一致,他们会对项目的技术路线和发展方向持有不同的意见。治理机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使不同参与者最终达成共识。 治理机制直接决定这个网络生态是否具有发展的生命力。

区块链的治理机制

从本质上看,区块链的治理是参与者之间进行互动和合作的过程,是区块链生态能够持续创新和发展的关键因素。 根据治理模式的不同,区块链的治理机制可以分为链下治理和链上治理。

链下治理

链下治理是指生态中的参与者在链下协调如何对项目进行更新和升级。链下治理的基础是生态中的参与者广泛参与讨论,其主要流程如下。首先,参与者可以研究并制定变更提案。接着,参与者在社交媒体上对提案表达观点,并进行充分讨论。然后,核心开发者根据社区的反馈决定是否接受该提案。如果接受,开发者会对项目代码进行更新和升级。最后,矿工、节点运营商和社区成员决定是否支持提案。如果支持,他们会选择升级节点客户端并维护新链。

目前,包括比特币和以太坊在内的很多区块链项目采用链下治理。但链下治理存在很多问题。第一,如果参与者之间无法达成一致,那么他们会分别选择维护原来的链和新链,导致区块链发生硬分叉,削弱整个社区的力量。第二,链下治理的各个环节没有明确的时间节点和判断标准,会造成治理的流程过长且无序。第三,决定是否对项目代码进行更新和升级的是开发者,但他们并不一定持有太多项目代币,因此他们的利益最大化的方向可能与整个项目利益最大化的方向不一致。

链上治理

与链下治理不同,链上治理的所有流程都发生在区块链上,通过智能合约对项目进行更新和升级。链上治理的主要流程是:首先,参与者可以研究并制定提案。然后,通过区块链对提案进行投票。最后,统计投票结果,如果提案通过,所有节点自动升级。

目前,采用链上治理的区块链项目有 Decred、MakerDao 和 Tezos 等。链上治理预先制定各个环节的时间节点和判断标准,整个流程会更加透明和有序。同时,采用链上治理的区块链一般不会发生硬分叉。但链上治理也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持有大量代币的参与者在链上治理中拥有的权力过大,持币数量较少的参与者的参与积极性不高。

EOS 的治理机制

链上治理和链下治理各有明显的优点和不足,很难判定哪种治理模式更具优势。最初,EOS 采用的是链上治理和链下治理的混合模式。

超级节点

EOS 进行链上治理的基础是代币的治理权。EOS 代币的主要权益包括使用权、收益权和治理权,其中,治理权主要体现在用户抵押 EOS 给节点投票。据 EOS 浏览器数据显示,目前参与 Staking 的 EOS 数量为 6.09 亿,约占 EOS 总量的 59%。

简析 EOS 治理机制:设计演变、缺陷与改进EOS 代币状态(数据来源:eosflare.io)

投票是用户参与 EOS 链上治理的主要方式。EOS 采用 DPoS 共识机制,超级节点是由用户通过投票选举出来的,每个 EOS 账户至多可以给 30 个节点投票,并且所有节点的得票数量都是该账户抵押的 EOS 数量。用户通过投票参与链上治理并决定 EOS 的未来发展路线。参与链上治理的用户数量越多,作恶者的成本就越高,EOS 网络就会越安全。

ECAF

除链上治理之外,EOS 曾经还设置了管理争议的 核心仲裁法庭 (EOS Core Arbitration Forum,ECAF)。ECAF 会裁决 EOS 生态中的争议,这是一种链下治理的方式。

ECAF 的治理流程如下:首先,用户举报不合规的争议案例;然后,ECAF 对争议做出裁决;最后,如果得到支持,超级节点会执行裁定结果。需要指出的是,ECAF 不是一个具有强制性权力的机构,超级节点可以不支持裁定结果并拒绝执行。

