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3 月 27 号,中国移动协会互链网分会联合 30 家协会、科技机构、高校、企业联合发布了《互链网白皮书》。有媒体报道这是继比特币、以太坊后,开启了区块链新的一扇窗户,为区块链独立日。互链网具有以下特色:

  • 互链网支持合规金融市场。在设计上将监管机制放在底层系统,维持金融市场的安全性、公平性、合规性、可靠性、隐私性。而比特币和以太坊系统建立的支付系统和金融市场,独立于合规市场,不接受世界政府的监管。

  • 互链网是基于区块链的新网络基础设施。而比特币、以太坊的基础设施就是现在的互联网。

  • 互链网在底层系统上建立监管机制。比特币使用 P2P 协议,逃避监管,各国政府都没有办法直接监管,只好间接监管在互链网上比特币无法运行。

  • 互链网是基于保护隐私、维持金融稳定、保障数字经济金融市场有序发展的新金融科技和监管科技。而比特币系统却建立了一套逃避监管的金融科技和金融市场。

  • 互链网基于诚信、安全、隐私保护来助力社会治理。互联网采取放任思路,信息开放而没限制,等于默许欺诈行为,以至于互联网充满虚假。

  • 互链网是全新架构。互链网是全新科技,开发新系统来适应新的法规(例如欧盟的 GDPR), 在全新的架构上进行科技创新,不会被老旧协议束缚,成为中国核心技术的重要突破口。互联网底层技术有 46 年历史,技术老旧,市场结构被动改变来适应老旧技术的特性。

  • 互链网是融合的、集成的。互链网打破传统系统的局限,重新设计一个融合集成的架构,包括底层系统和应用系统的融合,多学科的融合等,为科技界和学术界建立一个新方向。比特币、以太坊虽然科技创新,但是系统架构还是传统的。

3 月 27 号《互链网白皮书》发布后,大家提出了一些问题,我们挑选了一些呼声较高的问题,在这里做个解答和探讨。

问题一:当前区块链系统都是运行在互联网上的,也在推进和发展中,这当中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坎,需要从硬件到底层的通讯协议重新构建一个新的网络系统?

只要任何人有你的网络地址,都可以和你联络。传统的系统包括数据库、操作系统都没有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以至于互联网被有心人利用。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互联网不安全引起纠纷和违法行为

互联网成为欺诈天堂

在这种情况之下,人们就发觉互联网就是一个欺诈的“天堂”,国内的一些数据表明,在互联网业务中,欺诈事件居然占到 60%—90% 的业务,这是非常惊人的。90% 代表 10 件事件有 9 件是欺诈行为,67% 代表 3 件业务里面 2 个是假的,这表示在互联网上许多事情都是假的,到处都有欺诈,“伪满天下”,即使是做生意都会遇到很多问题。

有了区块链系统后,区块链系统可以负责我们的信任问题。说得没错,区块链系统确实可以负责我们的信任问题,但是还是有许多工作需要做。

安全系统不容易实现,以至于互联网头重脚轻

区块链系统是安全的,可是下面的互联网是不安全的,所以要建一个安全系统,在上面就要做许多的工作,各式各样的加密、共识机制。所以现在互联网是一个头重脚轻的架构,下面是一个轻量级的,上面是非常重,大量的加密、共识,这样的系统架构是不稳定的,就像是一个高楼大厦,下面是非常轻的,上面非常重,总有一天上面会压倒下面。为了对付伪满天下,就需要链满天下,一旦链满天下,上面做的许多加密、共识机制工作量实在太大太沉重了。每一个系统都要重新做安全机制,这是一个不明智的设计。

公链逃避监管也会产生地下经济

第 3 个问题也是许多政府和国家非常关心的问题,就是 P2P 网络协议,P2P 网络协议是很早以前美国人开发的,开发的人认为有这个机制,任何政府都不能监管。所以比特币就用的 P2P 网络,以太坊也用 P2P 网络,许多公链也用的 P2P 网络,如果用了 P2P 网络协议就没有办法监管了。只要世界有几台服务器愿意开放,这个系统就可以在网络上做交易。因此出现两个市场,一个是合规市场,一个是灰色市场(也是地下市场)。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地下经济是合规经济的五分之一

