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面对行业整体规模的提升以及市场环境的巨大动荡,各大区块链巨头都呈现出各自迥异的生存状态,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部分巨头在扩张之下由于内部管理与发展战略问题,虽然一定程度上维持了市场既有地位,但颓势初现,负面新闻接连发生;部分巨头则展现出较好的战略眼光与管理水准,不仅巩固了行业既有地位,还各自在合规、全球化或者衍生业务取得可观成绩。

本文根据市场热度、行业地位等因素选取了币安、Coinbase 等 8 个巨头,对这些巨头 2018 年市场动作与表现进行复盘,并以此呈现出巨头们 18 年的发展境况。

币安

币安成立于 17 年 7 月,是现阶段主流交易所中最晚成立的之一,但凭借着坚定的全球化战略以及较为出色的社区运营,短时间内崛起为全球交易量排名前五的交易所。

18 年,币安的主要战略重心在于交易所业务横向与纵向的扩张,以及试图通过公链开发以及投资收购延伸拓展其边界,并建立区块链泛生态体系。

3 月初,币安首度公开其正在开发币安链以及去中心化交易所 Binance DEX 的信息,此后大半年币安时常会释放其开发进展,并于年底公开演示其测试版。

在各大主流交易所中,币安堪称是对去中心化交易所最为重视的交易所,视其为未来最重要的战略之一,而不仅仅是一个业务补充。同时,币安表示其公链也定位为区块链资产交易与转换的公有链,表现出较为清晰的战略目标。

3 月初,币安经历了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黑客攻击事故,由于部分用户账户密码丢失并被黑客控制,这些用户的资产均被用户抛售为 BTC 并购买为 Viacoin,共计 1 万个比特币将 Via 的币价爆拉上百倍,而黑客们通过提前在市场上挂空单以及抛售自己手中提前购置的 VIA 获得巨额受益。此后的 7 月,该事故再度重演,币种 SYS 被黑客爆拉数百万倍。

这两起安全事故实际上并不属于传统类型的丢币事故,而是一种新型的黑客攻击形式,即黑客通过控制 API 接口进行买卖,从而操纵币价。虽然这类事故有较大责任要归于用户安全意识薄弱导致密码遗失,但同样暴露出币安存在的安全体系漏洞,毕竟其他交易所尚未发生类似事故。

3 月下旬,币安又遭遇了一个不小的麻烦,其日本总部收到日本金融厅的警告,要求币安在没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停止在日本进行经营,否则将面临刑事指控。币安的反应也很迅速,几天后即宣布将总部迁移至马耳他,并展示出与马耳他政府高层的良好关系。

4 月,原 KPCB 投资董事张灵入职币安,并成为 Binance Labs 的负责人,并就此开启了币安大规模对外投资的历程。据报道,币安作为 LP 成立了规模为 10 亿美元的币安生态基金,并在这一年投资了 Certik、Oasis Labs、支点等 23 个项目。其中在 7 月底,币安还宣布收购以知名太坊钱包项目 Trust wallet,这是币安首个全资收购项目。

6 月底,币安在乌干达上线其首个法币交易所,此后几个月又陆续在英属泽西岛、列支敦士登、马耳他和新加坡等国家与地区宣布其法币交易所计划,但目前实际上只上线了乌干达与泽西岛两地的法币交易所。

相比火币等交易所在日本、美国等海外主要国家开拓市场,币安则倾向于从政策较为宽松友好的小国突破,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币安的推进速度较为一般,尚需要时间的进一步检验。但总体上来看,币安的全球化仍要比其他几乎所有中国交易所更出色,据估计约六成以上的客户都是海外用户。

7 月底,币安在马耳他宣布成立区块链慈善基金会(BCF)。此后的几个月,币安陆续宣布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捐款 100 万美元、向非洲国家乌干达捐款赈灾等进展,成为区块链行业最热衷于慈善的项目之一,也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其公众形象。