ECAF 曾被视为 EOS 治理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EOS 生态中的参与者认为 ECAF 类似于现实世界中的仲裁机构,可以对争议进行裁定。然而,ECAF 没有一套明确标准和规则来进行仲裁。在推出后相当长的时间内,ECAF 没有裁决过一次争议案例,更多的是在冻结账户,这引起了很多用户和超级节点的不满。ECAF 的权威性遭到质疑后,EOS 生态中出现了更多反对 ECAF 的声音。2019 年,超级节点通过了公投提案,ECAF 被废除。此后,EOS 没有再设立管理争议的类似机构。

EOS 治理的问题

ECAF 被废除后,EOS 的治理机制主要是链上治理,在治理过程中存在以下问题。

共谋

如前文所述,每个 EOS 账户至多可以给 30 个节点投票,并且所有节点的得票数量都是该账户抵押的 EOS 数量。EOS 设置「1 票 30 投」规则的初衷是让更多的节点有机会当选超级节点,防止超级节点的固化。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如果实施「1 票 1 投」规则,EOS 持有者只会投票给自己或某一个熟悉的节点;而在「1 票 30 投」规则中,EOS 持有者可以给更多的节点进行投票,当选的 EOS 超级节点的整体分布就会比较分散。

然而,「1 票 30 投」的规则并没有起到预想中的效果。在这种机制下,节点互投成为竞选出块节点的最佳投票策略,节点之间是协作关系而非竞争关系。节点之间会互相串谋并投票,共同瓜分出块奖励,他们会牢牢把控既得利益,让其他候选节点难以参与进来,增发的代币被这些节点获得,导致 EOS 的中心化程度越来越高。

贿选

贿选也是投票过程中普遍存在的问题。由于普通用户的持有的 EOS 数量不多,他们会觉得自己对投票结果的影响不大,因此普通用户会选择给收益最高的节点进行投票。很多恶意节点前期会通过补贴的方式进行贿选,以获得更多的用户投票,排挤掉那些真正关心生态长期发展的节点。这些恶意节点成功当选之后,可能会对生态造成破坏。

节点固化

超级节点是 EOS 生态中得票率最高的前 21 个节点,因此,持有大量 EOS 的参与者更有机会成为超级节点。再加上前文提到的节点之间相互投票的现象非常普遍,这引起了生态中其他成员对 EOS 中心化程度高的质疑和不满。虽然持有大量 EOS 的参与者是 EOS 最大的风险承担者,他们与整个项目的利益方向是一致的。但是,他们在治理中的影响力太大会降低链上治理的去中心化程度。

参与积极性不高

普通 EOS 用户对投票的参与积极性不高。 生态中很多参与者更关心自己的短期收益,对 EOS 的未来发展情况并不关心,他们不会根据项目的实际发展情况进行投票,一些投资者甚至不参与投票。当提案内容是与底层技术或经济设计相关的内容时,很多参与者对于提案的内容并不了解,他们不会花大量时间研究提案的差别和影响。同时,用户投票时需要将 EOS 锁定,增加了用户的机会成本,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参与者的投票积极性。

EOS 治理问题的解决方案

针对治理的问题,EOS 生态中的参与者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

BM 提出的《区块链治理提案》

BM 曾提出《区块链治理提案》来解决治理问题。《区块链治理提案》中设计 6 个特定的抵押池,对应 6 个特殊的智能合约和 6 个期限(3 个月、6 个月、12 个月、2 年、5 年和 10 年)。只有那些充入抵押池的 EOS 代币才能参与节点投票,并获得 Staking 收益。

Token 可以在任意时间打入任意的抵押池。但一旦打入,在到期前只能匀速提取。比如,一笔 EOS 打入 10 年期抵押池后,每周最多只能提取 7/(10*365)=0.19%。当然,也可以一直不提取,到期后可以接着转存。

抵押池中的 Token 都可以分享 Staking 收益。Staking 收益独立于验证节点的出块奖励,与出块奖励一起构成 Token 增发的两个渠道。而在很多 PoS 公链中,Staking 收益来自验证节点向其支持者分享的出块奖励和手续费,这是 BM 建议在代币增发上的关键特色。

