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金融世界一定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金融产品网络生态。由于在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中,金融业务都是基于同一个基础设施的服务,所以金融业务的混业经营一定会出现。目前的证券与银行的边界将不再存在。目前,一些具有先见的公司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譬如 Circle 和 Coinbase 联合发起的公司 CENTRE。但是绝大部分公司或是因为没有看清楚这个前景,或是局于目前条件的限制,还都是处于各自单打独斗的状态。对于那些能看清前景的公司来说,如何实现这个愿景的路径就非常重要了。在这个方面,其实我们可以借鉴互联网公司的发展路径,并基于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资产带来的技术、金融产品和业务、以及商业模式方面的改变,同时考虑市场中的相关监管政策,大概判断出通向这个数字金融生态网络的途径。

现在一些非常成功的公司,从一开始就有明确的经营领域、产品和商业模式。这些公司基本上是一直沿着这个方向发展起来的。这些公司如苹果、戴尔、谷歌和 Facebook。但另外一些公司在发展方面的突破,实际上是因为进入了完全不同的领域,然后才发展起来。这个方面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阿里巴巴。从卖黄页,到线上撮合小商品的交易双方信息沟通,再到建立了一个网上支付工具和货币基金,直到今天的一个商业帝国。阿里巴巴实际上是把握了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机会,满足了不同时期的一个细分市场中巨大需求,所以才逐步发展壮大起来。设想一下,如果它创业之初就是以今天的现状作为发展目标,那它肯定早就夭折了。同样的道理,数字金融网络生态是一个巨大的商业机会。但是,如果一个创业公司一开始就是以此为目标制定自己的商业模式的话,那它失败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对于当前的创业公司来说,需要利用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资产带来的机会,满足一个细分领域中的巨大市场需求,然后才能发展壮大。这就如同 Facebook 首先从哈佛校园开始,阿里巴巴首先从线上小商品开始一样。

目前一些发展势头旺盛的公司类型,未必能发展到这样的一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此方面最典型的机构类型就是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些交易所顺应了加密数字货币发展过程中一个非常强的需求,也就是交易,因此他们能迅速发展起来。但目前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实际上是非常中心化的,比目前金融市场中的机构更加中心化。现实的金融市场中,技术系统是中心化的,但市场机构是分散的。各类机构各司其职,避免利益冲突,保证金融市场的稳定。但是目前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交易所及各种角色如一身,如券商、交易所、清算公司和资产托管公司券商、甚至投行。这样的一个在技术和组织形式方面都高度中心化的机构,根本无法发展到未来的数字金融网络生态。

目前美国的 STO 市场实际上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孕育这样一个未来的数字金融网络生态的环境。在市场结构方面,美国 STO 市场中的各种机构都需要在相关的证券监管框架中发展。这些机构需要获得各种细分领域的各种相关牌照如 ATS 牌照、Broker/Dealer 牌照、投资理财牌照和资产托管牌照。与这些牌照相应的机构都是专注在各自的独立的业务领域中,提供其独特的服务。所以在这样的 STO 市场中,已经有各种机构角色的细分。而各种角色的细分是一个网络生态的基本特点。

在技术方面,美国 STO 市场发展的一个特点就是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如分布式清算和资产托管。我相信,在区块链技术的基础设施支撑下,随着 STO 业务的发展,以分布式方式基于加密数字资产抵押生成的稳定币也很快会出现。

在加密数字资产的时代,一个公司的业务范围就绝不能受到国境边界的限制。其业务必须是跨国境的,这样才能真正地把握加密数字资产发展带来的机会。在这个方面,美国的 STO 市场同样提供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按照目前的证券监管政策,采用证券登记豁免的方式进行融资的项目(也就是 STO 融资通常依据的监管条例)可以依据 Reg S 向美国海外的投资者进行资金募集。这就提供了建立一个跨越国家边界的数字金融业务机会。如果一个公司能在区块链技术的基础上,建立起这样的一个链接各个 STO 服务机构和全球合格投资者的网络,那么这个公司就很有可能建成一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

一个在美国 STO 市场中经营的公司,具备了以上的各种大环境的条件,它只要在这个环境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就有可能率先打造出这样的一个网络生态。目前的 ST 交易所和营销平台都有这样的机会。除此之外,打造这样一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的最后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也就是说,这个公司需要逐渐弱化自己在这个生态中的核心作用,真正地建立起一个健壮的网络。这个数字金融网络的价值在于网络价值,而不是一个公司的股权价值。如果一个公司能够基于区块链技术建立起连接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和用户的网络生态,那么这个公司就绝对不能成为这个生态中的唯一一个不可替代的节点。如果它发展成为一个不可替代的节点,那这个生态就发展成为类似于传统的商业模式和互联网商业模式中的以核心企业为中心的生态,譬如那些以沃尔玛和阿里巴巴为中心的生态。在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资产的世界中,真正的巨大的价值一定是去中心化的网络价值。而这个网络生态中各种类型的机构中的任何一个个体都是可以被替代的,不管它是一个资产托管公司,还是一个连接世界各地金融用户的网络营销平台。这样的一个公司的发展绝对不会是在它一统江湖之后,然后再自废武功。而是在这个公司的业务设计中,从一开始就是按照网络生态发展方向的模式设计的。事实上,应该只有基于这种设计,这个网络生态才能发展起来。

综合以上所述,美国的 STO 市场为未来的数字金融网络生态的出现在技术、市场结构和监管制度方面都提供了一定的基础。在这个市场环境中,很多公司都有机会把这个未来的网络生态发展出来。一些目标明确的公司有可能朝着这个目标直线发展,另外还有一些公司会采用绕道但道路更加平坦的路径。在第二种类型的公司中,连接 STO 服务机构和全球用户的营销平台有非常好的机会实现这个目标。在这个区块链技术和加密数字资产发展的早期,各个公司基本上都处在同样的起跑线上。只要公司明确未来的发展目标,并能采用正确的经营策略,就非常有可能发展成为区块链时代的谷歌和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