美国在 2019 年 11 月讲到世界灰色市场是合规市场的五分之一,所以地下市场还是占有相当大的份额,需要监管。这是美国公开说的,怎么管理呢?因为像公链使用 P2P 网络,除非能够要把整个网络系统关掉(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关不掉,就只能间接的监管,例如说控制银行账户减少灰色经济和合规市场互通的机会,或者是在交易所上面做监管。比特币和以太坊现在都只能间接监管。

英国央行在 2015 年开始数字英镑计划,说穿了就是要把监管权拿回来。所以去看英国数字英镑计划,所有提出数字英镑系统都是为监管设计的。

管理地下经济很重要

我们看到一个事情,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经变成欺诈中心,设立一个安全机制非常困难,现在又产生了两种市场,这种事情应该怎么管理?怎么做?

互链网就是为这些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互链网就是一个价值网,以后的数字法币还有数字资产、房地产、数字股票、数字债券,凡是在上面的事情都以安全保护隐私为优先,而且可以监管这些数字金融交易,维护这新经济体系公平性、合规性、可靠性。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互链网建立信任和数字经济

互链网以安全和保护隐私为优先

整个的思想跟以前的互联网是不一样的,这是最近几年许多人的一个共识,美国的一个预言家 George Gilder,他在 2018 年就开始写,跟我在写区块链中国梦差不多是同一时间,他认为现在互联网应该换了,需要一个安全的互联网,他也是从区块链出发,没有用互链网的名词,但是想法差不多。互链网以安全为第一,没有我们的同意,你不能随便查我的资料和信息,不能和我联络,不像现在互联网只要有地址就可以联络。在互链网上的搜索引擎没有用户同意,不能把信息公开。另外网上欺诈行为就很难做,都是用数字签名实际追踪,这样整个网络金额系统就变成安全的。

当我们有这些安全机制的时候,我们在上面重新建一个安全系统会是容易的,比现在网络容易得多。现在区块链系统非常复杂,原因是我们没有办法信任下面的系统,下面的系统是明文的、公开的,可以轻易被攻击,这就造成非常大的风险,如果下面稳固的话,上面的系统安全就简化了,开发快,不需要重复做,下面已经做了。

互联网原来的思想就是下面网络和系统简单(但不够安全),如果需要安全就在上面建立复杂系统来加固。互链网正好相反,在网络和底层系统加固,而在上面迅速建立安全应用。互联网是让少数人可以拥有安全系统,而大部分的用户只能忍受没有隐私的网络;互链网却是让社会大众每一个用户都可以享受到隐私保护,都可以有个安全可靠的网络。

互链网可以管理合规经济和地下经济

互链网助力监管,刚才谈到 P2P 网络,许多国家包括中国都曾经想把比特币等系统关掉,但是后来发现怎么关都关不了。在现在互联网上,没有办法关闭这样系统。可是如果用互链网的话,这些系统就可以被关掉,或是直接监管。

互链网一个基本思想就是连操作系统、网络都换掉。因为操作系统可以控制上面运行的应用,取代的操作系统就可以控制这些逃避监管的系统,或是删除这些应用,或是在这些系统通讯时切断往来的信息。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GDPR 会倒逼科技改革

欧盟前阵子推出的 GDPR,就是要保护隐私,罚了谷歌几次,每次都是巨大金额。欧盟处罚谷歌不是以行政处罚而是立法处罚,立法就是改变法律,法律定下来后,政府可以换,但是法律会一直存在。这带来一个重要信息,在欧盟保护隐私的需求不会改变,不会删除也不会减少。所以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

  • 放弃:就是放弃欧洲市场,或是愿意每年接受巨额赔款;

  • 重新设计系统。遵循 GDPR,我们重新设计系统来保护隐私。

我们采取了第二个做法,改变系统来符合现在的法律。

这是非常大的契机,因为有新法在我们面前,我们要么选择放弃,要么面对现实开始改变系统。

安全比速度重要

现在很多系统速度已经不是问题,有人讲到网络速度还是问题,那是因为我们仍然坚持使用 46 年前的协议。任何互联网技术只要 3 年就已经落后了,大家可能都忍受不了。何况是 46 年前的旧技术?当我们继续用这个协议的时候,安全、隐私、性能都成问题,要改的话,整个系统架构要改,这就是一个契机。