对于增发代币的分配,BM 建议以抵押池的收益为主,出块节点获得的出块奖励则尽可能最小化,并且还要根据出块节点的丢块情况打折扣。BM 的建议实际上压低了出块节点及其支持者的地位,而提高了抵押池的地位。

在出块节点选举中,每个代币的权重等于其连续处于抵押池中的时间长度。因此,投票权重也与 Staking 数量、时间成正比,也就是牺牲流动性能换取更大的投票影响力,这类似于「币天」概念。

按「币天」从高到低选出 21 个出块节点后,出块节点轮流出块。每个验证节点在每个块中获得的出块奖励不是一样的,而是与它累计获得的「币天」成正比。这样,如果一个人能获得大量的「币天」支持,不管他把这些「币天」支持都放在一个验证节点上,还是分到两个验证节点上,他所获得的出块奖励是一样的。这个机制有助于缓解目前 EOS 节点选举中的串谋和「分拆马甲」等问题。需要指出的是,BM 提出的方案目前并没有实施。

投票权重

针对节点固化的问题,很多链上治理的项目提出了一些新的方法计算投票权重,例如:引入以区块链身份为基础的一个帐户一票、在计票阶段采用新的计票方式等,但这些方法的有效性还有待检验。

一个帐户一票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削弱 EOS 持币大户的影响。虽然参与者可以通过多注册账户的方式增加投票权,但这个方法在实际操作上会非常繁杂,而且参与者这样操作所获得的收益也很有限。但是,一个帐户一票的规则会遭到持币大户的反对,也会降低参与者持有 EOS 的意愿。

「二次方投票」也是一种可行的方案。在这种计算方案中,参与者的投票权重不是直接与持币量成正比。如果持币大户想要获得与当前相同的投票权重,那么他们付出的成本会比现行的方案多很多。并且,用户持有的 EOS 达到一定数量后,用户增加 EOS 持有量所获得的边际收益会大大降低。

思考和总结

链上治理是一种更去中心化和更符合区块链内在理念的治理机制,也开始被越来越多的知名区块链项目所采用。但是,链上治理目前存在很多问题。因此,EOS 最初采用的链上治理和链下治理的混合模式是一种不错的选择,理论上可以有效弥补链上治理的不足之处。ECAF 曾经被视为 EOS 治理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ECAF 没有一套明确标准和规则来进行仲裁。如果 ECAF 设计得更好一些,EOS 的治理机制会更加成功。

在一般情况下,超级节点是通过合作而非竞争的方式来生产区块,EOS 不会出现硬分叉。然而,对于理念不同的参与者,强制他们留在同一个生态中不见得一定是好事。链上治理可以避免分叉,但也可能会影响区块链的持续创新和发展。反观 BTC、BCH 和 BSV,经过几次分叉后,不同理念的参与者可以支持不同的路线,社区的凝聚力并没有减弱。

对于链上治理来讲,必须保证生态内的绝大多数参与者的核心利益与整个项目的核心利益是一致的。因此,参与者需要在经济上受到激励,促使他们做出对项目有利的选择。如果参与者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感受到这个激励,那么他们可能会不再参与到治理中来。

链上治理依靠群体智慧。但勒庞在《乌合之众》一书中指出,聚集成群的人们,感情和思想会转到同一个方向,自觉的个性消失了,形成一种集体心理,其心理特点是易受暗示,易于轻信。这一点在 EOS 治理中也有体现,例如,BM 在 EOS 社区的影响力足以让大多数社区成员支持他的想法,并放弃自己的思考。因此,群体智慧能在链上治理中发挥的作用是有限的。

EOS 现行的节点投票机制受到的争议很大。节点互投是参与竞选的最佳策略,并且很难对节点互投进行限制。BM 提出了新的抵押池方案,但这个方案能否实施还是未知数。鼓励更多的生态用户参与治理是 EOS 需要解决的难题。

区块链的治理是一个非常新的领域,EOS 对治理机制的探索有助于改进现行的治理体系。EOS 的治理机制仍然面临很多值得研究的问题,参与者需要不断迭代以获得最佳解决方案。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