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 Uniswap 已经宣布在开发 V3 版本的协议,Hayden Adams 公开表示过,下一版将解决目前 AMM 遇到的所有问题。

撰文:Donnager

一个仅仅 上线两周 的分叉项目,沉淀资金的体量已经远超 运营了两年 的原版项目。在商业世界里无法想象的事情,在 DeFi 的世界里就自然发生了。

SushiSwap 是加密货币世界、特别是 DeFi 社区 内最热门的话题,其故事跌宕起伏的精彩程度堪称肥皂剧。凭借着针对目前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中交易量最大的协议 Uniswap 的吸血鬼式的野蛮入侵,SushiSwap 一跃成为业内总锁仓量最大的 DEX 协议。

对交易者来说,这或许是个好消息:总锁仓量最大,也就代表着相比 Uniswap,SushiSwap 更适合用来进行代币交易,因为 滑点可能更低

被吸血的 Uniswap 怎么办?SushiSwap 的网站风格

吸血鬼攻击带来 Dex 生态改变

但对 Uniswap 来说,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消息:流动性提供者在流失,流动性在流失,用户也在流失。

SushiSwap 能超越 Uniswap 的最核心理由,是它给 Uniswap 打上了一个超级补丁:为整个协议加上了 原生代币 。至于原生代币可以用来干嘛?SushiSwap 的方案也不扯那些虚的,直接赋予 分红权限 ,比 Compound 或者 MakerDAO 的治理代币能更直接捕获协议的整体价值。

有意思的是,如果时光倒转一年,DeFi 社区还因为 Uniswap 没考虑发币而传为佳话:Uniswap 曾经和另外一个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Bancor 同在「自动化做市商 AMM」赛道,Uniswap 与 Bancor 最大的区别在于没有原生代币,而是将收取的交易费直接与流动性提供者分享,减少了加入原生代币带来的交易摩擦。

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几乎可以铁板钉钉的是,Uniswap 在下一次 V3 版本更新中推出协议原生代币,这有可能会成为最主要的战略改变。目前对于 Uniswap V3 的公开信息还比较少, Uniswap 创始人 Hayden Adams 只公开透露过新版本将解决目前市面上 AMM (自动做市商) 的所有问题。

当然,从数据来看 Uniswap 目前还是有很大优势的,用户数量和交易量远远领先其他 DEX,占 以太坊 DEX 总交易量的 一半 。对 Uniswap 而言的最坏的情况是,只要 SushiSwap 的 流动性更佳 ,其他的流动性聚合器 (如 1inch) 就会更多的将交易路由至 SushiSwap,减少用户的交易滑点。

但这对 DeFi 生态来说,却算是个好消息。以太坊 DEX 整体的流动性因为 SushiSwap 有了显著的提升,增加了 十几亿美元 的锁定资产量,有交易需求的用户可以获得流动性更好的交易体验。

一个不择不扣的复制品带来了整个生态的改变,让人哭笑不得,但必须要接受这个现实。

代币激励 vs 自然增长

如果没有吸血鬼 SushiSwap 的出现,Uniswap 应该正在享受最惬意的时光。

Uniswap 之前是以太坊 DEX 中 锁定资产量交易用户数最多 的协议,特别是自年中的流动性挖矿以及利用 Uniswap 进行代币发行的热潮开启之后,其锁定的流动性有了更快速的增长,从之前的千万美元增长到 超过 3 亿美元

被吸血的 Uniswap 怎么办?

这充分体现出在没有代币激励下,Uniswap 协议内托管资产自然增长速度。用户数和交易量的增长也符合这个增长速度,每日独立地址数量 约 2 万个

被吸血的 Uniswap 怎么办?近三个月 Uniswap 的每日独立地址数趋势

SushiSwap 对 Uniswap 流动性的迁移可以说是一种「吸血鬼式的攻击」,但是在另外一种视角下,也可以说,在无形中「帮助」Uniswap 预演了如果加上了代币激励或者流动性挖矿之后,其潜在的增长速度。

效果的确是立竿见影的,Uniswap 之前自然的流动性增长与代币激励相比,不值一提:Uniswap 在两周内锁仓资产飙升至最高 接近 20 亿美元

被吸血的 Uniswap 怎么办?

