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麦田里的农夫,梵高)

前言:在 DeFi 领域人们更多关注借贷的资产、利率、抵押率等,而保持借贷协议正常运行的重要角色之一是清算人,他们在幕后工作,很少为人所知,但他们维持了市场的偿付能力。当然,他们的收益也非常可观,迄今为止,DeFi 领域为清算人提供了接近 5 亿美元的利润。随着入局者的增加和拍卖机制的引入,这一利润空间也在压缩,不过,随着 DeFi 市场增大,整体空间还有机会继续上扬。本文作者 TomSchmidt,由“蓝狐笔记”社群的“SIEN”翻译。

在 DeFi 领域,清算人是一个没有被充分研究的角色。他们就像矿工和验证者一样躲在幕后工作,维持整个系统的正常运行,并为此获得丰厚回报。然而,与矿工和验证者不同的是,清算人实际上不需要任何前期资本投资,其创建了一个专业人员的生态系统,在全球的任何地方完全匿名地运作,保持市场偿付能力,并由此得到报酬。

什么是清算?

在过去两年中,以太坊上发行了众多去中心化的借贷协议,包括 MakerDAO、Compound 以及 dYdX,以及其他协议,它允许任何人无须信任地借入或贷出加密资产。尽管这些协议切入市场的方法、提供的资产以及贷款期限等方面有所不同,但其基本的借贷结构是相同的。借款人将质押品存入智能合约,作为回报,借款人可以借入贷方提供的其他资产,但其金额比质押品要少。这种担保贷款是最原始的金融工具之一,可以回溯到中世纪的威尼斯银行业,这与消费者更熟悉的无抵押的基于信用的贷款形成鲜明对比。

当抵押品价值超过贷款的价值,抵押担保贷款运转良好,从而使借款人可以获得流动资金,同时无须出售其通常流动性较低的资产。然而,当抵押品价值下降时,理性的借款人会有动机逃避还款,这有可能让贷方陷入困境。

毕竟,谁愿意偿还 100DAI 以赎回价值 99 美元的 ETH 呢?对于更传统的担保贷款形式,例如汽车所有权贷款或按揭贷款,这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这些资产的价值通常比加密货币的波动性小。但是,当我们用 ETH 做抵押品进行贷款,价值可以在几秒内暴跌。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如果不做清算处理,抵押贷款可能会有风险

为了减轻风险,借贷协议通常要求至少 115% 的抵押品(蓝狐笔记:一般 150% 以上,115% 左右的不多),这在抵押品跌至低于贷款价值之前留有足够的缓冲空间。如果抵押品价值跌破该水平,简单来说,借款人可以存入更多抵押品,或者将抵押品出售以偿还贷方,并保持系统的偿付能力。但这带来另外一系列问题。

在以太坊上进行交易不是免费的,如果借款人被清算,他们不会带来任何额外费用,因此,没人有动力保持系统的偿付能力。在清算抵押不足的贷款过程中可能会产生成本和风险,为了奖励进行清算的个人,并抑制借款人让自己处于抵押不足的动机,借贷协议为清算行为收取额外费用,这会给到清算人。

这样,任何人都可以偿还借款人的债务,并由此获得可观的收益——通过将抵押品以一定的折扣售卖给清算人,这可以保持系统的偿付能力。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清算人拯救了贷方,并保持了市场的偿付能力

清算人的生活

尽管清算的机制和条款因协议而异,但基本上,它们需要相同的组件:

*监控未完成的以太坊交易和寻找符合清算条件的贷款的机器人

*可用于立即出售清算抵押品并保证清算人获得一定利润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允许清算和售卖抵押品在一次交易中自动执行的智能合约

一些协议提供他们自己的现成工具来促进上述操作,而另一些协议则依赖于新兴的清算机器人的自制软件生态系统。通过一些最受欢迎的借贷协议的成功清算例子,很容易理解这些参与者以及它们在 DeFi 生态系统中的角色。

Compound

Compound 提供了 DeFi 领域最直接的借贷体验之一,其清算的过程也遵循了同样的简洁。让我们深入了解一下它的清算。其清算涉及两个参与者,我们的清算人(0x64a)称为 Alice,我们的借款人(0xb5b)称为 Bob。

Bob 在 Compound 上使用 ETH 作为抵押品借入 USDC。这是一种常用的无须许可的杠杆方式,使用借入的 USDC 买入更多的 ETH。对 Bob 来说,不幸的是,在贷款期间碰到了 ETH 价格的大幅下跌,导致其借款人抵押品价值处于抵押率不足状态(133%)。由于不同的资产具有不同的质量、价格稳定性和流动性,Compound 为每个资产分配不同的抵押率(当前 REP 的抵押率升至 200%)。

