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 Metrics 发现了多处 Ripple 官方公布的 XRP 释放量和账本显示数量的重大出入,并在 5 月 17 日发表文章,直指矛盾之处。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颇带着不屑地回应道:「这不过就是个时间线的问题。」Coin Metrics 到底抓到了 Ripple 的什么痛处?真相果然如 Ripple 回应的那般轻描淡写吗?

原文标题:《An on-chain analysis of Ripple’s escrow system》
原文作者:Coin Metrics Team
翻译:Borun

Coin Metrics 的指控原文译文如下(下文 B 为十亿,M 指一百万):

Coin Metrics 发现了多处 Ripple 官方公布的 XRP 释放量和账本显示数量的重大出入。 —— 在两份季度报告中披露的托管账户的 XRP 释放量低于实际释放量约 200M (多释放了现值约 84M 美元的 XRP) —— 「托管队列」的实际执行情况与其公布的情况不一致,实际的托管资金的释放速度快于其官方宣称的计划 -其他或与 Ripple 存在一定联系的机构,通过与 Ripple 的主托管账户无甚联系的未知账户释放了 55M 的 XRP 为了确证和帮助解释这些相关发现,Coin Metrics 试图通过多种方式联系 Ripple,但并未得到回应。

以下是我们的佐证细节:

2017 年三月,Ripple 宣布了新规:

XRP 账本将通过 ILP 进行一定时间段内的 XRP 托管,如果特定条件被触发,XRP 将得到释放。

几周后,Ripple 托管了 55M 的 XRP (总供给量 100B 中的 55B),并给出官方声明:

为了永远告别那些模棱两可,我们准备在 2017 年年底把 55B 的 XRP 存至加密托管账户。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能确保大部分 XRP 是安全的,投资者们可以清晰明了的计算并校对市场中到底流转了多少 XRP。

同时他们补充说每个月他们有 10 亿 XRP 的额度,没有用完部分的都会被存回托管账户:

我们将创建 55 个合约,每个合约有 1B 的 XRP。以一个月为一期,从第 0 到第 54 个月一期释放一次(将第 0 月视为第一次释放月,在这里是 2018 年的 1 月份。共 55 个合约依次按月释放,第 54 个月释放完毕)…只要是我们没有用完的部分,每个月都会返还到这个托管队列中。比如说,如果第 0 个月(在这里是 2018 年 1 月)结束了,我们还有 500M 的 XRP 没花,这部分将被顺延存到托管账户中,到期日即为第 55 个月。

通过锁住大部分 XRP 供给的方式,Ripple 可以确保在未来的四年半每个月不会释放超过 1B 的 XRP。
链上数据显示,有 55B 的 XRP 在 2017 年 12 月 16 日成功存至托管账户。然而与其公布「将创建 55 个合约,每合约掌管 1B 的 XRP」不同的地方是,实际上创建的只有 25 个各存有 1B XRP 的合约。其余 30B 又分别托管到 60 个合约中,每个合约 500M XRP。前 25 个合约按月到期,从 2018 年 1 月顺延至 2020 年 1 月;其它 60 个合约分别,每月到期两个(每月总计到期 500M*2),时间是从 2020 年 2 月到 2022 年 7 月。作出承诺的勇气虽然可嘉,但执行时 Ripple 却打了点折扣。

XRP 账本惊现重大出入,Coin Metrics 打到 Ripple 哪些痛处?

截止发文的时间(北京时间 2019 年 5 月 17 日),有共计 17B 的 XRP 被释放,13.2B 返还到托管账户,净释放量 3.8B XRP。

与季度报告的相异之处

Ripple 每个季度都会发布市场报告,详细阐述托管账户情况,给出每个季度 XRP 的托管与返还数量。我们调用 API 得到了账本信息,将链上活动数据与 Ripple 公布的数字进行了比对。

XRP 账本惊现重大出入,Coin Metrics 打到 Ripple 哪些痛处?

