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韩裔硅谷传奇 David Lee 投资专访:熊市是最好的投资时机,去收获时间的玫瑰》

以下是 Refactor Capital 创始人 David Lee 投资专访内容(视频+文字):

采访人:#Hashed Capital
受访人:David Lee,RefactorCapital 创始人。Refactor Capital 由 David Lee (SV Angel)和 Zal Bilimoria (a16z)于 2016 年成立。David 在 2014 和 2015 年福布斯 MIDAS (全球点石成金榜)中均被提名
发布时间:2019 年 1 月 13 日发布于 Hashed Community

Refactor Capital 创始人 David Lee:熊市凄凉,但它是价值投资的试金石

先看采访视频:韩裔硅谷传奇 David Lee 投资专访

你对市场的评价是什么?

我不一定从单个市场的角度来考虑,而是从整个环境来思量。我想很多投资者去年都很痛苦,因为他们的投资组合里面,都有很大比重的加密货币。

我可以讲,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现在是很好的时候。从历史上来看,熊市都是很好的投资时机。

至于你说现在到底部了没,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繁华褪去,可能还没完全到底,但如果你跟我一样相信它的长期价值。现在的市场环境是凄凉的,但对每个人也是一个试金石,试炼你是否能去忽略一些市场噪音,陪着它收获时间的玫瑰

你是怎么进入加密货币投资的?还有你的背景。

我起步得比较晚(大器晚成),如果我现在算是起步(成)了的话。我小时候会认为我自己长大后会成为一个教授,我开始是理工科毕业,但我感觉那不是我的激情所在的领域,后来我转到了法学,因为我想在商业领域翻江倒海。

那时候还是 90 年代,很多我仰慕的商业精英都拥有法学学位,所以我也奔向了法学院,后来从事法务工作。把故事缩短一点吧,我后面在上市前的谷歌担任公司的律师。

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和从事商界的事务,而不是前面一直埋头的律师事务所。谷歌的发展犹如火箭升空一般,随着谷歌的发展,我也渐渐参与了商业发展事务当中。

在谷歌我见了谷歌的早期投资人之一——Ron Conway,这个人改变了我人生。后面我替一个初创企业 StumbleUpon 工作,它被 Ebay 收购了。接着我成立了 Baseline Ventures,后面 Ron Conway 成为了我的合伙人,后面为 SV Angel 的迭代做出了贡献。

可以再讲讲 SV Angel 吗?

SV Angel 最早是 RronConway 于 90 年代的技术潮成立的一家公司,作为一个天使投资基金,投资了很多公司。然后都是非常集中地在某些领域,如果你看好某一些领域,那就这个领域的三四家公司都投资了。如果趋势正确了,那这个领域的一到两家会最终成为独角兽。

从 2009 到 2015 年,我有机会投资了像 Airbnb,Stripe,Dropbox,Snapchat,Pinterest,Twitter 等的 400 家公司。另外还有 Coinbase 和 Slack。我并不是谦虚啊,时机决定了你的投资成败,而我们吃尽了移动互联网技术应用的红利,像 iphone 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率爆发,会带来一些的配套产业的公司和服务和应用程序等等。时机决定一切,当你在顺风时候上车,你不需要牛逼,自然就会成功。

在 15 年和 16 年的时候,Apps 是迎来爆发潮的。然后再早一些,12 年和 13 年的时候,我第一次被介绍比特币,我投资了 Coinbase,那是我第一次进入加密货币投资。

在美国的投资基金和亚洲的投资基金有什么不同呢?

如果你对比亚洲和美国的投资基金,很难说什么因素造就成败的,但你说有什么不同,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的基础设施项目更为扎实,甚至说投资者社区和其他配套的设施发展,比如说法务支持等。硅谷的这些基础设施配套你是无法复制到其他地方的。

你觉得下一波创新潮会在硅谷以外的地区发展起来吗?

我对这个看法是有所保留和谨慎的,因为硅谷模式很难复制。如果你翻回历史,硅谷模式始于 William Shcokley 发明了晶体管,然后他搬到了山景城,因为他要照顾他生病的妈妈。他拿到了诺贝尔奖,他的晶体管就是软件的白皮书。人们总是谈论互联网或者 Marc
Andreessen,不,不是的,是因为晶体管。没有晶体管,就没有互联网,没有微软,也就这一切的生态。William Shockley 是第一个来到硅谷的,然后整个金融和技术生态的发展是围绕他的。所以如果你看回加密货币,是中本聪,还有 Vitalik Buterin 等,现在是金融和技术生态围绕新一代创业家的时代。所以很难说本地化的风险投资机构是否适合这种分布式协作的团队。

经历了 ICO 热潮和低谷,你还认为代币系统或者说区块链系统能对风险投资机构来说是一种毁灭性创新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毁灭性创新,但它开阔了创业家的眼界,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不仅只有资产和债务,现在还有代币。我不觉得代币和其他融资方式是相互排他的,我想更先进的融资模式会是一种混合式模式。

我想无论是 1950 年,1980 年,2000 年还是现在,风险投资机构的工作都是和创业者见面并帮助他们成功。这一点是没有改变的,和是否应用代币系统无关。

对于现在市场情形,你作为投资者是怎么想的?

我认为我现在是非常兴奋,虽然这个词并不一定恰当。现在对于投资者来说比繁荣时候更利于也更应该看清不仅仅是表面的东西。当评估一个项目无论协议或者公司,你得看清谁在这个项目的背后支持着。这个项目有什么潜力带给这些背后的人什么,是针对背后的人的什么布局意图

像你问过我什么项目会更容易成功,我认为很关键的是在于专注于在一点。而还有一点特别在现在的熊市,如果一个创业者还是保持高度的热情,去做某一件事,这些才是技术信仰者,才是投资人需要找到的人。

是什么让你经常往返美国和韩国两地呢?

我是觉得从事区块链行业,你需要了解不同地方发生的事,不仅仅在美国,可能包括韩国、中国等等。很可能在美国发生的事情,不就就会在韩国发生,也可能现在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不就就会在美国上演。

如果你是那种,跟我一样,每天醒来都对自己说,我喜欢这个行业,喜欢和加密货币社区待在一起的人。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刻,正如我朋友跟我说的,当潮水退去,坚持下来的,都是真正的信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