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本账号的第 50 篇文章,完整阅读需要 10 分钟-

今天的区块链拾遗系列,我们将要对话的是美国投资者杰弗里 . 塔兰特 ( Jeffrey Tarrant),他是投资公司 MOV37 和电影制作公司 Candescent
Films 的创始合伙人。出身华尔街的他,在过去三十年里一直投资新的对冲基金。

喜欢用 YC 来类比自己工作的他,是如何进入链圈,又是怎样孵化行业科技项目的?

一佳:你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开始关注比特币的?

Jeffrey:很久以前我公司内部有个疯狂的技术人员注意到了比特币,但我并没有真正注意到它。大约四年前,我接到 Joi Ito 的电话。Joi
Ito 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负责人。他打电话来说,你真的需要注意比特币了。他说,我想建立一个捐赠机构来做这件事。他描述了自己的计划,基本上是让我们中的一些人把一些钱投入到这个捐赠的机构里。他说比特币和区块链是真实的,区块链将改变世界,这是 500 年前以来,美国会计制度的首次变化。但我们有一个问题,这个代码是由中本聪开发的,他可能是男人,也可能是女人,也可能是一群我们不知道是谁的组织。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一个叫做比特币基金会的机构,由 5 名程序员组成,他们在支持和改进最初由中本聪编写的代码。

但问题不在于此,问题在于它周围的生态系统。先是 Mt.Gox 被盗,每个人都说,比特币是个骗局。但事实上,那是一家经纪公司,是一个交易所,却不能代表比特币或区块链。然后便是丝绸之路,它只用于犯罪活动。所以那时的生态系统中的一切都是负面的,他说我们要做的,就是捐赠一项设施,把 5 个程序员中的 3 个集中起来放到 MIT 里面,让区块链合法正规化,我们称之为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字货币计划。我被他打动了,于是我就参与了投资。

我认为他们做得很好,因为几年前,还没有人谈论数字货币或比特币之类的东西,而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它。我认为他们帮助比特币建立了某种可信度,这个初步目标已经实现了。后来,我们又有了一个叫布莱恩·福德的新朋友,在他的贡献下,奥巴马政府成为了第一个在白宫组建技术办公室的政府,而这种事以前从未发生过。布莱恩,就是那个向奥巴马总统解释,什么是比特币的人,我们也把他吸纳进了 MIT 实验室,这就是我和比特币的渊源。

一佳:你自己有没有投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你如何看待比特币这种资产类别?

Jeffrey:我的生意的发展方向就是人工智能,数据,环境监控。我花了三年半的时间环游世界,在伦敦呆了很久,谷歌“深脑 /DeepMind”就是在那里发展起来的,它建造了阿尔法围棋机器,打败了围棋高手。而麻省理工学院也有很多活动,西海岸也有很多活动。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学术界,致力于培育下一代。所以我一直在告诉所有人,在我的投资公司里,如果你不关注 25 到 35 岁的人以及他们在关注的事情,那么你就得自己承担风险,因为你会因此错过很多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我在西海岸遇到了一些人,他们正处于数字货币行业的中心。所以我所做的就是支持新兴的聪明人才。我碰巧支持了世界上最好的数字货币基金。要知道有很多数字货币基金自称风投,但其实他们不是,只是长期持有数字货币而已,但我在基金中有资金,我拥有普通合伙人的一部分,而现在它是世界上排名前三的基金之一,但是我在去年底的时候就卖了股份。

一佳:很多人认为去中心化速度慢,效率低,你认为去中心化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很重要?

