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现场照片放出来,我才知道阿剑老师正式在大会上与 Vitalik 打了个照面,我们笑言,阿剑老师终于 C 位出道了。因为低调而平实的个性,他从不让我们用太多浮夸的语言去赞美他在 EthFans 内容产出上做出的贡献和付出的努力,但是自带光芒的人再低调也无法遮挡他本身所带的光辉。在此,要谢谢大会的主办方,让我们看到一个镜头前的阿剑老师,让我们看到一场智者间的精彩对话。
以下是阿剑老师对本场活动的简单记录,跟着阿剑视角去看看他眼里的第一次「出道之行」。
——EthFans 刺猬

原文标题:《观点 | 与知者对话》
作者:阿剑

Vitalik 心中的重要数字为何是 216 万?

2019 年 6 月 29 日,CSDN 和灵钛科技在北京长城饭店举办了 2019 年以太坊技术与应用大会。虽然起了这么个名字,主办方显然不希望这场大会变成单纯的技术和项目展示:主办方特地邀请了 ECF (以太坊社区基金会)前来宣讲 ECF 的运行模式和工作目标。我可能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被邀请参加一场圆桌讨论,分享我所了解到的社区现状。

话虽如此,直到活动当天,我才知道参与圆桌的其他几位嘉宾是 Vitalik,Victor 中南 @AlphaWallet,Tongtong@Amberdata,许建志 @ 微软。此前我与 Vitalik 和建志从未接触过,与中南倒是早就认识,聊过许多,跟 Tongtong 也在几日前见过;知道他们在场,消却我许多紧张情绪。

圆桌被安排在最后一个环节。圆桌开始之时,留在会场的观众比起上午已经少了许多。而许多完成演讲的嘉宾,好像知道 Vitalik 会参与圆桌环节,都回到了会场。我看到第一排坐着几位我敬佩的先生,包括 PeckShield 的蒋旭宪先生和 PCHAIN 的曹锋先生,不免又多了几分紧张,但也暗自把他们当成了我言说的对象。原本坐在会场两侧的观众,干脆站在了中间嘉宾席两边的过道上,我想,他们一定是因为特殊的期待才如此的。

不过,这次圆桌讨论,给我最大的感觉还是一种与知者言说的畅快。他们都是某个领域的专家,在某个视角下千锤百炼过自己的思维,因此,不论我给出了怎样的观念,都可期待他们会给出更加精彩的答案。

比如,Tongtong 提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以太坊 2.0 的,她问我们这条道路上最大的困难是什么。Vitalik 认为,以太坊 2.0 在技术和社区上都面临着许多新的挑战,不过,比较重要的研究基本都已经完成了。我的答案则是跨分片交易,即跨分片交易中需要考虑的数据可用性(data availability)和数据有效性问题(data validity)(这其实也是以太坊社区对相关问题的抽象总结,我一边说一边也看到 Vitalik 在点头)。但中南就会提出以太坊 1.0 中的诸多智能合约和状态如何迁移到 2.0 系统中的问题。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同样地,当 Tongtong 追问建志,在企业采用以太坊上的主要障碍是什么,建志会一边指出以太坊生态的规模,一边用数据告诉我们处理企业业务所需的吞吐量,将答案引向可扩展性。而中南则指出了早期接受者的困境:区块链并不是一种即插即用的技术,不会当下就给企业带来利益,只有为数众多的企业都接受区块链技术,大家才会看到整个生态的转变;而如果别人都不用,只有你在用,你反而是亏的。

我们当然也讨论到了大家都很关心的治理问题。谈及治理,Vitalik 说,以太坊刚刚成立的时候,所有主要的开发团队,都是由以太坊基金会来提供资金支持的;而在今日,他非常高兴地看到,有很多团队自发地参与到以太坊开发中来,并且得到了生态中其他力量的支持,需要担心的问题是很多团队也还没有长期可持续的营利模式。我接上话茬,提出基金会其实还可以更积极一些,因为生态中需要帮助的不仅有客户端开发团队,还有诸多分散的小社区,他们也为生态的繁荣做了很多贡献。中南则强调:很多人觉得以太坊的治理有问题,是靠着一个外在的表象(开发进度 「慢」)来判断的,而他们之所以会觉得慢,是因为他们往往并不清楚其中的难度。

后来,中南说了一句让我非常感动的话:「如果以太坊开发团队说 PoS 啊,分片啊,在年底就可以做出来了,就要 release 了,那我们团队可能就撤了。因为没有那么简单的事情。真要知道其中的难度就不会做这种草率的判断。」

我在后面加了一句话:「以太坊社区比较真诚。」

这其实是我长久以来很想说的一句话。以太坊社区不会回避问题,不会假装问题不存在,也正因此,以太坊才能不断前进,不断发现新的问题,然后找到可以接受的答案。这种真诚才是以太坊的吸引力和包容性所在。而很多明明面临类似问题的项目,却语焉不详。这些所谓的「竞争者」,真的能挑战以太坊的地位吗?建志说以太坊上的开发者数量可能是其它社区的 10 倍,中南说他觉得优势非常明显了,上哪去找这么大的开发者社区,去找这么丰富和完整的生态呢?

末了,Tongtong 提了一个彩蛋问题:在我问你们的时候,你们直觉到的一个对你们很重要的数字是什么?她自己说,是 48,因为她在美国刚大学毕业的时候,经常有人给她负面的明示或暗示,说她抢了美国人的工作,但是今天,她靠自己的努力创造了 48 个工作岗位。Vitalik 说是 216 万,在我们带着诧异的追问中,他解释说那是 The DAO 事件时候的区块高度。全场恍然大悟,但我想大悟之间也是百感交集。中南的答案是 1860,因为这是他在不同地方生活时,都使用的一个手机号码尾号,这个号码会让他想起在不同的地方工作和生活的日子。建志则坚定地回答:400,因为这是微软希望能为之提供区块链服务的企业数量。他说他们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努力,而且他相信,只要实现了这个目标,以太坊一定会大有不同。

只有我这个没心没肺,人生经验单薄的小孩子,提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生意义的数字:7。理由只是因为我喜欢质数,除了 1 和它自己外,不能被任何数整除。

这种惭愧感,也是这个圆桌体验的一部分吧,毕竟,看到了很努力的前辈呀。

顺带再说一句,被问及如何看待 Facebook 的 Libra 项目时,Vitalik 无奈地笑了。他垂下头,用话筒顶着自己的头,向我摆了摆手,表示要跳过这个问题。那一刻他是如此有趣而且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