8 月中旬,币安上线区块链教育平台币安学院,通过文章和视频的形式为区块链爱好者提供相关教育课程,以打造区块链知识内容的全球枢纽中心。

10 月初,币安宣布上币费将全面透明化,并且未来所有上币费将 100% 捐赠给慈善机构,而上币费由项目方根据预算填写他们认为的合理额度。

11 月底,币安将「USDT 市场」更名为「Stable 市场(USDⓈ)」,并已经上线 USDC、TUSD、PAX 等多个稳定币。

在 18 年,币安也是各大交易所中最为积极推进平台币应用场景的交易所,目前已经具有抵扣手续费、上币投票、线上购物、旅行预订等多个应用场景,官方称已经拥有 50 多个外部合作伙伴接受 BNB 支付。

同样不能被忽视的还有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的动作,她在 18 年继续长期穿梭于区块链各大社群之中,一边回应用户关切的问题一边为币安招揽人气,对币安的公众形象以及拉新促活产生了重大作用。

总的来看,币安在这一年围绕着交易相关产业进行了广泛布局,除了发生多起安全事故,以及公链、法币交易所进展略落后预期外,各方面总体上几乎都呈现出较为正面或积极的发展态势,称得上是 18 年收获最大的区块链巨头之一。

比特大陆

比特大陆成立于 2012 年,为全球 ASIC 矿机生产业务巨头,市场占有率达到 90%。在矿机研发和生产的基础上,比特大陆的主营业务还包括矿场、矿池及云挖矿服务。此外,比特大陆还主导了比特币分叉,力推分叉币比特币现金。

得益于 17 年末的行情大涨,持有大量加密货币以及矿机的比特大陆在 18 年初可谓顺风顺水,也是行业最耀眼的明星公司之一。

一方面,比特大陆继续在矿机业务上持续发力,招募大量研发与销售员工,巩固自身在比特币矿机领域的算力优势,同时新发布了以太坊矿机 Antminer E3、门罗币矿机 AntMiner X3 等新产品。同时,比特大陆也因为过于集中的算力引起市场的大量批评,许多声音认为这有违比特币去中心化的初衷。

另一方面,比特大陆开始大量对外投资布局,投资了 Circle、Opera、Block.one、阿希链、Bizkey 等至少 30 个项目,几乎涉及区块链行业每个垂直赛道。

伴随着欣欣向荣的业务,比特大陆同期还获得了资本的青睐,连续获得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 IDG 资本、红杉资本、GIC 等机构。7 月底,市场还曾盛传比特大陆获得来自腾讯、软银和中金的 Pre-IPO 轮 10 亿美元融资,但均被否认。

9 月,比特大陆还向港交所申请首次公开募股 (IPO),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 2018 年上半年比特大陆营收为 28.5 亿美元,净利润 7.43 亿美元,同比增长 7 倍。但在漂亮的数据背后,比特大陆的巨大风险随之浮现。

经专业人士根据招股书分析,比特大陆 18 年二季度大约亏损 3 亿美元左右,一方面这是由于加密货币减值损失超过 1 亿美元,另一方面则是矿机滞销带来的亏损。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持续萎缩,比特大陆的亏损也在继续扩大,随时可能发生巨大动荡。

而且,比特大陆在矿机方面已经两年没有重大技术更新,用来支撑市场的矿机仍然是发布于 2016 年 6 月的蚂蚁 S9,凸显出比特大陆在矿机研发方面的吃力与困难。

11 月初,比特大陆发布了寄予厚望的自研 7nm 芯片矿机蚂蚁矿机 S15 和 T15,同期还宣布进行比特币现金分叉,但比特大陆没有料到该事件间接导致全球数字货币市场暴跌,乃至于比特大陆手中的大量 BCH 大幅度贬值以及新型矿机严重滞销。

复盘区块链八大行业巨头 2018 年的「是非成败」比特大陆早前被曝光的财报图表

12 月,比特大陆的内部问题逐渐暴露在公众视野之内,危机频现。

该月中旬,比特大陆投资孵化大半年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出售给 Bibox。比特大陆年初孵化的另一家主打交易挖矿模式交易所 Coinex 也未能跑出,日交易量持续低迷,还不时有无法提币的消息传出。由此,比特大陆在交易所方向的探索已经基本宣告失败。