Jeffrey:关于为什么要去中心化,很简单,因为你可以去掉交易成本。你知道,如果你现在去欧洲旅行,很多商铺已经不再接受美国运通卡了,因为他们从交易中获得的利润太高了。假设你去超市购物并且使用信用卡,那么超市会从中拿到 5% 的利润,你用信用卡支付 2%,那么你就损失了一半利润,所以去中心化意味着我直接和你交易,只需要支付 0.01% 而不是 2% 到 5% 的利息,去掉了成本,才会让更多人真正进入金融系统。

另外,在那些发展中国家,比如菲律宾,有很多人在境外工作,他们都需要寄钱回菲律宾老家。而这些转账的成本是惊人的,但区块链可以消除金融交易的成本。我用的是美国运通卡或 Visa 卡吗,他们每天有数百万笔交易,的确很有效率,而最初的比特币,在交易速度上,的确没有优势。但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些问题会得以解决,无论是以太坊还是比特币分叉,我认为技术会让给出答案,不需要过于担心,该来的总会来。

一佳:你认为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最终会取代法币成为主流吗?这一过程中有哪些挑战?**

Jeffrey:不,目前我不这么认为,只要到美国西海岸去看看就知道了,就像杰夫贝索斯正在压垮沃尔玛、特斯拉压倒福特、Netflix 粉碎电视工业、苹果搅局音乐业务一样,他们一个个都在被技术和工程驱动,并改变了旧的商业模式。而我认为在金融领域,目前人们也需要一种法币的替代品,而我们正好看到了比特币。

就像人们谈论黄金,这是另一种货币。很多人认为黄金表现不佳,但自 2002 年以来,金价已上涨 5 倍。如果你是一个投资者,看到一轮又一轮的金融泡沫,就会知道世界上每一个法定货币体系都在走向崩溃。早在 70 年代中期,奥地利经济学家哈耶克就发表了很多论文,质疑为什么一个主权实体有发行货币的专有权。

而比特币改变了游戏规则,这本身就已经表明世界想要一种替代货币,人们已经在股市,在债券市场和房地产赚了很多钱,大家都在期待接下来发生什么。

一佳:你认为行业里需要多少种数字货币,他们的作用分别是什么?

Jeffrey:关于这一点,其实我同意巴菲特等人的看法,很多项目是存在问题的,不过,虽然杰米·戴蒙德认为比特币是诈骗,但摩根大通对区块链技术很感兴趣,他们正在申请各类专利。我认为他们非常关心在我们讨论消除中间商的背景下,这些中央机构还能做些什么。你想,银行是做什么的?他们就是中间商,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团体,可以通过不同的机制让人们信任它。要让比特币的存在使得人们脱离这一系统,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如果我在经营一家银行,我会感到很害怕。

一佳:你如何看待比特币背后的价值以及价格的上涨?

Jeffrey:你知道有个叫 Mike
Novogratz 的人,他说,看,如果全世界把他们资产的 0.5% 或 1% 投到这个比特币,数字货币将会飞上月球。显然他的价格已经涨上了月球,因为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抛物线。所以,忘掉网络泡沫吧,忘掉郁金香狂热吧。世界历史上有很多图表显示泡沫 , 而比特币比所有这些都高出一个或多个数量级。所以问题是你看待它的方式,我认为应该强调的是区块链的实际技术的完整性,而有些人买了比特币以后,整天都在看价格浮动,这真是浪费时间。他们知道比特币的价格,却不关注背后的价值。

**


一佳:所以你认为是科技更有价值,而不是比特币本身?

Jeffrey:我认为,当你把这项技术转换成一种货币,成为被采用的货币时,它就是有价值的了。我们在两年半的时间里赚了九倍半的钱。当你的基金在 12 个月内上涨了 25 倍,那么无论如何,你必须坐下来,问问自己,我是真的很聪明,还是恰巧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那么运气和技巧有什么区别呢?当你能够发现这种交易时,这就是技巧。但你知道在历史上有多少次有人在 12 个月内赚了 25 倍的钱。从来没有,或者很少。所以这是时机。因此,我认为更加需要关注的是技术。


《区块链之新》第 1 集:冒险从此开始

《区块链之新》第 2 集:关乎比特币生死的中美之战

《区块链之新》第 3 集:那些被互联网摧毁的,区块链能帮我们找回来吗?

《区块链之新》第 4 集:以太坊是“世界计算机”?,还是危机引爆者?

《区块链之新》第 5 集:一半的人都栽在这了,区块链的 2019 会好吗?

区块链之新》第 6 集:信仰还是财富,十年沉浮,区块链成就了谁?

**
**

**
**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