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许可链存在先天性的缺陷,Libra 是否能如白皮书所述,在五年内成功向公链过渡,尚存巨大的疑问和不确定性。在许可链技术的局限下,也许终将出现多个阵营,相互比拼拉帮结派、管理运营的综合实力,而任何一个阵营的可靠性与可信性,则回归到其阵营的具体管理方式、手段与方案之中。

原文标题:《Facebook 大举杀入区块链领域但路径存疑》
作者: 张向宁
文章来源:公众号人民创投区块链

初夏的互联网行业跌宕起伏,引发人们关注的一件大事,是 Facebook 推出的 Libra。凭借其 27 亿的用户基础,Facebook 以 Libra 之名高调进军区块链领域,宣布其将于 2020 年正式发布一套简单、无国界、并可为全球数十亿人服务的高效金融基础服务设施。

Facebook 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 2018 年初表达了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浓厚兴趣,并开始牵头组建团队。这个由 Paypal 前首席运营官主导的团队,在一年半的时间内,为 Facebook 设计了一套现阶段看起来可行的稳定币方案。Libra 基金会设立在瑞士,首发将采用许可链(即联盟链)及 BFT (拜占庭容错)共识,创新地提出了 Move 编程语言,运营则将交由 Libra 协会实施,协会现在汇集了 MasterCard、Visa、Uber、Paypal 等多个领域的 28 家巨头,这些巨头在 Libra 上线之后需要交纳 1000 万美金作为质押,从而获得稳定币的节点运营权。

然而,在区块链行业中,也出现了对 Libra 技术路线的大量质疑。最有代表性的一种观点认为,目前的 Libra 的技术规划可以视作一个增强版的「Hyperledger + EOS」。由 IBM 和 Linux 基金会共同打造的许可链鼻祖 Hyperledger 已经耕耘了 4 年之久,其间因设计因素经历了非常大的架构调整,积累了相当多的资源和经验,但也存在大量未解决的问题。R3 的 Corda,英特尔的 Sawtooth Lake,微软的 Coco Framework 也是在许可链方面有经验可循的项目。在这方面,Libra 以许可链起步,但在实现的尝试上缺乏任何基础。值得一提的是,IBM、Linux 基金会、英特尔、微软等在许可链领域有行业地位的机构都没有出现在 Libra 的协会初始名单中。

目前计划基于许可链发行的 Libra,设计单秒可处理事务速度(即 TPS)只有一千多。相比之下,Visa 的 TPS 有一万多。Libra 声称要服务数十亿用户,且需覆盖各类移动支付场景,Libra 使用单一许可链和 BFT 共识,仍旧远远无法满足其稳定币对于性能和可扩展性的需求。在容量和速度上,EOS 做了激进的尝试,曾声称 TPS 可以达到百万级,但事实也只是推进到数千。从现有区块链底层设施的发展情况来看,仅仅从共识层面上来提升 TPS 也已经遇到了严重的天花板。

此外,Libra 的治理权问题也是一大挑战,到底是实现 Libra 白皮书中所憧憬的「全球性的金融基础设施」,还是最终成为 Facebook 自家后院,最终落在 Facebook 如何让渡治理权给 Libra 协会,以及 Libra 协会如何真正具备中立的「全球性」。就连其现有的合作伙伴也有这方面的担忧。万事达卡数字解决方案执行副总裁约恩·兰伯特(Jorn Lambert)表示:「如果某些成员比其他成员的权重更大,那将出现问题。信任非常重要。」在需要获得许可的环境下,无法做到完全的去中心化和公平公正。不可否定,无论是性能还是管理协作,现在看起来 Facebook 稳定币的许可链方案已经是各方综合后得出的最大公约数。对照来看,EOS 的网络架构有 21 个超级节点和 100 个备选节点,而 Libra 目前的协会有创始会员 28 家,并计划发展到 100 家,颇有似曾相识之感。只有 Move 编程语言一项,探索通过编程语言限制来强化安全性,带给业界耳目一新的感受。Move 通过将资产定义为「一等资源」,使其满足线性逻辑,从语义层面规避了常规的资源错误。不过在许可链上,「毒丸」式的智能合约和节点共谋是始终难以规避的问题,Move 编程语言将如何影响 Libra 的治理,也有待观察。

上述问题的出现,都归结为一个核心原因,即许可链这个基础。海外著名科技媒体《The Verge》称「Facebook 的数字货币有信任问题」。《福布斯》杂志在总结「Libra 白皮书七大要点」中,提到的第一点就直击要害:「Libra 不是一个无需许可的区块链」。同样是著名的科技自媒体网《Medium》上知名区块链博主直接在标题中写到:「Facebook 的 Libra 许可链来了」,字里行间透露着对于 Libra 发行在许可链上这一事实的极大困扰。

许可链和联盟链的局限,就在于「许可」和「联盟」这个行为本身。而代表区块链最深层的根本力量,就蕴含于所谓的「公链」的「自动许可」和「无需人为联盟」之中。Libra 之所以这样设计,在白皮书中有着清晰的解释:「出于对性能、安全和稳定性的考虑,我们认为现在还不存在可以支撑 Libra 运行的公链存在」。同时,在白皮书中,Libra 声称其计划将在五年内向公链进一步过渡。这些都证明 Libra 对可靠、稳定的高效公链技术可望而不可及,也说明 Libra 明确知晓自身的软肋。

在公链技术领域,代表性的发展方向有以太坊正在研究的 Casper 分片技术,并行区块链 Paralism 所代表的并行、子链及动态分片技术,IOTA 所代表的 DAG 定向非循环图技术等。而 Libra 在白皮书中就未来如何将自身的许可链逐渐向公链过渡这方面的路径却只字未提,讳莫如深。

既然许可链存在先天性的缺陷,Libra 是否能如白皮书所述,在五年内成功向公链过渡,尚存巨大的疑问和不确定性。在许可链技术的局限下,也许终将出现多个阵营,相互比拼拉帮结派、管理运营的综合实力,而任何一个阵营的可靠性与可信性,则回归到其阵营的具体管理方式、手段与方案之中。不得不说,Libra 的推出虽有仓促之嫌、也有难言之隐,但却占据了阶段性的先机。无论如何,100 个知名协会创始会员、每家 1000 万美元合计 10 亿元加盟费的奢华派对,坐拥数十亿庞大互联网用户的影响力,都预示着 Facebook 刚公布的 Libra 数字金融基础设施计划不容小觑。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