该月底,市场传闻比特大陆正在进行大幅裁员,比例在 50% 以上。同期,还有消息称长期不合的吴忌寒和詹克团将卸任比特大陆 CEO、比特大陆将关闭所有采矿业务、以色列研发中心被关停,上市梦也完全破碎。

对于比特大陆而言,2018 年可谓是极其不顺的一年,在多个赛道屡屡受挫,称其为 18 年最惨的区块链巨头也不也为过。

Bitfinex/Tether

Bitfinex 与 USDT 发行方 Tether 都是区块链行业相当知名的项目,虽然暂时无法确定两者存在的股权关联,但考虑到两者业务的紧密度、高管团队的一致性,本文将两者置于同一场景讨论。

Bitfinex 成立于 2012 年,以 P2P 融资交易起家,支持多种法币交易,并逐步发展为全球交易量排名前三的交易所。Tether 则成立于 2014 年初,其发行的稳定币 USDT 长期是稳定币市场几乎唯一的玩家,交易量也长期排名前三。

但在双双并进的背后,Bitfinex 一直存在着巨大隐忧,即被公众怀疑联合 Tether 超发 USDT、操纵币价,而 Bitfinex 方面也一直没有提供有效的资金担保证明。

18 年,随着市场上合规稳定币的涌现以及交易所竞争加剧,Bitfinex 与 Tether 都遭遇了巨大的危机。对于 Bitfinex,由于丑闻的持续发酵以及在合规、功能方面进展缓慢,致使其交易所持续萎缩,到年底已经在全球第 10 名左右徘徊;对于 Tether,GUSD、USDC 等竞争币在下半年集体出现与爆发,并已经上线币安等大部分主流交易所,自身却陷入巨大的负面舆论之中,一度岌岌可危。

复盘区块链八大行业巨头 2018 年的「是非成败」Bitfinex2018 年交易量排名走势

特别是在 10 月中旬,USDT 作为稳定币一度价格下跌 11%,引起市场极度恐慌。不过从数据表现来看,USDT 的交易量至今没有出现下降,反而还在缓慢增加,这一方面可能由于公众对 USDT 存在习惯性依赖,另一方面可能由于年底行情的多次暴涨暴跌导致稳定币需求的集体上涨。

11 月底,Tether 又被曝遭美国司法部(DOJ)调查,调查重点是在去年比特币飞速上涨期间,USDT 是否被用于人为推高比特币价格。

除了应对各种丑闻外,Bitfinex18 年在交易层面也有一些新动作,例如在 9 月宣布上线了两大去中心化交易所,分别是 EOSfinex 正式版、ETHfinex 测试版,在 12 月推出针对稳定币 USDT 的保证金交易服务。

总的来看,Bitfinex 与 Tether 这一年遭遇了许多危机,但对既有业务影响有限。同时,这可能耽搁了 Bitfinex 继续扩张的步伐,除了两家去中心化交易所,很少出现 Bitfinex 投资布局或者人才引进方面的公开进展,也是生态建设相对较弱的巨头。

BitMEX

BitMEX 成立于 2014 年,是一家专注于期货交易的数字资产交易所,支持做多做空双向交易,杠杆最高可达 100 倍,于 17 年下半年崛起为长期排名全球交易所交易量第一的交易所,日交易量达到数十亿美元。

在 18 年上半年,BitMEX 的动作并不多,基本上都是对期货交易相关功能的修补与完善,同时新上线了 ADA、EOS、TRX 三个币种,此后再无新增。

10 月初,BitMEX 聘请前香港交易所(HKEX)前董事总经理兼合规主管 Angelina Kwan 担任其首席运营官,其人在香港多个金融监管机构工作过 8 年以上。

10 月初,BitMEX 宣布将推出自己的比特币软件客户端,与 Bitcoin core 竞争,以纠正公众对开放源码软件存储库的误解。此前,BitMEX 还曾表示已建立闪电网络节点。

11 月初,BitMEX 则已经设立风险投资部门 BitMEX Ventures,专门投资加密货币初创项目。12 月初,BitMEX 则被曝光通过其实体 HDR 联合香港上市公司麦迪森收购了日本日牌交易所 BITOCEAN,为进军日本市场铺垫。