根据这些新需求,以后我们设计网络的时候,就会设计出和现在的网络不同的架构。我们设计操作系统跟以前的操作系统思路就不一样,我们设计数据库跟传统数据库不一样。这些改变会让我们打开一个新视野和新市场。

新的底层协议同样能提高网络通讯速度

当前的网络协议已经是 46 年前的技术,很多机制已经不适用于当前的高速网络,修改底层通讯协议能更好的提高网络的吞吐量和利用率,有效提高区块链共识协议的执行速度。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问题二:互链网和目前的互联网有什么不同?具体描绘一下用户行为、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在互链网会有哪些便利?

互链网使用户放心

从用户行业体验的角度来讲,用户会觉得更加放心。因为现在上了网,用户不晓得在网对面的是谁,一些漫画中描述网络的另一端可能是一个机器人、或者一个猫、或者是一个以假名出现的诈骗份子。如果是互链网的话,这个事情不可能发生,都是实名制,每个人进来都有数字签名,因为有这些大家更加放心。

互链网带来经济爆发

互链网促进经济发展,这个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在 2012 年提出来的经济理论,他们提出的理论思想很简单:现在的社会欺诈行为太多了,一些互联网业务 60% 到 90% 都是欺诈或是虚假行为,多少人受害,网上买的东西可以是臭、旧、坏的,大家应该都经历过这种体验,如果能阻止和杜绝这种欺诈行为,就会出现经济爆发。

在互链网上,人们做交易不需要彼此认识,我彼此数字签名,就可以在网上看到过去的历史,而且这都是可信的数据,记录在区块链上。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经济活动就会爆发,金融市场会改变,数字法币、支付、银行、交易所都会改变。

世界金融系统都可以被区块链取代

在 2019 年 9 月到英国,英国人在谈区块链改变世界金融世界。以前许多人也在谈区块链改变世界,但是这次改变世界金融的方式和以前观点不一样,现在是区块链系统用在合规金融市场上(以前是使用比特币在地下经济市场),现在认为所有合规金融系统都可以使用区块链来实现(以前是建立基于比特币的地下经济体系)。这是惊人的信息,当这些合规系统都被取代的时候,人类就进入一个全新的数字经济时代。

互链网可以治理数字代币

再来就是治理的问题,例如说比特币、以太坊系统逃离监管。政府现在怎么删都删不掉,这怎么办?请专家来专家也删不掉。可是如果有互链网,那就可以连连根拔起,在操作系统上就控制应用(而比特币就是操作系统上面运行的一个应用)。人类第一次可以在一个国家连根拔起这些数字代币系统,这会是监管一个全新的局势。以前不能做到,互链网可以做到。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互联网和互链网分水岭

互链网有主权有法治

贵阳市政府在 2015 年左右提出“区块链有主权”,这代表说互链网也是有主权的,这和传统的技术不一样,传统技术是没有主权概念。一旦互链网有主权概念,等于是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这就像是国家货币、国家的法律、国家的土地一样,是定义国家的基本要素。互链网不但有主权,还是维持国家法治的一个重要机制,互链网可以支持法院、检察院、公证处、律师的作业,维护以法治国的重要理念。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问题三:互联网发展初期,有军方的强力推动,产生商业价值后商业行为推动;比特币、以太坊初始有着激励机制的推动,那么互链网该如何去推动,其原动力在哪里?

我这里就讲三个原动力,为什么今天要搞互链网?

