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21 日,Nervos「Beyond Consensus」Meetup 来到上海站,本次的主题是「Token Economics」。Nervos Co-founder 吕国宁、HashKey Hub 首席战略官刘洋、QuarkChain 投资总监孙帅、PChain Founder 曹锋、Conflux 上海负责人查嘉玥、ChainLink 中国社区负责人 Philip 一起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项目对加密经济的理解。

一场关于经济模型的对话——Beyond Consensus 上海站

不同于往常的 Meetup,在活动的一开始就是最精彩的 Panel 环节。在 Hashkey 首席战略官刘洋的主持下,让大家针对 Token Economics 发表了自己的理解。

那 Nervos 对加密经济理解几何?

一场关于经济模型的对话——Beyond Consensus 上海站

首先 Nervos Co-founder Daniel 从技术角度讲述他理解的 Token Economics。

他认为,区块链本身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社会实践,如果我们抽丝剥茧来看,区块链的底层什么最重要?是两样东西:密码学和博弈论。

密码学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博弈论也不能。而经济模型设计则有机结合了这两者,Token Economics 是博弈论在区块链中的体现。

一场关于经济模型的对话——Beyond Consensus 上海站

而随后主持人刘洋的第二个问题则非常犀利:很多嘉宾其实都有自己的链,各位设计的时候对自己 Token 的定位是如何,出发点是什么,为了激励什么样的行为?

Daniel 回答道:Nervos 经济模型设计从数学角度分析数据和演算,更多的引入了传统经济学中很多经济学分析的方法和流派,并考虑它是否能够适用于加密经济学。然后我们分析每一个角色在系统中持有 Token 的利害关系和其他角色的交互关系。传统经济学其实有很多的方案,这些方案都可以逐渐引入到加密经济设计中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那 Nervos 的 Token 设计目标是什么?用 Token 激励了哪些行为?

经济模型和公链要解决的问题相关,Nervos 是一个分层的网络架构,将系统分为不同的层次,组合在一起整体解决区块链的性能问题。Nervos 的核心是底层公链,设计 Token 是为项目目标服务的。考虑经济模型设计首先需要体现出底层的价值:Token 如何捕获上层创造的价值,并将其沉淀到 Token 中,并且对齐矿工、开发者和用户等各个参与方的利益。

而当谈到 Nervos 经济模型设计难点的时候,Daniel 回答道:Nervos 经济模型设计的难点会出乎大家意料。经济模型提案从开始到面世经历了 7-8 个月时间,对经济模型设计团队来讲最难的是提出正确的问题,也就是设计经济模型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重新思考底层公链设计经济模型的时候,如果只要促进共识的达成的话,和比特币一样就够了。但是对下一代区块链的设计不止于此,那么对于下一代区块链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我们对所有已存的主流链经济模型设计,和其他所有区块链项目资料上对经济模型的设计做了很多调研,反复论证,抽象出三个关键的点,三个经济模型设计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1、首先,经济模型是否能够维护协议的安全性?协议安全达成需要经济激励。
2、第二,经济模型是否能够推动协议发展壮大和成长?
3、最后,经济模型如何将不同参与者的经济目标与提高整个网络价值的目标对齐 ?

我们需要一个能够长久运行的经济模型,这里长久运行不是三五年而是三五十年。

只有三个都能满足,之后才是考虑经济模型能否为特定目标去服务。想清楚对的问题,由问题来验证经济模型设计是否合理,这是最难的地方,在这之后就没有那么难了。

在此之后,考虑哪个角度最重要?Nervos CKB 作为底层公链,核心价值来自底层协议的安全性。而底层协议的安全性需要矿工来提供足够多的保护,就像一个国家需要有更多军队,在足够的保护下才能够发展出更强大的经济。

这样会有更高预算去提升安全性,这是一个循环。

底层体现安全性,以及能够将链上安全性提供到链外,为 Layer 2 提供安全性背书。为系统提供安全性的全体,矿工群体做了充足的考虑。

之后刘洋问到,最近孟岩发表了对双通证经济模型设计的看法,那么在场各位对双通证经济模型设计如何看?

Daniel 分析道,双通证经济模型设计中,一个 Token 用于价值捕获,另一个 Token 则侧重于使用,而在其中需要平衡关系点,很难去找。

前面一个问题提到了,Nervos 引入了传统经济学研究方法分析现有的加密经济模型,而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经济模型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模型:比特币是纯粹的储值模型,而以太坊则是使用模型,采用了 Gas 模型设计,更偏重工具属性。

一个 Token 是否能够平衡两种方式?Nervos 采取的方式是 Token 在不同层次满足不同需求,合在一起满足储值和交易的双重价值。在 Nervos 经济模型设计中,Layer 1 的 Token 是储值 Token,激励矿工增加算力。Layer 2 形成应用生态也会产生对 Layer 1 Token 的使用价值。Layer 2 能够发行自己的 Token 来满足上层交易的需求。

一场关于经济模型的对话——Beyond Consensus 上海站

ChainLink 中国社区负责人 Philip表示,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最大的亮点是能够让普通人、原本离投资还有一段距离的人都能够参与进来。

一场关于经济模型的对话——Beyond Consensus 上海站

QuarkChain 投资负责人孙帅则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加密经济是区块链的顶层设计,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如果我们把区块链比作人体的话,通证经济就是人体的血液系统,通证就是其中起到激励的这个东西。

一场关于经济模型的对话——Beyond Consensus 上海站

Conflux 上海负责人查嘉玥则表示,这里有两个关键词:1、博弈,是 Balance,如何平衡各方的利益。而实际上很多项目并没有做到。2、系统。通证经济是类似于底层激励大家参与进来的这样一个环节。

一场关于经济模型的对话——Beyond Consensus 上海站

PChain Founder 曹锋提到,我们分两个阶段来看通证经济,第一个阶段,从比特币到以太坊诞生之前。第二个阶段,以太坊诞生之后。

区块链的起点是比特币,而比特币的白皮书上说明的目标,是如何利用去中心化手段实现点对点的数字货币交换。这是一个命题,最核心的就是去中心化的方式,而去中心化则意味着没有人组织这件事情。怎么办?必然需要 Token 把大家凝聚到一起,然后才有限定总量等具体的表现形式。

现在的通证经济,是看到了区块链的应用场景:区块链能够改变生产关系。大家都觉得这个很重要,就和一开始的初衷不一样了。比特币只是要干一件事情所以都连在一起,后面如何通胀、如何通缩都是后面的演绎。

通证经济设计某种角度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科学的方式去做,所有的经济系统,金融系统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大家都有自己的价值主张,比特币就是不想要中心化,而通证经济直接关系到钱,关系到 Token 能否升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