当然,这其中也有机构在进行布局。

比如 FTX 和 Alameda Research 的创始人 Sam Bankman-Fried 很早就参与了 SushiSwap 的生态建设,最后还成为了项目的九位多签成员之一,也频频对外公开他个人对 SushiSwap 项目未来的发展和想法。一个最有可能的方向是与他最新参与的 DEX 项目 Serum 进行更多探索。

Uniswap 数据依旧亮眼,但 SushiSwap 或很快追上

虽说自 SushiSwap 的流动性迁移完成后,Uniswap 的流动性 下降了约 70% ,目前仅为前者的一半不到,但是与 SushiSwap 尚未推出的数据相比,Uniswap 的整体锁定资产量还是有所提升,从之前的 3 亿美元涨至 4.6 亿美元 ,增长超过 50%。

另一个方面是从 用户数 来看,Uniswap 目前依然遥遥领先,超过其他所有 DEX 用户之和。参考 DeBank 统计的独立地址数,在流动性迁移后,SushiSwap 的用户数量占比仅有 Uniswap 的 零头

被吸血的 Uniswap 怎么办?

但如果从用户的 交易需求 来看,SushiSwap 将更有优势,毕竟后者的流动性更佳。如果参考交易聚合器 1inch 的交易滑点数据来评估,对于 1 万 ETH 的这种略大型的交易来说,竟然大多数的交易会路由交给 SushiSwap 执行,因为它拥有更好的流动性。

被吸血的 Uniswap 怎么办?

所以,随着像 1inch 这样以用户为导向的交易聚合器的普及,能掌握更多流动性提供者 (LP) 资产的协议才能产生更多的交易和聚集更多用户。

当然, AMM 本身的算法和机制也是一个影响流动性的因素,目前像 Uniswap、Balancer 或 SushiSwap 这样的同类算法, 互相之间的差异和壁垒并不大。相比执行,像 DODO 或者 Mooniswap 这样新出现的引入了其他算法的 AMM 协议来说,更加具有技术壁垒或竞争力。

Uniswap 如何逆袭?

Uniswap 凭借着 极度简洁 的做市算法,收获了社区不少的粉丝和影响力,因为对于任何需要做市提供流动性的资产来说,Uniswap 就是默认的选择,减少了原本做市商的角色——它们被算法取代了。

也因为算法极度简洁和开源,其他项目对其进行分叉的成本非常低。参考同样是开源的早期 DeFi 项目 MakerDAO ,它的整套系统就复杂得多,合约数量也数倍于 Uniswap,而且因为有协议 治理代币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 ,分叉的难度和成本较大。这几个方向至少是 Uniswap 和类似的协议类产品需要思考的潜在商业壁垒。

幸好 Uniswap 已经宣布在开发 V3 版本 的协议。 Hayden Adams 公开表示过,下一版将解决目前 AMM 遇到的所有问题,并会加强和机构交易者的合作,提供更符合这类用户的产品,此外,还会利用以太坊的二层技术提高交易的性能和减少用户付出的 gas 费。显然,这位创始人希望在产品演进上,与分叉项目拉开距离。

被吸血的 Uniswap 怎么办?

最重要的当然是协议原生代币。社区不少人认为 Uniswap 的当务之急就是 发行原生代币 ,不然 Uniswap 整个项目的总市值没办法体现,因为没有任何的可交易物 (也就是代币) 。如果像 SushiSwap 这样的 分红型代币 存在监管风险,那采用 Compound 或 MakerDAO 那样的治理代币方案至少是个保底的选择。

另外两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 AMM 被诟病的 滑点太大无常损失 (Impermanent loss) 的问题。 Curve 通过引入 自定义的曲线 和支持特定资产,以优化滑点和无常损失的问题, DODO 则是通过引入 预言机 试图解决这两个问题。Uniswap 的 V3 版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值得关注。

另外,还有一个热门的需求是如何实现用户普及。目前最大的障碍是链上交易成本太高。虽然近几日以太坊 Gas 费用有所降低,至 100 左右 ,但依旧处于高位,所以 Layer 2 的引入可以降低用户门槛,引入更多资产较少的用户进入。

说到底,对 Uniswap 来说,最重要竞争力还是团队本身的开发和执行能力。就算 SushiSwap 分叉了 Uniswap 的代码和资产,但是开发了这套 AMM 公式算法的团队依旧是 Uniswap,如果他们能 持续创造新功能 满足 LP 和交易者双方的需求,Uniswap 还是有很大胜算。

目前这一局, SushiSwap 稍稍领先;接下来,好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