此外,BitMEX 的研究部门在 18 年频频出台各类研究报告并发声,并且产生了较为广泛的影响力与传播面,成为加密货币研究行业的重要力量。

总的来看,BitMEX 在 18 年主要还是围绕着期货交易业务开展工作,相比其他主流交易所 更加专注与低调,并有效巩固了其市场地位。

Circle

Circle 成立于 2013 年,曾先后获得高盛、百度、IDG 资本、比特大陆等著名机构的数亿美元融资,拥有纽约州金融服务局颁发的首个数字货币许可证 (BitLicense),以及英国政府颁发的首个电子货币许可证。

经过多年发展,Circle 已经在数字支付、场外交易等方向取得漂亮的成绩,旗下 Circle Pay 面向个人用户提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法定货币转账服务,并支持部分地区零手续费跨境转账,Circle Trade 则面向机构客户提供大额虚拟货币场外交易服务,这两项全球领先的重要业务支撑其成为区块链巨头之一。

18 年 2 月,Circle 宣布收购老牌加密货币交易所 Poloniex,补足其场内交易业务的缺失。通过本次收购,Circle 将其 Circle Trade、Circle Pay 等产品与 Poloniex 对接,使得 Poloniex 兼容美金、欧元、英镑等货币,并最终成为基于区块链进行多种资产和服务交易的开放多边市场。

3 月,Circle 推出了面向个人用户的数字资产投资平台 Circle Invest,但区别于 Ploniex 等常见的交易平台,Circle Invest 并不能算是一款真正的交易应用,因为它去除了递交限价单等功能,用户只能存钱、取钱,以及根据市场价买卖虚拟货币。

9 月,Circle 宣布正式发行稳定币 USDC,允许机构及个人投资者以 1:1 交换比率将美元换成 USDC,同时主打透明与监管,短期内登陆了币安份大量主流交易所。目前 USDC 发行量已经超过 1 亿,有效打击了 USDT 的市场地位。

10 月,Circle 宣布收购股权众筹平台 SeedInvest,该公司成立于 2012 年,拥有超过 20 万投资者和数千家私营企业客户。通过本次收购,Circle 认为可以更好地帮助初创公司发行数字资产,并为自己的客户提供更多种类的代币。

总的来看,Circle 在这一年始终聚焦于交易所或区块链金融相关业务,对与交易所相关度不高的产业鲜有涉足,保持了较高的专注度,且取得了较为可观的成绩。2018 年,Circle 也是区块链行业最大的巨头赢家之一。

Coinbase

Coinbase 成立于 2012 年,由 Airbnb 前工程师 Brian Armstrong 和高盛前交易员 Fred Ehrsam 合伙创办,过去几年共获得至少 6 轮、总计数亿美元的融资,并获得纽约金融服务部门颁发的 Bitlicense 等多个牌照,成为全球合规程度最高、声誉最好的主流交易所之一。

自 3 月开始,Coinbase 迎来了诸多金融与互联网行业重磅级人才的加入,例如纽交所财务副总裁 Eric Scro、Twitter 前副总裁 Tina
Bhatnagar、Linkedin 前数据科学负责人 Michael Li 、Linkedin 前并购负责人 Emilie Choi、Facebook 前技术通讯主管 Rachael Horwitz、OneWest 银行前首席财务官 Alesia Haas 等,整体实力在区块链行业可谓首屈一指,这也为 Coinbase 此后的种种动作奠定了基础。

4 月初,Coinbase 成立风投公司 Coinbase Ventures,专注于区块链初创公司早期投资。不过 18 年 Coinbase 公开的投资案例数量并不多,甚至要接近于并购案例。同样在 4 月初,Coinbase 宣布收购以太坊浏览器 Cipher Browser,此后 Coinbase 开启了疯狂的收购潮,接连收购区块链付费信息平台 Earn.com、去中心化交易所 Paradex、数字身份项目 Distributed Systems 等。

其中,最重磅的收购当属三家证券交易商 Keystone Capital、Venovate Marketplace 和 Digital Wealth LLC,通过这三起收购收购,Coinbase 将拥有另类交易系统许可(ATS)和注册投资顾问(RIA)许可,同时有助于其成为美国证监会 (SEC) 和金融业监管局(FINRA)全面监管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此后,Coinbase 也顺利获批上线证券型代币。

