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my Song:要把每一种竞争币都当作骗局

共享财经

媒体 | 营销 | 咨询

Jimmy Song:要把每一种竞争币都当作骗局

摘要:山寨币的营销

译者注:__本文作者为比特币布道者 Jimmy Song。他在文章中分析了竞争币的估值来源。他认为竞争币的成功与否和技术功能等因素无关,而与营销有关。在比特币牛市期间,成功的营销能推高竞争币的价格。而正是因为对营销的重视,竞争币市场存在大量骗局,因此,在某种竞争币证明自己不是骗局之前应该把每一种竞争币都视为骗局。__

比特币是有价值的,因为它是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它的供应和流动比率持续上升,其高度可信的货币政策带来了稀缺性,这是任何实物资产都不可能具备的特点。此外,比特币拥有庞大的网络,这使其成为了谢林点(Schelling Point),破坏该网络的安全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而且它的历史是任何加密资产都无法比拟的。一些新兴的研究表明,供应量和流通比是衡量比特币价值的一个基本指标,这是有道理的,因为比特币是非常去中心化的。

竞争币则完全不同。他们都缺乏比特币的一个主要创新:去中心化。这意味着,竞争币从根本上来说和比特币不同,更接近法定货币。他们的失败之处可以而且已经被外部各方用来影响甚至控制他们。供应量和流通比模式在竞争币这里起不到作用,就是因为他们是中心化的。那么,是什么赋予了竞争币价值呢?为什么竞争币有价格?

在本文中,我希望探讨这个问题。竞争币是否添加了有价值的新技术功能?他们的购买者是否希望走去中心化的道路?为什么莱特币成功了,而与它非常相似的“表亲”Fairbrix 却失败了?为什么像 IxCoin 这样的预挖币会失败,而以太坊会成功?这些相对的成功和失败应该归因于什么呢?

有关技术创新的虚幻想象

与任何一位竞争币持有者交谈时,他们都一定会提到,他们的币具备最有趣的功能。他们认为,他们手中的币将通过一些复杂的激励措施,推高代币价值,从而彻底改变某些行业。当然,他们的愿望是,因为一些新功能,他们的币将成为“下一个比特币”,成为全球货币的新谢林点。

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就像任何曾经觊觎比特币王位的人说过的那样。从羽毛币(Feathercoin)到 Auroracoin,再到 Steem,有很多货币提供了一些理论上的技术优势,但却没有保持住吸引力,更不用说让比特币退位了。

他们提出的技术特点包括出块更快、除了 PoW 之外的其他机制、更改算法、更改货币政策、增加区块大小、承诺实现隐私、特定服务的应用、解决特定行业中的某些问题等等。

所有这些充其量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他们的社区充满了意志消沉和(或)被骗的代币持有者,他们都希望比特币能奇迹般地退位。这些“创新”通常严重缺乏技术价值(图灵完备智能合约),甚至是彻头彻尾的骗局(Bitconnect),但即使是少数有价值的创新,也会在设计糟糕的激励机制的泥潭中无望地迷失,从而无法解决现实世界中的问题。

也就是说,竞争币的技术创新几乎总是完全失败的。真正的创新是有市场的。这些竞争币还没有找到任何真正的目标用户。

由于大多数竞争币是开源的,分叉以及改变一些参数来创建一个技术克隆是非常简单的。如果技术或功能是价值的基础,那么技术克隆肯定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但实际上他们没有价值,所以这表明技术功能并不是塑造竞争币价值的原因。

区分有价值和没有价值的竞争币的根本不是技术上的进步,而是其他的东西。

莱特币和 Fairbrix 的故事

给竞争币估值要从莱特币和 Fairbrix 说起,因为这是两个非常相似的币种。他们都采用了 PoW 机制,上线日期也非常相近(2011 年),还有同一个创造者:Charlie Lee。

这两种币都基于 Tenebrix。Tenebrix 是在 2011 年推出的一种竞争币,当时使用的是一种全新的 PoW 算法 Scrypt, 出块时间比比特币要快一些。当时的社区因为大规模的预挖而反对 Tenebrix,这直接导致 Charlie Lee 选择分叉 Tenebrix 来创造 Fairbrix。就像 Zclassic 分叉 Zcash 一样,Fairbrix 是一个没有预挖的 Tenebrix 克隆。