1. 科技动力

第一个是科技动力,今天如果我们搞互链网,就是下一代的互联网,或者是价值网,这是国家基础设施,跟高速公路一样。中国以前没有高速公路、高铁、飞机场,而现在到处都是,这是中国的基础设施。但是网络也是中国基础设施,可是现在这网络不安全,不可靠,如果我们有个安全可靠的网络基础设施,这会带动经济发展。这个基础设施要有新科技带领,包括新型应用、新型沙盒、新型数据库、新型操作系统、新网络系统、新芯片。

为监管设计的操作系统改变传统系统

在白皮书里面提到新型操作系统,为什么提出这个系统?因为传统以来,数据库和操作系统是两个不同领域。可是在开发互链网的时候,就发现如果要监管交易,就需要把账户管理好,但是账户就是一种数据,账户信息需要存在数据库。但是如何管理数据库?把账户数据库放在哪里?如果放在应用层,这个应用就可以到处复制(例如像比特币一样全网记账),加上 P2P 通讯协议,这就成为逃避监管的机制。可是如果放在操作系统里面,那就完全不同。这个账户系统在操作系统里面用硬件处理,就很难逃避监管,每一笔交易信息就会被记录。但这就出现了一个全新的系统概念,“操作数据库”系统(ODBS)。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操作系统+数据库)= “操作数据库”系统追踪账户交易

这和传统金融系统的配置就大不相同,因为传统操作系统不负责监管,只负责服务和资源给上层的应用。这就造成像比特币这种数字代币系统可以逃避监管,建立地下经济体系,而且很难停止这样系统继续运行,最后只能采取间接方式来监管。但是在互链网服务器上,这样系统不能运行,而且在网络协议上也可以阻止比特币通讯信息。

当有这种 ODBS,和交易相关的作业都可以监管,以后比特币系统来的时候,ODBS 就说对不起,我们不接受这应用。这个从根本打破了比特币以太坊逃避监管的机制。这是以前在互联网上没有的机制。

当我们设计 ODBS 的时候,就打破了 60 年来计算机传统概念。传统上操作系统就是操作系统,数据库就是数据库,各做各的,现在因为安全机制,需要有监管,还需要保护隐私,数据库被放进操作系统里面,系统架构就变了。

互链网新架构重组产业生态

以后的计算机架构会跟以前传统的不一样。在历史上,每几年计算机都会有新科技出来,但是操作系统还是操作系统,现在为了隐私和监管,系统架构功能都不同了。现在就是春秋时代,各式各样的学派都可以出来,这是个思想爆发的时代,这会引导计算机界、金融界、法学界的融合研究开发。

但是我们有互链网后,由于技术不同,产业会重组。在《互链网白皮书》里面没有体现这个思想,是因为产业的发展不完全取决于科技,不好预测。但是科技可以预测,当我们有互链网的时候,整个系统,安全、监管机制等都会有改革。

英国央行提出三个智能合约架构

举个例子,上个月英国央行提出三个智能合约的架构,这三个新架构里有两个原来就有,但有一个是新架构。英国央行是一个英国货币政策的单位,而且是监管单位,居然还提出一个新的计算机架构出来。

思想爆炸时代更需要创新

包括区块链、智能合约、操作系统、数据库、网络、他们都有他们传统架构和思路,但这以后可能都会改变。今天就是个思想爆炸的时代。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2. 互链网带来经济动力

互链网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利益, 2015 年一月《华尔街日报》讲到区块链是 500 年来第一次记账法的改革。在 520 多年以前复式记账法出现,产生了股票市场、会计、审计、债券市场,成为西方经济的重要基础。现在出现了区块链,到现在互链网,经济体系和金融交易的方式也会随之改变。

金融系统都可以被区块链重构

2019 年 9 月我在伦敦参加 Sibos 会议(世界最大的金融服务行业会议),和 Fnality 公司(这是和英国央行密切合作的公司)讨论,他们认为整个合规市场系统都可以被区块链取代掉。这是市场很难得遇到的金融大改革,他们白皮书写者“区块链火车已经离站“。

美国在 2019 年 11 月有强烈的反应

美国在 2019 年 11 月认为区块链技术影响到国家安全,美国提出需要发展相关技术以及对地下经济加强监管。

中国在 2019 年 10 月开始重视

区块链是中国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什么是“核心技术自主”创新?肯定不是伪链,伪链不会是中国核心技术自主的突破口。核心技术自主创新,不是国外开源的。还有人说自己设计一条链,但是自己做的链也不一定是创新,可能跟国外想法差不多。创新是开发不同的架构、不同算法。

互链网创新

《互链网白皮书》里提到新协议,新系统,新架构,新运行模型,新监管方式,产业生态也会不一样。多国包括美国、英国、中国都没有办法直接监管这些公链,都采用间接监管方法。但是如果有互链网,就可以直接监管和治理。

有人说现在互链网很好,不需要改。但是 30 年后,我们还是不改,这会什么情况?