6 月,Coinbase 宣布建立建立慈善加密货币基金会 GiveCrypto,旨在向全球各地有需要的人直接资助并发送加密货币,目前已经向委内瑞拉、叙利亚等地的难民捐赠价值数十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8 月,Coinbase 此前开发的移动 dapp 浏览器 Toshi 更名为 Coinbase Wallet,该产品不仅希望成为用户储存加密货币的工具,还希望吸引更多开发者构建移动应用程序以及普通用户访问应用程序,以推进在全球范围普及加密货币和 DApp。

10 月底,Coinbase 逆市完成 3 亿美元 E 轮融资,公司估值达到 80 亿美元,由老虎环球基金领投,Y Combinator、Polychain 等参投。

12 月,Coinbase 相继宣布将推出面向个人投资者的币币转换交易服务、做任务赚代币的 Coinbase Earn 教育系统等,可见其对于普通投资者相关业务也越来越重视。

作为全球顶级交易所,Coinbase 向来以币种少而精著称,几乎每次上线新币种都会引起该币种的上涨,18 年新上线的 XLM、BAT、ZRX 等币种均是如此。不过在 18 年年底,Coinbase 似乎试图要打破这种局面,在 12 月初一次性上线 4 个币种的同时,还列出
30 余种可能挂牌的代币名单。

复盘区块链八大行业巨头 2018 年的「是非成败」Coinbase 考虑上线的币种名单

总的来看,Coinbase 这一年在吸纳人才与投资并购方面取得显著进展,极大地充实了其团队与业务实力,并依此快速推进交易功能完善以及生态体系建设,是区块链行业 18 年最大的赢家之一。

火币

火币成立于 2013 年,是当前市场上最老牌的数字资产交易所之一,日交易量长期排名全球前五。

18 年,火币的主要战略布局可以分为两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在交易所方向继续深耕,完善其上币机制与增加衍生品交易类型,以及推进其全球化布局。第二个方向是加强生态建设,通过自建与投资的方式在交易所上下游领域广泛布局,试图建立一个以自己为中心、完整而深厚的区块链生态体系。

1 月底,火币宣布发行其平台币 HT,用户可通过购买点卡获赠 HT,并表示未来 HT 将应用到火币所有业务场景中。

第一个重大场景是 2 月初火币推出的自主资产交易所 HADAX,该交易所的上币机制将上币决定权交给了用户,即用户投票排名靠前的币种将会在 HADAX 上线交易,唯一投票媒介即 HT。

这个机制在早期的确为 HT 带来了大量红利,许多项目方为了登陆 HADAX 花了大价钱疯狂刷票,带动 HT 币价上涨,但这个机制同样致使大量低质量团队登上 HADAX,后来因六七月份的影链事件、诸多机构退出超级节点事件等招致大量负面,虽然经过多次规则调整,火币最终还是放弃了 HADAX 这个品牌,并更名为火币创业板。

3 月底,火币推出全球生态基金,同样以 HT 为流通介质,通过大量投资来整合产业链上下游业务,并纳入火币生态体系之中。此外,火币还设有专门投资 Token 的火币资本,以及专注于孵化早期项目的火币 Labs,与火币生态基金共同构成火币的投资体系。

截至年底,火币的公开投资项目在 50 个以上,其中多投资于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数字资产交易所以及媒体、咨询等区块链项目服务商。不过无论是从被投项目业务表现还是币价表现来看,火币的投资项目都难言出色,没有涌现出具有显著潜力与知名度的项目。

同样是在 3 月底,火币也在全球化发展上取得较大突破,火币韩国站正式上线,同期还获得了美国 MSB 牌照。此后的几个月,火币的美国站、澳大利亚站陆续上线,李林甚至在 7 月底放下豪言,年底前早在市场排名前十的主流国家开设本地交易所。

但此后,火币的交易所全球化仿佛陷入泥沼推进缓慢,不仅再无新的法币交易所开设,既有的其他本地交易所交易量都比较低,为数不多的进展是收购了日本 BitTrade 交易所,以及在英国、加拿大等共计十余国设立了办公室或本地运营中心。