当然,Fairbrix 也没好到哪里去,这就是 Charlie Lee 的策略的妙处。他用相同的功能创造了另一种币——莱特币,打造了更好的品牌。他将出块时间从 5 分钟改为 2.5 分钟,并解决了一些问题,使其营销效果更好。多年来,他对许多人说,他最具前瞻性的想法是,他给了莱特币一个朗朗上口的称号:与数字黄金比特币对应的数字白银。

从技术角度来看,这只是微不足道的新功能。该币种的最重要改变是 PoW 算法的变化,这是在 Tenebrix 那里复制过来的。接入 Scrypt 算不上是太大的工程。举个例子,莱特币的区块哈希与交易哈希是无法区分的。这一点与比特币不同,因为比特币的区块哈希都是从 0 开始的。同样,比特币的一些小的设计错误,如 OP_CHECKMULTISIG 因为 bug 未启用或 4 字节的时间戳都没有得到纠正。莱特币本质上是一个克隆,只有一些微调和良好的营销。

2011 年诞生的许多币种都没有活下来,包括 IxCoin、SolidCoin、Geistgeld 和莱特币的“兄弟”Fairbrix 以及“父亲”Tenebrix。对部分人来说,预挖是致命的一击,社区里的许多人都会谴责这种机制,但从 Fairbrix 身上可以看到,就算没有预挖也不能保证竞争币成功。让莱特币流行起来的原因是它巧妙的营销手法,和技术功能没有太大关系。

那么为什么这些币种会在同一时期出现呢?2011 年年中出现了第一个比特币泡沫,从年初的不到 1 美元涨到了 7 月的 30 美元。上述所有币种都是在 8 月份泡沫破裂后不久出现的。许多人称之为 2011 年的“Scambrain (欺诈念头)大爆炸”。鉴于所有这些币种都是在泡沫破裂后不久开始发行的,它们之间似乎至少存在某种关联。我们会在 2013 年和 2017 年的后续泡沫中看到类似的“Scambrain”爆炸。

Mastercoin vs. Counterparty vs. 以太坊

时间快进到 2013 年,我们可以看到另一组竞争币出现了。Mastercoin 在那年夏天推出,几个月后 Counterparty 来了 , 2014 年初以太坊开启预售。这三种币都在追求同样的目标,即建立一个发布新代币的平台。Mastercoin 可能是第一个做到在产品推出之前就进行代币预售的平台,这里的代币预售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 ICO。2013 年夏天,在 2013 年 4 月泡沫破灭后不久,Mastercoin 也进行了预售。这种代币在 2017 年之前的几年里一直萎靡不振。

Counterparty 要求将比特币销毁,而不是捐赠。为了获得 XCP 代币,必须发送比特币到一个需要破解密码才能赎回的地址。Counterparty 在 2013 年 Mastercoin 问世几个月后推出。

特别有意思的是,在 2014 年以太坊 ICO 之后,所有被认为是以太坊的全新技术能力(Solidity 语言)都被添加到了 Counterparty 中。对此,以太坊的回应是,Counterparty 智能合约平台也可以在以太坊上轻松完成。从本质上讲,这两种币的特点是相同的。

以太坊比 Mastercoin 或 Counterparty 更成功的原因是为代币销售所做的前所未有的市场营销。不仅 ICO 的金额远高于从前(3 万 BTC),而且他们把预挖包装成了一件好事——作为维持开发和营销的资金来源。正如 Vitalik 所说,他让预挖变得可以接受,这是 2011 年那些币种所不能接受的。

Jimmy Song:要把每一种竞争币都当作骗局

(Jimmy:我不知道 Vitalik 来自哪个星球,但在地球上,67% 不是一个小数目)

推动 ETH 预售的营销使之前的任何币种都相形见绌,正因如此,尽管以太坊与 Counterparty 在功能设置上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其依然能够在 2017 年的牛市中取得成功,这是其他代币无法做到的。

以太坊上线的时候,所有理性的投资者都认为这看起来很疯狂。这种代币出售的模式完全缺乏对投资者的保护以及荒谬的 7200 万预挖,对许多人来说,以太坊成功无望。此外,在他们花费一年半的时间创造以太坊的过程中,出现了几次引人注目的延迟和资金问题。