Alice 注意到 Bob 低于要求的抵押率,大概是通过监控合约状态或使用 Compound 的便利的 LiquidateBorrowAllowed 功能 , 并在 Compound 的 USDC 市场合约上调用 LiquidateBorrow,从而触发清算过程。

1.Compound 首先向 Bob 支付 Bob 抵押品产生的任何未付利息(毕竟,这会促使 Bob 超出所需的抵押率进行抵押)。

2.Compound 使用从预言机得来的价格验证 Bob 确实存在违约行为。

3.Compound 将所需数量的借出资产(USDC)从 Alice 处转移至 cUSDC 市场合约。这样,Alice 会得到 Bob 的 ETH 抵押品,价格是市场价格的固定折扣(当前为 5%)。ETH 抵押品以 cETH 的形式返还,允许清算人保有它以赚取出借人借入 ETH 所支付的利息,或者在 Compound 上赎回 ETH。在这种情况下,Alice 为自己的努力赚取 7 美元左右的免费 ETH。

尽管特定的清算人持有 cETH,而其他清算人使用智能合约原子性地赎回并出售他们的 cToken,从而锁定这次交易中获得的 5% 的利润。(蓝狐笔记:原子性是指交易要么全部成功,要么失败)

咋一看,人们可能会怀疑此次清算是手动完成的,特别是考虑到 Compound 并没有发布任何开源的清算机器人以及清算跟踪仪表盘的些许人气。然而,当我们查看清算人活动的每日时间分布时,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全天候的活跃,因此很可能是机器人。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一些肥美的抵押不足贷款正在等待着清算人

更复杂的机器人,例如这个,它会执行诸如快速从 Compound 借入资产,用于清算其他账户的操作。我们在特定的清算中看到这一点,其中该地址赎回其 USDC 贷款,然后使用它清算其他账户的 USDC 借贷,在这一交易中轻松赚取 5% 的收益。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

Maker

Maker 的清算过程没有那么直接,因为它分两个步骤进行:首先是“bite”,然后是“bust”。这类似于汽车的清算方式:首先是将其收回,然后是进行拍卖以偿还出借人的债务。在 Maker 的系统中,收回欠款是通过请求 bite 来触发,然后清算通过在其智能合约集上请求 bust 来触发。

让我们通过两个交易来看看 CDP17361 的一次清算,第一笔和第二笔交易涉及三个参与者:收货人(0xc2e),我们称为 Ralph;借款人(0x9c3),我们称为 Brittany,清算人(0x5a2),我们称为 Larry。

Brittany 用她的 0.1ETH 的抵押品借入 8.5 个 DAI,这笔贷款完全处于 Maker 要求的 150% 的抵押率之内,当时 ETH 价格为 170 美元。(蓝狐笔记:1700.1/8.5=200% 的抵押率)不幸的是,12 月 27 日,ETH 价格跌至 125 美元,这使得 CDP 处于抵押不足的状态(蓝狐笔记:1250.1/8.5=147%),这允许 Ralph 对该 CDP 发起 bite 请求,将其从 SaiTub (SaiTub 持有所有活跃 CDP 的合约) CDP 的所有权回收到 SaiTap (SaiTap 合约执行收回 CDP 的清算)。

在这个点上,系统依然处于抵押不足状态。在 Maker 系统中,未偿付的 DAI 数量要比 ETH 多,以支持所需比率 DAI 的价值。幸运的是,清算人 Larry 发现了这个 CDP,并支付 8.5DAI,由此获得 CDP 中的 0.067 的池中 ETH,大约相当于 0.07ETH。这将 DAI 从市场中移除,提高了抵押率,并保持系统的偿付能力。因为其努力,Larry 以 121 美元 /ETH 的价格购入 ETH,相对于市场利率,这是不错的折扣,Larry 立即在 Uniswap 上售卖 ETH 换回 DAI,以锁定其 0.002ETH 的利润。

请注意,尽管 Ralph 花了 gas 费用 bite 了有风险的 CDP,并发起清算,但实际上他并未从中赚钱。而 Larry 则为其努力得到了奖励:3% 折扣价的 ETH。虽然有大量的机器人会 bite 和 bust CDP,以获得收益,但是,其中只有一半的 bites 会被相同的机器人通过清算获利。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不包含翻译者

因此,是否有大量的好的撒马利亚机器人免费地运行 bite CDP 的程序?尽管有少数似乎在这么做,但大多数更少被 bust 的 bite 似乎都是机器人,因为它们无法在清算时找到合适价格来兑换折价的 ETH。

举一个这样的例子,交易 0x8b2 bite 了一个 CDP,从 Maker 获得 ETH/DAI 的报价,将其与他们可以在 DEX (如 Oasis)上获得的最好价格进行比较,然后决定最好不要冒险,而让 CDP 留在 SaiTAP 中。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缺乏 Maker 提供的默认工具。

