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发展路线不同,结果产生极大差异。Augur、0x、Dharma 和 Uniswap、Compound 以及 Maker 采用三种不同路线。目前看 Maker 遥遥领先,Compound 和 Uniswap 望其项背,而 0x、Augur 则需快马加鞭,迎头赶上。

原文标题:《DeFi 流动性模型》
原文作者:Alex Evans,加密货币风投基金 Placeholder 研究员
翻译:蓝狐笔记社群 SL

DeFi 当前的三条赛道,MakerDAO 为何遥遥领先?Alex Evans,加密货币风投基金 Placeholder 研究员

随着开放金融协议的潜力变得越加清晰,一些应用比其他应用的采用速度更快。就锁定的价值和交易量而言,Maker 目前占据主导地位,Compound 和 Uniswap 紧随其后,就流动性来说,它们远远领先于 0x、Dharma、Augur、dydx。剩余的项目还没有冒出头来。

这三个主要的协议在流动性方面显示出了设计的优势:这三者都无须要求用户找到特定的对手方来完成交易

Maker、Compound 及 Uniswap 的成功似乎与它们所赋予的用例范围没有多大关系。从贷款的角度,Maker 或 Compound 都无法提供近似于 Dharma 上存在的交易对手方的类型。通过标量市场,Augur 可以提供看涨 ETH 的杠杆,类似于用户使用 Maker 所得到的,这为用户提供了更多的选择。Uniswap 比很多 0x 中继商的交易对更少,但交易量要多很多。

为什么提供更少选择的协议赢得更多的采用?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限制了用户可用的交易类型,允许「自动供应方」持续提供服务。

在 Augur 上采取二元市场,为了做多 ETH,用户需要从其他用户或做市商那里购买看涨 ETH 份额 —— 一个定制的 ERC20 代币。或者,他们可以自己发行一套完整的看涨份额和看空份额,然后把看空的代币卖给其他用户,自己留下看涨的代币,直到市场结算。这些代币在任何 DEX 上都没有交易对,更不用说任何中心化交易所。这种长尾资产的流动性受到严重限制,使其更加昂贵,交易也不方便。

在 Maker,操作过程更容易完成。用户通过锁定 ETH 给自己发行 Dai。为了充分利用看涨杠杆,用户可以简单地用新发行的 Dai 买入 ETH,很容易完成,它在任何交易所都有充足的流动性。换句话说,Augur 将流动性分散到大量独特的 ERC20 代币中,而 Maker 则将流动性集中在单一资产 Dai 上。Augur 是定制和多样化的过程,Maker 是自动和持续的过程。这极大地优化了成本和可用性。

从流动性的角度来看 DeFi 协议,三个类别很明显:

一组要求用户找到交易对手方,如 Augur、0x 和 Dharma;另一组提供做市商资产池,并把它们提供给交易者以获得费用,如 Compound、Uniswap;最后一类通过治理设定参数,允许用户跟智能合约直接进行交易,如 Maker。

像 0x、Augur 和 Dharma 这样的协议是真正的 P2P:对于每个想要做多的用户,它必须找到一个做空的交易对手。由于这些是交易对手协商的双边交易所,在 P2P 协议上的交易类型应该形成其他类别的严格超集。没有普遍的价格,只有一系列不同价位的双边交易(我们通常可以从中定义一些隐含的全球价格概念)。这些交易对手可以相互协商的交易类型几乎没有理论上的限制。

如果拿游戏做类比,我们可以将 Uniswap 和 Compound 看作是 MMORPG 游戏:不是离散的双边交易,所有用户都可以在同一张地图上玩游戏。用户不必找到对手方,他们只需与资产池进行交易即可。这些交易的全球价格是通过算法设定的,就 Uniswap 的情况而言,它是通过恒定产品规则实现的;而 Compound 则是基于利用率的利率模型来实现。这套交易和市场的受到更多限制。

Maker 提供(准)单一玩家模式,用户根据治理决定的参数给自己发行贷款。有人可能会争辩说,用户跟代表系统管理者的资产池进行交易。目前,Maker 只提供一种类型的交易,流动性集中在一个资产 Dai 上。

DeFi 当前的三条赛道,MakerDAO 为何遥遥领先?

在 Augur 上,任何用户可以创建对任何事件的看涨,只要他们能够找到持有相反意见的交易对手方即可。在 Dharma 上,任何人可以按任何条件借入任何资产,只要他们能找到对手方把资产借给他们。在 Maker 上,可以「下注」的数组比较少,但一旦设定,很少有流动性的约束。也就是说,单人玩家模式是可能的,玩法取决于在线参数。就 Maker 的情况,这意味着,核心团队只需专注于为 Dai 创建需求和流动性即可,而不是为多资产交换考虑整体的基础设施。

在过去几个月我们观察到,迄今为止,将流动性集中到更少数量市场和资产的协议有更顺利的采用路径。研发 P2P DeFi 协议背后的团队也注意到了这一点。Dharma 团队已经「升级」,创建了一个名为 Lever 的 Dharma 应用,该应用已经赶上协议的最初 P2P 的借贷量。

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Lever 限制了产品组合,允许借款人和放贷人将流动性集中到少数的借贷类型。为了解决 P2P 流动性的问题,0x 协议团队已经将其重点从中继商转向做市商。

也就是说,很多 P2P 协议仍然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来实现扩展,而这对于限制了用户选择的其他协议来说影响更少。例如,交易对手方相互寻找的机制(请注意,Dharam、Veil/Augur 以及 0x 都包含了某种「中继商」的概念),做市商解决需求的双重巧合,以及扩展解决方案,以解决大量独立的交易。

如果 DeFi 社区为长尾资产(例如非同质代币和预测市场份额)指出流动性解决方案,那么,P2P 协议可能会超越其灵活性较低的类似物的效用,方法是通过提供资产类型的「无限通道」和定制敞口。

这些交易对手协商的合约从理论上可以允许用户接触任何资产或世界状态。随着市场完整性的飞轮启动,这种可塑性可能允许这些系统逐渐服务那些更深的利基市场。

聚合或自动供应方协议则来自于相反的方向。例如,Maker 试图通过多资产抵押 Dai 来扩展它的产品组合,Uniswap 可能会持续扩展其交易对,尽管这两个网络必须注意为流动性考虑分散的权衡。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最终的赢家是谁,但这两个类别的网络似乎都着眼于提供更广泛的市场选择,为用户提供足够的流动性。目前,那些在少数几个重要市场中已经构建了深度流动性的项目似乎已经在采用上获得了领先。

来源链接:www.placeholder.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