从技术上来看,以太坊有很多缺点,以太坊 2.0 计划废弃整个基础架构!从 DAO 到 Parity 漏洞,再到 ETH 地址缺少校验和,已经有大量的问题被记录下来。然而,所有这些问题基本上都被市场忽视了。以太坊的技术现状对投资者来说似乎无关紧要。

换句话说,以太坊能够用疯狂的营销来克服所有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以太坊是所有没有码或投资者保护的代币的先例。他们的存在表明了,即使是毫无希望的不安全的系统,也可以通过足够的营销而蓬勃发展。只要说到竞争币,就知道营销胜过一切。

**
**

**
**

奇怪的案例: Ripple

XRP 是第一个完全预挖的代币,是在 2012 年推出的。有趣的是,直到 2017 年,这种代币的市值一直在 10 亿美元以下徘徊,直到它乘着比特币牛市的浪潮,在顶峰时期达到了 1270 亿美元的市值。XRP 并未成为 2013 年 4 月或 2013 年 11 月泡沫的一部分,而是在 2017 年泡沫中破裂了。

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一种存在了 5 年的资产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受欢迎?似乎有几个原因,其中一个是牛市期间更有效的营销,另一个是较低的价格。

Ripple 的主要营销点始终是企业和大型机构的采用。这是一个极好的营销故事,因为在它诞生的时候,没有其他币种能做到这一点。

此外,2017 年在推特上出现了 XRP 大军,不顾一切地推广这一代币。Ripple Labs 还发出了许多新闻稿,即使与 XRP 无关,也会导致代币价格上涨。一家中心化的公司似乎有助于 XRP 的营销,因为更容易发出新闻稿和举办活动等,从而带来更高的曝光度。

换句话说,到了 2017 年,Ripple Labs 这家公司加强了他们的营销游戏。

从技术角度来看,Ripple 非常中心化,它使用软件调用进行升级,无法解决不同数据库状态之间的差异。然而 Ripple 和 XRP 大军的营销每天都在掩盖这一点。技术现状和市场营销似乎不需要任何调整。

从那时起,其他竞争币已经采取进一步行动,创建或承诺创建生态系统,以换取完全预挖的代币。这些代币相当于商店的礼品卡,商店还没有建成,也没有产品或服务,只是含糊地承诺在未来某个时候开张。

BCH 和 BSV vs. 其他比特币分叉币

2017 年出现了另一种竞争币,面向比特币持有者进行空投。BCH 是第一个硬分叉币,但一切并没有停止。2017 到 2018 年期间,Bitcoin Gold、Lightning Bitcoin、Bitcoin Private 以及其他许多表现不佳的分叉币出现了——尽管这些币有更好的技术特性。例如,Bitcoin Private 继承了 Zclassic 的 shielded 交易(来自 ZCash 的交易模式)。Lightning Bitcoin 承诺了 1 分钟的出块时间。Bitcoin Clean 使用更少的能源,Bitcoin Interest 给所有者带来了 staking 收入。

为什么这些币都比不上 BCH?BCH 的吸引力不在于技术上的差异——比如更大的区块或没有 SegWit,而在于 Roger Ver、Calvin Ayre 和吴忌寒等人的营销能力。Roger Ver 利用 bitcoin.com 的域名误导人们以为 BCH 是比特币,而吴忌寒曾一度要求 Antminer 系列矿机的客户使用 BCH 支付。

“我让比特币成为了今天的样子,我会让 BCH 做到同样的事。——Roger Ver”

虽然 Roger Ver 完全误解了自己对比特币的影响力,但他对自己在 BCH 中所扮演的角色有着正确的评价。营销给了 BCH 一个巨大的优势,超过其他分叉币。Roger Ver 投入了大量资金,赞助了许多 2018 年推广 BCH 和 bitcoin.com 的大会(这类活动在今年基本上就很少了)。

BCH 和 BSV 的分裂是另一个预警。两者分裂前的市值高于分裂后的市值总和。营销工作上的分歧降低了整体效率,导致整体市值下降。Calvin Ayre 和 Craig Wright 显然对 BCH 有一定的营销价值,但 BSV 却抢走了这部分价值。

从技术上讲,BCH 已经有了不少问题,并且还在继续发布可疑的特性。注意,与莱特币一样,比特币的许多设计错误在 BCH 上都没有得到修复,尽管自 2017 年 8 月 1 日以来,在众多的硬分叉中他们很多机会可以做到。

同样,这些似乎都与 BCH 持有者无关。营销胜过所有。

为什么竞争币营销行得通?