7 月,在 FCoin 的交易挖矿模式以及 OKex 的交易所开放共赢计划刺激下,火币推出了火币云产品,将自己的技术系统以及流动性开放给第三方,支持合作伙伴快速搭建交易所。早期 1-2 个月火币云一度进展迅猛,称上千个团队报名并与近百个团队展开合作与对接,但近期已经很少看到相关报道。

9 月,火币中国总部正式过户海南,定位为「区块链+产业服务一站式平台」,下辖火币研究院、火币大学 (中国)、火币 Labs(中国)、火币英才、火币律林五大事业部,为产业提供咨询、培训等服务。

11 月底,已经延期数月的火币合约正式上线,直接对垒 OKex 的核心业务,为火币揽得了不少客户与交易量。

但在 12 月底,火币又传出大面积裁员的信息,反映出火币也的确意识到环境的艰难以及自身的困境,采取了必要措施保证项目的收支相对平衡。

总的来看,火币 18 年的成绩只能算勉强及格,诸多新业务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与成绩,管理上也暴露出许多问题,但基本盘还在,此前种种布局在 19 年实现爆发也尚有可能。

以太坊

以太坊成立于 2014 年,凭借虚拟机、智能合约等特点以一己之力将区块链行业带入 2.0 时代,同时引爆了 ICO 的盛行,在 17 年崛起为全球市值第二高的加密货币。

但在 18 年,以太坊几乎在各个层面都遭遇了挫折。在技术层面,由于以太坊存在性能较低、市场拥堵等现象,以太坊社区始终将 Casper、Sharding、Plasma 等技术作为开发重点,但始终未能开发完成,原定于 18 年 10 月举行的君士坦丁堡硬升级也被推迟。也就是说,以太坊 18 年在技术与性能方面几乎没有任何提升。

在 DApp 方面,受到年初加密货币市场暴涨的刺激,以太坊的 DApp 数量仍在快速增长着,至今已经拥有上千个 DApp,但根据 DappRadar 数据,目前以太坊所有 DApp 的活跃人数也不过数千,且以去中心化交易应用以及游戏类应用为主,应用场景极其有限,更多的 DApp 只是利用以太坊炒作概念、完成 ICO。

复盘区块链八大行业巨头 2018 年的「是非成败」以太坊 18 年日活数据及其走势

在币价方面,由于 ICO 项目减少导致 ETH 需求下滑,以及以太坊技术缓慢不前、市场恐慌情绪等原因导致项目方与个人相继抛售 ETH,直接导致 ETH 价格在 18 年剧烈下降,从最高点 1422 美元下降 94% 至最低 82 美元。

总的来看,以太坊在 18 年进展平平,陷入巨大的公众质疑声中,同时 EOS、波场等竞争对手正在积极争夺开发者与用户,不过以太坊目前仍然拥有仅次于比特币的开发者社区,如果近期的君士坦丁堡升级能有效提升其主链表现,或许能重振市场信心并引起市场反弹,并继续稳居公链第一阵营。

总结

巨头们之所以成为巨头,定有其出众的特殊实力,这些区块链巨头也是如此。它们大多成长并崛起于行业混沌之际,凭借出色的战略眼光、技术能力或者执行力从激烈竞争中跑出,成为牛市红利最大的赢家。

但成为巨头之后,「大公司病」往往就会出现,同时亮眼的数据表现也会掩盖一些内部战略与管理问题。在遭遇行业寒冬后,这些弊病就会遭到无限放大,成为掣肘巨头扩张甚至维持市场地位的障碍,裁员、关停业务就会成为常态。

而那些「在阳光灿烂的时候修屋顶」的巨头往往就会在熊市活得更好,它们会提前在人才、资金、战略等方面做好相关储备与布局,保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以防范未知风险。

不过退一步来看,困境实际上都是巨头们的必经之路, 过于顺风顺水反而不一定有利于长远发展,只有经过困境的磨砺才能真正铸就高壁垒、高战斗力的巨头。

无论如何,区块链巨头们在经历五味陈杂的 2018 年后,势必会重新审视自身的战略与管理机制,并在 2019 年继续高歌猛进或者卷土重来,区块链行业也将因此迎来更多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