我们发现在 2018 年第 3 季度和 2019 年第 1 季度,Ripple 错误地报告了返还给托管账户的 XRP 数量,这两次季度报告给出的返还数量都高于实际返还数量各 100M XRP。(意思就是这两个季度实际释放量都多了)

托管队列执行过程的变节

根据 Ripple 的官方声明,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假设陈述:当月月初被释放却没花出去的那部分 XRP,当月月末时候会被返还到托管账户中,到期月份继续向下顺延(译者按:就像之前说的,第 0 月没花完留到第 55 个月,第 1 个月留到第 56 个月,之前的 54 个月统统这样被安排,见前文)。Coindesk 在 Ripple 发出公告的当天的一篇文章中的论调跟我们的假设也是不谋而合的。就在公告发布的前一天,Ripple 更新了 Dev Blog 一篇,说法与我们一致。而偏偏链上数据讲了个不一样的故事:没被使用的资金没有依次顺延添加到新的托管合约中,而是要补足前一个合约中不足 1B 的部分,剩下的顺延。

2018 年 1 月 6 日,即第 0 个月的开端,Ripple 释放了第一笔托管的 1B XRP。该月月末,返还了没用掉的 900M 的 XRP,到期日为第 55 个月。这波操作符合预期。

XRP 账本惊现重大出入,Coin Metrics 打到 Ripple 哪些痛处?

Pasted Graphic 2 在 2 月份(编者按:2018 年 1 月是第 0 个月,所以 2 月是第 1 个月),他们解锁了另外的 1B XRP,用了 100M,剩下了 900M,按道理应该都存到第 56 个月(2022 年 9 月),在此之前一分都不应该动;而实际上,这 900M 被分成了两部分,第一部分共 100M 被划到了第 55 个月(把第 55 个月补成了 1B XRP),剩下 800M XRP 正常顺延到第 56 个月。

201905181354388178 (1).png

这种模式自此就一直持续下去了。虽然讲道理将剩余资金依次补齐并非大逆不道,但这个阉割版的方案无疑加速了 XRP 的释放。这跟之前 Ripple 强调的,和我们大众理解的那个禁欲版本显然不一样。在 Ripple 发布的介绍文章中,根据其宣称的托管释放队列,我们绘制了下图蓝线。而红线则是其实际的托管释放模式。如果是按照原先 Ripple 所说的每月花 50% 的量来算,那么实际的释放时长与其计划模式的释放时长足足相差 21 年(译者按:鉴于前两个月只花了 10%,没到 50%,后期的补齐量也是远远低于 50%,因此这个相差年份其实没有那么夸张)。

201905181328404284 (1).png

如果按照 300M 来算,Ripple 宣称的释放计划仍然比它实际执行的要慢 20%。

XRP 账本惊现重大出入,Coin Metrics 打到 Ripple 哪些痛处?

其它未知托管

XRP 账本的托管属性是为了更好的管理 Ripple 手中的 55B XRP。而一些据悉另有 200M XRP 也有其它的托管计划。

2018 年 11 月 16 日,rNfwFmsgBRrtqQDcWtFAJMzK2P1yCs7XPy 的 200M XRP (这个地址中的 200M XRP 是从另一个与 Ripple 相关的地址中转进来的)被分别托管到 40 个合约中,每个合约 5M XRP。从 2018 年 12 月 1 日到 2020 年 7 月 15 日没半个月释放一次。

到目前为止,55 M 的 XRP 已经通过这种方式释放了,我们简单看了一下流向,大部分汇入了 Bitstamp。

我们并不认为这样的操作是符合 Ripple 之前公布的一些机制与计划的。

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Ripple 在实际的释放执行中存在「不诚实」的行为,并且截止本篇文章发布前,Ripple 官方并未给出令人满意的解释。Coin Metrcis 的指证虽然属实,却离「重磅炸弹」还距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

来源链接:coinmetrics.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