尽管 Maker 提供了一个 bite CDP 的 bite 看门人(bite-keeper)和在去中心化交易所进行 ETH 清算获利的套利看门人,但还需要一些额外的工作才能将它们合并成一个连续的机器人。随着向 MCD 的过渡(蓝狐笔记:MCD 是指多抵押品 DAI),该系统已经转向抵押品拍卖,Maker 的拍卖看门机器人可以潜在地以获利方式参与购买清算抵押品。

我们看到最大的机器人运用的一些更高级的策略包括:

*通过退出 CDP 和整个 DAI 拆分 CDP 的整个 ETH 赎回,方法是通过积极发展并承担更多债务来最大化回报

*通过使用低于市场利率的 gas,使用 gas 代币能够在 gas 拍卖中高于其他机器人的出价

*在多个 DEX 上拆分 ETH 进行售卖,以最小化滑点,并最大化 DAI 的回报。

dYdX

dYdX 的清算流程跟 Compound 的清算流程有些类似,但不同之处在于,dYdX 没有像 Compound 那样通过其 cToken 向其借贷协议公开代币化接口。取而代之的是,dYdX 为其主要的 Solo Margin 合约中的每个地址创建了一系列的交易账户,并追踪在其支持的每个市场(ETH、DAI 以及 USDC 等)上的每个账户的贷方和债务。

dYdX 没有像 Maker 那样的 bite,也没有像 Compound 那样清算借款(LiquidateBorrow)的显式功能签名,dYdX 具有单个操作功能,可以接受不同的“操作类型”,其中编号 6 的操作类型可以清算借款人的账户。清算人能够以 5% 的折扣向借款人购买抵押品,从而赚取跟 Compound 相同的不错收益。

dYdX 合约本身还支持原子交易,允许用户一步完成筹资、清算和提取。但是,用户在进行清算过程中可能会面临抵押不足的风险,并有遭受清算的风险。幸运的是,dYdX 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并提供了自己的代理合约,它允许用户清算借款人,同时将其账户保持在安全的抵押率之内。

事实证明,这很受欢迎,超过 90% 的清算量都是通过此代理进行。那么,在默认情况下,dYdX 清算机器人也默认使用此代理可能就不足为奇了。dYdX 跟其他协议不同之处还在于,该协议内置了快速借贷的功能,允许清算人以原子方式通过单个交易借入所需资产、清算、并偿还贷款,而同时无须使用外部代理合约,从而使在 dYdX 上赚取真实的免费利润成为可能。

结合其可访问的现成的清算机器人,这可以解释为什么 dYdX 清算在过去几个月变得如此有竞争力。尽管一些 dYdX 清算跟其他协议看上去类似,但通过常规的链分析工具查看它们时却显得难以理解,因为实际上并没有发生代币转移也没有发生交易。仅当我们直接查看函数调用时,我们才能了解幕后的情况。

同样,我们有清算人 Laura (0x679)和借款人 Brad (0xa0d),但与其他例子不同,Brad 存入 DAI,并借入 ETH,大概是要做空 ETH。当 Brad 跌破所要求的抵押率时,Larua 突然以 7573.97 的价格转让 53.45ETH,有效价格为 141.7 美元 /ETH,或高于当时市场价格的大约 4%,从而获利 289.05 美元。

清算人赚了多少钱?

除了技术细节之外,更有趣的是,当将这些设计付诸实践时会发生生么,尤其是对于那些假名的逐利的参与者。很多个人或基金被这个想法所吸引:运行清算机器人,作为生成 Alpha 并支持这些网络的方法,但是正如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的那样,加密领域中没有免费的午餐,清算也不例外。

*可以获得利润

不可否认,DeFi 中“通用挖矿”概念的基础是有优点的。个人通过清算 DeFi 中的贷款赚了很多钱。虽然根据不同的清算费用、资产和市场波动性,收益有所不同,但是,从协议整体来看,在某些月份为清算人产生了将近 1 亿美元的纯利润。

在这些协议的整个生命周期,可以看到为清算人提供了接近 5 亿美元的利润。在某些情况下,一些清算人在单次清算中净赚超过 10 万美元。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不同协议按月计算的清算人利润

*竞争正在迅速加剧

相同的属性使得成为清算人非常具有吸引力——低进入门槛,高利润,有现成工具,不过,这也会反向吸引竞争,从而压缩现有清算人的利润。可以从几个方面看到这种效应:

首先,很简单,从这些协议发布以来,试图清算这些协议贷款的地址数已经大幅增加,月活清算人从 2018 年 1 月的 25 个增长到 2019 年 11 月的 142 个。尽管存在一些数字重复,因为清算人会共享或轮换这些地址,但总体发展的趋势很明显。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不同协议的月活清算人