许多年前,多人都说中国没有互联网,中国用的是美国的互联网。政府说我们需要有一个中国互联网,但是说了十多年了,我们还是在用美国互联网,没有变化。我们在网络上的进步用英文来讲 , 多是 incremental change,就是小改进。网络速度变快了,可是网络架构变化不大,现在的互联网协议还是和以前互联协议差不多。这些更新不是颠覆。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3. 国家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突破口动力

2019 年下半年(6 月到 11 月)世界经历了 3 次头脑风暴。

  • 第一次 6 月 18 日脸书发布白皮书,那天晚上多人打电话给我,非常着急,有的还哭了。连美国本土银行都急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这事以前还出报告认为这事必定会造成商业大震动,这事件终于发生,商业银行开始担心报告上的预言会成立。

  • 8 月 23 日英国央行行长在美联储演讲,演讲后大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觉得奇怪。但是后来安静下来,就觉得这事不得了。这个信息比 6 月 18 日的事情还严重的多。这里谈论到合成霸权数字货币会取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美国(还有欧洲央行)也因为这事连续开了很多会 (许多会议记录都是公开的信息),在 11 月正式反应。

  • 10 月 24 日中国发布了区块链指示,这是中国的风暴。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我们来看一下在 2020 年,我们有什么样的优势。

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美国脸书,英国央行在美联储的演讲,国内提到区块链要成为重要突破口,这就是我们一个重要的机会。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在几年前出现的欧洲 GDPR 已经实行,清楚表示科技公司如果不改,欧盟每年罚巨款,到最后让只好退出欧盟市场。这些将来的法律已经写在墙壁上清楚可以知道,英文就是 handwriting is on the wall。

地利,中国已经讲了 10 多年要开发自己的互联网,但还是用国外的互联网。如果不开始一个新科技,过了 30 年还是会一样的,仍然使用国外的互联网。只是互联网速度更快,有更好的体验,可是结构上没变,不能满足 GDPR 的需求,也不能满足数字金融的需求,更不能够解决网络欺诈事件。继续按照现在的路线走,社会成本高。

再来是人和,区块链技术是一个国家重要的科技突破口。突破口需要拿真实证据出来。我们可以用某某开源链来当作是中国科技的突破口?许多单位都表示要创新,愿意一起合作努力,这就是人和的机会,而且产学研合作也在指示里面。

再来新的科技,就算时机对,但是没有新科技也没有办法发展,而这次有新科技,这新科技就是区块链以及相关技术。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放弃还是拥抱改革?

举个例子,美国有一个汽车公司,做了一款非常好的车,在工业历史上有重大创新,因为开发了流水线生产方式。公司的总裁就认为以后这种车子不用改了,我们公司以后永远只卖这款车。

那是什么车?这是福特公司的 T 模型,这车子其实设计非常好,以 100 年前的技术评估,这是非常好的车子。当时福特公司总裁认为这个车子 100 年后大家还是会使用。现在这部车已经有 100 年的历史,今天谁会开这样车子在马路上跑?

当时还因为世界大战,资源缺乏,福特公司说以后车子只有黑色,这个畅销了 20 多年后,福特新总裁说公司再卖同样车子就要关门了,这 T 模型终于还是下市了。

这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启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昨日完美创新的产品,在今天可能就是落后急需取代的产品。这跟我们现在的互联网是不是很像?互联网是过去完美伟大的创新,现在已经成为欺诈不安全的场所?我们今天是继续走原来互联网的老路(例如增加速度、应用、和地区),还是开创一个新的路线(以安全,保护隐私、监管、金融服务为主的新网络)?这是我们今天要决定的问题。

问题四:互链网建立起来后,和当下的互联网是怎样的关系?