加密货币圈内的营销有一个良性的反馈循环,因为购买代币的人更倾向于通过口碑向其他人推销,而不是产品。具体的激励措施是这样的,代币持有人进行大量的营销,这基本上是免费的。竞争币的创造者委婉地称这些人为他们的“社区”,他们帮助推广竞争币而不需要任何费用。因此,在竞争币上投入的营销资金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因此,竞争币估值的最大因素是有效的营销,以及进行简单的协调。讽刺的是,只要越中心化,竞争币营销的效果就越好。按市值计算,以太坊和 Ripple 分别位居第二和第三,这并非巧合。他们拥有强大的中心化团队,一个是基金会,另一个是擅长营销的公司。截至本文发稿时,BCH 的市值排在第四位。该币种同样以 Roger Ver 为营销中心,Ver 拥有非常有价值的 bitcoin.com 域名。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擅长营销的竞争币往往表现得更差,就算他们有强大的技术团队也无济于事。这包括 Monero、ZCash、Grin 和 Decred 等币种,他们的团队中都有强大的密码专家和程序员,但很难进行有效的营销。还有一些竞争币既没有良好的营销手段也良好的技术团队,那就更糟了。

营销是竞争币采用的手段。最有价值的币种几乎完全是通过市场营销来创造需求的。换句话说,需求在很大程度上是人为的。技术上的努力很容易被复制,但是市场上的资金却不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如此多的竞争币花费如此大量的资金赞助大会、举办聚会、进行空投、购买在线广告和进行慈善捐款。一个竞争币的市值往往反映了其营销努力的有效性。

竞争币趋势

流行的竞争币有一些明显的趋势。大多数竞争币都诞生于 2011 年比特币大牛市之后。大多数竞争币在上线的时候会拉升价格,这是最需要营销的时候,另外在比特币牛市期间,也是营销最容易的时候,吸引新的投资者。

竞争币的技术细节似乎并不那么重要。考虑到复制出一种币很容易,技术或功能没有“基本”价值。相反,技术“特性”对市场营销更有价值。也就是说,竞争币的价值在于营销。

牛市也使这些币种通过新的营销活动获得新生。他们都搭上了比特币牛市的顺风车。即使在牛市期间,如果停止营销,竞争币仍然会失败。

结论

这一切在意味着什么呢?这对交易者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事实证明,竞争币的技术并不重要!交易者可以根据市场认知来进行竞争币交易,而不必花费时间对难以理解的产品做任何尽职调查。

然而,对于投资者来说,这个结论应该是很刺耳的。技术能力或应用潜力与价格无关。竞争币的市值只能表明其营销部门做得有多好,与开发者质量、想法的可靠性,甚至产品的存在等因素都无关。一种竞争币的受欢迎程度不能证明其技术能力、产品潜力或回报,其受欢迎程度并不代表任何东西,除了营销效果。现实证明了这一点。

营销的存在影响了常规的尽职调查,因此竞争币领域有许多骗局。由于缺乏基础,再加上市场营销的巨大作用,使得欺诈既有利可图,又几乎无任何风险。因此,许多在 2017 年末或 2018 年初不会犯错的投资者现在都深陷困境。

那么哪些竞争币是骗局,哪些是可靠的?考虑到这种非常扭曲的激励机制,唯一合理的做法是把每一种竞争币都当作骗局,直到它们被证明并非如此。我们只能希望市场在下一次比特币牛市到来之前及时吸取教训。

本文来源: 巴比特,编译:Wendy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jimmysong

Jimmy Song:要把每一种竞争币都当作骗局

Jimmy Song:要把每一种竞争币都当作骗局

【重磅】当当撕逼战,揭秘李国庆“断袖”的水晶区块链

【海外】听证会遭围攻,扎克伯格的取与舍

【行业】 币圈魔幻记,从“在做事”到“只拉盘不做事”

【评级】中国上市公司的数字货币江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