当我们观察随时间推移的清算人利润百分比时,我们可以看到这种竞争。我们可以看到,随着新的“暴发户”开始跟“老派”清算人抗衡,并赢得清算奖金,老的清算人正逐渐受到挤压。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dYdX 上的清算人地址的利润百分比。老的清算人正慢慢地被挤压。

仅通过观察清算人间的 gas 价格拍卖(以获得这些肥美利润)也可以看出,这与 DEX 套利机器人间非常相似的拍卖不同。每次清算只有一个赢家,这意味着在交易被赢家挖出之后,每个清算人不仅会损失清算奖金,而且也会在失败的清算请求中浪费一些 ETH。(蓝狐笔记:因为要付出 gas 费用发起合约请求)

如果观察 dYdX 清算失败交易的红墙还不足以让人信服,那么我们可以看看 dYdX 清算请求的成功百分比趋势正在随着时间推移大幅向下,这表明该领域的竞争正在日趋激烈。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dYdX 的清算请求成功率越来越低,这表明竞争加剧

*借款人也越来越聪明

清算人不仅与其他清算人竞争,借款人自身也在利用新工具防止其被清算。DeFi Saver 监控用户贷款,并且,当它们变得有风险时,通过在一个交易中出售所借资产,借入更多抵押品,重新抵押贷款,从“解除”风险。这跟 Maker 自己的 cdp 看门人(keeper)不同。

尽管通过 DeFi Saver 在网络堵塞时拯救 CDP 会遇到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它在 ETH 价格下跌时,正确启动并开始解绑 CDP,从而为 CDP 的所有者节省了 3% 的清算罚金。

清算人:如何在 DeFi 赚取丰厚利润当 ETH 价格下跌时,DeFi Saver 会启动并拯救 CDP

清算的未来是什么?

本着对 2020 做预测的精神,对清算领域的未来我们可以做出什么预测?

*压缩利润并转向动态系统

首先,让我们后退一步,重新检视为什么我们需要有清算罚金。存在罚金是为了激励借款人维持偿付能力,并当借款人接近违约时,激励清算人介入并稳定系统。正如我们目前为止看到的那样,罚金在这两个方面都非常有效。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是最优的清算罚金?借款期间、资产以及借款人不同,而固定的静态金额可能不是最优的,我们认为应该通过让市场决定来解决。

我们已经看到生态系统正朝这个方向发展,Maker 从 SCD 中抵押品的固定价格销售转向 MCD 中 Dai 的完全抵押品拍卖。在这种设置下,清算罚金不会那么明确,采用“最小出价增量”的形式,以保证在真实市场价格和拍卖中支付价格之间存在一定的差距。

鉴于 MCD 已经开发出有竞争力的清算生态系统,我们可能会看到最小出价增量随时间推移下降,有效地降低清算罚金,并由市场决定应支付的抵押品价格。尽管不是借贷协议,我们可以将 Set 协议的再平衡拍卖类似地认为,它们售出一定数量的一种资产以换回未知数量的另外一种资产,然后让市场来决定拍卖的汇率。期望新的一年会看到更多的借贷协议转向拍卖或可变费用系统,这意味着借款人的费用降低和清算人的利润减少。

*无抵押贷款

我们目前为止谈论的都是抵押贷款的情况,可以有抵押品盈余供清算,但是,抵押贷款只是构建去中心化金融生态系统的第一步。我们期望看到在 DeFi 会出现一个基于信用、无抵押贷款的生态系统,使得更多人开始使用这些协议,并构建出更多的用例。这种情况下,清算将会很少,或无关紧要,如果这种形式的借贷开始吞噬抵押借款的市场份额,这会使得清算市场面临风险。(蓝狐笔记:无抵押贷款需要构建加密领域的信用体系,当前还很不成熟,无抵押贷款不会这么快。此外,即使无抵押贷款开始进入市场,抵押贷款也有其空间,整个市场还远没有进入成熟期,甚至连红利期都还不到)

结语

清算人的故事遵循加密领域中很多其他故事的模式:对金融工具无须许可的访问,这允许匿名的全球创新者生态系统设计出新产品和策略,并因此获得数百万美元的奖励。这些无名英雄助力 DeFi 借贷市场扩展到接近于 7.5 亿美元担保的市场规模,同时树立了放贷人的信心,这对于 DeFi 领域达成百万用户规模至关重要。

新的一年随着 DeFi 市场上的期权和合成资产的到来,期望可以看到跟多类似于清算人的运营者,他们在幕后开展工作,保持协议的良好运行,并为此获得丰厚回报。

------
风险警示:蓝狐笔记所有文章都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加入蓝狐笔记的知识星球https://t.zsxq.com/iaQNnIq

欢迎加入蓝狐笔记群微信:pacinoli(加群请说明)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