是互通兼容,互链网是一天一天慢慢建立的,像罗马一样不是一天造成一样。互联网有超过 50 年的发展历史 (1960 年开始),互链网应该会有 30 年的发展,到底会不会有 30 的发展还不一定,但是我们知道必定会有新技术出来,而且必定有巨大的变化。以后卖一个服务器会是个安全服务器,不会是现在的不够安全的服务器,以后网络会是安全网络,现在的服务器和网络都会慢慢被取代。

数字法币、欧盟的 GDPR、数字货币监管、都会倒逼整个网络系统,在设计上改变,我们是等着落后,还是我们主动改变?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问题五:互链网建立起来后,现在的区块链系统是不是都要在新的系统中重新构建,如何避免浪费?

互链网建立之后,以后的区块链系统建立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大部分区块链服务可以由互链网提供,所以区块链的系统会简化。以后的区块链系统不会是个单链系统,会是一个复杂的链网架构。当我们这样设计的时候,就会大大节省金钱,因为有基础设施后,可以走区块链高速公路。想想走高速公路和走小路比,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高速公路可以省下大量时间和金钱,这会产生非常大的的经济力量。当互链网基础设施出现的时候,许多的区块链系统都可以在上面运行,许多工作不需要重复做,金融交易安全,政务作业安全,法务处理安全,这也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力量。

在过去的 2017、2019 年在国外许多区块链系统都提出来了,上千种链,甚至是上万种链(如果空链也算链,就有万种链)。可是到现在也只有少数链存下来,为什么?区块链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但是为什么区块链这么难做?一部分原因是现在底层基础设施不够安全,大部分安全机制都需要在区块链系统里面进行。在链满天下的时候,那么多的链都在做同样事情,这个浪费太大了!如果有互链网,这样重复作业就不再需要。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问题六: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提出互链网白皮书?

互链网这个概念是在 2017 年提出来的,当时用的名词叫做“区块链互链网”,因为认为名字太长,改为互链网。我们在 2019 年就发表了十多篇文章讨论互链网的架构。我们区块链开发数年,到现在已经持续稳定的运行了 10 个月。

2019 年我们也完成了一个高速网络协议 MEF,协议结果跟我们当初的设想是一致的。高速网络协议性能比现在使用协议好的多,而且和现在的协议融合,但是特性却是不一样。例如我们的协议不会因为距离而使性能降低,这是 46 年旧协议的特性,但是却不是正常网络应该有的特性。为了这瑕疵,整个网络产业结构改变来适应这特性。但是一旦这个特性不再存在,产业就会有变化。

我们在今年初也开始从事操作系统实验,许多区块链的操作是可以放在操作系统里面执行。当我们做出第一版原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我们原来的概念是可行的。

为了要监管金融交易,我们提出 ODBS (操作数据库系统)这概念,就是把数据库放进操作系统。这个概念事实上是在 2018 年区块链中国梦已经提出。今年终于找到团队做了实验,证实当时提出的想法是可行的。

同时间我也发现国外有人(例如 George Gilder)也发表过类似但是不一样的观点,在哲学思想上一致,但是在系统设计上却不一样。而且他们还没有发布他们系统细节,而我们在网络协议和操作系统底层上就开始改变。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问题七:互链网需要多少研究人员?

答案是许多,这个现在是无法估计,这个计划包含了网络、操作系统、数据库、软件工程、应用、沙盒、金融科技、监管科技、法律科技、有这么多的科技。这还跟金融交易有关系,跟银行有关系,跟法币有关系,这么大的整个体系改造需要非常大的研究人员。

以后怎么发展,无法预测,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一个机会,欢迎高校、研究院、企业参与。

因为这是人类和中国的一个机会,谁先做,谁就会制定互链网,下一代操作系统,下一代数据库,下一代数字法币,下一代金融科技,下一代法律科技,拿到国际话语权,制定标准和”游戏规则”。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扫描查看视频回放

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蔡维德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天德科技首席科学家,国家科技部重大项目负责人,中国信息界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主任, 天民(青岛)国际沙盒研究院院长, 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区块链产业专业委员会会长,全国高校人工智能与创新联盟区块链专委会名誉主任

天德科技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专注于区块链底层、区块链产业沙盒(测试和监控)、互链网核心技术的研发。天德科技拥有 60 项国际领先的区块链核心算法发明专利。

©2020 北京天德科技有限公司蔡维德:退役互联网,新构互链网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